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语种怒怼港独 她首次接受华媒专访

发布时间: 2019-11-13 04:39:04   来源:道德经(欧洲时报德国版微信公众号) 作者:陈磊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陈磊报道】近日,一段深圳女孩在德国科隆用三种语言怒怼香港示威者的视频爆红网络,短短几天在新浪微博上的点击量超过4800万。她思维清晰、证据充足、掷地有声。面对姑娘的质问,示威者或以喊口号、唱歌无礼应对,或顾左右而言他。

女孩的名字叫做班雅伦(她说叫她雅伦就好,下文统称雅伦),在亚琛工业大学读书,正处于本科毕业学年。11日下午,记者经朋友打听,通过微信约到了她。这也是在视频爆红后,她在亚琛第一次接受本地华文纸媒专访。

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位性格开朗、快言快语、充满正义感的女孩。

欧洲时报:有想过这个视频会这么火吗?

雅伦:我本身有一定的粉丝基础量,视频发送之前在新浪微博有大约10万粉丝,现在短短几天增长到40多万。发送时,想过会引发已有粉丝的共鸣,也会被转发,但完全没想到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图为采访现场。(图片来源:欧洲时报德国版)

欧洲时报:你自己认为,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大的关注?

雅伦:因为我讲出了大家一样的心声吧,可能大家也觉得很解气,终于看到内地人可以有理有据地进行反击。就是比较解气,可能。(笑)

欧洲时报:拍摄这个视频是否做了准备?

雅伦:那天(11月2日)和男朋友约着在科隆吃饭、逛街。男朋友先到的科隆,我买了火车票,正准备出发。然后男朋友给我打电话,半开玩笑地说:“你要不别过来了,火车站正门的广场有香港的示威者。”我回答说:“你让他们在原地待着,我马上过来。”(笑)

欧洲时报:太霸气了(笑)。

雅伦:对的,和男友的聊天记录就是这么说的。(笑)也是开玩笑,就是觉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去沟通交流一下。当时没有准备,如果有准备,我想会讲得更好。

欧洲时报:视频里看到,你当时在辩论时,给了很多论据。说明你对发生在香港的事,有一定的关注。

雅伦:平时关注的比较多,也会看别人的评论、香港人的看法,搜索一些新闻。

欧洲时报:是不是关注的比较早?

雅伦:刚开始也没有那么密切,暴力开始升级后,就关注的比较多。

欧洲时报:视频我仔细看了几遍。(雅伦笑)你有两个论据我印象很深刻,一个是香港属于中国,你强调了国家稳定和团结的重要;另一个就是反对暴力,在这群香港人面前发出自己真实、勇敢、正义的声音。

雅伦:对的。

欧洲时报:而且你当时面对的是一群香港示威者。

雅伦:嗯,对的。

欧洲时报:有没有特别的事件,让你特别想发出这种声音的冲动?

雅伦:第一次是《环球时报》的记者在机场被示威者扣起来了(记者注:8月13日),印象比较深刻,然后就看到暴力事件一天天的升级。比如纵火、砸街边的店铺。第二件事就是我在微博上分享的“出租车司机被打事件”,真的是非常恐怖。我和男朋友两个人都看哭了。

图为在网络爆火的视频截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欧洲时报:男朋友也哭了?

雅伦:对的,是被气哭了。我当时非常的气愤,有撸起袖子去锤他们的想法。

洲时报:我们看到很多蒙面示威者无视警方的禁令。

雅伦:是的,对于游行我是可以接受的,虽然说持续的示威活动已经严重地影响到普通市民的生活和工作,但是只要不涉及暴力,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欧洲时报:视频里也可以感觉到,你对于“港独”非常的气愤。

雅伦:是的。一些涉及“港独”的诉求,可以说让示威活动完全变味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其实就多多少少有“港独”的成分。

欧洲时报:那你感受到(科隆)这些集会港人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雅伦:他们主要是反对港警暴力,然后就是很明显感觉对政府不满,要求更多的自由。

欧洲时报:你怎么看待(科隆)集会港人的这些诉求?

雅伦:要求自由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你要了解他们的历史,包括中英当年签署的文件,所赋予港人的权利等。这个我真的了解的不是特别清楚,我发声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政治。我想表达的是暴力是一条红线,使用暴力就是不对的。这些港人认为,港警使用暴力是不人道的;但是我看到的是,这些港警是很克制地在执法,不会没有缘由地使用暴力。

欧洲时报:我们也看到,不光是国内的媒体,包括西方主流媒体也进行了报道,港警是在自身或同伴受到严重威胁时,才使用暴力进行自卫。

雅伦:对的,“反对暴力”是底线,我也看到西方媒体对于示威者暴力升级的很多报道。不管你有什么诉求,你们都不应该在自己的城市使用暴力。尤其是对于无辜的普通市民。

欧洲时报:你是什么时候来到德国?

雅伦:我初中毕业之后来到德国念高中,在斯图加特的一所私立学校,当时因为未成年,在这里还需要有监护人。

欧洲时报:我很感兴趣的是,其实在德国,不只是科隆一地,很多城市都有港人的集会,但是很少会看到大陆人去有理有据地辩论。我在想,你作为一个大学女生,面对的又是一群人,你的行为是不是和你某些经历和认识有关系?

雅伦:我也了解到,对于港人在德国集会行为,确实是缺乏一些特别有力的回击。我其实也很理解,因为你是无法通过一次谈话去改变什么的。所以这个时候你必须运用网络,利用媒体来传播。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做新媒体,也知道如何运用网络来传播自己想传达的信息。

我后来加入一些微信群也了解到,科隆当地的华人,也做了很多的事情,让德国人了解到香港示威者的暴力行为,只不过没有像这次受到这么多媒体的关注。

欧洲时报:所以你主观是希望这样一次的对话,通过新媒体,让更多的人知道?

雅伦:对的。

欧洲时报:确实是很勇敢的一次对话。

雅伦:我看评论,一些人说我是有策划,或者是炒作之类的意思。这个很简单,我就是觉得憋了一口气。又能表达自己的观点,又能出气,所以我就抓住这次机会。

欧洲时报:视频里看到,那群港人对你也是很不客气的。有没有担心安全问题?

雅伦:自己在德国生活学习了很多年,当时看到周围有很多警车,没有太担心。先确保自己的安全,再找他们理论。

欧洲时报:当你拿出手机视频反问“这难道不是暴力吗?”、“旅游业是香港第几大产业?持续的暴力示威对于香港经济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时,那群港人似乎被问住了。

雅伦:他们中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在这里工作,可能真的是愣住了,一起出来“摆摊”,竟然很多基本的东西不知道。所以当我告诉他们之后,他们的回答是“那又怎么样”,这让我有一点吃惊,把我想说的话都带跑了。

欧洲时报:吃惊?

雅伦:是的。不仅是我,他们自己可能也会想,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答不上来呢?当他们回答“那又怎么样”时,我真的很吃惊。他们真的只做自己想做的,只看自己想看的。

欧洲时报:当你提出一些理据后,这些港人有时答不上,就开始喊口号。你怎么看这种反应?

雅伦:有一些无理,但是想想之后也不太意外。因为如果他们一直都非常理性地来寻求自己的需求的话,香港也不会有现在的乱象。他们准备很多抹黑中国的材料,比如你在大街上开心地逛街、在公共场合吸烟,都会被扣“社会信用分”,我看了真的觉得很好笑。

欧洲时报:你会认为他们不但不够了解香港,更不了解大陆?

雅伦:他们其实知道大陆经济发展确实比他们要快,发展得很好。但是在谈到大陆的一些问题时,他们会带着很轻蔑的态度,甚至做出一些很滑稽的反应。比如我说,中国在成长,在震撼这个世界,他们的回答是“好好好……”,内心其实也知道国家在变富强,但是表面上却又不承认。

欧洲时报:你是认为他们其实是了解大陆的积极变化,但是不愿意承认?

雅伦:是的,尤其是被辩论对手“打脸”的时候,更不想承认。(笑)然后他们说大陆没有自由,这种言论也很可笑,首先他们没有在中国生活过;其中的很多人很多年也没有在香港生活了。对于自由的感受,他们对于大陆人和香港人的真实感受其实都不清楚。我觉得,稍微了解大陆人的港人,都不会去散发一些很可笑的、不实的、抹黑中国的传单。

欧洲时报:你经常去香港吗?

雅伦:我是深圳人,所以常去香港。香港一直给我印象是繁荣,尤其是小的时候去,比那时的深圳繁荣很多。人也多、商店也多,特别发达。

欧洲时报:我们现在看到一种危险,少数人的暴力行径,最后让所有港人买单,葬送香港的繁荣。

雅伦:港人缺乏爱国的教育和理念,他们会觉得什么都是西方更好,更人性化。所以港人自己不站出来鲜明地反对暴力,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欧洲时报:一些港人要公开反对示威,是有一定压力的。

雅伦:很多港人会给我发私信,认同我的发声。因为很多港人在香港这么说,就会被说不爱港、甚至被打。一个香港网友就是因为反对示威者的暴力,甚至被自己的妹妹“割席断交”。

欧洲时报:视频的爆红,有没有对你产生很大影响?

雅伦:其实还好。积极的影响是,现在好多网友,可以说是全国各地的网友都留言要请我吃饭、撸串儿。(笑)媒体来亚琛实地采访,今天也是第一天。之前有深圳的媒体通过微信或者电话采访。

在亚琛还基本上没有被陌生人认出过,这里的中国同学大都也认识。不过在微博上的反响真的很大。因为突然增加了这么多关注,所以以后发比较私人的内容会多考虑一下。

欧洲时报:你以前做(美妆)博主主要的平台是什么?

雅伦:主要是抖音,微博是抖音带来的流量。抖音我做了快两年,有一百多万粉丝,后来觉得没什么意思,不好玩了,也就不做了。

欧洲时报:那现在多了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流量,对你作为博主有什么影响?

雅伦:很多人对我说,你以前是怎样,那么现在还是怎样,接着拍自己喜欢的东西。但现在还是有压力的,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笑)以前粉丝主要以年轻女生为主,现在男女老少通吃。(笑)因为受关注面广了,所以可能以后不光做美妆,而是以海外华人留学生的视角,多关注在海外的生活。

图为雅伦。(图片来源:欧洲时报德国版)

欧洲时报:你在亚琛工大学的什么专业?德语授课?

雅伦:经济工程,一半经济,一半工程。德语授课。

欧洲时报:微博里很多人留言,觉得你的英语要比德语好。

雅伦:因为和男朋友平时生活(吵架)用英语。(笑)平时看网剧也以美剧为主。

欧洲时报:平时和同学、朋友会不会聊“中国话题”?

雅伦:会的,身边的同学和朋友也都对中国很感兴趣。亚琛工大有很多合作项目,学生有很多去中国实习的机会。不过有个和北大项目,中国的学生却不能申请,很奇怪。(苦笑)

欧洲时报:如果还有机会,和在德港人直接对话,你愿不愿意和他们坐下来好好聊聊?

雅伦:非常愿意,因为我本身就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与香港隔海相望,天然关心香港。

欧洲时报:微博评论中,有没有一些攻击的话,让你特别不能接受?

雅伦:其实还好。微博网友提出的,大部分我在油管和Ins和港人争论的时候,就已经收到过了,微博上不会更激烈。我其实也没有影响力,说的话就是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也不会对港人造成什么影响。

欧洲时报:结束采访前,帮那些想请小姐姐吃饭、撸串儿的网友们谋个福利。怎么才能让你看到微博私信?

雅伦:评论我还可以滑动来看,私信因为实在太多,没法一一点开来看。有的网友发了很多条,我注意到了,会点开看;而有些私信重要内容放前面,最后一句写“谢谢你”,我有时也只能看到“谢谢你”。

欧洲时报: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祝你学业顺利。

雅伦:谢谢。

结束语:大约一个小时的采访,记者了解到了一个和视频里略有不同的雅伦,感想颇多。最后决定以对答的形式,给读者还原一个真实的采访。

她在自己的微博上写到:“其实大家不用关注我,我就是个普通学生,课余拍拍化妆视频,不会有天天大战港独的机会。 那天碰巧路过他们,说出了自六月暴乱以来作为内地人一直憋着的的心声而已。在德国也非常安全,谢谢大家关心。”

欧洲时报德国版微信公众号:GermanReport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