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 欧洲国家有哪些希望和担忧?

发布时间: 2018-11-08 09:20:49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当地时间11月6日,美国举行2018年中期选举。图为选民在弗吉尼亚州一处投票点投票。(图片来源:中新社)

【欧洲时报网】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于当地时间6日举行,民主党获得435个众议院席位中的至少222个,重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而共和党则获得100个参议院席位中的至少51个,进一步巩固了参议院多数党地位,而美国国会将再次进入“分裂”时代。对此,欧洲国家又有哪些希望和担忧?

路透社:欧洲担忧特朗普会在外交上“找平衡”

路透社发表文章称,许多欧洲政治家、外交官和分析师对这一结果感到不安。他们认为,由于众议院由民主党把控,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内政策势必将遇到更多掣肘,他可能会在外交政策上“找平衡”,尤其是在国际贸易摩擦方面。

伦敦政经学院美国研究中心院长彼得·特鲁波维兹(Peter Trubowitz)指出:“他可能会在中国、伊朗和墨西哥边境问题上变本加厉。”他补充说,中期选举后,美国政治重新洗牌,“2020年之前,他可能会在外交政策上投入更多时间。”

报道称,虽然很少有欧洲政治家公开表达对特朗普的不满,但柏林、巴黎和布鲁塞尔都希望美国选民在中期选举中明确表示对特朗普的不满,这样就能迫使美国改变政策轨迹,争取在2020年换一位新总统。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两年来,为美国与欧洲、亚洲和美洲传统盟友的关系带来了考验。他统治下的美国退出了伊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定,还抨击盟友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批评德国国防开支不够多。

一些欧洲政治家认为,民主党掌控参议院已经说明民意发生了转变。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表示,“美国人选择了希望,而不是恐惧;选择了文明,而不是野蛮;选择了融合,而不是种族主义。”

一些欧洲外交官和分析师预测,特朗普还将持续与中国的贸易摩擦。在国内政策推行受阻的情况下,他可能会让贸易冲突愈演愈烈。此外,特朗普可能会继续就贸易问题对欧洲施压,例如通过加征汽车进口关税来惩罚德国。

“特朗普坚信欧盟尤其是德国在占美国的便宜,”欧洲理事会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主任杰里米·夏皮罗(Jeremy Shapiro)表示,“如果他的国内政策受到掣肘,一定会在别处寻找新的对抗关系。”

法国专家:中期选举结果不会对特朗普外交政策产生任何影响

法国《费加罗报》报道,前法国里昂政治学院院长、美国政治史专家Vincent Michelot认为,中期选举后美国国会被共和党和民主党割裂,极有可能面临着瘫痪的局面认为,但该选举结果对特朗普的对内政策不会产生重大影响,同时外交政策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这位专家解释称,1936年美国最高法院的一项判决证实了这一点,美国总统在这个问题(外交)上拥有“全权”。国会当然可以限制军事及一些贸易协定的预算,但是这在特朗普身上又有一些特殊性:国会两院同样强大,只是在外交方面,参议院影响力更大一些。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来源:中新社)

德媒:希望与忧虑并存

德国《图片报》称,德国政党传统上更偏爱民主党,过去的几年时间基民盟(CDU)则展现出了和共和党良好的合作。而特朗普的上任颠覆了这一局面。现在德国绝大多数政党,除了选择党(AfD)以外,都不愿同特朗普合作。

报道称,民主党在参议院的胜利,唤醒了民众改善德美关系新的希望,因为反对特朗普的声音会比以前强烈。同样美国针对欧盟、德国的制裁,会因国会中反对声音的增加而减弱。

德国媒体n-tv认为,尽管民主党赢得美国众议院多数席位,但德国政界和经济界并不能长舒一口气,他们认为美国未来政策并不会出现实质性转变。德国外长马斯发推特称,寄希于特朗普政策的修正无疑是不现实的。

此外马斯还在推特中写道,美国是德国在欧洲之外最重要的盟友,为了维护盟友关系,德美关系必须重新审视和规划。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中马斯还表示,在对抗惩罚性关税、安全问题和气候改变方面,欧盟必须强化自己的行动能力。对于“美国优先”这样的论调,欧洲做出的回答是“欧洲融合”,欧洲人必须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德媒指出,目前德国工业仍然在受到来自华盛顿的阻力。德国工业联合会(BDI)主席坎普夫说,特朗普政府的对抗路线始终是世界经济的威胁,而他并不认为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未来会有所收敛。

意媒:欧洲左翼能吸取美国经验

意大利右翼副总理萨尔维尼向特朗普表示了祝贺。部分意大利媒体认为,民主党重夺众议院控制权,将缓和特朗普激进的贸易模式,如果特朗普坚持贸易战或退出WTO,民主党可从中干预。

当意大利《新闻报》经理、资深记者毛里齐奥·莫利纳利(Maurizio Molinari)被问及:“对于深受民粹主义打压的欧洲左翼,美国中期选举是否有可以借鉴之处”时,莫利纳利回答道:“一般而言,美国的政治体系和欧洲没有可比性,但是现在民粹主义当道,这反而让欧美变得相似了。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即使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是个民粹主义者,民粹主义也并非不可避免。只要全国人民都把尊重法治和宪法作为共同价值,民粹主义就可以被包容、被击败。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之后,所有人,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内,都表达了对法治和当地法律的尊重,这种共识正是美国民主的关键所在。美国是一个由拓荒者们一手建成的国家。在尊重法律这个共识之上,任何政治现象都可逆转。”

意大利《24小时经济报》认为,特朗普是第一个仇视“欧洲统一”这个概念的美国总统。在他看来,“欧盟”这个超国家机构会限制国家主权。此外特朗普还因为贸易逆差试图对欧盟汽车增加进口关税。而现在民主党重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这将增强共和党中支持多边主义的温和派的力量。这样欧盟和美国之间也更容易以大西洋盟友的名义达成协议。

(编辑:秋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