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学书:朱德群抒情抽象画的“骨法”源自中国书法

发布时间: 2016-09-29 03:55:48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侯学书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9月27日,已故著名华裔画家朱德群“纸上艺术展”在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70余幅不同时期、不同形式的画作展现了这位抽象派大师中西合璧的艺术之路。江苏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侯学书谈及对参观此次画展的所感所想,文章如下:

初看朱德群先生的抒情抽象画,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同于一般表现“笔触”的油画,朱老笔下的那些大块面,可以看出不是平涂,而是有意识做些微妙的“小动作”,类似中国书画的“夹白”,从而造成“骨感”的效果。

《朱德群纸上艺术展》9月27日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看了朱老的书法作品,便会明白:原来朱德群抒情抽象画,是讲究中国绘画“骨法”的油画。而这“骨法”,恰恰又是源自中国书法。

世人皆知朱德群是法兰西艺术苑院士,是世界级的油画大家,却忽略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岂有不懂中国文化的中国文人?

据吴钢先生说,朱老逝后,家人打扫画室,发现一批朱老的书法作品。这些作品的首次公开展出,也是此次《朱德群纸上艺术展》吸引各路观众的重要原因之一。

看懂朱德群要回到谢赫六法

吴钢所著《朱德群》一书在谈到朱老的用笔时说道:“特别在一些贯串画面的大笔画,露出中国传统书法中时常见到的‘皴白’,画家在用笔的力度和速度在这些笔法中明显地表现出来。在深沉的底色上,大力狂放地刷出这种清淡露白的有神之笔,犹如大雨刷洗后的清新流畅,这也是朱德群有别于其他西方画家的一个最鲜明的特点之一。”

这里已经说到了用笔所表现的骨力,其中包涵着笔力、力感、结构表现等美学原则。

钱钟书《管锥编》标点“谢赫六法”时指出:骨法,用笔是也。

也就是说:绘画作品的“骨法”的追求,是用“用笔”的方法达到的。

“用笔”有两个方面:一是用什么样的笔,指工具;二是使用笔的方法,指技法。

《朱德群》书中所言的“皴白”,是中国山水画作“皴”法时产生的“枯笔”“渴笔”效果。书法中称之为“飞白”,本来是由于实用书写的过程中,毛笔行笔速度的疾速、用墨的浓渴等因素,行笔轻捷拂过纸素产生的虚白现象,是自然、偶然形成的一种笔画现象,进而成为画家、书家自觉追求的效果,甚至上升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创作形式——飞白书。

朱德群书法作品中没有专门的飞白书,但不时会有飞白笔画的出现。此次展览朱老于2003年书写的巴金名句:“新文学使我们自己变得更善良,更纯洁,对别人更有用。”第一个字就有飞白效果。

飞白书与“油漆刷”

从唐张怀瓘《书断》中记载可见:飞白书创建的起因是东汉蔡邕见役人用垩帚刷墙而受到启发,是在书写“挥运”的过程中发现了美,并得到启发有意强调而为之。

由于飞白书本是写“势既径大”的大字,大字飞白书为追求达到飞白中丝丝露白、轻淡浓重的特殊效果,需要借助于特殊的书写工具,所以后来逐渐形成专用的飞白笔。米芾认为东晋时已有将嫩竹竿用石块等物捶出丝来制作的竹笔“竹萌笔”。古时没有特大的毛笔,据传王献之为了书一丈见方的“飞白书”,曾以“泥帚”作“笔”。唐高宗李治书写飞白书时已用特殊工具“于阗木笔”,宋太宗赵光义也有专门用来写飞白书的“木皮飞白笔”。

朱德群先生画“抒情抽象画”或用扁刷,这种“扁”的“笔”,与北宋时书写飞白书的“竹笔”、“片板”相类似。宋代文人有过记载。陈槱《负暄野录》云:“吴俗近日却有用竹丝者,往往以法揉制。”朱长文《墨池编》云:“今之飞白书……宜相思树制其末而漆其柄,可随字大小五七枝妙,往往一笔书一字满一八尺屏风者。”黄伯思《东观余论》云:“飞白皆用相思为片板,若髹刷然。”

朱德群用的扁刷的形制是“若髹刷然”,或说就是“髹刷”,与飞白笔完全等齐,“刷”的时候,容易出现“飞白”的效果。当然,不用特殊的飞白笔,用中国圆形的传统毛笔一样可以画出飞白。齐白石老人画篱笆,使笔根压下,令笔毫完全铺开成扁形,一样造成飞白效果。可见,作为工具的笔,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怎样使用工具完成飞白的笔法。

“华艳飘荡”的朱德群笔法

那么,古人眼中的飞白书美在何处呢?三国刘劭《飞白书势铭》:“烟云拂蔚,交纷刻继。韩卢接飞,宋鹊游逝。”南朝宋鲍照《飞白书势铭》:“轻如游雾,重似崩云。绝峰剑催,惊势箭飞。差迟燕起,振迅鸿归。”唐张怀瓘《书断》描写飞白书:“丝萦箭激,电绕雪雰。浅如流雾,浓若屯云。举众仙之奕奕,舞群鹤之纷纷。”“飘若游云,激如惊电。”唐李约《壁书飞白萧字赞》:“翻飞露白,乍轻乍浓。翠箔映雪,罗衣从风……层层阵云,森森古松。”唐李嗣真《书后品》:“雾彀卷舒,烟空照灼……又如松岩点黛,蓊郁而起朝云;飞泉漱玉,洒散而成暮雨。”唐岑文本《奉述飞白书势》:“飞毫列锦绣,拂素起龙鱼。凤举崩云绝,鸾惊游雾疏。”

简单归纳古人对飞白书的描写,可知飞白书强调书写过程、强调书写特征。书写过程是书写时用笔的动作灵动而很快,似电掣、似箭疾,如犬之迅、如鸟之捷,总谓之“飞动”;书写特征是留下的笔画痕迹,似云之崩、似雾之游、似雪之雰、似气之流、似烟之飘、似泉之喷、似松之矗、似鹤之舞,浓淡变化,长短参差,谓之:“华艳飘荡”。(张怀瓘)

这些书写特征,与朱德群的抽象画有着太多的契合点。块面的笔触露丝,两色或多色相间,如彩练飘舞,形态具有飞举之势,笔画也轻灵飘动。以此来完成笔画、画面高度的装饰,视觉空间的技术强化,达到“用笔骨梗”、“动笔新奇”刻意求工的唯美追求,的确与飞白书一脉相承,异曲同工。用“华艳飘荡”来形容朱德群先生的抽象画,倒是恰如其分。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亲眼目睹朱先生的作画过程,但从他画中笔丝的运动感,可以想见其挥运之时的情景,是不言而喻的。

细观朱老抽象画的笔触,有时用笔一搨直下,笔丝毕露,如光似电,一如飞白书;有时一笔既下,笔不离画布而微微上提,紧接着继续往下行笔,这个小动作造成类似飞白书的“衄挫”,兔起鹘落,擒纵有致;有时利用折笔,犹如飞白书中的“翻绞”笔法,笔画中飞白丝线犹如飘带轻折,营造强烈的立体感。等等不同交织运用的飞白笔法。明代王紱《书画传习录》描绘飞白书:“斐斐乎其若轻云之蔽月,翻翻乎其若长风之卷旆也,猗猗乎其若游丝之萦柳絮,袅袅乎其若流水之舞荇带也。”以此较之此次展出的朱德群2008年创作的石版画《夕》,最为契合而典型。

苏东坡题蔡襄飞白帖尾云:“自有翔龙舞凤之势。”也可转赠朱德群先生。

朱德群是真正做到中西绘画结合的智者,是中西各自特有的材料工具与中国传统绘画、书法结合,相辅相成所产生的中西方文化的结晶。建议以此为课题,设立研究项目,招天下有志之士,群起而研讨之。

(本文作者为江苏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侯学书)

(编辑:泽勤)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