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多城遇“反旅游”危机 如何破解

发布时间: 2019-03-04 06:42:54   来源:西闻(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号) 浏览次数: 评论:0

十年来,欧洲的旅游业蓬勃发展,纷至沓来的游客,在给欧洲带来丰厚收益的同时,也打破了欧洲许多城市的宁静。大批当地居民站出来游行示威,甚至不堪重负被迫逃离。为了缓解游客涌入带来的巨大压力,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威尼斯近日宣布将征收进城税,还有城市限制游客人数、加强景区管理等,但这些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何平衡经济效益和人民生活,成了目前整个欧洲面临的巨大挑战。

在全球旅游胜地罗马的知名景点之一西班牙广场上,游客永远络绎不绝。图为2014年各国游客来此拍照休憩。(图片来源:携程网)

社区被纪念品商店取代,当地居民:他们不尊重我们的文化

近10年来,欧洲经济增长趋缓,国际社会环境趋向复杂,但靠着蒸蒸日上的旅游业,不少欧洲国家受益匪浅。德国、英国、法国、希腊、西班牙旅游业占全国经济总量相当大比重。但从去年开始,欧洲一些城市陆续爆发了反旅游示威,这究竟是何原因?

四大动力推涨欧洲旅游业

中青在线报道,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近期发布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国际旅游总人次达到14亿,增长近6%,高于预期的4%至5%。欧洲依然是最受欢迎的国际旅游目的地,2018年共接待了7.13亿入境游客,同比增长6%。

美国《纽约时报》认为,欧洲旅游业的发展有四大动力:欧洲廉价航空公司的扩张、邮轮的爆发式增长、爱彼迎(Airbnb)对廉价住宿的推动、欧洲各国政府对旅游业的支持。另外,像中国和印度这些国家的新兴中产阶级,也是掀起欧洲旅游热潮的主力军。

欧洲旅游业究竟有多兴旺?在德国慕尼黑,连锁咖啡店奇堡和食品折扣超市阿尔迪开始涉足旅游市场;在巴黎,Airbnb提供的民宿数量已到度假酒店房间的一半。

再用数字举例,2018年赴法旅游的人数达到了近9000万人次,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而法国的总人口数才6700万;就连人口仅1700万人的荷兰2017年里也接待了1790万的游客。

西班牙:旅游扼杀了邻里

游客蜂拥而入让旅游行业受益颇多,但当地居民不堪重负,特别是在人口稠密的欧洲。在布拉格、巴塞罗那、萨尔茨堡等城市,景点往往集中在几平方公里范围内,居民不得不逃离这些传统的居住地。面包店和杂货店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纪念品商店和货币兑换点,市中心的社区变得一片荒凉。

上海界面新闻网报道,西班牙田园般的海滩、造型大胆的建筑、充满活力的夜生活和丰富多彩的文化,每年都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游客。旅游收入占西班牙经济收入的12%,但大批游客占领了旅游城市的市中心,扰乱了当地居民的生活,也在资源上造成了不少压力。

前两年,在西班牙最知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的巴塞罗那,一辆旅游巴士在诺坎普体育场外停了下来,随后,发生了一场令人不安的袭击案。四名蒙面歹徒刺破了车辆的轮胎,并在旅游巴士的挡风玻璃上用加泰罗尼亚语写上““El Turisme Mata Els Barris”,意思是“旅游扼杀了邻里”。

当时,许多乘坐该巴士的游客担心他们实际上是被恐怖分子袭击,而不是那些反游客的抗议。

“我真的认为那是一次恐怖袭击。”英国游客安德鲁和妻子都在这个大巴上。“蒙面人包围了公共汽车,开始大叫起来。我们已经做好会有人提着刀或者拿着枪冲上车的准备。但是他们只是喷了涂鸦,这是一种发泄。”

去年,在被誉为“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西班牙马略卡岛,示威者手里举着写有“旅游杀死马略卡”的牌子在机场也举行了一次针对游客的示威活动。

“他们人数众多,喧闹,大多只会说英语或者其他我们根本听不懂的语言,他们不尊重我们的文化。”示威者说。

居民锐减,威尼斯成“明信片风景”

和不断上升的游客人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许多城市的居民数量,却在不断下降。比如知名的旅游城市威尼斯,居民的数量已经从1951年的17.5万人下降到了现在的5.5万人。而现在每天有8万名游客在岛上游荡,游客人数已超过当地居民人数。

在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笔下,这座城市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木乃伊化”,成了“适宜步行的明信片风景”。

威尼斯政府一直支持当地旅游业,游客人数增多,也拉动了一批投资客前来买房,房价随之不断升高,一些当地居民因此买不起房子。再加上不少民宅出租给了游客,导致有些当地居民甚至都无处可住。

在多重原因之下,威尼斯近年来,不断有民众高举着行李箱和标识牌,在街头示威抗议。但是示威者表示,他们抗议并不是反对旅游业,而是为了能让当地人减少流失。

“全世界都来柏林酗酒”

德国《明镜》周刊则从旅游业与城市影响方面,探讨旅游业带来的负面影响。

来自美国的年轻小伙马丁穿着闪闪发光的鞋子,快速喝光了4杯啤酒、两杯龙舌兰酒。马丁和他的同伴们从晚上10点开始狂欢,来到3个酒吧和一家夜总会喝啤酒、鸡尾酒,甚至拿着整瓶薄荷杜松子酒往嘴里灌。

据悉,他们参加的“酒吧大冒险”规模较小,参与者约80人,但到周末有时能达到200多人。

英国未成年人喝着廉价的伏特加,美国人站在大街上喝酒,并在一位女士经过时大声喊着脏话。他们挤进了地铁同一节车厢,又唱又跳,搞得车身开始摇晃……在德国《明镜》周刊看来,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来到柏林酗酒,严重损害城市形象,疯狂的球迷与他们相比都像天使。

“这是我们根本不想看到的娱乐活动。”柏林旅游局局长布克哈德·基克抱怨道,“这是一场噩梦。”

报道认为,游客是伪装成朋友的征服者,这往往很难对付。自从旅游成为欧洲国家的全国性活动以来,本地居民开始抱怨旅游城市的日益冷漠,他们觉得不知所措。

多国掀起反游客抗议,或因当地政策不得人心

威尼斯居民上街游行,抗议旅游业导致本地房租上涨、巨型游轮污染水环境。英国牛津前市长克拉克森早前在社交网站发文,指旅客无礼的态度令暑假期间的牛津成为“游客地狱”。北京法学会旅游法研究会副会长、北二外教授韩玉灵说,从旅游业发展来说,旅游业发展起来以后,人越多,这个地方的生活一定会受到影响。

央视网报道,仔细听听这些抗议声音会发现,有些抗议并非指向游客。加泰罗尼亚居民吉布森·黑梅内斯说,有些抗议者并不是反游客,反的是政府。“政府为了游客来了收钱,没有下限,没有规范游客的行为,影响了正常生活秩序。当地人不开心。政府收了钱,但是太腐败了,并没有投入到社会中,比如治安、医疗、教育、交通等等。民众承担了秩序混乱并没有带来回报,反而失业越来越严重。天天看着游客大把花钱,肆无忌惮挑战社会规则,自己又失业,谁能不生气。”

报道指出,事实上,旺盛的旅游业能给当地经济带来创收,如果处理的好,谁会反对自己的家乡受人欢迎?韩玉灵指出,反游客情绪与欧洲整体经济不景气、政府无法解决社会问题不无关系。在发达地区,大量游客拥入以后一定会带来供给不足,而在不发达的地区,这种情况也会带来物价的上涨。

对此,巴塞罗那旅游局官员因格纳斯—德拉斯说:“巴塞罗那欢迎游客光临。但我们现在必须意识到要维护游客的满意度。只有提升游客的满意度,我们才会继续受游客欢迎。”

英国新经济基金会研究员邓肯·麦卡恩认为,当地民生政策不得人心,才是反游客抗议的真正诱因。韩玉灵也表示,旅游发展与保障当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如何相得益彰,需要旅游目的地政府对当地旅游业发展的准确定位。

巴塞罗那市长:禁止市中心新建酒店

德国《明镜》周刊称,自从巴塞罗那市长艾达·科劳一上任,就对公众承诺,要从游客手里“夺回这座城市”。

巴塞罗那知名景点之一“博盖利亚”市场每天游客络绎不绝,在市场内围观拍照,严重影响了当地民众的日常生活。图为一名女子参观博盖利亚市场。(图片来源:新华社)

她推出了一系列新的政策:禁止在市中心新建酒店,已经运营的酒店如果关闭,也不允许更换成新的酒店;只有当天从巴塞罗那出发或结束旅程的邮轮,才能优先在港口停靠;旅游团只能在特定的时间段里,到波盖利亚市场进行参观。

同时,巴塞罗那政府还推出了一系列规定,来约束游客的行为,比如,对穿着泳衣在市中心散步的游客进行罚款,这些政策基本上都赢得了当地居民的支持。

事实上,艾达·科劳的公寓就在城市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之一圣家堂附近的街区。公寓大楼里频繁出现短租游客,巨大的行李箱经常堵住楼门,还有人误按她的门铃。

“在老城里,游客数量达到了居民的3倍,这意味着自我身份的丧失。”科劳说,“我在公寓附近很难找到一家符合社区氛围的舒适酒吧,商店也都是大型连锁店,没有个性。”

自从游客频繁出没,绿树成荫的兰布拉大道已成为当地人心中的隐痛。科劳过去喜欢和家人去那里散步,但每年数百万游客的造访,使当地人不得不避开那里。所以,当科劳一上任,就立刻大刀阔斧整顿旅游业。

威尼斯等多城对游客征“进城税”

巴塞罗那禁止新建酒店后,威尼斯紧随其后也颁布禁止新建酒店政令。路透社称,为了给威尼斯减负,该市议会2月27日还宣布通过了对不过夜的一日游游客征收最高10欧元的“进城税”,价格具体费用按淡旺季而定。

综合《北京商报》、北京人民网报道,在该税出台前,威尼斯旅游税只面向过夜游客。数据显示,威尼斯每年仅旅游观光带来的收入就高达18亿欧元,如今加征“进城税”,业内机构预测,未来每年威尼斯的上岸税税额将可达5000万欧元。

威尼斯市长称,这笔税收将有助于市政当局更好地管理城市,保持城市整洁,并为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此外,还能使威尼斯人的生活条件得到改善。

但这种“保护当地人”的措施也收到了不同的反馈,有人认为,确实需要出台新政策来遏制过度旅游,但也有人声称,靠征收进城税解决不了问题。

因为早在2015年,意大利政府便拟定了一项有关在威尼斯征收“进城税”的草案,然而实施了“进城税”的威尼斯却并未收到想要的效果,2016年其游客人数不降反增了5%。

资深旅游专家王兴斌分析称,威尼斯出台这种税收政策,正是为了调节游客人数,减少不过夜的一日游游客,将当地旅游业从数量规模型增长向高附加值模型增长进行推动,而这种做法在保护环境、维护居民的同时也保护了当地的文化。但这种做法能够产生的效果还有待考验,毕竟真想去旅游的人也并不会十分在意这10欧元的税费。而这种做法其实是给了业内一种启示,即旅游目的地不应盲目追求规模增长,应该向提高质量、提高体验等方向转变,去推动景区的可持续发展。

事实上,旅游城市向游客征税由来已久,如法国巴黎、荷兰阿姆斯特丹、西班牙巴塞罗那、德国柏林、意大利罗马等许多欧洲知名旅游目的地都有此先例,通常是在每晚住宿费的基础上加收一笔费用(通常是1至10欧元),在离店时统一结算。

近年来,多国陆续宣布对入境游客征税的新闻使得这个以往总被忽略的税种重新受到关注。有游客质疑收取“旅游税”的合理性,“毕竟一年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款项,也不知道到底用在何处”。

目前,大部分向游客征收的税款的城市都称,将把税款用于改善城市旅游娱乐设施,提振城市竞争力。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表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提供公共服务等目的的“旅游税”是合理的,“原本一个国家或城市的公共服务主要面对当地居民,公共基础设施的改善来自于当地居民的税收,在外国游客数量不多的情况下并无冲突。然而,随着外国游客的增加,现有的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不能满足外国游客的需要,因而增加旅游税是为了给外国游客提供更完善的公共服务。”

他也提出,如果像一些国家和城市将这笔款项用于当地的旅游推广营销或是国际性的盛会宣传,则是不合理的。

美剧《权力的游戏》火遍全球,剧中君临城主要取景地杜布罗夫尼克老城被粉丝们挤满。图为杜布罗夫尼克老城举行“杜布罗夫尼克餐桌”慈善活动。(图片来源:新华社)

打造旅游新目的地,让经典景点喘口气

近年来,旅游公司开始认识到城市旅游需要更有效的控制。欧洲旅游市场领导者TUI公司正在宣传新的旅游目的地,防止受欢迎的经典变得过于拥挤。

新华社报道,欧洲最大的旅游公司途易集团正着手向游客推销新的旅游目的地,以分流游客。例如,该公司大力推介黑山共和国的科托尔城,好给邻国克罗地亚古城杜布罗夫尼克减轻压力;该公司还想方设法吸引游客去游览荷兰港口城市鹿特丹,而不是已满负荷运转的阿姆斯特丹。

除了旅游公司想办法吸引游客前往小众目的地,很多城市也在“另辟蹊径”。德国知名旅游城市慕尼黑通过打造博物馆区和宝马世界,成功将部分游客从人头攒动的皇家啤酒馆和英式花园分流出去。同时,该市政府还向游客推介周边山川河湖,建议他们到那里观光购物。

同在德国的柏林则是推出了一款手机应用软件,帮助引导游客去一些知名度不太高的景点参观。不过这款软件下载量不高,而且不管它怎么费口舌,第一次到柏林的游客总想去勃兰登堡门和哈克庭院看看。

面对越来越多的游客,布拉格市政府选择向奥地利旅游专家弗拉基米尔·普莱维丹求助。普莱维丹实地考察后建议政府效仿巴黎和伦敦,提价走高端路线,在游客减少基础上保证旅游收入稳定。布拉格的部分政客同意这种做法,但他们目前还没法占上风。有人甚至希望在旅游淡季举办一些文化活动,吸引更多游客。

面对源源不断的游客,向游客征税现在是普遍做法,但也有行不通的时候。2013年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的成功,使得100多万名游客涌向了挪威北部的罗浮敦群岛,这个只有2.5万名居民的城市,瞬间就被人群淹没了。游客多到岛上的公共设施严重不足,政府甚至开放了学校的厕所。

当地居民承受不了压力,不得不恳求政府对游客征收高额的税金,用来限制游客数量,但这项提议被政府拒绝了。当地居民只好自立更生,组织了一些社区志愿者团队去修小路、搬垃圾,他们还鼓励游客也加入志愿者服务。

如何平衡旅游业和当地民众生活让不少政客十分头疼。柏林旅游局局长基克想提高游客素质,但他觉得这是个难题。在他建议下,同样面对汹涌游客潮的巴塞罗那、布拉格、巴黎、阿姆斯特丹、维也纳旅游局长每年会和他碰两次面,相互取经。

(文字来源:新华社、美国《纽约时报》,《欧洲时报》制图)

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号:SpainZone

(编辑:赵筱)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