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大选凸显“分裂”美国 专家:无论谁胜 对华政策不会变

发布时间: 2020-11-06 01:17:4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华嘉颜、沈炎、陈斯睿、张乔楠、唐奕奕、李静、 浏览次数: 评论:0

美国大选临近尾声,多个摇摆州陆续“翻蓝”,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已斩获264张选举人票,距离胜选咫尺之遥,特朗普团队则开始诉诸法律,要求多州暂停计票。尽管正式结果还未最终出炉,美国媒体普遍感叹,大选已揭示了现在的美国的持续分裂现状。

拜登离白宫只差6票 特朗普发起“法律大战”

美国各州大选结果陆续公布,当地时间4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多个关键州取得领先,距离入主白宫仅差6张选举人票。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阵营则在多州掀起“法律闪电战”,尝试通过诉讼终止计票或重新计票。

拜登获7100万余票破纪录

赢下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这两场关键胜利后,拜登获得264张选举人票——这使他距离入主白宫只有6张选举人票之差——而特朗普目前获得214张选举人票。此外,目前拜登还在内华达州微弱领先,若他胜出,该州将补全他赢得大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

中新社报道,“经历漫长的计票之夜,我们已赢得足够多的州”,拜登4日下午在特拉华州发表讲话,他预计自己将赢得大选,但并没有直接宣布胜选,而是再度表态要等待最后一张选票清点完毕。

截至5日凌晨,在美国媒体列出的12个“摇摆州”中,拜登和特朗普已大概率各自赢下4个。目前选情仍未明朗的州还剩宾夕法尼亚、内华达、佐治亚和北卡罗来纳州。

另据美媒《今日美国报》报道,虽然选票仍在统计中,现在已获7100多万票的拜登已经打破此前奥巴马创下的最多得票纪录。特朗普目前比拜登少300多万张选票,不过等点票完毕,也有望刷新前总统奥巴马的纪录。

《华盛顿邮报》估计,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率有望达66.1%,成为自1900年以来最高的一次。

若特朗普不认输 会发生什么?

多家外媒和法律专家预测,特朗普阵营可能最终希望美国最高法院对大选结果进行裁决。

美国Vox新闻网推测,若选举结果“有争议”,那么很可能需要一场漫长的法律战来确认获胜者。在这期间,没有任何人“能将特朗普赶出白宫”。更为极端的情况下,若拜登已经宣布获胜,特朗普仍不认输,那么拜登方面有权在特勤局的帮助下,把特朗普赶出白宫。

Vox推测,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特朗普可能会选择一条相对“折中”的方法,即通过法律途径对挑战选举结果。

实际上,特朗普方已经开始着手在多个关键州掀起法律战。据报道,他们已向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提起诉讼,要求暂停计票。其团队还寻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

此外,特朗普团队和内华达州共和党党团已提出紧急动议,要求该州最高法院命令在克拉克县停止处理邮寄选票。但多州领导人表态,该州选举进行良好,拒绝停止计票。其中,宾州州长指,特朗普的诉讼“完全错误”。 此外,多家美媒和法律专家都认为,特朗普阵营若上诉最高法院,他获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则表示,若特朗普真的输掉大选,那么他很可能“号召暴力活动”。

11月4日,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民众走上街抗议示威,要求“清点每一张选票”。(视觉中国)

实际上,面对不明朗的选情,11月4日 ,美国多地爆发“每票都要算”示威活动,包括纽约 、费城、芝加哥、波士顿在内的多个城市的抗议者走上街头,反对特朗普呼吁“停止计票”的言论。

其他的抗议活动也在美国上演。4日,底特律计票中心外一度爆发混乱。大批特朗普支持者聚集在计票区外敲打着门窗,高喊着“让我们进来”和“停止计票”。工作人员不得不对计票中心进行了“临时加固”。 两方的支持者一度还出现肢体冲突。

美媒:大选的真正输家是美国

尽管暂时还无法宣布任何一方获胜,但一股悲观的情绪早已在美媒之间蔓延。

大选凸显美国分裂现状

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评论文章中感叹,“我们还不知道谁是总统大选的获胜者。但我们都知道输家是谁:美利坚合众国。”

他在文章中写道,四年间,特朗普以其他总统想都不敢想的方式打破了规则,直到投票结果出来还是如此。而即使拜登取胜,他的优势也不够大。他说:“如果说这次大选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突出了这些分崩离析。”

作为佐证,大选之前的舆论战使双方的选民都相信本方将会史无前例地大胜。但结果却无比地传统:东部和西部沿海地区依旧是蓝州;中部和南部依旧是红州,而北部的五大湖区依旧是摇摆州。大选地图的传统性充分地说明了一点:美国选民在真正面对选举的时候,并没有太多地被双方的舆论战所左右,而是忠实于经济政策与党派的基本选择。

如《大西洋月刊》高级编辑罗纳德·布朗斯坦的评论:“2020年大选是美国经历过的最尖锐和最分裂的选举之一,可能成为美国历史的一个‘铰接点’”他说,共和党、民主党的分歧与对立,折射出对美国21世纪人口、文化和经济转型的不同态度,而这一转型正在重塑和改变美国,有可能使21世纪20年代成为美国一个半世纪以来最动荡的十年。

11月4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卢泽恩县正在清点邮寄选票,希望今晚能清点完总共5万张选票。当地和国家媒体被允许记录计票过程。(视觉中国)

另一篇《纽约时报》评论文章的标题为《处在崩溃边缘的美国民主制度》。文章认为,美国的选举制度已经陈旧,且有缺陷,特朗普的种种行为再次对以选举为代表的民主制度发出考验。文章认为,美国早就应该更新民主机制,向世界各地其他国家学习。

大选获胜不代表一帆风顺

媒体普遍认为,无论谁胜选,上任后的日子会更加艰难。

4日,虽然大选结果一波三折,美国股市却录得40多年来大选后的最大单日涨幅。分析称,这背后的原因是美国国会两党撕裂局面预计将持续。第一地平线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劳分析称:“市场的想法是不管谁入主白宫,看起来都是一个分裂的政府,这意味着大幅全面改革立法、调整大规模支出或税收计划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因此市场不确定性也大大降低。”

《时代》政治记者茉莉·鲍尔则在11月16日刊的《时代》封面故事中写道,这场耗费了140亿美元的选举,再次充斥着危险因素,美国陷入某种僵局,被“两个现实、两种思想和两套事实”撕扯着。

鲍尔认为,就算拜登当上总统,他需要领导的也是特朗普的美国。无论输赢,特朗普已经对美国政治格局产生了短期内不可逆的构造转变。他激起的愤怒,怨恨和猜疑,成为后继者难以解决的问题。“无论谁1月20日宣誓就职,他将面对的是一系列历史性的挑战。”

意专家:无论谁赢 对中政策都将“换汤不换药”

【欧洲时报记者华嘉颜、特约记者沈炎编译报道】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近日就美国大选对意大利、欧洲以及中国的影响接受了意大利记者佛朗哥·贝契斯的采访。他认为,大选结果不会对意大利产生过多影响,而对中国和俄罗斯来说也是“换汤不换药”。

意大利《Formiche》杂志报道,布雷默认为,由于意大利已不再是地缘政治的一个关键“连结点”,因此对于美国大选结果无需过于担心,无论谁出任总统一职,对意大利的影响都不会太大。同时,不管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他们的政治策略都是“换汤不换药”,而俄罗斯和中国依旧会是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

布雷默坦言,今天,地中海区域的政治核心国已由法国“接手”,而意大利在地缘政治里已不再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

他同时表示,有一些意大利政客毫不掩饰自己对于特朗普的鄙视,而一部分右翼政党人士和欧洲怀疑论者则更倾向于特朗普继续执政。事实上,相对于特朗普而言,拜登确实是一名看上去“更稳定”的总统人选。他曾陪伴在奥巴马左右,拥有数十年的执政经验,也很明白团队合作及听从他人建议的重要性。

布雷默称,如果特朗普政府是一个被认为“非正常”的美国政府的话,那么拜登若能当选就意味着美国政坛将重回正轨。他表示,美国的国家形象已然受损,政府部门中也有许多分歧、丑闻和争执存在,因此美国需要一个管理能力更强的统治者。

与此同时,布雷默指出,目前像法国、德国、荷兰等不怎么喜欢特朗普的欧洲国家其实不在少数。而其中的潜在问题其实是,没人去考虑与欧盟、与北约的多边贸易。双方之间的跨大西洋联系虽从未被真正打破,但也没有得到过任何加强。

最后,当意记者问道,意大利与中国和俄罗斯一直拥有稳固的合作关系,此次美国大选对这两个国家影响几何时,布雷默认为,大选结果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大。

他认为普京会更倾向于特朗普,因为与之相比拜登恐怕更“难缠”一些,他将给予美国情报局以更多的支持。

而对于中国来说,无论谁当选,两国间的关系都不会好转,甚至有可能进一步恶化,“会变的只不过是政治手段罢了。”布雷默称,拜登更倾向于与盟国合作,并在气候变化、新冠疫苗、世卫组织问题等方面与中国存在更大的谈判空间。

但在许多其他问题上,布雷默强调,拜登同特朗普可以说是立场一致,甚至更加强硬。

旅英侨领:大选结果将影响华人处境

【欧洲时报记者陈斯睿报道】英中律师协会会长朱小久告诉记者,她最初的留学目的地是美国,呆了八年拿到生物化学博士,做了科研博士后。留学期间,她感觉到美国人民的友好和对国际学生的关心和爱护,所以对美国一直有感情。

朱小久1990年来到英国,她当时就感觉到在英华人不如在美国的华人地位高,没有得到主流社会的应有尊重,很少有华人在英从政。来到英国后,由于她的很多朋友仍在美国,她对美国一直关注。此次选举期间,她希望美国的华人能够积极投票,选出他们希望上任的总统。

朱小久坦言,美国大选结束后会对中美以及中外关系产生关键影响,“不论哪个总统当选,他们都会对付中国”。在对华关系上,两个总统都认为美中贸易关系有问题,而且两人都要促进美国的工业和出口。不同的是,特朗普要和中国和其他国家各个打经济战,为美国谋最大的经济利益,拜登则要联合其他国家一起对付中国,减少美国对中国产品和进口的依赖性。朱小久说,好在中国有准备,五中全会已经提出,要进行经济改型,增强国内市场,减少对国外的依靠。

本届美国大选结果花落谁家,朱小久分析对于海外华人将产生不同影响。如果拜登赢,在美对华人的歧视应该减少,生活和工作应该容易一些,但他政治性强可能联合其他国家对付中国政府;如特朗普当选,他会继续反华,对在美的华人可能会更不利,但他是个商人,可能会跟中国政府做一些交易。如果特朗普落选,朱小久认为他不会轻易放弃,会有另一场好戏登场。

德国对美国大选怎么看

【欧洲时报记者张乔楠编译报道】德国对美国大选怎么看?前德国副总理、前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在接受德国《每日镜报》采访时表态:无论拜登还是特朗普赢得大选,都无所谓。他目前是“大西洋之桥”协会的主席,该协会以促进德美经济、金融、教育和军事关系为宗旨。

政客:德国、欧洲需要有自己的份量

在被问及如果特朗普胜选,德国和欧洲如何反应时,加布里尔表示:“这很难说,但无论谁是下一任总统,有一个明确的共识是,欧洲如果在政治、经济和技术上拿不出自己的份量,那我们就毫无意义。这和谁当美国总统是没有关系的。即使是拜登,他到头来也会问——欧洲人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他补充说:“我们总是把矛头指向美国。有时我觉得,只是我们没有做好自己的作业。欧洲大部分的软弱其实与特朗普、与美国无关。我们在经济和金融政策上有分歧,我们在新冠危机后如何重建的规划上耗费了太多时间,我们在西欧和东欧之间的法治问题上南辕北辙,我们无法拿出统一的移民政策,我们欧洲也没有共同的外交和安全政策。这一切都不取决于美国,而取决于我们自己。”

《每日镜报》问及加布里尔,如果拜登当选,跨大西洋关系将会有什么变化。有观察家认为,届时与美国人打交道的方式会有所变化,但内核原则上仍会保持强硬的态度。加布里尔说:“两者有一个关键区别,特朗普无视盟友和伙伴关系,而拜登认为,美国在21世纪也需要有伙伴关系。也就是说,在与拜登发生分歧和冲突的情况下,找到解决方案、相互妥协,要比和特朗普时容易得多,这是最大的区别。”

《南德意志报》评论同样将关注德国和欧洲自身作为核心思想。“作为出口大国,德国依赖于规范的全球贸易;作为自由民主国家,德国依赖于志同道合者共同的坚持……作为经济上最强大的国家,德国与法国需要一起扛起欧盟大国的重任……有责任将欧洲团结在一起,有责任捍卫欧洲公民的权利。”

该报评论称,过去几年,德国总是担心,美国总统会给柏林政府开出什么样的账单,但问题是,如果没有美国,欧洲人在严峻局势下只有自己可以依赖时怎么办?“德国的繁荣和安全,不仅取决于我们如何度过疫情危机。欧洲人必须以从未有过的方式捍卫自己想要的世界。”

个别媒体:拜登上台意味着西方回归“常态”

尽管大选计票还在进行,但德国《焦点》网站已刊发评论表示,“特朗普恐怕无法再一次成功了,欧洲可以喘口气了。”美国新总统的回归,将意味着西方世界回归新的“常态”,而欧洲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如果欧洲就“欧洲价值”有所共识的话。

《焦点》的立场很明显。他们写道:“如果拜登真的把特朗普赶出白宫,美国和欧洲就将朝着近年来不曾有的常态迈进。西方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命运,不再由美国总统的情绪、喜好和手指间的抽搐来决定……联盟、协议、承诺都将回归。”

他们认为,在拜登带领下,欧洲可以期待美国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拜登也肯定不会离开七国集团(G7)会议,不会在同意发表联合声明后随即撤回自己的决定;欧洲也许会和美国重新找到伊朗核问题的会谈基础;如果没有特朗普,欧美和世界的贸易竞争肯定会更加文明。

德媒猜测:中国可能希望重启与美关系

德国对中美关系此后的发展又有什么看法呢?

德国电视一台《每日新闻》栏目写道:在中国的大街小巷,也有很多人在关注着美国大选的动态,关注着拜登和特朗普的竞争和带来的示威游行的混乱。“但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的表态来看——政治体制的差异不是问题,中国希望对话,希望美国新政府本着五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与中国合作。”

《每日新闻》表示,美国和中国卷入了一场长达两年之久的贸易争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激进言辞,一步步加剧了紧张的局势。这种情况下,尽管乐玉成没有提及特朗普或者拜登的名字,但有一点可以明确:中国可能希望与美国的关系有一个新的开始。

西班牙政客聚焦美国大选 西外交部长:无论谁当选都将寻求西美关系的突破

【欧洲时报西班牙版记者唐奕奕编译报道】虽然美国大选还没得出最后赢家,但在漫长的选举过程中,西班牙政界已开始陆续发表自己的观点。第一个发声的是西班牙外交部长阿兰查•冈萨雷斯•拉亚(Arancha González Laya)。她在11月4日接受SER电台的访问时表示,不论谁当选美国总统,西班牙都会与其合作,并期待与美国的关系能取得新突破。联合政府中的另一位政客则没有这么谨慎。来自“我们能”党的国会议员巴勃罗•埃切尼克(Pablo Echenique)接连在推特发文,直言特朗普一定会在大选中失败。

《日报》报道,11月4日,西班牙外交部长冈萨雷斯在接受SER电台主持人安赫斯•巴塞罗(Àngels Barceló)的采访时表示:“要对美国大选保持冷静。” 冈萨雷斯表示,对于西方世界的权力中心,欧洲不参与表决。两位美国大选候选人,不论谁当选,“马德里、布鲁塞尔和柏林”都有义务与他们保持合作。当主持人问冈萨雷斯如何看待特朗普发推特自称自己赢了,还要求停止计票时,冈萨雷斯回答:“冷静!”她坚持认为,“重要的是美国能够把所有选票都统计结束,让我们知道结果,让我们知晓接下去将要与谁工作。无论是谁当选美国总统,我们的责任是与这次大选选举出来的人一起工作。”

冈萨雷斯表示,欧洲对美国大选的结果非常关心。既然是全民公决,就像所有重要的公民投票一样,候选人最终很可能以微不足道的优势赢得选举。她举例说,就好像在瑞士发生的一样。瑞士是冈萨雷斯曾经生活了多年的国家。她说:“全民公投所面临的问题是,参加选举的人是纯粹从国家、民族的角度进行政治活动的吗?他们认为国家是世界上的一个孤岛,还是认为自己的国家是与其他国家达成共识互相依存的?” 她强调, 佩德罗•桑切斯领导的西班牙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多边主义,与全世界进行更紧密的联系才是解决问题和冲突的方式。

这位外交事务负责人表示,西班牙已能够与特朗普政府一起工作了。虽然西班牙与美国的关系并不太有成果,甚至还出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问题,例如就在11月4日晚,美国正式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西班牙与美国在国际贸易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双方还是能够在对双方都重要的问题上进行合作。不论未来与谁合作,西班牙的联合政府都会寻求新突破,以期待跨大西洋关系能够重新合作。

联合政府的另一位政客,来自“我们能”党(UP)的国会议员巴勃罗•埃切尼克则不那么谨慎。他在推特上发文表示,特朗普的言论充满了极右思想。他一定会在大选中失败。

意媒看美国大选:中国“内心很清楚”,欧洲需在中美间“站队”

【欧洲时报记者华嘉颜编译报道】意大利《共和国报》报道称,美国大选让该国的“撕裂现状”展露无疑。而这将会给他的“竞争对手”中国和俄罗斯带来好处。

事实上,对美国而言,中国是最重要的竞争对手。而中国也非常清楚,无论是拜登抑或是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这两者之间实质上并无区别,因为他们都企图遏制中国的崛起。因此,中国希望通过进一步增强自身实力,并在关键技术上实现自给自足,来抵抗美国此后的打压行动。

另一方面,欧洲各国则悄悄在内心为拜登加油助威,但表面上大部分人却都保持沉默,因为“谁在结果公布前就发表评论,势必将承担相应责任。”但实际上,大部分欧洲国家都希望拜登出任,并希望这能使欧美的跨大西洋关系更加紧密牢固。

意大利Euronews网站报道,前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认为,即便拜登当选,他也依旧会将中国视作“敌人”,只是他会用更老练、圆滑的外交手腕来处理两国关系。

拉米同时表示,欧洲将不得不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我相信未来20年的地缘政治格局将受到中美两国激烈竞争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为不伤及自身,欧盟需要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他接着说道:“毫无疑问的是,为了变得更加强大,欧盟必须努力团结一致,隐藏内部弱点。当然,我们都清楚,这既复杂又困难。”但他表示,这是欧盟唯一的选择。

奥媒聚焦美国大选,谁更有发言权?

【欧洲时报中东欧版记者李静编译】据奥地利《新闻报》发表的一篇题为《美国大选中谁更有发言权?》的文章称,美国的大选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大选结果不光会影响到美国国内,也会影响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到底谁将赢得2020年美国大选,是拜登还是特朗普? 若获胜者是特朗普,这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奥地利《新闻报》的外交政策负责人克里斯蒂安•乌尔奇(Christian Ultsch)在评论中写道:“尽管美国还在遭受疫情的严重影响,并且谎言和混淆视听的言论堆积如山,但还有很多美国人依然支持特朗普当选。”无论如何,许多人都希望尽快获得大选结果。

文章称,与奥地利有关联的美国前政客认为拜登可能会获得这场胜利。1980年代曾任美国驻奥地利大使的海伦•冯•达姆(Helene von Damm)表示,由于特朗普政府频频退出国际组织和多边协议,而拜登之前也有过承诺,如果当选,自己会努力使美国重新加入国际组织,认为美国应该积极发挥其在国际组织和多边协议中的领导地位。同时,前奥地利驻美国大使沃尔夫冈•沃尔德纳(Wolfgang Waldner)表示,人们还必须考虑到特朗普竞选时承诺的“美国第一”。

“人们正难以置信地注视着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大国仍未控制住这场疫情。”

文章称,特朗普对疫情的反应不仅招致美国各界的批评,也导致美国的全球声誉跌至谷底。奥地利《新闻报》的记者朱莉娅•拉贝(Julia Raabe)在一篇分析文章中写道:“在疫情危机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灾难性的危机处理方式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声誉。全世界都难以置信地注视着这样一个先进的国家未能控制这种流行病。”

拜登能否扭转局势?

文章称,奥地利政治学家法鲁克•阿杰蒂(Faruk Ajeti)探讨了选举结果将如何影响欧洲人。他想知道欧洲是否准备好与“美国重新建立伙伴关系”。他表示,必须考虑到世界政治的焦点正从欧洲大西洋转移到印度太平洋地区,以及威权主义和反自由主义在世界范围内日益蔓延的事实。美国专家托马斯•维雷格(Thomas Vieregge)在社论中写道:“美国作为领导力量必不可少,但华盛顿下令撤军的举动在西方世界造成了权利真空。若美国想要打压中国,就必须恢复昔日的实力。西方国家也认清现实,美国已经失去了领导地位,世界格局正在悄然改变。”

(编辑 :夏雨)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