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陪同中国专家进米兰Sacco重症室

发布时间: 2020-03-25 22:59:45   来源:欧洲时报意大利版 作者:卢嘉琦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意大利版卢嘉琦报道】继首批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一行9人携带医疗防疫物资和设备于12日晚抵达罗马后,第二批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一行13人也于18日抵达米兰马尔奔萨机场。两批中国专家现已积极投入当地的抗疫工作之中。今天(25日),由14名中国专家组成的中国第三批赴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乘坐包机“出征”,经过十余个小时飞行后抵达意大利米兰,随即将奔赴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为当地疫情防控工作再添中国力量。

所有到来的中国专家与意方的交流工作,离不开翻译人员的努力与付出。今天上午10时,欧洲时报记者连线采访了本周一(23日)义务陪同中国专家前往伦巴第大区卫生厅和米兰Sacco医院开展防疫交流工作的高级翻译员石阳石,听他讲述站上意大利防疫第一线的亲身感受。

陪同进入新冠肺炎重症室:一线情况究竟如何?

“23日的翻译工作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感受。每一名在前线救人的医护人员都是英雄。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我感受到了他们的默默付出,他们有着天使一般的坚韧,同时也有普通人的无奈。”石阳石表示,尽管为遵从职业道德与原则,自己不便透露当天的工作内容和具体细节,但他愿将个人的真实感受及对大众有益的信息通过欧洲时报分享给大家。

石阳石介绍称,当天上午自己先陪同中国专家前往伦巴第大区卫生厅,与意医疗专家就抗疫防疫工作展开交流。随后,一行人赶往米兰Sacco医院与其他医疗队成员会和,并进入重症病房,实地了解救治一线的最新情况。

石阳石出生在一个医生家庭,其母亲、姥爷等都是医生,从小出入医院的他对医院感情特别深,在他眼里,进医院原本就像回家一样寻常。但当天他被安排陪同专家进病房前,内心其实有些忐忑,“主要一开始我是完全不知道要进入重症病房的,也没什么心理准备。他们问我行不行的时候,我回答说‘行啊’。但说实话,当时心里其实还挺害怕的。”

石阳石表示,由于疫情爆发,重症患者数量急剧增加,原本采取循环式进出口分离的重症病房已无法保持此前的运作模式,走道上也放满了用以救治患者的医疗器械。“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现在的病患数量实在太多了。”但他同时指出,大家对此不必过于担心,尽管医院的排布因疫情爆发而发生改变,但每一间病房入口依旧有隔离空间,救治工作也仍遵照国际卫生组织(OMS)标准在井然有序地进行。

另一方面,根据国际卫生组织的防护标准,意大利医护人员已采取了符合规范的个人防护措施,但相对而言,石阳石认为中国的一线人员防护工作要更加严格安全一些。“打个比方,我看到意大利医护人员的颈部是没有被防护服包裹保护的,这在中国疫情重灾区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医护人员采取了最高级别的防护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米兰Sacco医院院长对华人重症病例数量格外少这一点表现出了惊讶。“我从Olivieri院长这里了解到,从疫情爆发到现在,被医院传染病重症病房收治的华人患者数量只有2人,而且都已经治愈了。院长也说,刚开始医院完全没想到被新冠病毒感染入院治疗的华人患者数量会这么少。很可惜,当时我没能有机会告诉他,因为我们华人从最初开始对待新冠病毒就格外谨慎小心。”

“意方非常重视中方分享的经验和数据”

在协助两国医护人员沟通交流的过程中,石阳石感受到了意方对于中方的感激,以及两国医护人员并肩作战的伟大情谊,同时还感受到意大利对中国抗疫经验的重视与迫切。“当然,这种‘迫切’并不是我们一般想象中焦急、追问的态度,”石阳石解释道,“相反,两国医生的表现都非常稳定。只是从意大利医疗专家对中国抗疫数据、方法和经验等细节上的深入挖掘,可以看出他们对中方所给出的信息是非常渴望和重视的。”

石阳石同时指出,翻译过程中他也察觉出中意双方的沟通存在一定“困难”。“这个困难不仅仅是指语言方面的问题,同时还有两国文化、体制方面的差异。”石阳石表示,这就很需要那些无论从医学技术还是文化政治层面都能为双方搭建桥梁的翻译人才来提供帮助了。

当天的工作中,还有一幕令石阳石尤为感动——当中国专家一行抵达米兰Sacco医院时,他们收获了现场众多意大利民众的感谢。“周围的意大利人一直在对我们说‘谢谢’。人们除了向我们微笑和举手致意外,还有人在远处拍照,或走过来说一声“Grazie davvero(真心感谢你们)!”石阳石表示,自意大利疫情爆发以来,许多华人都曾遭遇过“歧视”事件,“这些事也令我感到特别难受,而我们都知道,医生是医不好某些人的无知和自私的。但我相信那些人始终是少数派,Olivieri院长也告诉我,在新冠疫情爆发前,Sacco医院就一直为来自各个民族的病人提供平等的医疗服务。”

为何疫情重灾区的华人不该回国?

“我和温振华医生都认为,此时此刻,这里的华人不应该选择回国。”在当天的工作途中,石阳石与同为翻译员的米兰急诊科华人医生温振华共同录制了一段视频。

温振华和石阳石认为,此时旅意华人从意大利疫情重灾区回国,有两点不妥之处——

“首先,我们回国可能会使得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受到影响。”石阳石说,“因为我们谁都不能确认自己有没有被感染。有可能我们自身已携带病毒,或在回国途中不小心被感染,哪怕这会儿我们没发烧,但过一阵子出现症状了该怎么办呢。所以,此时盲目回国,会给当下正在好转的中国疫情防控工作增加威胁和负担。”

“第二点,温医生和我都是从小在意大利生活长大的,尤其温医生,他在意大利从事医生一职已经有很多年了,从他个人的职业经历和最近一段时间在意大利抗疫一线的亲身经历来说,从来没有看到过我们中国人在意大利接受治疗时被区别对待。”石阳石表示,温振华医生不仅从未在意医疗体系中见过“排华”“歧视”类事件,同时他认为意大利医疗系统总体而言是公平、公正且医疗水平居世界前列的。

“我自己的防护观念也发生了变化”

在意大利传统观念中,“病患才需要戴口罩”,因此大部分人将“戴口罩”和“已得病”画上等号,而从小在接受西方教育的石阳石也曾一度认为那些没有确诊就戴口罩的华人过于谨慎了些。但他的这个观念,在两周前与一直战斗在意大利抗疫第一线的温振华交流、同时自己亲身“上阵”之后,发生了180°的转变。

如今石阳石清楚地认识到,戴口罩的目的之一是为了防止自身被传染,另一方面也是确保可能已受感染而未出现症状的人感染他人。“可能有人会觉得戴口罩不舒服。但我希望大家明白,现在我们多忍受一会儿口罩带来的不便,就能多减少一分自己被感染或感染他人的可能,也就能为那些可怜的老人和高危人群多争取一些时间,争取到他们生的希望。”

而第二个转变,就是作为一名幼年时期就来到意大利并生活成长的华侨,石阳石平时阅读的几乎都是意大利新闻。“疫情发生后,我发现在宣传防疫方面,中国媒体做得非常好。在抗击病毒方面,中国医生所掌握的信息也更多更专业。所以现在我和其他华二代朋友每天都在认真阅读中文新闻,即使这对我们来说有些吃力。”此外,他还认为,信念和善念是人们从心理角度提高免疫力,从而对抗病毒的另一个重要武器。

采访的最后,石阳石表示,想要打赢新冠肺炎这场战役,需要全社会的努力和自觉。仅靠医院、医护人员以及来自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医资捐赠,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我想,只有政府采取强而有力的措施去阻止疫情继续发展蔓延,人们自觉自律地遵守防疫法令、好好待在家中,才能有效阻隔疫情。不然的话,恐怕再多的医护人员和物资也无法挽救疫情。”

(编辑 :夏雨)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