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 >> 欧洲 >> 英国

巴士司机的儿子萨迪克·汗:我想为所有伦敦人代言

发布时间: 2016-03-19 10:03:44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者: 于音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

英国工党党员萨迪克·汗(Sadiq Khan)来自一个穆斯林家庭。(图片来源:《英国电讯报》供图)

【欧洲时报于音编译报道】英国工党党员萨迪克·汗(Sadiq Khan)来自一个穆斯林家庭。本文将讲述这个巴士司机的儿子如何成为伦敦市长的热门候选人。

精确成习惯 “每天7时19分吃早餐”

246号公寓是一栋再平凡不过的寓所,而这正是萨迪客·汗和姐姐及六个兄弟长大的地方。多年来,这栋楼几经粉刷,编号也几经修改,楼前也多次换上新草坪……但有些事却从未改变:萨迪克·汗父亲曾驾驶过的44路巴士仍然每天从公寓前经过,Wandle河也依然沿着公寓流淌。

希望担任下届伦敦市长的萨迪克·汗儿时常和小伙伴在被污染的河边玩耍。“那里停满了超市的手推车,孩子们会踩着这些手推车,爬进旁边的汽水工厂。我们——我是说他们——经常把工厂里的汽水瓶拿走,”他试着用一种“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这些捣蛋鬼将汽水喝光后,会把空瓶子卖给当地的小铺。“每个瓶子可以卖2便士,”萨迪克·汗说,“这叫‘双赢’。”

如果萨迪克·汗能在5月的伦敦市长选举中胜出,他不仅将成为第一个主宰英国首都命运的穆斯林,还将为在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下飘摇不定的工党带来希望。“到那时,我们将再无压力可言,”萨迪克·汗说。

在过去的45年里,萨迪克·汗一直保持着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他每周工作7天,每晚睡5.5个小时,每天早起为16岁的大女儿艾妮萨(Anisah)、14岁的小女儿艾马拉(Ammarah)准备早餐。与此同时,萨迪克·汗的律师妻子萨蒂亚(Saadiya)准备去上班。“我们每天7点19分开始坐下吃早餐,”萨迪克·汗说。精确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大部分情况下,萨迪克·汗在回到他位于伦敦南部Tooting的联排别墅之前,女儿们已经睡着了。

萨迪克·汗承诺,如果他当选伦敦市长,将不会上涨交通费,还会增建多个新楼盘,并将努力创建一个同时适合穷人与超级富豪生存与发展的天堂。(图片来源:Kalpesh Lathigra 摄)

挑战逆境 童年时代养成斗志

萨迪克·汗的发家史可以被看作是一部现代版童话故事。当年,他的父母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从印度搬到巴基斯坦,再从巴基斯坦举家迁至伦敦。萨迪克·汗是这个家庭里第一个出生在伦敦的孩子。在他的父母攒够买新房子的钱之前,全家人一直住在公营公寓里。“我爸爸总是加班,但他经常在周日休息时带我们参观South Kensington区的博物馆。我妈妈通常在周日用缝纫机做裙子,每条裙子可以挣25便士。”

萨迪克·汗家的孩子都非常勤奋,除了一个男孩外都考上了大学。男孩子们还在一家体育馆学习拳击,而“一代拳皇”弗兰克·布鲁诺(Frank Bruno)正是从这家体育馆走出去的。可以说,萨迪克·汗在童年时代养成的硬朗和斗志让他有能力挑战逆境。

作为前工党党魁爱德华·米利德班(Ed Miliband)的竞选负责人,萨迪克·汗曾协助米利德班坐上党魁位置。去年,萨迪克·汗击败支持率一路领先的特莎·乔维尔(Tessa Jowell),成为伦敦市长工党候选人。如果他能在今年的选举中击败保守党候选人扎克·戈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这位穷苦移民的孩子将实现他的终极目标。

萨迪克·汗接受的教育让他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面对那些有种族歧视的人,你必须学会如何生存,这样才能防止被别人欺负。我的妻子认为我是外交好手,而这正是因为我从小就意识到自己不是家里最有能力的人,于是学会了如何与人谈判。你不能让别人在你的头上撒野。”

看似随和 同僚评价不一

当萨迪克·汗第一次见到萨蒂亚时,他们还都是中学生。萨迪克·汗在Tooting 的Burntwood中学读书,而萨蒂亚在附近的Graveney中学读书(这所中学也是两人的女儿们正在就读的学校)。当时,他们的恋爱是“地下情”。萨迪克·汗说:“和别人不同,我们的关系里没有性、毒品和摇滚乐。我的信仰和家庭环境让我无法和一个女孩公开约会。牵手、过夜都是不可能的,我们甚至不会邀请对方来自己的家。”

“在父母的建议下,我们在订婚前每周只见一次面。”当时,萨蒂亚正在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初级律师,而刚从北伦敦大学毕业的萨迪克·汗也准备成为一名律师。他白天处理成堆的人权案件,晚上和两个哥哥挤在一间卧室里睡觉。在2005年决定从政之前,萨迪克·汗已经成为一名大型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在萨迪克·汗带我参观他长大的那间屋子时,他穿着正式的西服。萨迪克·汗的助手说,他们几乎没见过他着便装的样子——他总是穿着驼色大衣、带有银色袖口的白衬衫、光亮的棕色皮鞋和海蓝色的西服。“这是Banana Republic品牌的,”萨迪克·汗说,“为了省去卷起裤脚的麻烦,我总是选择38号的短款裤子。”

整洁漂亮的着装让萨迪克·汗在任何场合都没有违和感。无论是在皇家歌剧院、伦敦时装周,还是在牛津街上陪女儿购物,萨迪克·汗都收放自如。他是我见过的唯一熟知Topshop服装店里所有牛仔裤型号的政客。

虽然萨迪克·汗看似随和,但同僚对他的看法并不一致。对曾任工党党魁的尼尔·基诺克(Neil Kinnock)说:“萨迪克·汗是一个模范生,而模范对于政客来说是一个极大的优势。他简单、直接、实事求是,还很幽默。”不过,另一位工党资深党员显得相对保守:“我不太了解萨迪克·汗,也不太了解他的想法。”

坚持信仰 期盼他人了解伊斯兰教

在我眼中,萨迪克·汗最大的特点是坚持信仰。在市长拉票刚开始时,他邀请我到他的家做客。

日落后,我们边吃象征斋月开始的开斋饭,边喝芒果奶昔(萨迪克·汗从来不喝酒)。那顿斋饭非常传统,由萨迪克·汗和他的妻子、女儿一起制作。席间,萨迪克·汗曾离开餐厅,去隔壁的房间祈祷。在那个漫长而又温馨的家庭聚会上,没有人提及市长选举的话题。当我问萨迪克·汗为何邀请我这样一个陌生人来参加家庭聚会时,他说自己希望不信教的人能够对“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教”有所了解。

作为父亲,萨迪克·汗时常为他的两个勤奋又外向的女儿担心。他既担心女儿在伦敦生活时的安全,也担心她们受到伊斯兰圣战士极端思想的影响。“我的两个女儿非常优秀,但和很多看似完美、正直的伦敦年轻人一样,她们也会窝在卧室里上网。此外,派对仿佛也不再安全——谁会和她们一起参加派对?派对上会有酒精和毒品吗?”

如果女儿们想以纱遮面,萨迪克·汗会说什么呢?“这是她们的选择。她们已经成年了,因此不应该由父亲或丈夫告诉她们怎么穿衣服。不过,我的两个女儿经常和她们的妈妈争论她们应该化淡妆还是浓妆。”

信仰有时也会为萨迪克·汗带来烦恼。在因支持同性婚姻而收到死亡威胁后,警方开始派出警力保护萨迪克·汗的安全。不过,抗议者还是包围了萨迪克·汗父亲常去的清真寺。“他们说我是议员里的败类,所有为我投票的人都会下地狱。”

发表极端言论 助手辞职

2009年,萨迪克·汗被前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任命为主管社区事务的国务大臣,成为第一个在英国内阁任职的穆斯林。在成为枢密院顾问之前,白金汉宫曾询问他在发表就职誓言时选择哪一本“圣经”。萨迪克·汗回答说:“我选择穆斯林‘圣经’”。他在就职时带来了自己的可兰经,并将它留在内阁,以便此后信仰伊斯兰教的同僚使用。不过,这一行为也为萨迪克·汗带来麻烦:虽然他曾公开谴责极端主义是社会“毒瘤”,但依然有人指责他与极端主义分子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身为一名议员,你有责任守规矩,但你并不知道你的前辈和后辈是怎样的人。我从来没有认同过极端言论,我对此十分清楚。”

马克布·贾伟德(Makbool Javaid)曾是萨迪克·汗的姐夫,已于2011年和萨迪克·汗姐姐法哈特(Farhat)离婚。最近,贾伟德被曝和极端组织Al-Muhajiroun有联系。我认为,萨迪克·汗肯定知道前姐夫和极端组织暗中勾结。“贾伟德和我姐姐在很久以前就分居了,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他了,而这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在很多问题的看法上有分歧。”

国防大臣迈克尔·法隆(Michael Fallon)近日称萨迪克·汗为“工党里支持极端分子的男仆”,并表示萨迪克·汗不适合成为伦敦市长。萨迪克·汗用鄙视的语气谴责道:“(法隆的言论)说明了保守党在伦敦市长选举问题上已走上穷途末路。这样的攻击只能让事情越来越糟,也让我们越来越难战胜极端主义分子。”

日前,萨迪克·汗的助手舒伯·萨拉(Shueb Salar)上传了一段自己举着来福枪的视频,并发表了数条极具攻击性的推特。在其中一条推特里,萨拉说,他认为士兵李·里格比(Lee Rigby)遇害事件是“假的”(编者注:2013年5月22日,伊斯兰极端分子、29岁的迈克尔·阿德波拉杰和22岁的迈克尔·阿德波瓦莱在伦敦伍利奇兵营附近用汽车把里格比撞倒,然后将其砍杀。阿德波拉杰曾声称他是所谓的“真主的士兵”,而刺杀里格比就是为了“宣战”。路人拍到的视频显示据信是阿德波拉杰的男子声称他发动了这场攻击,因为英国士兵每天都在杀害穆斯林)。对此,萨迪克·汗说:“萨拉的言论真的让我很惊讶,所以我立刻停了他的职。很显然,这些粗鲁的言论让人无法接受,而辞职对他来说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即便如此,该事件还是引发了舆论对于萨迪克·汗助手挑选程序的争议,以及对萨迪克·汗是否能够成为一位“为所有伦敦人代言”的市长的怀疑。此前,萨迪克·汗曾表示,他将为伦敦各方利益代言,无论他们拥有怎样的信仰,也无论他们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还是巴士司机、初级医生。

不志得意满 “伦敦市长是事业终点”

萨迪克·汗承诺,如果他当选伦敦市长,将不会上涨交通费,还会增建多个新楼盘,并将努力创建一个同时适合穷人与超级富豪生存与发展的天堂。“如果你是全球商业中心——伦敦的市长,你怎么可能不重商呢?”他说,“要知道,创造就业的是私营经济。”作为一名坚定的亲欧人士,萨迪克·汗一直敦促工党支持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留欧政策。“我们不能在这件事上搞小团体,杰里米·科尔宾应该为留欧摇旗呐喊。”

萨迪克·汗对现任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和下届伦敦市长保守党候选人扎克·戈德史密斯都颇有微词。他认为约翰逊在伦敦奥运会期间的工作“非常出色”,但在处理房市时“失败了”;戈德史密斯不应因他的富有而遭受非议,但他的确是“一个后进生”。

事实上,萨迪克·汗与许多影子内阁的同僚的关系并不亲近。虽然他曾表示“非常喜欢”工党党魁爱德华·米利德班,但现在二人几乎避不见面。

虽然杰里米·科尔宾在萨迪克·汗的提议下成为首相候选人,但目前为止他并未赢得萨迪克·汗的选票。“他必须向公众证明,他有能力成为首相。在大选开始前,一切皆有可能。”看起来,萨迪克·汗似乎正在有意无意地改变着科尔宾的命运。工党内部人士表示,如果萨迪克·汗在苏格兰和英国议会获得的支持率极低,并在5月举行的伦敦市长选举中大败,势必会动摇科尔宾的在党内的领导地位。

目前,萨迪克·汗全家依然住在Tooting的小房子里。即便他拒绝承认工党会在大选中失败,他也早已在心中将票投给米利德班,并准备好在米利德班领导的内阁中任职,甚至走上伦敦市长的位置。作为工党未来的政治明星,萨迪克·汗是否期待有一天能够成为首相?“我一点也不想当首相。我只想当伦敦市长,伦敦市长就是我的事业终点。”萨迪克·汗说,他对未来的事“从不志得意满”。但当我们一起望向他的梦想开始的地方——246号公寓时,我感到,他似乎离自己的梦想不远了。

(《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 原文作者:Mary Riddell 译者:于音)

(编辑:孙艾唯)

查看更多评论»

网友热评


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网侨报网凤凰网天山网中国驻法使馆龙报网环球网报料台欧洲金融网中国金融网中国读书网中国环境报道网博客天下博客中国中国信息主管网金色世纪旅行风博通网北京旅游欧洲华文传媒协会费加罗私享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