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选举后 多国政坛博弈加剧

发布时间: 2019-06-05 10:30:52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5月27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左翼党的领衔候选人尼科·库埃(左)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第九届欧洲议会选举投票26日夜落下帷幕。传统优势党团实力减弱,极右翼政党席位增加,未来议会各派政治力量更趋多元。(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洲时报网】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出炉一周后,德国社民党和法国共和党党魁近日先后宣布辞职,而此前希腊总理也因选举结果不利宣布将提前举行希腊议会选举。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给欧盟各国政局带来的震动效果正在逐步显现。

法国:共和党衰落

在欧洲议会选举中遭到重挫之后,面对党内同僚压力,法国右派共和党党主席沃基耶(Laurent Wauquiez)6月2日晚宣布辞职。他在辞职声明中说:“(法国)右翼需要重建,我不会成为障碍。”

新华网报道,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共和党仅获得8.48%的选票,远低于2014年20.41%的得票率,落后于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总统马克龙所属的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以及绿党,排名第四。这一成绩被法国媒体称为“溃败”。

法国政治分析师卡米勒·朗拉德认为,共和党的生存空间受到“国民联盟”和共和国前进党挤压,选民期待共和党有“新主张、新反响,特别是一位新领袖”。

据《星期日报》当天公布的IFOP的一项民意调查,在最能代表法国右派的政治人物中,萨科齐的分数最高,达60%,其次为勒庞(51%)。

德国:执政联盟面临变数

同样遭遇“滑铁卢”的还有德国社民党,在欧洲议会大选和不来梅地方选举中遭遇“双惨败”后,党主席纳勒斯6月2日宣布辞去党主席以及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主席职务。

纳勒斯求去,使得德国联合政府能否撑下去又成问题,由保守派基民盟与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2018年也曾差点瓦解。基民盟与社民党是德国两大主流政党,但在上周的欧洲议会选举都遭遇重大挫败。

6月1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绿党已取代默克尔的保守派联盟,成为德国人气最旺的政党;社民党的支持度则下滑到历史低点。

对此,默克尔回应说,她希望执政联盟能够延续。

意大利:总理威胁辞职

在2018年意大利大选之后,极右翼联盟党和民粹主义五星运动党共同组建联合政府,两位领袖萨尔维尼和迪马约也均出任意大利副总理。 目前该政府已执政超过1年时间,在此期间,两个党派及其领导人之间冲突不断。

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联盟党以34.3%的得票率遥遥领先,而五星运动党仅获得17.1%的得票,排在了联盟党和民主党(22.7%)之后。这种落差进一步激化了两党之间的矛盾。

6月3日,忍无可忍的总理孔特在总理府召开了记者会,要求两位副总理停止“口水战”,否则“将向总统递交辞呈”。

记者会后,副总理萨尔维尼首先表态,称联盟党将继续政府工作,“我们想继续往前走,我们没有时间去浪费,联盟党已经准备好了”。

另一位副总理迪马约则表示,五星运动党是多数党,一直忠于政府的工作,并相信未来还有很多要做的,尤其是要尊重政府合约。另外,迪马约还要求立即召开政府峰会,以便商讨政府面临的诸多问题。

5月26日,在波兰首都华沙,一名选民走进一处投票站投票。(图片来源:新华社)

希腊:提前举行议会选举

新华社报道,在本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希腊执政党激进左翼联盟也遭遇惨败,得票率落后反对党新民主党9.35个百分点。这一选举结果迫使总理齐普拉斯宣布,将提请总统帕夫洛普洛斯解散议会并于7月7日提前举行新一届议会选举。

新一届希腊议会选举原本应于2019年10月举行。2019年以来,反对党多次要求提前举行选举,但齐普拉斯始终表示将完成本届政府任期,并推出一系列减税惠民措施以争取民心。然而,从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来看,希腊选民似乎对政府的新政策并不满意。

舆论认为,如果希腊议会选举提前至7月7日举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齐普拉斯很难扭转执政党支持率大幅落后的形势。而政局如果出现较大变动,有可能给希腊经济的复苏带来负面影响。

罗马尼亚:政坛较量加剧

罗马尼亚中央选举办公室6月3日宣布,最大反对党国家自由党获得新一届欧洲议会中的10个席位,执政党社民党收获9席,由拯救罗马尼亚联盟党与自由、联合和团结党组成的“2020联盟”获得8席紧随其后。

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显示,社民党支持率大幅下降。面对总统约翰尼斯和反对党要求政府辞职的呼声,社民党执行主席、总理登奇勒一再强调,除非反对党通过议会来弹劾政府,否则她不会迫于压力辞职。

分析人士认为,遭遇挫折的社民党在罗马尼亚议会中的多数地位尚无法被撼动。不过,反对党加强合作、联手对付执政党的行动将越来越多。目前,国家自由党正在准备弹劾政府的提案,“2020联盟”中的拯救罗马尼亚联盟党表示将支持提案。罗马尼亚政坛各政党间的较量正在加剧。

《北京日报》报道,此前,中国驻中非前任大使孙海潮曾表示,本届欧洲议会选举结果也表明,欧洲政治碎片化的加剧倾向还在继续。这种被马克龙称之为“全欧政治版图重组”的“混合政治生态”极具象征意义。欧洲政治混乱局面已成。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