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舆论漩涡中的瑞典“气候女孩”

发布时间: 2019-09-02 09:25:54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网】来了来了!她真的来了!因“气候罢课”运动而名声大噪的瑞典16岁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近日抵达美国纽约,开启她在美国的“环保之旅”。这不,在纽约马上就搞起事情来了。一名14岁的纽约少女效仿通贝里招呼了近1000名青少年抗议者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门口示威,当然,通贝里必然在场。

为了“环保事业”,通贝里自己已经休学一年了,现在又有越来越多10多岁的学生有样学样,跟着她罢课搞抗议,问题来了,她到底给同龄的孩子们做了什么榜样?

通贝里抵达纽约曼哈顿向欢迎她的民众挥手致意。(图片来源:中新社)

纽约少女学通贝里罢课抗议 数百名十余岁青少年追随

北京《新京报》援引路透社报道报道,当地时间8月30日,美国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门口,近1000名青少年抗议者齐聚示威,呼吁各国对气候变化采取更多行动。

此次联合国总部门口的象征性罢课抗议,是由14岁的纽约少女Alexandria Villasenor组织的。她自去年12月起效仿通贝里,每周五都在联合国总部外举行罢课抗议。在参加8月30日抗议的近1000人中,大部分都是十余岁的青少年学生。一些人举着写有“求助!我的家着火了”“如果你们不像个大人般行动,我们将采取行动”“科学而非沉默”的牌子,呼吁各国政府抓紧应对气候变化问题。

《卫报》报道,一些青少年是首次参加气候变化罢课抗议活动,还有些人则提到,他们是受通贝里的影响,开始关注气候变化问题。

11岁的Bianca Pilcher、10岁的Lila Sabag穿着写有“我们信任格蕾塔”的活动衫,称她们举行罢课抗议是希望向全球领袖们传递一个信息:开始行动!

Pilcher称,“我希望拥有长长的生命,我希望我所在的世界健康,我也希望子孙后代不会发出‘你们都干了些啥’这样的呼声。”Sabag则表示,她希望“减少使用一次性塑料或化石燃料等,帮助拯救地球”。

16岁的Dana Henao是第一次参加气候抗议活动,她表示,“政府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保护环境,他们所关心的只是经济利益”,“年轻人是唯一采取行动的人,我们希望引起人们的关注。”她还表示,“格蕾塔非常受欢迎,她是运动的代表”。

通贝里抵达纽约曼哈顿向欢迎她的民众挥手致意。(图片来源:中新社)

16岁成全球学生活动家 多国学生学她罢课抗议

别看出生于2003年的通贝里只有16岁,但她大概是当前最“热”的学生活动家了。

自2018年起,通贝里每周五在瑞典议会前罢课抗议,要求政府加紧应对气候危机,活动名称为“为了未来的周五”(Fridays for Future)。随后,通贝里被邀请参加了2018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在她演讲的鼓舞下,全球多国学生也开始罢课抗议,呼吁政客关注环境问题、采取相关措施应对气候危机。

在外,通贝里四处演讲,呼吁各国领导人采取行动;在内,她劝动父母选择低碳生活方式,如放弃搭乘飞机、选择吃素等。通贝里的影响力也逐渐扩大,目前已经成为青少年气候抗议的代表性人物。

据路透社报道,通贝里已经休学一年,这一年她将在美洲地区开展活动,呼吁就气候变化采取行动。除美国外,她还将前往墨西哥、加拿大等国家。

休学搞环保活动 围绕通贝里的争议不断

通贝里的行动引发争议。支持者认为她是“未来的领导人”,唤起了全球青少年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反对者则认为她所提出的减排太过于简单,并质疑她作为一名学生鼓励青少年罢课参加活动是否合适。《华盛顿观察》直接发表评论称,通贝里的行动是“虐童”。

《华盛顿观察报》称,通贝里的父母“安排”她做这些事情,一定程度上是在利用孩子争名利。今年2月,一名荷兰议员称,参加罢课抗议的学生们是被老师所影响,而老师则有其自己的政治目的。

BBC分析称,一些年轻的活动家总是容易遭到批评,是因为她们所倡导呼吁的事情与政治交缠在了一起。但是,“孩子们只是坚持在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

通贝里抵达纽约曼哈顿向欢迎她的民众挥手致意。(图片来源:中新社)

“环保急先锋”真的“环保吗?

然而,事情真的只是“孩子们只是坚持在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这么简单么?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就真的是正确的事吗?不妨看看她是怎么通过环保的方式到达美国的吧。

北京《环球时报》报道,通贝里此次纽约之行不仅被指充满“公关噱头”,其航程本身也被爆出并不“环保”。在一些舆论看来,这名年少的“环保急先锋”成名之后,其发展路线似乎已经有些“跑偏”。

为表明环保立场,通贝里此前拒绝乘飞机赴美,而是打出“零碳排”的旗号踏上了一场帆船航海之旅。通贝里8月14日启程,登上号称是“全球最快的赛艇”——玛丽齐亚2号。表面上看,她此行确实非常“绿色”:帆船的供能主要来源于太阳能和水力,配套设施简陋且“原始”:没有烹饪和盥洗设施,她和船员只能咀嚼冻干食品、用一个水桶如厕。

然而,英美也有媒体曝光说,通贝里此行并没有她所主张的那样“环保”。比如,她的船上出现了塑料水瓶,该类用品显然违背环保理念;更令人质疑的是,通贝里一行并不负责赛艇的回程;为取回这艘船,两名外国船员还得专程乘坐飞机赴美,再把它开回欧洲。相比这番劳师动众的操作,通贝里一开始就乘飞机赴美反而要“环保”得多。英国天空新闻台说,打造这样一艘顶级赛艇需要大约3吨的碳纤维,整个造船工艺也完全谈不上环保,且普通人也万万承担不起这种航海旅行。

“瑞典怪小孩”带了一群“无脑支持者”?

2018年底,澳大利亚爆发大规模学生罢课抗议,总参与者高达1.5万人。在该国政界看来,学生抗议者的行为属于不务正业,当时总理莫里森表示:“学生还是应该多学习,少参与这种社会活动。”

《美国观察者》杂志则称,通贝里患有精神类疾病、出现过自残行为,政治势力把她当成了一颗用于推动气候议程的“棋子”。也有媒体讥笑她根本不懂气候变化为何物,只是个“瑞典怪小孩”带了一群“无脑支持者”。

有舆论认为,“通贝里现象”是时代的产物:针对全球气候问题,国际社会复杂的决策机制与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形成了巨大矛盾,需要某种直奔主题、强劲有力的声音打破这一僵局。美国《纽约时报》称,以通贝里的年龄和阅历,世界观恐怕都还没有成形,本不具备参与重要国际论坛的资格;然而在当前局势下,她的简单、直接反而成了某种优势,因为“人们已经厌倦了全面考量、多方均衡,他们想要的是一门心思干好一件事的决心”。

不可否认的是,“通贝里效应”在一定程度上对推动环保事业起到了积极作用:不少国际慈善家纷纷慷慨解囊,为气候事业基金进行募捐;截至今年8月,英国描绘气候问题的儿童书籍印量和销量翻倍。

(编辑:李余)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