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到底是奥地利人还是德国人?

发布时间: 2017-12-08 09:14:24   来源:维城(欧洲时报中东欧版微信公众号) 作者:修修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网】奥地利人最厉害的地方在哪儿?

很多人说是让全世界人相信了一个谎言,那就是——希特勒是德国人,贝多芬是奥地利人。

可事实,恰恰相反。

1889年4月20日,臭名昭著的阿道夫·希特勒诞生于上奥地利州一个叫布劳瑙的小镇。

当然,如果要从国籍上去考量,希特勒到底是哪国人,的确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其实,奥地利人想让世人相信那个谎言并不难,毕竟,出生于德国的贝多芬在维也纳用音乐影响了全世界;而出生于奥地利的希特勒则在德国掀起了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

奥地利最“尴尬”的历史遗产

今年年初,奥地利政府最近终于做出决定,将希特勒出生的房屋收归国有,计划对其进行改造,而非拆除。

二战结束后,奥地利多年躲在德国身后以受害者自居,直到上世纪90年代,时任奥地利总理弗拉尼茨基首次承认奥地利的“同谋”角色。奥地利政府和社会开始广泛反思历史问题。当年,希特勒来到奥地利宣布德奥合并时,受到奥地利人的欢迎。合并后,许多年轻人加入纳粹,不少犹太人在奥地利遭到迫害。

如今,作为永久中立国的奥地利希望和平,政府下决心处理希特勒故居,而希特勒留下的“遗产”成为奥地利最头痛的负担。一方面,政府希望扫除纳粹在这个国家留下的印迹,以免纳粹风潮卷土重来。另一方面,又担心此举会被外界视为是销毁罪证,为自身洗脱罪名而不愿承担历史责任。

希特勒落榜维也纳美术学院

事实上,希特勒在奥地利留下的“遗产”,远不仅止于布劳瑙Braunau小镇。

1906年五六月间,希特勒第一次来到维也纳,住在了他的教父约翰·普林茨家。

1907年9月到11月,为了想考入维也纳美术学院(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 Wien)学习绘画,希特勒再一次来到了维也纳,住在6区Stumpergasse 29号。然而,因为入学考试失败,母亲又于12月21日辞世,他随即回到了林茨。

1908年2月到1913年5月间,希特勒第三次在维也纳逗留。

1908年2月到11月间,他继续住在了Stumpergasse,然后在15区 Felberstraße 22号住到了1909年8月,在15区Sechshauser Straße 58号住到了同年9月,在9区Simon-Denk-Gasse 11号住到同年11月,最后在12区Kastanienallee 2号无家可归者的收容所待到了同年12月底。

此后直到1913年的5月,都住在20区Meldemannstraße 25-27号的男子公寓。

这段时间,他以自由画家的身份,以画一些水彩画或明信片维持生计。

希特勒在奥地利维也纳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但是维也纳好像没有留给他艺术的欣赏,他学会的只是种族歧视。

希特勒在维也纳的生活穷困潦倒。值得一提的是,希特勒早年与犹太人不乏交往:给他生病母亲治病的医生、给他的所有家人治病的家庭医生,就是犹太人;那个在维也纳购买并出售希特勒的画作、使他得以勉强度日的画商也是犹太人。而在此期间,希特勒却一直在大量阅读宣传“种族优越”思想的书。

脱离奥地利 成为德国公民

受到德国民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潮流的影响,1913年5月24日,希特勒迁居到了慕尼黑。1914年8月16日,他自愿报名参加了德国军队。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成为一名德军下士,作为兵团传令兵活跃在前线。大多数报告显示他是一名遵守纪律的好士兵,甚至因为吸入毒气而严重中毒。他的表现使他获得了二级和一级铁十字勋章,举荐他的高级军官是一名犹太人。

从1919年9月起,希特勒成为“德国工人党”(DAP:„Deutschen Arbeiterpartei" )的成员,该党于1920年2月更名为“国家社会主义民主行动党”(纳粹党NSDAP,国家社会主义Nationalsozialismus)。

维也纳虽然没有教会希特勒艺术的欣赏,却教会他艺术的表达,作为“艺术家”的希特勒大概很明白符号和制服的力量,他亲自设计了卐字旗,成为纳粹德国最著名的象征。有人统计过,纳粹德国大约有150种制服,用以鼓舞士气,高级官员甚至会举办并参加新制服的发布会。通过这些精心策划的宣传来提升纳粹的影响力。

1920年10月,作为“德国工人党”的活动家,希特勒再一次来到了维也纳,在Hernalser Hauptstraße 39号和Prater 49号的两次集会上发表讲话。1922年6月20日,希特勒有在维也纳3区Marxergasse 17号发表了讲话。

1923年11月9日,他针对慕尼黑拜仁政府的政变企图被挫败后,在直到1924年12月20日的监狱生涯中,他写下了那本《我的奋斗》。

1925年2月26日,曾在1923年被禁的“国家社会主义民主行动党”(纳粹党)重新成立。

脱离了奥地利,1925年4月30日到1932年2月25日期间,希特勒是无国籍的状态,直到1932年2月25日,获得布豪施伟格政府委员会(braunschweigischen Regierungsrat)的任命,希特勒获得了德国公民身份。

受益于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希特勒领导的“国家社会主义民主行动党”(纳粹党)影响力日益扩大。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被当时的帝国总统保罗·冯·兴登堡任命为帝国总理,虽然当时他的党在国会中并没有占到绝对的多数席位。

在事实上消除了德国国会和其他政党的影响之后,希特勒建立了一个基于种族和元首领导的独裁政权。这个政权对政治上的异见人士,采取“盖世太保”和集中营这样残酷的镇压统治。

在兴登堡逝世后,希特勒于1934年8月2日合并了德国总理和帝国总统办公室,并自称为“元首和帝国总理”。

1938年3月12日,德国国防军根据希特勒的命令占领了奥地利,以阻止联邦总理库尔特·冯·舒施尼格对奥地利的独立进行公民投票。

随后,奥地利军队宣誓效忠希特勒,奥地利以“Ostmark” 的名义再次与德意志帝国合并。

1938年3月15日,希特勒在维也纳英雄广场集会上发表讲话,4月9日,希特勒在维也纳市政厅对维也纳进行了正式访问。

尽管希特勒与奥地利、维也纳有着千丝万缕撇不清的关系,维也纳的史学家们却一直在强调,与在其他城市的经历不同,希特勒从未被维也纳市授予过荣誉公民的身份。

右翼历史遗产从未淡出

二战之后,在国际舞台上,奥地利显得平和低调,但奥地利政治发展一直以来都带有强烈的保守主义倾向。近两年来,难民问题发酵,偏向保守排外立场、强调边境安全的右翼得势,极右翼政党在奥地利表现之好令人吃惊,对欧洲目前政治生态也有强烈的暗示意义。

以奥地利管窥欧洲,“右翼之忧”已经跃然纸上,今年法国、荷兰、德国大选结果都显示右翼力量相对得势,整个欧洲的政治氛围在向右转,这已然是现今欧洲政坛的大气候。

1955年建党以来,奥地利自由党一直艰苦经营,根据形势政策不断调整。但在1990年代之前,获得的选票从未超过10%。1995年奥地利加入欧盟(此前,因为冷战中保持中立国地位等因素,一直没有加入)之后,对欧盟持怀疑态度的自由党民意支持率上升。但也从未获得超过30%的选票。但从去年总统选举曾一举拿下近半选票,到今年国民议会选举“中右翼”的人民党和“极右翼”或“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组阁,奥地利“积极向右转”的态度,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奥地利自由党的强硬排外声音,在今天的欧洲一点儿也不陌生;极右翼政党影响急剧扩大,也绝非奥地利仅有。近十年来,欧洲极右势力的发展势头凶猛。国际问题学者表示,究其根源,有三个因素:

一是欧洲经济发展缓慢,民粹主义和排外势力抬头;

二是欧盟在扩张和深化过程中带来问题,有西欧和东欧国家的矛盾,也有深化过程中和国家主权之间的矛盾,激起反对欧盟的民意;

三是最近两年的难民潮,引发新一轮、更激烈的排外情绪。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史志钦教授说,欧洲目前两个现象一是难民潮,二是民粹主义政党崛起,这两个问题相互关联。现阶段,民粹主义政党在难民问题上的政策诉求及其代表的民意在欧洲很有声势。奥地利“向右转”可能鼓舞其他国家的右翼力量。欧洲右翼政党会相互呼应,迫使各国政府和欧盟在移民、难民政策上更加趋向保守。

今年德国大选,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首次进入议会。“我们从中看到了民众对于政府难民政策的不满,也有对于全球化、社会分配不公的不满,还有对国家文化是否失去德意志民族性的质疑”,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副主任胡春春说,“类似的情绪在奥地利大选中也可以观察到。”

胡春春说,总的来说,在全球化时代,已经很难简单地用“左”、“右”这样的标签来划分当今欧洲乃至世界的政治光谱了。譬如,在德国,过去被认为属于支持“左翼”阵营的劳工阶层更看重内部和边境安全,对多元文化持相对保守态度,“右翼”政党的排外主张更容易受到劳工阶层欢迎。“难民问题在奥地利、德国、法国大选中发酵,选民中分化的的政治意愿,应该得到各国和欧盟政治家的直接回应。”

欧洲究竟有哪些国家的右翼势力正迅速崛起?影响有多大?

《纽约时报》去年曾刊发了一篇文章,对欧洲右翼进行了描述。除奥地利外,大致情况如下:

波兰的右翼政党法律和正义党,前年国会选举中获得39%的选票;匈牙利有两个右翼政党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基督教民主人民党和尤比克党现在联合执政,总理欧尔班是著名强硬派人士;瑞典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2014年选举中获得14%选票,该党反对接收移民,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希腊极右翼“金色黎明”在2012年曾赢得11%的选票。

当然还有法国的极右翼“国民阵线”和德国的极右翼“德国选择”,更是不能轻视。

欧洲时报中东欧版公众微信号:EuroNews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