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艺术大师朱德群纸上艺术画展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

发布时间: 2016-09-23 03:58:1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旅法摄影家 吴钢 浏览次数: 评论:0

【编者按】已故法兰西艺术院院士朱德群纸上艺术展9月27日于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行,为期两个月,此次面世的朱德群遗作多为首次展出。著名旅法摄影家吴钢先生是朱家密友,也是《欧洲时报》的老朋友,为此特撰文并摄影惠赠本报独家发表,以飨读者。

朱德群创作的最后两幅石版画之一《夕》, 作于2009年。

朱德群创作的最后两幅石版画之一《晨》, 作于2009年。(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吴钢摄)

《朱德群纸上艺术画展》,将于2016年9月28日到11月30日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展出。

法兰西学院第一位华裔血统的终身院士朱德群先生,以抽象油画艺术大师的身份为世人所称道。油画是画在紧绷在画框上的油画布上的,朱德群画在油画布上的油画,我们可以在展览会上、在博览会上、在拍卖会上、在收藏家的陈列室里看到,但是朱德群画在纸上的水墨画、水粉画、炭笔画、在宣纸上的墨笔书法,却是极少能够见到的。近日将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朱德群纸上艺术展览》,将展出这部分不为人知的朱德群的水墨绘画和书法作品,或者说是艺术大师朱德群的日常习作,从没有公开展出过。

朱德群出生在山东省徐州市萧县白土镇的乡下(后来先后划归于江苏和安徽),六岁开始到萧县实验小学读书,假期里随着一位前清的秀才学习书法。长大之后,朱德群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杭州艺术专科学校,进入绘画系学习,主要是学习西画,国画课程不多,每个星期只有6个小时的国画课,西画有24个小时。朱德群中国画的情结是自小就注定了的,他住在学校里,每天的水墨晨课是从起床后开始的。朱德群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开始磨墨,不是起床磨墨,而是不起床磨墨。因为人还睡在床上,眼睛还没有睁开,床旁边板凳上放个大砚台,闭着眼睛伸出左手磨,久而久之,练就了左手磨墨的技巧。等到同学们起床之后,朱德群的墨已磨好,立刻就可以铺开宣纸画国画。几张画画完,才开始吃早饭,然后再去上课。这段校园生活,对朱德群一生的创作影响很大,后来到了巴黎,直至荣任法兰西学院终身院士后,朱德群的水墨晨课一日也没有中断过。

吴建民大使与夫人施燕华(左)与朱德群(右)在画室里,吴大使兴致勃勃地试握朱德群的大画笔。吴钢摄)

朱德群的纸上水墨作品,比起传统的国画有很大的不同,这与他在杭州艺专学习时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中国传统绘画讲究临摹,讲究师承,讲究门派,学习绘画先从临摹名人的作品开始,在临摹中学习前人的笔法和构图。而杭州艺专的教学完全照搬了法国的美术教程,注重写生,面对自然的风景,从对自然写生开始学习绘画。

已经在巴黎功成名就的抽象画大师朱德群,回忆当年在杭州艺专学习时的情形:“当时我们学习的理论,全是印象派的东西。我在杭州艺专近三年时间,画了五、六百张水彩画。后来开始画油画,也都是写生。对自然界的静物逐渐熟悉,背着画都能画得出来,这对我现在的创作影响很大。后来日军侵华,杭州艺专搬迁。在搬迁的路上我们一直坚持写生,对我们这些学生后来的影响很大。写生画多了以后,对画家的思想,幻想和创作就有直接的影响,作品就会与自然融合。我们看一些没有画过写生的画家的作品,同有写生基础的画家的作品摆在一起,立刻就可以看出两者的区别,作品的风格和与自然的关系和感觉,完全不一样。”我们从这些朱德群的水墨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到与中国传统绘画有着巨大的差异,具有强烈的朱德群个人风格,与众不同,但也确确实实有中国传统绘画的基础。

朱德群的人体素描。(1956年)

朱德群经常解释他的抽象作品如同音乐,画家使用色彩勾画出绚丽多彩的抽象绘画,音乐家使用音符来谱写美妙的抽象乐章,异曲而同工。虽然没有具体的形态,但是都能够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美好感觉。我们看朱德群的水墨画,在轻盈的画面和协调的色彩中,流动着画家用画笔奏出的音调。如果说朱德群的油画是浑厚浓重的交响音乐,那么他的水墨画就像是轻音乐般灵动的乐章。

朱德群的书法是从幼年时打下的基础,数十年来没有间断。到了法国之后,苦于买不到中国宣纸,朱德群就试着用肉店的包装纸试验,居然有中国虎皮宣纸的效果,于是大批买回家,每天在这种包装纸上写字,作为笔墨的修炼,也是在异国他乡,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追寻。朱德群对水墨和书法的喜爱,到了痴迷的程度。他平时画油画,画完一层要等到干了以后,再接着往下画,这段等候的时间,朱德群就抓空练习书法和水墨。除去每天早上练字,冬天下午太阳光暗淡下来,朱德群就不再画油画了,因为油画要在日光照射最好的时间画,以保证色彩的准确。这段时也是朱德群画水墨画的时间。朱德群正是在每日的绘画和书法过程中不断磨合,逐渐领悟到抽象绘画与书法的异曲同工之处。中国书法讲究气韵,气是气氛、韵是韵律。而气氛和韵律都是无形的东西,是抽象的概念。古人说:“工画者多善书”,而朱德群的“善书”,则是为了更好地“工画”。朱德群平时画油画,是把油画框竖起来装在画室的墙面上作画的,他身高臂长,曾经是杭州艺专篮球队的主力之一。看朱德群创作巨幅油画,大笔卷起油色,自上而下,一气呵成,有力透纸背的气场,又有传统书法的皴白。所谓“大手笔”者,朱德群名副其实也。

朱德群的书法作品,巴金名句。(2003年)

这次展出的朱德群书法作品中,有一幅书写巴金的名句:“新文学使我们自己变得更善良,更纯洁,对别人更有用。”朱德群与巴金从来没有见过面,他是如何用狂草写出这句话呢?2003年,中国现代文学馆的馆长、老舍先生的公子舒乙到访巴黎,我带着他到朱德群老师家里中作客。舒乙提出请朱老师书写这句巴金的名言,送给现代文学馆保存。后来朱老师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好,就多写了几幅留下来自勉,这次也拿出来展出,既可以欣赏到朱老师的遗墨,也是对中国文学巨匠巴金的缅怀。

朱德群初到法国,画风还是写实的。他常到巴黎的大茅屋公共画室里画人体速写,当年留法的中国画家常玉、潘玉良等也经常到这里写生,画人体。这部分展品中的速写作品,都是极少见到的朱德群的早期写实画作,泛黄纸张上的铅笔、炭笔速写,反映出画家扎实的素描和写实功底。简单的几笔勾画,如斧凿刀刻一般坚毅,观众可以直观地感受到画家笔底的力度和精准度,甚至感受到画家创作时对点、线、面的把握和自信心。

在文化中心新楼的展廊里,将展出朱德群的限量印刷石版画。石版画对于中国的观众比较陌生,因为这是法国的传统工艺技术,按照我们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法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石版画的制作过程全部由老师傅根据原作手工分色,分别刻在巨大的石板上,每种颜色一块石板。然后手工调制印刷颜色,在古老而巨大的机器上一次次地分色印刷而成。每一次印刷画家都要到现场监制调色,或者是技术人员拿着样张到画家家里征求意见。印刷后需要画家亲笔签名和编号,作品才算完成。因为限量印刷的石版画一定要有画家的签字和标号,所以也被视为画家的原作。此次展出的两幅石版画“晨”和“夕”,是朱德群病倒之前最后的两幅作品,这两幅作品,为画家几十年创作生涯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也有特殊的时代特征和历史意义。

(本文作者 吴钢)

(编辑:泽勤、草剑)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