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问题,欧洲极右翼党派的新机会?

发布时间: 2019-04-15 11:29:04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网】刚刚结束的北欧国家芬兰议会选举中,虽然温和的中左翼政党最终以微弱优势获得议会多数席位,但与欧洲许多国家一样,极右翼势力的“突飞猛进”也成为芬兰此次选举的最大“爆点”。

“中左翼”胜出 但极右翼才是“大赢家”

在本次芬兰议会选举中,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社民党)和极右翼芬兰人党的选情焦灼。

综合BBC、新华社报道,芬兰司法部15日宣布,在对全部选票进行统计后,社民党得票率为17.7%,在议会200个席位中获得40席;紧随其后的是芬兰人党,得票率17.5%,获39席;民族联合党得票率17%,获38席;芬兰中间党得票率13.8%,获31席。

2018年4月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市中心,几名年轻人在戴帽节上狂欢。(图片来源:新华社)

根据惯例,社民党赢得大选后,56岁的党主席安蒂·林内将出任总理一职并负责组建新一届政府。如组阁谈判进展顺利,新政府将于5月就职。

虽然“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没有被极右翼“攻下”,但与胜者相比,芬兰人党的急速崛起更加引人关注。去年11月,芬兰人党的民调支持率仅为8.1%,仅仅几个月后,该党迅速攀升至第二大党。

芬兰人党: “大发气候财”的极右翼党派

美国《纽约时报》分析,芬兰人党取得如此成绩,正是因为他们选择利用当下最热的气候话题激起保守派选民的怒意。报道称,在其他政党都竞相提出雄心勃勃的气候保护目标时,芬兰人党反其道而行之,将气候政策描绘成一项由精英集团主导、会损害普通民众利益的议程,以此动员其工人阶级保守派支持者投票。

图为芬兰人党标志。(图片来源:推特

芬兰人党党主席尤西·哈拉-阿霍(Jussi Halla-aho)曾表示,他并不否认气候变化本身,而是否认芬兰有义务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牺牲,比如燃油税“大幅”提高。该党的副主席尤霍·埃罗拉(Juho Eerola)说:“就算每个芬兰人都开枪自杀,这对阻止气候变化也毫无帮助。”

这些大唱反调的言论加上该党长期以来的反欧盟、反移民立场为他们迅速赢得了关注度。根据市场调研公司Taloustutkimus的数据,大部分的新增支持者是以前没有参加过选举的选民。

智库:气候或将成为难民问题后极右翼的新战场

英国《卫报》称,尽管移民问题在过去5年内一直主导着欧盟的政治话语,但一项涵盖14个欧盟国家近5万人的调查发现,民族主义、恐怖主义和气候变暖也是欧洲人所普遍担忧的问题。

图为民众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参加大规模和平游行活动,呼吁政府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图片来源:新华社)

英国著名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认为,欧洲已成为世界气候政治的代言者。环境问题也在最近的十年成为欧洲政治的核心政策,并被当作增加欧洲一体化合法性、获取公众支持的重要资源。

然而,近年欧洲各国在气候问题上的态度大有“两极分化”之势。一方面,呼吁政府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活动层出不穷:2018年,由15岁的瑞典学生格雷塔·通贝里所发起的 “全球气候大游行”强烈影响了欧洲年轻人。至今,德国、意大利、奥地利、芬兰等欧洲多个国家都有学生响应“周五为未来”行动,他们走上街头呼吁政府尽快采取行动,切实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力度。

另一方面,如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欧洲大陆也有一批“气候反对派”开始视气候问题为一种武器,利用它来赢得更多人的支持。

欧洲的许多右翼政党和右翼运动已经采取了类似的方式。在法国,碳排放税提高了燃油成本引发了“黄背心”暴力抗议;在德国,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大力反驳了清洁空气政策背后的科学论证,并嘲笑清洁空气政策是“颗粒物歇斯底里症”。

3月15日,德国、意大利、奥地利、芬兰等欧洲多个国家首都和主要城市都有学生响应“周五为未来”行动。图为当天在柏林的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和联邦交通部之间的荣军广场,学生们打出要求切实应对气候变化的标语(图片来源:中新社)

德国柏林的气候问题智库 Adelphi 的斯特拉·沙勒(Stella Schaller)对各个民粹主义政党及其能源政策方针进行了研究,她表示,“一旦移民问题等话题不再具有爆炸性,不再能够引发紧张关系”,气候问题就很可能会成为“欧洲社会中爆发冲突的新战线”。

继芬兰大选之后,欧洲议会选举将成为极右翼势力的又一个战场。目前,在欧洲议会的 751 个席位中,右翼政党目前占有151席,而且很可能会在5月的选举中占据更多的席位。《纽约时报》认为,反对气候政策的立场可能会逐渐成为主流。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