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幼师严重短缺 窘境如何破解?

发布时间: 2018-03-12 09:11:18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2017年11月25日,第四届中国幼教年会暨幼教资源博览会在厦门举行,来自海内外幼儿园、幼教机构的9000余位代表参会,共同探讨中国学前教育的发展之道。中国幼教年会从2014年起每年举办一届,为中国幼教工作者、幼教商家以及幼儿家庭们提供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已经成为与美国NAEYC年会并肩的世界幼教领域两大顶级会议组织平台。(来源:中新社)

【欧洲时报网】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近日发布报告指出,15岁的中学生中,上过两年幼儿园的学生Pisa成绩优于没有上过幼儿园的学生。这说明儿童早期教育对提高儿童认知能力、社会情感发展的重要性。早期教育同时也是减少贫困,促进融合的重要手段。

综合德国之声,《中国青年报》,21世纪经济报道,然而因为收入低、责任大,社会地位低、工作强度大,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德国,从事"幼师"工作的从业人员却越来越少,在中国和德国的幼儿园,尤其是低年龄段的课堂,长期面临教师缺乏的尴尬困境。

数据显示缺口巨大

据德国教育协会的统计,目前德国缺少13万幼教人员。德国幼儿园联合会委托科布伦茨高校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到2025年,德国将缺少30.9万名幼教人员。在师生比上,据贝特斯曼基金会的一项调查,从德国全国来看,幼儿园师生比为1比11,而澳大利亚这一数字能达到1比5。具体到德国联邦州,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师生比最高,而萨克森州和默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在低年龄段幼教数量上缺口最为严重。

中国由于近几年开放"全面二胎"政策,根据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2016年的研究报告预测,2021年中国幼儿园缺口将达到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缺口超过300万人。中国教育部2013年同样制定了全日制幼儿园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到1∶5至1∶7的目标。而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幼儿园的师生比为1比17.6,距离目标还相距甚远。

工资低,任务重,人员素质参差不齐

在很多人眼里,和小朋友一起玩耍,教孩子们做点儿手工,幼儿园老师的形象还是"做手工的阿姨"。而实际上,幼儿园老师的工作早已不仅仅是照顾孩子们吃饭、给小孩换尿布、教孩子们做手工、给孩子们讲故事了。幼儿园等幼教机构还越来越多地承担起儿童早期教育的任务。

在德国,当幼儿园老师虽然不需要大学文凭,但必须经过幼教或类似职业培训。据一项统计,德国近70%的幼儿园老师参加过职业培训,20%有高校毕业文凭,其余的拥有相当于幼教培训的经历或经验。

中国方面,实际情况也并不乐观。"中国学前教育岗位上的教师一半以上是中职培养的,但绝大部分的中职其实是没有师资培养条件的。而我们的重点师范大学和重点师范院校培养的学前教育专业教师少之又少,全国6所重点师范院校,每年培养的学前教育教师只有600人左右。"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此外,待遇问题也是导致"幼师"缺口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德国,刚刚参加工作的公立幼儿园老师月薪约2600欧元(净收入,全职),而这还是在2009年大规模抗议后薪水增加30%的情况下。工作5年后,一位全职的幼儿园老师可以拿到约3000欧元的月薪。与之相比,德国小学老师的月薪在3400至4500欧元之间,中学老师月薪在4000欧元到5000欧元之间。

中国方面,幼师的月收入多数还在2000到3000元人民币之间。并且由于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收入全靠收取保教费用,在保教费用受到严格控制、园所各项支出得不到政府相应补贴的情形下,普遍出现投资者控制成本同时压缩教师培训和待遇开支致使部分教师的专业水平提升慢,流动离职率较高等问题。

得不到社会认可,男女比例失衡

除了对于"幼师"人才的缺口,在已有"幼师"队伍中,男女比例长期失衡也是德国社会近些年凸显出来的问题,根据最新的统计,德国的男性幼教占比只有4%。

波恩罗伯特·韦茨拉尔职业学院教育工作者培训部门的负责人托马斯·特伏特表示,幼儿园如果希望建立与普通家庭类似的结构,就需要更多男性的参与。这是因为,在一个全都是女性的教育环境中,男孩儿们很难以男性视角去看世界。"我并不是说女性不能胜任某些工作,但是她们在某些领域,例如工艺活儿,特定的体育项目,的确有些发怵。所以她们并不是很愿意把足球、手球、篮球等列入她们的教育课程中。虽然也有例外,但总体来看情况如此。因此这种教育,对男孩儿来说尤其具有局限性。"

幼儿园男老师格特恩先生认为:"这是一个职业形象问题。人们经常对教师的工作有着非常刻板的认识。他们总觉得教师每天只是坐着喝喝咖啡,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工作内容。他认为,如果他们的收入能够得到改善的话,可能也会有更多男性愿意做这份工作。"

在中国,不仅仅在"幼师"队伍,在整个教师行业中"阴盛阳衰"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目前,部分省份已经开展针对降低"男老师"招聘门槛或实行相关补助等政策来吸引更多的男性从业者走进校园。

中国两会委员谏言“幼师”和学前教育

中新社报道,目前正在进行的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幼师”和学前教育的问题也被委员拿出来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原副部长刘利民向记者表示,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学前教育发展的两个核心,即扩大资源和加强监管。扩大资源就是扩大普惠资源,增建一批公办园,扶植一批普惠性幼儿园,比如民办幼儿园;加强监管,就是要办有质量的幼儿园,要推进学前教育立法,加强教育队伍建设。

"当前,幼儿园规模增长的高峰期已经过去,进入到需要提高幼儿园质量的阶段。"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倪闽景说,提升幼儿园质量关键是提升教师队伍素质,最有效的办法是提高教师收入,吸引优秀人才担任学前老师。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指出,长期以来,幼儿园教师往往被看作带孩子的"保姆",入职门槛低,待遇普遍偏低,缺乏职业的社会吸引力,幼儿园也很难留住好老师。她建议,要切实提高幼儿园教师的地位和待遇,吸引更多高素质人才从事学前教育。

谈到政府监管,倪闽景建议,一要建立学前教育的相应标准,包括园舍标准、教师标准、课程标准等;二要委托行业协会定期对幼儿园进行考评和指导,用行业监管方式确保幼儿园教育质量提升。

针对一些民众对民办幼儿园教学质量的质疑,倪闽景表示,民办幼儿园对扩大学前教育资源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不能忽视风险,学前教育还是应该以非营利性为主,政府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鼓励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的建设和运营,同时加强监管。

"推进学前教育发展,根本要靠立法,有法可依就能够解决包括办园资质、教育投入、教师编制、督导幼儿园质量等一系列问题,依法行事,规范办园。"作为学前教育工作者,柳茹呼吁推进学前教育立法。

中国教育部已表示,目前正就学前教育立法进行调研,并已经启动程序,为学前教育依法办园、规范管理提供法治保障。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城市学院校长刘林表示,推进学前教育立法,应该明确学前教育的发展目标,明确家庭、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

(编辑:蔚酱)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