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港十年长歌行 破旧老港化身“丝路”枢纽

发布时间: 2019-11-07 03:32:06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图为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洲时报网】“无论怎样寻找,世上没有任何一个港口;像比雷埃夫斯这样让我醉心神迷;随着夜幕降临,歌声扑面而来;随着布祖基琴的乐声,年轻的人儿都在手舞足蹈……”这首古老的希腊民谣《比雷埃夫斯的孩子》,今天依旧飘荡在繁忙的比雷埃夫斯港。

11年来,比港项目被公认为中希合作典范,有力推动了希腊经济复苏,也成为一带一路“蓝色经济通道”最受瞩目的亮点。

深耕多年 比港“绝地重生”

综合广州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新京报》报道,比雷埃夫斯,在希腊语的意境里是“扼守通道之地”,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连接巴尔干半岛、南欧地区、黑海地区、西欧、中东欧、中东及非洲等地区;再加上全年无任何灾害性天气,不受潮汐和潮流影响,码头航道和泊位均为自然水深,没有淤塞现象,属天然良港。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肆虐,使希腊经济几近崩溃,比港也未能幸免。同年6月,原中远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中远太平洋中标比港二号、三号集装箱码头35年特许经营权,自2009年10月负责经营。

那时,比雷埃夫斯港原有设备老旧不堪,且得不到及时维修保养,甚至设备记录都已被销毁;靠港船舶因装卸不力严重滞留,绝大部分船东弃港而去。

“一条船卸到剩一两个箱子,设备突然就坏了,船开不走,急死你,外面的船还在等着,船东还要找你索赔,那是超乎想象的巨大压力。”傅承求回忆说。

由于设备等因素导致船舶压港严重,等待靠港的船公司纷纷转泊一号码头,留下的一度只剩下中远集运和以色列航运两家的货船。提货送货的卡车排队到5公里以外,引起当地居民投诉,市长登门要开罚单。

集团很快从中国派来最优秀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经过两周连续奋战,码头基本恢复正常运营。随着设备逐步抢修好,最初三四个月的混乱渐渐捋顺,傅承求说中远人做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

2009年中远成立了比雷埃夫斯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PCT)。一名土生土长的比雷埃夫斯人塔索斯,在公司成立的第一天就加入了PCT,是中远海运入驻比港建设中最早期的见证人之一。

作为PCT的商务经理,塔索斯还记得2009年时只有一个客户,而到2017年,PCT世界顶级公司客户就已超28个。

2016年8月10日,中远海运集团以3.685亿欧元的对价完成了对比雷埃夫斯港务局(PPA)多数股份的收购,成为比港实际经营者,这也是中国企业首次在海外接管整个港口。2018年比港3号集装箱码头扩建工程完工后,比港的集装箱吞吐能力达每年720万标箱,跻身欧洲港口前五位。

11年来,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从2010年的88万标准箱,增加到2018年的490万标准箱,吞吐量全球排名跃升57位。比港港务局统计,今年港口三个集装箱码头的吞吐量,预计将达到550万至580万标准箱。

沟通、文化挑战多重 发展几经波折

接手比港,中远面临更大的问题在于沟通和文化融合。

中国央视网报道,“2008年的金融危机波及下,比雷埃夫斯港的员工不断被政府削减工资。而这个时候,比雷埃夫斯港又把2号、3号集装箱码头的运营权交给中国公司运营。”尽管塔索斯有所预感,但还是低估了当地工人的反对情绪。

当地工人将自身对政府的不满情绪转移到了反对中远海运在比港的投资行为,塔索斯对此印象深刻。当时“中远滚回去”(COSCO GO HOME)的标语随处可见,工人堵门、频繁罢工,塔索斯很难正常进入办公大楼工作,在安装IT系统的过程中,他甚至被工会工人直接撵了出来。

“当地的工人祖祖辈辈就在这码头生活,又依靠着码头他们养家糊口。所以他们担心中国企业到这儿投资,会引进大量的中国劳工占领市场,把很多就业机会从他们手中夺走,这就引起了当地一些工人的强烈反对”。傅承求理解他们的担忧。

“但是,这种情况很快就改变了。中远海运的管理团队不但平易近人、易于沟通,而且还信守承诺,仅派了6名管理人员对公司进行管理。不但没有抢走我们的饭碗,还创造了新的工作岗位。”这一切让塔索斯打消了所有负面的情绪,他在真切感受到了中国企业高效务实、沟通透明化的东方文化和管理智慧之后,把这份体会告诉了妻子与所有的工友们,并呼吁大家积极致力于提升码头业务量、管理水平的工作中。

中远海运跨文化管理理念和实践为希腊员工们带来了“中国式温情”。码头周围很难找到吃饭的地方,员工的午饭只能靠自带,很不方便。PCT管理层便决定由公司提供免费的午餐,并由员工组织了自己的午餐管理组织;每年圣诞节,公司都邀请14岁以下的儿童和他们的家长来公司相聚,还给每个小朋友准备了礼品;每年评选4名希腊“洋劳模”,奖励一周时间的免费中国行;在生产上特别关注希腊员工的安全,及时排除隐患,能使每个人安心工作。

中国温度助力企业“走出去”由通为融

通过一系列措施,希腊员工逐渐感受到自己是公司的主人,公司的发展也是自己的保障。近年来,由于希腊国内经济不景气造成的全国性罢工,却从未发生在中远海运比雷埃夫斯码头上。即使偶尔有外部工人前来阻挠PCT员工的工作,他们也想出办法继续工作。PCT员工自豪地把这些办法叫做“STRIKEFREEMODE”。“PCT对于希腊来说并不是入侵者……我们很团结,像是一个拳头一样。”中远用实际行动赢得了塔索斯的信赖。

当傅承求谈到中国企业走出去时表示,“我们常说要追求设施联通、民心相通。说‘通’容易,‘融’很难。中国人来了,中国人走了,中国人又来了,中国人又走了,这不是我们要的。我们要什么呢?除了通,还要融啊。”

中希文化的隔膜,正是在“中国温度”的长期温暖下逐渐融化。

又到周末,塔索斯又来加班了,“现在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每年在以两位数增长,工作量很大,来采访的媒体也很多”他乐在其中,看着繁忙往来的船只,耳边又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民谣:“港口码头边飞行着,一只、两只、三只、四只鸟;我多么希望,我会有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孩子;当他们都长大成年后,为了比雷埃夫斯的荣耀而成为强壮勇猛的人……”

(编辑:白劼)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