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强势美元期凸显结构改革紧迫性

发布时间: 2016-12-16 01:30:4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也是25个基点,也是12月——美联储在1年前用一个相对温和的动作打开了关闭9年半之久的加息窗口,当时被认为可能会引发2016年全球股价的连锁下跌。结果这一年黑天鹅频频降落,年初多国股灾、年中英国退欧、年末美国大选给世界金融市场带来一波波震荡,令美联储加息始终停留在口头上。如预期中的那样,美联储最终还是在年内最后一次议息会议后宣布提高联邦基准利率25个基点;但在未来前景的问题上,他们采取了更加激进的立场:美联储预计2017年加息3次,升息步伐加快,上调长期利率预估至3.0%。天鹅湖上又飞来一只鹰。

作为主要贸易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美元是国际汇率的锚,也是全球流动性的阀。美国的加息周期诱发多次区域性或全球性金融危机,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2007年全球次贷危机均是典型事件。由于美联储加息节奏缓慢,力度也较弱,各界预期即便美国进入加息周期,给全球市场施加的压力也不如以前大。但14日晚耶伦表现出罕见的鹰派立场,彰显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前景的明确信心,一段美元走强的时期恐怕已不可阻挡——而强势美元历来都是戳破泡沫、戳痛软肋的那根手指。

去年这个时候本报曾评论分析过:在经历全球金融危机不同程度的影响之后,美国、欧元区、中国等重要经济体间政策分化的大幕已拉开。今年,虽然给全球货币宽松潮“踩刹车”的呼声高涨,但行动步调却并不一致。

欧盟和日本还在进一步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就一周前,欧央行宣布继续延长QE至2017年底,这将使它超过美联储成为资产负债表规模最大的央行。货币宽松被使用到如此极致以至于伤害金融业利润,意大利、法国和德国低迷的银行业正积聚巨大风险。

警惕债务和杠杆则是中国关注的重点。中国货币政策已转向中性稳健,从一季度末开始启动新的审慎管理框架,这在全球各大央行中处于超前地位。中国方面不希望带来宽松预期,但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阵痛期,同期还要面对人民币汇率下行和资本外流的风险压力——而这正是美联储加息预期所带来的。

美联储2014年退出QE,2015年12月告别零利率,2016年进一步引导加息预期,对全球汇市、股市、债市的影响持续而强大。随着坐实第二次加息和升息步伐预计加快,全球其他货币相对美元的进一步贬值和资本向美国流动已经上路,包括欧洲在内其他经济体量化宽松的空间被进一步封杀,债务负担加重,新兴经济体的复苏面临失血性休克。全球经济的脆弱环节将在新一轮美元强势周期面前透不过气来,其中就包括欧洲的银行业、中国的房地产业、俄罗斯和拉美的资源采掘业等。

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和货币政策周期的不同轨,令美国经济复苏并率先加息,欧日、新兴经济体却尚不具备主动加息条件。以美国为核心、发达经济体为中层、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为外围的圈层结构固化,则令整个世界经济长期受制于美元走势周期。美国新届政府可能会采取的贸易保护和孤立主义、扩张的财政政策等,也为未来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风险。不过,就在耶伦宣布加息的同时,特朗普与硅谷的创新大佬们在纽约举行着一场讨论就业的圆桌会议。各国如何以结构性改革和创新驱动来掌握经济主动权,在未来全球格局中建构优势,恐怕才是核心议题。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