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年老可说是一种幸运

发布时间: 2020-02-08 03:52:0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安东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安东编译】“我们对年老到底有什么期望呢?我们每个人都想长寿,但是没有人想老。”以《格列佛游记》等作品闻名于世的英国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早在17世纪的时候就曾这样写到。而三个半世纪过后,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尽管经过了几代人之后,人们如今的寿命延长了20到30年的时间,但是一提到衰老,人们似乎对这个话题还是不太感到乐观。

机器人“Zora”在法国一家养老院中为老年人表演。(图片来源:法新社)

据有关调查数据显示:78%的法国人对年老表示担心。如果我们看一下词源,也就不会对这表示奇怪:法语的老年人“vieux”来自拉丁语vetus,意思是“磨损的,破旧的,随着时间而损坏,等等。”

但有另外一项调查结果却是令人感到乐观的:在针对一些70岁以上的老年人群进行调查之后,他们中有89%的人说他们非常高兴,感到生活幸福!

上了一定的年纪,在生活上就会有些不便,这很正常。但是这些老年人,是因为他们年老了,所以感觉幸福;还是因为他们幸福了,所以感到年老了?

根据一些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的研究,感到幸福会使预期寿命延长七年半到十年的时间,这与戒烟具有一样的积极作用。

我们的生理储备如今能够使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独立生活到80岁,甚至90岁。总之,我们现在可以上了年纪但是不感觉衰老。而这也许会是一个真正的机会,让我们年老有福!

老年人已成为“资深”和“长辈”的代名词

谁都无法让自己的生物钟停止。但是面对时间,每个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来领会年老。有人会乐观而幽默地说:“嗨,年老,这是我找到的唯一的办法,来避免英年早逝。”而另外会有人较为严肃地说:“年老挺让人感到无聊的。我们即不知道年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当然也不知道会从什么时候结束。”

从多大岁数开始,我们就算是老了?针对这个问题,Opinion Way民意调查机构于2014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18岁至24岁的人认为,53岁就算是老了;65岁以上的人认为,81岁才算是老了。而另外一项由老年人沙龙进行的调查显示:人们对于年龄的体验并非是主观的,例如,一位身份证上标有85岁的人,他比一个身份证上标有17岁的人看上去更加显得年轻而富有活力。

由于医疗水平的进步以及生活方式的改进,大多数的老年人如今都要比以往的老年人在身体和脑力健康状况方面好很多。位于法国巴黎的市场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于2019年面向全球30多个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却显示,78%的法国人对年老表示担心,使得法国人的这种态度被认为是比较悲观的态度。可见在法国社会,年老好像有一种失去社会地位的风险,会被劳动力市场排除在外,在爱情与诱惑的游戏中也受到排斥,好像被注定要默默无闻地消失。

法国发生在2019年底对退休改革的大辩论以及退休改革所引发出的社会运动,又将年老问题置于日光灯下:这些老年人好像对社会毫无用处,而且需要社会大量的财政支出来帮助他们。一时间,年老似乎成为了一个贬义词。

年老是一种机遇,但要知道把握

这些老年人一般来说被分为两个类别,一类是那些年老体弱,生活孤单,被安置在养老院里的那些老年人;而另一类是那些享乐主义者,他们腰缠万贯,即使是85岁了,仍然周游全球。而在这两种极端现象之间,有2千万多名的老年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拒绝“衰老”。其实,即使我们上了年纪,我们仍然有权利保持年轻和富有魅力。

上了年纪以后,当亲友纷纷离去,当健康每况愈下,当身体逐渐衰弱,当犹豫症会在65岁开始到来时,这些的确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这其实也是一种际遇,能够在老年享有丰富充实的生活,不论是在社会生活,职业生活,爱情生活,以及家庭生活等诸方面都获得幸福。

如果在老年时,我们能够充分享受与亲朋好友们共同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能够发现对生活中某个领域的新的热情,重新找到一种宁静与安逸,那么这就是幸运之事。有多项研究成果已经表明,幸福感会随着时间而增长。年老,就是改变自己与时间的关系,改变与他人的关系,改变与自我的关系。这是一种机遇,但要知道把握,还要加以培养。

幸福不分年龄

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的统计数字显示,1600万法国人的年龄如今已经超过了60岁,占法国人口的25%,而且这是第一次,60岁以上的人口数量超过了20岁以下的人口数量。到2060年时,将会有500万人的年龄超过85岁,而目前85岁以上的人口数量是140万。

法国 ça m'intéresse 杂志于2019年11月面向一部分读者进行了一项调查,在回答“您认为年老的主要优势是什么”这个问题时,63%回答,“可以有时间完全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者娱乐活动中。”49%回答,“不必再去上班。”45%回答,“拥有了更多的经历。”42%回答,“拥有更多的时间跟家人和朋友在一起。”37%回答,“不必再感到紧张。”24%回答,“可以帮助他人,例如充当志愿者。”14%回答,“能够有更多的经济收入。”而只有6%的读者认为,没有任何以上提到的优势。

年老真是一个衰退的阶段吗?事实也可与其相反:年老会使人变得更加温柔,更加富有创意,而且生活更加充实。

年纪越大越有幸福感

年龄变化观察(l' Observatoirede la révolution de l'âge)于2013年进行了一项调查,他们曾经提出了一个问题:“您是否害怕年老?”在70岁以上的人群中,62%回答说“不”;而且有89%的受访者回答说,他们在老年的时候感到幸福。

两位英国学者针对全球72个国家的50万人抽样进行了研究之后指出,随着年龄的变化,人们对于幸福安康的感觉,就像是一条可预测性的U形曲线:年龄低时,幸福感很强烈,曲线很高;从16岁开始,曲线开始下降;在40岁到50岁之间,曲线下降到最低点;从50岁开始,曲线又开始上升。

另据科里安老龄基金会(laFondation Korian)的曲线研究显示,满足感的曲线是从80岁开始下降。而这个下降的趋势,是与失去自理能力,孤单或者经济收入减少等现象相联系的。但这不是不可避免的。有很多老年人学者和专家都表示,他们亲眼看到,绝大多数的百岁老人都是非常幸福的。

根据另外一家位于巴黎的市场调研公司Viavoice于2015年就年龄与幸福的调查表明,在养老院中生活的70岁以上的老人中,有72%的人认为幸福。

好多的学者和专家都在尽量地解读这种“年龄悖论”。美国加州大学的3位心理学家对2800人进行了23年的跟踪研究。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当人们年轻时,受到负面情感的影响要多于正面情感。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关系会掉转过来,会更多受到正面情感的影响。而这种影响会使我们看到有很多老年人,他们身体健康,充满活力,能够对他们的美好回忆侃侃而谈。

早在1987年时,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几位研究人员分别向300位年龄不同的修女进行问卷调查,内容涉及到她们身体和身心健康的问题。到了2002年,研究人员对这些修女重新进行问卷调查,而且让她们对14年前的那个调查作出回忆。结果是,那些年长的修女往往会认为过去的生活是非常美好的。有些心理学家认为,一个人的情感调整和转变经常会取决于这个人的个性。性格外向的人经常会将他们的情感调整成为正面的,而性格内向的人则经常会调整成为负面的。

但是我们又该怎样来解释这种正面影响呢?2003年时,斯坦福大学的几位研究人员还进行了这样的研究:他们让年龄不同的测试志愿者看了一些有正面影响的照片,例如一位老爷爷跟他的小孙子在一起非常亲近。但也让他们看了一些有负面影响的照片,例如在陵园中有一对夫妇在一个墓碑前扫墓。还有一些中性的照片,例如风景。另外一些照片还包括快乐或者悲哀的面孔。那么过了一刻钟之后,那些65岁以上的测试者大都回想起了那些快乐的面孔,而那些年轻人却回想起了悲哀面孔的照片。幸亏有一个仪器对测试者的视线进行了跟踪记录,这帮助了研究人员发现,那些老年人将他们的视线,在病人或者死者上面停留很短,他们对这些不是很留意,而他们花更长时间观看儿童的笑脸或者可爱的猫咪。

而为什么老年人会是这样呢?研究人员们对此作出的一种设想,这是大脑中生理机能发生了变化而造成的。研究人员还通过功能磁共振成像(IRMf)发现,参与情绪处理的扁桃体在那些老年人的视力中很少激活那些带有恐怖的信号。他们的大脑是否为幸福而设置?这个观点目前还没有完全被科学家们肯定。而也有学者认为,这与年龄的关系不大,而是因为这些老年人认为,他们未来的时间减少了。当我们年轻时,我们会觉得生活的道路还很漫长,我们要为未来作出长期的设计和规划,这就使得我们在短期内造成紧张和恐惑。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想即刻感到幸福,在短期内就实现幸福和满足。结果是,老年人的选择,就是只要幸福。

在北京的旅游景点中,不乏众多“银发族”的身影。(图片来源:新华社)

人们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和看法,并且获得了更多的体验和经历,这些无疑都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控制情感和情绪。正如住在巴黎大区的一位77岁的退休教师所说的那样:“以前,我总是担心,怕把事情做不好,怕人们不会喜欢。而现在我意识到,这根本就不重要。因此,我现在再也不那么复杂,再也不会受到那么多的抑制。”

美国柏克莱大学的研究员于2013年时曾经做过一项研究,他们证实,老年人在面对着摄影机进行即兴讲演时,他们很少紧张,也很少介意别人的评论和意见。这说明他们对自我的看法和关注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那么剩下的就是要充分抓住机遇,来享受幸福的老年生活。有一个协会组织名为Old‘up,他们的工作就是为老年生活赋予新的意义。这个协会的负责人表示:“年龄的增长会带来体力方面的不便,但是也带来了更多的自由!虽然我们会感到有些脆弱,但是我们会让思想、情感、欲望、和想像力更加自由地发挥。”

因为有了更多可以由自己来安排的自由时间,再不必因为工作而受到时间上的限制,这使得老年人在时间方面获得了充分的自由。以前,他们把时间花在上班和照看孩子上面,这使他们感到受限制,甚至感到受挫。而如今,他们从工作和孩子当中解放出来,去做他们想做的事,去见他们想见的人,还可以从事一些以前曾经梦想但是没有实现的活动,例如绘画、旅游、参加合唱团等等。

法国哲学家皮埃尔-亨利·塔沃约(Pierre-Henri Tavoillot)指出:“年老,这提供了一个与自己、与他人、和与世界更好地进行调和的机会。”法国心理学家菲利普·古顿(Philippe Gutton)认为:“成年的时候,一个人在生活中与他人的关系充满了对抗和嫉妒。步入老年,人们会把这些压抑排除,会变得更加温柔,不但对自己,而且对别人也是这样。”

接受身体上的变化而发现新的感受

另外一位法国心理学家玛丽·德·亨内泽尔(Marie deHennezel)就老年人的这种温柔而专门撰写了一本书,书名为《如果年老能释放出温柔》。她在书中指出,与年轻时代的身体告别之后,人们的身体变老了。这也许没有在心理上带来任何缺乏自信的感觉,但我们还是感觉到有一种突然发生的变化。而这种突变,可以反映在性生活方面,那会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方式,会更加缓慢,会更加富有感性。

另外一位法国社会学家米歇尔·比莱(Michel Billé)对此强调说,当我们年老时,显然会放弃一些东西,会有很多的“最后一次”。但是,举个例子来说,与其是停止奔跑,不如是学会了慢跑,而且,如果不能慢跑,我们还可以步行,并且来发现和体验这种步行的感受。年老这个机会需要很好地维持,不然的话,我们会让自己在生活中戏剧性地承受很多损失。

所以,生活的乐趣不会在70岁时就退休,而是会延长。科里安老龄基金会于2018年对欧洲老年人生活状况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74%的人说在他们这个年龄阶段,生活得很好;在65岁至79岁的老年人中,对生活感到满意的比率达到高峰。

法国社会感谢这些老年人

法国有1600万退休老年人。这些老年人在社会的各个领域无偿地从事着志愿者的工作,或者成为当地民选官员,或者帮助其他的家庭,而且,这些老年人也是广大的消费者,他们无疑在促进着社会经济的发展。

例如,科莱特是生活在塔恩省的一位67岁老人,她以前是幼儿园的保育员。对于她来说,上了年纪,这并不等于社会生活的停滞,也不意味着把时间完全用于消遣和娱乐。用她的话来说,“退休并不完全是假期生活”。每个星期,她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星期三照看她的小孙子,星期二在一个社团性质的旧货店里值班,除此以外,每个星期还要抽出两天的时间去探望92岁高龄的老母亲。一旦忙起来,她有时甚至没有时间去上体操课。科莱特可说是属于60多岁的“三明治”这一代,上有老,下有小。而按照一些社会学家的说法,像科莱特这样的年轻的退休人员,他们既想充实自己的生活,同时又想为别人有所帮助。

而这些“别人”,首先是他们的孙子孙女。根据法国公共行政机构下属的研究、调查、评估和统计部门(Drees)公布的数字,三分之二的6岁以下儿童都是有他们的祖父祖母照顾。而且,随着人们寿命的延长,婴儿潮这一代人(婴儿潮一代通常被定义为1946年至1964年之间出生的那些人)也同样需要照顾他们的父母亲。根据Bva-Fondation April的研究报告,这一代人当中的52%要照顾自己的父亲或者母亲。有很多55岁到65岁的人,他们一边工作,一边要照看父母。我们经常看到,一位雇员会请一天的假,去照看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母亲。而且这些人经常有很多忧虑,缺少时间来照顾他们自己。

很多老年人也慷慨解囊,在经济方面帮助他们的后代。根据Observatoire Cetelem 2016年度的报告,在欧洲,将近80%的老年人在消费或者储蓄方面帮助他们的后代。这些老年人的购买力要比一般的法国人高出17%,他们因此把这些利益带给家人和后代。据一些社会学家分析,不同一代人之间的关系得到了加强,变得越来越紧密,因为老年人看到他们的后代所面临的实际困难,例如失业问题,这使得老年人愿意对他们提高实质性的帮助。另外,E.Leclerc2019年度的消费报告指出,当他们的第一个婴儿出生以后,这些父母中的35%认为,如果没有在经济上的援助,他们的生活会很困难。每年,这些老年人会为他们的孙子孙女花费大约1650欧元。就像一位住在康塔尔省的77岁的退休农民所讲述的那样:当我的孙女想买一个公寓而向银行贷款时,银行觉得她的工资太低,而且个人储蓄也不多,所以不想给她提供贷款,而我用我的人寿保险来帮助了她。

退休老年人在创造一种新的生活

尽管如此,人们对老年人仍然有一些负面的看法,例如,这些退休老年人的寿命在延长,我们花在他们身上的开支会越来越多。其实,老年人在社会经济中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

根据巴黎多菲纳大学(又称巴黎第九大学)的一项研究报告,多亏有那些护理人员,这使地方政府在众多琐事上节省了将近110亿欧元。老年人也构成了一个消费者人群。仅仅以食品市场为例,这个市场赚取了50岁以上的消费者人群的53%的收入。而且,由于人口老龄化现象的出现,也诞生了“银发经济”。这是一个专门瞄准了老年人需求的市场,包括健康,器材和交通等等。而这笔财富的数字大得惊人:仅仅在法国市场,2019年度的营业额为940亿欧元,而2020年度的营业额预计高达1300亿欧元。

那些刚刚步入退休生活的人群也是“连带性退休”的冠军。“连带性退休”(RETRAITESOLIDAIRE)是法国社会学家安妮-玛丽·居里马尔(Anne-MarieGuillemard)在2002年提出的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是与“社会生活停滞”的概念相对立。这些退休人员积极地活跃于社会生活中,并且致力于各种社团组织当中,创造出了第二种生活。

他们摆脱了以往的那种带有雇佣关系和盈利性质的工作,而投入到一种自由的和自愿的工作当中。如果没有这些老年人,那么我们社会中众多的协会组织将不可能存在。根据法国志愿者观察组织于2019年度的报告,65岁以上的老人占所有志愿者的28%,占长期志愿者岗位的33%。这些老年人希望能够对社会有所帮助,同时来填补刚一退休时的那片空白。

不过,也有迹象表明,老年人在一些协会组织当中充当志愿者的比例,与10几年前相比有所下降。而这是因为,这些老年人把他们的时间投入到家人和后辈身上。同时,有些退休人员去从事一些带薪工作,为了能有一些额外的收入。

老人与孩童共享欢乐

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投入到协会组织生活和家庭生活之中。以前,有些学者提到代沟的问题。而如今,有些学者注意到了几代人之间共同生活的现象。举一个例子。在法国的安德尔-卢瓦尔省有一个小村庄,那里只有400个居民。但是,村里有一个老年人居住所,还有一个小学校。那些小学生们每个星期都会到老年人居住所来两次,与他们一起度过一段时光,例如一起吃午饭或吃糕点。同时,老年人和孩子们还经常举办一些活动,例如手工课或者杂技表演等等。这样的模式在巴黎和蒙彼利埃等大城市中也逐渐推广起来。例如,老年人接待住房有困难的年轻学生等等。而这些年轻学生,可以选择在几个晚上陪伴老年人。虽然目前只有几千个这样的案例,但是这种模式在逐渐受到人们的欢迎,并且得到推广。这不仅使老年人从中受益,而且对于年轻人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在2020年,全世界60岁以上的人口要高于5岁以下的人口。那么,一种新的结构能够使得老人和孩童共同居住共享生活,这难道不是个好消息吗。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