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内修铁路 芬兰要做欧亚新枢纽

发布时间: 2018-03-13 08:02:13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3月9日,在挪威北部小镇希尔克内斯,一艘船停泊在码头。(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洲时报网】日前,位于北欧的挪威、芬兰两国宣布计划在北极圈内修建一条铁路,打通芬兰现有铁路网至北冰洋的交通运输线。这一消息被外界认为欧洲“北极走廊”计划初见雏形,同时,有分析人士也表示,一旦“北极走廊”建成,可将欧洲大陆与北冰洋相连,再经由北冰洋东北航线与东北亚联通。在这一蓝图中,芬兰将成为“北极丝路”上的枢纽。

芬兰自视为进入中国和亚洲的欧洲航空交通门户。赫尔辛基机场到北京的航程只有七个半小时,比欧盟任何其他地方都更接近中国。用芬兰官员的话来说:“如果有了通往中国的新走廊,那我们就处于欧亚的中间。芬兰就不再是个岛屿了。”

挪威希尔克内斯与芬兰罗瓦涅米市铁路线路。(图片来源:上海观察者网)

挪威、芬兰:计划在北极圈内修铁路

新华社报道,3月9日,芬兰交通与通讯部部长贝尔内尔(Anne Berner)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计划在北极圈内修建一条铁路,连接挪威希尔克内斯(kirkenes)口岸与芬兰罗瓦涅米市(Rovaniemi,罗瓦涅米位于北极圈内,东经25°44',北纬66°30',是拉普兰的首府,有人也称之为芬兰的第二首都),打通芬兰现有铁路网至北冰洋的交通运输线。

贝尔内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芬兰与挪威联合工作组从2017年开始就对5条不同线路进行可行性研究,最终选择了希尔克内斯口岸,因为这条线路可确保芬兰的物流地位、货物可达性和交通安全保障。

这是3月8日在挪威北部小镇希尔克内斯中心广场拍摄的街景。希尔克内斯,挪威北部一个以帝王蟹闻名的滨海小镇,有着对未来的宏伟愿景——“冰上丝绸之路”枢纽港口,成为中国通往欧洲的一个新门户。近日,芬兰和挪威政府正式宣布,计划在北极圈内修建一条铁路,连接挪威希尔克内斯与芬兰罗瓦涅米,从而打通芬兰现有铁路网至北冰洋的交通运输线。这项规划预计耗资约30亿欧元。如果项目如期开工,最早可在2030年投入运营。(图片来源:新华社)

上海观察者网报道,贝尔内尔说:“北极铁路是重要的欧洲项目,它将在北欧、欧洲的北极地区和欧洲大陆之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将改善北部地区许多行业的运营条件。”

据透露,这项铁路规划预计耗资约30亿欧元。如果项目如期开工,将于2035年前后投入运营。工作组同时还研究了使用巨型卡车进行公路运输替代修建铁路的备选计划。

此间分析人士认为,一旦“北极走廊”建成,与计划中的赫尔辛基至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海底隧道对接,可将欧洲大陆与北冰洋相连,再经由北冰洋东北航线与东北亚联通。这条交通运输线相比途径苏伊士运河的海运线路更节省时间,有望成为亚欧物流线路的新选择。在这一蓝图中,芬兰将成为“北极丝路”上的枢纽。

2月28日,比利时《欧洲观察家》发表一篇题为《芬兰计划打造连接中国与欧洲的“北极走廊”》的文章。(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受“一带一路”倡议鼓舞芬兰拟打造连接欧中“北极走廊”

上个月,比利时《欧洲观察家》也发表一篇题为《芬兰计划打造连接中国与欧洲的“北极走廊”》的文章。文章称,受中国宏大的“一带一路”倡议鼓舞,芬兰和挪威的政策制定者如今正加快商谈修建一条所谓的“北极走廊”。

北京环球网报道,芬兰交通与通信部网络司副司长里斯托·姆托在文章中表示:“如果有了通往中国的新走廊,那我们就处于欧亚的中间。芬兰就不再是个岛屿了。我们将全新地看待自己的地缘政治位置。”

芬兰自视为进入中国和亚洲的欧洲航空交通门户。赫尔辛基机场到北京的航程只有七个半小时,比欧盟任何其他地方都更接近中国。2016年至2017年,从赫尔辛基到中国的旅客数量增加16%。“北极走廊”将进一步把芬兰与中国相连,而另一提议中的从芬兰经北冰洋到亚洲的高速宽带项目具有同样作用。

据悉,蜚声世界的移动游戏“愤怒的小鸟”创始人、芬兰企业家彼得·维斯特巴卡,如今正牵头筹集中方资金弥补修建隧道的费用。对于资金,维斯特巴卡表示,并没有指望欧盟的资金发挥作用。“我们不能等着欧洲其他国家共同采取行动再继续推进项目,总耗资150亿欧元,估计中国投资者会出2/3,剩下的可能多数来自北欧的养老基金。”

《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中国发布首份北极政策文件:愿共建“冰上丝绸之路”

随着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国并提出“冰上丝绸之路”概念,中国在北极的“一举一动”备受外界关注。“冰上丝绸之路”是指穿越北极圈,连接北美、东亚和西欧三大经济中心的海运航道。它主要包括俄罗斯沿岸的东北航道,和经加拿大北部北极群岛的西北航道,与北极航道的开发密不可分。

1月2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这是中国首份北极政策文件。白皮书指出,北极是陆海兼备的疆域,它的特殊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决定了北极在科学研究、环境保护、资源利用和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北极问题不仅涉及北极国家,而且具有全球意义和国际影响。中国作为北极域外国家,是北极事务的积极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努力为北极的变化和发展贡献中国的智慧和力量。

第四届“北极——对话之地”北极国际论坛于1月29日在俄北方城市阿尔汉格尔斯克举行。普京表示俄方支持北极开发并欢迎海外伙伴参与有关项目。(图片来源:新华社)

中国将依托北极航道的开发利用,与俄罗斯等有意愿的国家共同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目前,俄罗斯已邀请中国合作共建东北航道。专家认为,一旦实现东北航道的开发和“沿北极经济圈”的互联互通,将对中国未来30年至50年内全球发展空间的拓展,带来极大经济价值、政治价值和战略价值。北极东北航道一旦开通,北极地区将成为另一个重要能源产地和能源出口地,届时中国将占到先机。同样,随着气候条件的变化,北极航道的商业价值可能会在未来持续提升。

1月10日,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议长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媒体采访。图为瑞典第一副议长芬尼、立陶宛议长普兰茨凯蒂斯、爱沙尼亚议长内斯托尔、芬兰议长洛赫拉、挪威议长托马森、拉脱维亚议长穆尔涅采、冰岛议长西格富松(左至右)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中新社)

北极合作成中国-北欧合作新亮点

近年来,中国同北欧国家在北极事务上加强交流合作,成为中国-北欧合作的一个新亮点。

《中国海洋报》报道,2013年,中国-北欧北极研究中心在上海正式成立。作为中国和北欧5国开展北极研究学术交流与合作的平台,北极中心致力于增进对北极及其全球影响的认识、理解,促进北欧北极的可持续发展以及中国与北极的协调发展,并将围绕北欧北极以及国际北极热点和重大问题,推动北极气候变化及其影响、北极资源、航运及经济合作、北极政策与立法等方向的国际交流和研究合作。此外,中国-北欧北极合作研讨会迄今已分别在中国和北欧举办五届,成为中国与北欧国家间探讨北极合作的重要平台。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1月10日,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议长首次联合访华,是北欧和波罗的海国家集体同中国开展高层交往的一种新形式,标志着双方政治互信和各领域交流合作进入快速发展的新时代。

2017年10月,中国极地科考船雪龙号完成了第八次北极科考。(图片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芬兰议长玛丽亚·洛赫拉表示,北极地区的生态环境非常脆弱,需要可持续发展,欢迎中国参与到对北极地区环境、生物生存条件等领域的研究中来。未来北极地区还待开发,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比如在海上航道和水下数据线建设,希望此次访华能找到一些有用信息。挪威议长乌勒米克·托马森表示,由于气候变化,北极地区的冰雪正在融化,有更多船只在当地航行,这会为当地生态带来很多风险,所以各国加强在北极地区的通力合作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期待继续这方面的合作,比如科研合作。我们已经有一些科研合作正在展开。这不仅对北极很重要,对全球气候变化也很重要。”冰岛议长斯泰因格里姆尔·西格富松表示,中国观测船对北极理事会在北极的研究工作非常重要。很多机构在理事会的框架下进行科研工作,欢迎中国加入到其中发挥更大作用。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