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亚裔反对种族歧视:纪念张朝林去世一周年

发布时间: 2017-08-08 10:36:33   来源:向东向西 作者:原野 晔文 海石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原野、晔文 海石报道】张朝林惨案一周年之际,旅法华人和亚裔团体于8月7日下午举行纪念仪式,同时表达对种族主义的抗争。《世界报》、《费加罗报》、法新社等多家法国重要媒体对纪念仪式做出预告,并发来现场报道。为改变法国社会针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亚裔记者拍短片《法国的亚洲人》。

纪念张朝林,反对种族歧视

8月7日是张朝林在巴黎93省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遭三名暴徒抢劫殴打最后致死一周年纪念日。张朝林经抢救无效于5天后(2016年8月12日)去世,享年49岁。旅法华人、华侨和亚裔团体于7日下午16点到19点集会纪念张朝林,同时表达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旅法华人、华侨和亚裔团体集会纪念张朝林(图片来源:向东向西)

“为了所有人的安全”团体(Sécurité pour tous)在欧拜赫维利埃市的案发地(rue de l'école)举行集会。“我们在这场追求安全、反对种族歧视的战役中一直保持警惕,我们目前仍在进行斗争”,协会成员称。

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副市长Jean-Jacques Karman也参与了今天的悼念活动

法国媒体纷纷报道,网友热议此事

法国各大报刊、电台当天都就此事进行了报道,网民相关评论众多。至发稿为止,《费加罗报》7日关于张朝林被袭击一周年的文章(《Un an après, rassemblement pour le Chinois Chaolin Zhang tué à Aubervilliers》)

已有百余条留言。有读者称:“我们需要能够决断的真法官,也需要更多的监狱”。也有读者表示同情:“总是那些不爱发声的人最遭殃。为什么法国政治人物对此漠不关心呢?法国华人是因为势单力薄所以缄口不言吗?”。还有读者表达了对华人的支持:“和这些勤劳的华人群体保持团结一致!华人从来不惹是生非,也不在街头行乞、假装是受害者,全力支持在法的华人群体”。

法国各大媒体均赶到现场,所有到场人员为张朝林默哀一分钟。穿格子衫的女子为张朝林的妹妹,

法国不法分子往往认为亚洲人有随身携带大量现金的习惯。三名劫匪在袭击张朝林之后,抢走了张朝林朋友任先生的包,却发现包里没有现金,随即把包扔进了垃圾箱。

致死旅法华人张朝林嫌凶受审:"只为谋财,没想害命"

“杀人凶手Dims”

要等到抢劫发生两个星期后,调查才开始有所进展。8月25日,当时还没有任何嫌疑人被捕,一个匿名消息向警方调查人员透露,住在与欧拜赫维利埃市相邻的一个敏感街区的一名男子在张朝林去世后自称杀人凶手。他还自诩自己就是抢劫实施人。警方通过对该名男子的脸书(Facebook)账户进行调查后查明其身份:M. 19岁,去年1月曾因暴力抢劫在警方留有案底。他还以“杀人凶手Dims”为艺名录制了多个片段的说唱音乐(RAP),而2016年7月他在Youtube视频网站上发布的一段说唱视频中就出现“暴力抢劫”、拘留等字眼,人们可以预感到他距离步入歧途已为时不远。与此同时,视频监控系统提供了另外一些信息。调查人员得以确认另外两名抢劫嫌疑人的身份:S.,一名17岁的高中生和Y.,一名15岁的初中生。

“我呢,负责望风”

29日清晨,圣德尼省警察支援行动队(GSO 93)和欧拜赫维利埃市警察局的警察共同行动,分别在三名嫌疑人的父母住处对他们进行抓捕。根据《解放报》查阅过的案件笔录透露,在被拘留期间,M. 和S.一开始保持沉默。年龄稍大的M.否认认识另外两个抢劫嫌疑人,而且说自己与案件没牵连。他们当中只有年龄最小且还是初中生的Y.在拘留刚开始就表示愿意招供。他就涉案为自己开脱罪责:“在学校路,我们看到两个华人。我们还注意到其中一个人有一个挎包。我们在未经商量的情况下就即刻决定抢这个挎包。我们尾随这两个华人。M.上前将其中一个人踹倒在地。我呢,负责望风;S.就抢了另外那个人的挎包。”

香烟、眼镜和糖

从Lénine敏感街区跑回后,三人将抢来的挎包里的东西倒在地上发现包内的东西少得可怜:有烟、眼镜、外接电源和糖。因为没找到钱,三名劫匪就决定将包扔到了垃圾箱。在这期间,开始还有知觉的张朝林被送往了医院,五天后离世。根据《解放报》查阅的验尸报告显示,张朝林因左脑颅骨骨折并发颅内出血造成头部严重创伤。另外,还发现张朝林喉部有裂痕出血,很有可能是源于胸部受到重击的结果。

“中国人很有钱”

另外一点也很快引起调查人员的注意:抢劫的动机。在被拘留期间,S. 就供述了抢劫的动机:“亚裔有更多的钱。我们经常听人说中国人有很多钱。” 同样,M. 和Y. 也向警察承认“中国人=钱”的印象刺激他们实施这次抢劫。

种族主义情节严重

此前,负责该案件调查的法官在案件开庭之前就决定要考虑种族主义情节严重这一点。在预审过程中就这么早定性还不多见。因为亚裔在这些案件中,很难获得法律上的支持,受害人家属律师Vincent Fillola 表示。“这是司空见惯的种族主义。多个因素可以让这个案子定性。首先,他们的供词:他们并不是随便选择抢劫目标。再有,他们所犯前科:三人中的两人自由受监控,另外一人也曾多次针对亚裔实施暴力。”

在《解放报》采访过程中,M. 的律师欧讷格(Philippe Henry Honegger) 反对情节严重的种族主义犯罪这一指控:“这是误导,法律已有明文规定。在作案动机仅仅是考虑这些人有钱时,与种族无关。这跟他们是否是中国人,没有任何联系。”

《解放报》查阅的庭审资料明确指出,“三名嫌疑人律师并未就犯罪情节严重进行抗辩”。年底前将对M. ,S. 和Y.展开新一次庭审,届时情况很可能会有所不同。在上次庭审质询过程中,当法官向三名嫌疑人阐述种族主义情节严重是,他们都否认种族主义。一方面,欧讷格律师自称已经准备好“为此立场作辩护”。另一方面,原告一方认为施报行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是毫无疑问的。Y. 将面临最高15年监禁,S. 30年,而M. 可能被判无期徒刑”

女记者拍片,欲改变亚裔刻板印象

为了改变法国社会针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越南裔女记者伊莲娜?林仲(Hélène Lam Trong)邀请32名法籍亚裔人士共同录制短片《法国的亚洲人》。华裔演员弗雷德里克?周(Frédéric Chau),韩裔厨师皮埃尔?尚(Pierre Sang),印尼裔歌手Anggun以及越南裔演员范林丹(Linh-Dan Pham)等知名人士纷纷出镜支援。

出席悼念活动的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市政府官员。

该视频简短扼要地回顾了一百多年法国亚洲移民史:在法国农村劳作的华人劳工、为法国战斗的亚洲士兵,法属印度支那殖民地人民以及上世纪7、80年代的越南难民(boat people)等。短片末尾点明主旨——这些在法国从事各行各业的移民后代有亚裔血统,但其更重要的身份是法国人。想要抵制针对亚裔的刻板印象,就不能再当“哑裔”,而是得站出来发声维权。

亚裔“透明人”

短片制作人,35岁的越南裔女记者伊莲娜?林仲在接受女权杂志ChEEk Magazine专访时解释说,自己于2017年春节在巴黎十三区拍摄关于华裔演员Frédéric Chau(代表作《岳父岳母真难当》等)的纪录片期间,采访了不少当地亚裔居民,其中有人提议录制视频帮助亚裔发声。有一半越南血统的伊莲娜?林仲决定制作一个“不带有政治色彩”的公益短片。

这段视频想要传达两个信息:既提醒大家亚裔与其他法国人无异,都是法国公民,同时也呼吁亚裔能更多投入到公共事务中。“虽然这个愿望微不足道,但我们基本是从零开始”,伊莲娜?林仲感叹道。在她看来,亚裔在法国社会的“不可见性”是因为缺乏“代表性”。虽然各行各业都有亚裔的身影,但鲜少有亚裔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集体意识”中的法国人形象不包括亚裔。影视剧作品中几乎没有亚裔演员饰演的“普通法国人”。

老一代移民和寻求改变的新一代

另外,伊莲娜?林仲分析,法国亚裔之所以普遍低调,老一辈移民内敛的态度起到了很大影响。这些“一代”移民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因战乱来到法国,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才能在异国他乡生存下去。对于“敞开胸怀”慷慨接纳他们的法国,一代移民自然心存感激,遭遇歧视时,他们通常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忍气吞声。但生于斯长于斯的移民第二代、第三代已经没有这种“因感激而容忍”的心态了。

纪念张朝林的同时也表达对种族主义的抗争,要发声、寻求改变。

伊莲娜?林仲相信,移民第二代、第三代的身上承载了改变这一现状的希望,但这种改变也无法在顷刻之间实现。亚裔子女要采取和父母相反的态度并不容易,尤其是当“前进”、“改变”的念头和“孝顺长辈”的传统观念相冲突的时候。但伊莲娜?林仲认为,改变是大势所趋。她指出,如今亚洲面孔常常成为暴力侵害对象,充满对亚洲人种族偏见的单口相声和玩笑也司空见惯。想要改变日积月累的成见,就不能再继续逆来顺受。她最后总结道,“反抗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种,但如果不想被当作‘透明人’,就要敢于发声。”

本文来源:eastwest88

(编辑:攀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