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欧洲需要务实应对恐怖主义威胁

发布时间: 2016-12-23 01:38:08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12月19日晚间,一辆恐怖卡车冲进柏林圣诞市场,造成12人丧生48人受伤。这起被默克尔定性为恐怖袭击的惨案打破了欧洲圣诞前夕的节日气氛,也再次打破了欧洲的“圣洁之心”。

惨案发生次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现场为死难者献花时表示,德国不会向恐怖主义低头。如果经查袭击确由来到德国寻求避难的人所为,“那将令人难以接受”。当日德国警方发出的通缉令显示,嫌疑人恰恰是一名在德国申请难民身份被拒,而又未能被遣返的突尼斯籍年轻男子。

此前,德国也曾经历过几次恐袭,虽然规模没有这次大,但足以说明德国在恐怖主义浪潮中不可能独善其身。当时有学者指出,难民的犯罪率并不比德国人高。然而,此语并不能推导出难民犯罪可以容忍的结论,因为无论是德国人还是难民,犯罪都不可以容忍,这是基本的良知与常识,无论在德国还是法国都应该一样。对恐怖主义零容忍,坚决给予打击,这是法治国家的题中之意。然而,无论是德国还是法国,都没有做到。

柏林恐袭与“7·14”尼斯恐袭案何其相似,犯罪嫌疑人都是极端伊斯兰分子,都有前科被警方注意,都使用卡车作案,在尼斯案发生之后,警方多次提醒卡车恐袭可能会再次发生。然而就发生了。个中原因究竟是什么?从深层原因上去分析,不同立场的政客、学者或许有一百种解释,但从务实的角度看,首先就是该做的没做。在各国的现行刑法体系下,柏林案嫌疑人完全应该予以驱逐或者隔离,而警方没有坚决做到。从这一点上,值得总结的教训就不少,不应该一次次地错失战机,一次次被动挨打,之后再忘记教训。

众所周知,欧洲国家政客过于热衷争论“政治正确”,而不是强调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在这种政治气氛下,欧洲在一次次恐怖主义打击下渐渐沦为“病夫”。欧洲不是没有优秀的警察,但需要一个有效的机制和一个不再夸夸其谈政治正确的氛围。必须建立健全强有力的司法制度体系,作出务实的举措。

在外部边境问题上必须作出部署。大批难民渡过地中海从希腊等国登陆欧洲,2015年达到顶峰。希腊本身已经因为债务危机“命悬一线”,根本无力应对难民潮,所谓的欧洲外部边境就此“陷落”。这条线上的难民辗转从马其顿经塞尔维亚或匈牙利进入奥地利、德国,此时欧洲人的争论集中在“开放还是不开放”以及如何分配难民这一“政治正确与否”的问题上。技术上如登记、检查等环节已退居二线形同虚设。

一位联合国难民署专员曾经说过,恐怖分子不可能混在难民中间进入欧洲。去年末巴黎发生“11·13”系列恐袭案,调查结果表明这种“不可能”只是一厢情愿。欧洲国际刑警组织则指出有情报显示近8000名危险分子混进了欧洲,但无人能证实此说,遑论掌握某些危险分子的行踪。柏林惨案发生后,法国媒体批评,德国官方在管理上疏漏太多。比如,嫌犯申请难民身份被拒,但未被遣返。作案现场遗留的一张“容忍居留证”对德国的“容忍型政治”造成了震撼。受到震撼的岂止是德国?法国的“容忍性”难道不是有目共睹?

也有舆论批评,德国精英过于轻敌,认为自己国家的慷慨、开放,不至于像民族矛盾突出的法国那样易遭恐袭,然而事实证明,德国的“纯真年代”结束了。“纯真”岂止德国,连续遭受恐袭的法国也是“健忘症患者”。

我们认为,意识形态固然可以讲,但现实更要认清。希望欧洲领导人以及知识精英清醒判断形势,务实研究欧洲外部边境的共同管理方法及其有效性,在不伤害人道主义原则、自由通行原则的前提下,完善海关、边防职能。倘若继续不作为,放任欧盟外部边境荒芜甚至由蛇头管理,极有可能给在摩苏尔、拉卡、阿勒颇被打散的恐怖分子以可乘之机,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那时,在更加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欧洲尊重人权、爱好和平的理念将会受到无情的冲击和扭曲。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在我们用鲜花、蜡烛哀悼恐袭死难者的同时,也要为他们和我们共同热爱的和平生活做一些实事。

(编辑:龙马)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