【欧时评论】为荷兰摒弃反欧排外叫好

发布时间: 2017-03-17 01:15:1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荷兰3月15日举行议会选举,选前呼声甚高的“荷兰特朗普”未能坐上第一大党领袖的宝座,他领导的主张脱欧、排外的自由党得票与离任首相吕特领导的自由民主党的成绩相去甚远。吕特认为,选举结果表明,荷兰人民叫停了民粹主义,欧盟的许多领导人也为欧盟闯过了一道难关而额手称庆。

确实,在去年英国公投脱欧后,欧洲舆论就预言欧盟将迎来高风险之年,担心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上台的西风将在欧陆掀起民粹狂潮,使鼓吹脱欧、排外的极右势力在荷兰、法国和德国2017年的大选中上台。把排外、退欧、反体制当作“本钱”的自由党领导人维尔德斯曾在民调中占据了第一大党的位置,引起欧盟许多国家领导人和媒体的极度不安,担心极右派一旦掌权会开启脱欧程序,而作为欧盟创始国的荷兰如果退欧,欧盟所受的打击不难想象,因为它可能成为推倒欧盟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牌,法国、德国甚至意大利等任何一国若步其后尘的话,欧盟休矣。

无风不起浪。维尔德斯“白手起家”,在短短十来年时间内,将极右政党打造成荷兰第二大党,其得意的王牌无非是排外、反欧,当然还有近来十分时髦的反体制。要知道,荷兰外来人口的比例相当高,其中首当其冲的又得数穆斯林移民,仅来自土耳其、摩洛哥和印尼三国的移民便将近120万,加上来自苏里南(原荷属圭亚那)及安得列斯群岛的黑人移民50万,就约占荷兰总人口的百分之十,排外势力、尤其是反穆斯林势力有一定的市场。极右派还曾利用欧盟东扩现象将排外与反欧联系起来,发源于荷兰的“波兰管道工”之说(指欧盟人口自由流通导致东欧人抢了西欧人的工作)曾风靡西欧,荷兰也曾在欧盟宪法条约公决中率先投出反对票,由此可见荷兰极右派的蛊惑能力。尽管如此,在本次大选中,极右党派的支持率也仅在13%左右。

有分析家认为,此次荷兰大选传统政党仍占据主导地位与投票率特别高有直接关系,因为选民的参与度越高,表明民主决策的合法性越高,也表明绝大多数人并不赞同极右派的观点。也许,相对合理的解读是,极右派未能得逞首先得归功于荷兰历届政府多年来的治理相对成功,这主要表现在经济活力方面:荷兰去年经济增长率达2.1%,创下9年来的新高;失业率从5.8%下降至5.5%;通胀率低,内需强劲,与此同时,荷兰保持着良好的竞争力,出口呈不断上升之势。

荷兰内需的强劲同时反映出社会相对合理的财富分配,联合国衡量贫富差异的基尼指数(荷兰为0.283)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荷兰的工资水平在相应上涨,经济增长惠及民生,是民众作出理性选择的重要条件。这难免让人联想到此前受到国际舆论关注的三国选举:美国和英国从经济发展的指数来看都让人羡慕,但两国的贫富不均高踞发达国家之首,被视为民众作出反体制选择的主要原因;奥地利面对汹涌而至的难民潮,仍在去年12月的总统选举中摒弃了极右派,在很大程度上选民的理性表现可能得益于经济的健康表现与相对公平的财富分配(基尼指数与荷兰相近)。如果我们能避免孤立地看待这些重要事件,也许不难发现其内在的联系。

荷兰选民并不傻,他们知道经济成就得益于本国非常开放的经济,得益于欧盟大市场,真要追随极右派排外、反欧、闭关锁国,无异于自杀。

另一种来自荷兰的消息可以作为延伸的解读,就是英国退欧和美国特朗普上台引起的负面效应已经开始显现,尤其是在荷兰人看来,特朗普的决策无论对美国还是对欧洲、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都具有潜在的巨大的威胁。荷兰大部分选民意识到,宣扬仇恨、挑起内乱外斗,对人对己都绝非好事。可以说,面对动荡的世界,荷兰人作出了维稳的选择。

荷兰大选摒弃了极右排外势力,我们在为之叫好的同时,应清醒地意识到,欧盟面临的大考远未结束,多国极右势力仍在虎视眈眈,他们上台执政、摧毁欧盟的可能性始终存在,决不能轻视这种危险;而荷兰成功抵御极右势力可以成为其他国家借鉴的经验:要真正做到长治久安,还需要正视西方多年来面临的经济增长乏力、贫富不均加剧等重大问题,使民众认可、支持合理的体制,使极端势力再难兴风作浪。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