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碳减排低于预期 德国欲加速“退煤”脚步

发布时间: 2018-09-07 08:37:43   来源:欧洲时报德国版 作者:陈磊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记者陈磊综合报道】德国二氧化碳减排进展落后于预期,恐怕无法兑现在2020年减排40%的承诺。联邦政府责成“增长、结构性改革和就业委员会”年底拿出“退煤时间表”,德国能源转型能否真正迎来转机?

最近3个月,默克尔总理和俄罗斯总统普京3次会面。除了叙利亚内战和乌克兰冲突等议题外,经波罗的海“北溪二号”天然气输送也是两人频繁会面的焦点话题。能源专家分析,默克尔顶住美国压力推进“北溪二号”建设,是为了解决德国能源转型所遇瓶颈,同时也为德国彻底“退煤”带来了希望。

2018年6月,德国环境、自然保护及核能安全部部长斯文亚·舒尔茨坦诚,德国在二氧化碳减排方面已经明显落后,无法兑现在2020年减排40%的承诺。预计到2020年,德国废气排放量只能比1990年的排放水平减少32%,而这8个百分点的差距,意味着每年将有超过1亿吨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

“德国一直被视为全球环境保护的领军者,如果政府承诺无法兑现,不仅会对环境造成危害,德国的国际形象也会受到损害。”德国能源智库Agora负责人帕特里克说道。

德国环境部把减排速度慢于预期,归咎于三大原因:高估了现有计划的减排效能、经济增长速度快于预测,以及人口增长幅度高于预期。其中煤炭开采规模不减反增,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今年夏天,联邦政府成立了“增长、结构性改革和就业委员会”(WSB),它的职责是重振莱茵-鲁尔(Rhine-Ruhr)以及德国东部劳西茨(Lausitz)等产煤区的经济活力。同时联邦政府责成该委员会制定一项让德国从能源结构中彻底摆脱煤炭的计划,并最晚于年底前提交报告。因此该委员会也被德国媒体称作“退煤委员会”。

据《明镜》周刊报道,该委员会的成立几经周折,最终形成了一个规模可观的机构:由主要政党的4名成员领导,包含8个部和6个联邦州的代表,3名联邦议院的议员作为观察员,还有24名来自环境组织、工会、商业和能源协会和学界的代表成员。环境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写到,委员会的组成表明,联邦政府非常希望在基于社会各界共识的基础上,结束燃煤发电。

鉴于欧盟减排和德国能源转型的巨大压力,人们对于该机构的“退煤报告”抱有前所未有的期待。一些能源行业内部人士乐观认为:德国乃至欧洲的能源政策已经走到了一个决定性的关口,对低碳的口头承诺在不久的未来可能就会变为现实。

而德国一旦彻底“退煤”,也有望改变欧洲的能源前景。波兰和捷克等欧洲产煤大国也将面临巨大压力,被要求追随德国的脚步。一个足以改变欧洲大陆现行碳价、并且有更加广泛国际参与的前景值得期待,可再生能源和天然气将填补煤炭退出后的空缺。

但彻底“退煤”谈何容易,煤炭工业在德国经济中盘根错节已有近200年。19世纪下半叶,煤炭帮助德国建立了工业根基;在本土没有可观石油储备的情况下,煤炭成为德国发起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略资本。

过去20年,在能源转型巨大压力下,德国煤炭工业不仅保存了实力,而且在规模上还有所扩大。目前德国每年生产1.7亿吨褐煤,直接和间接从业人员超过2万人。矿业相关技能并不能轻易转移到现代工程或者制造业,这也是摆在政治家面前的一道现实难题。

2017年11月在波恩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环保团体、德国绿党都希望德国总理能做出彻底“退煤”的承诺,并且拿出时间表。绿党当时提议立即关闭多达20家煤电厂,但迫于供电安全和工人就业的压力,默克尔在气候大会上也只能打起了太极。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迎来了转机。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伦敦国王学院客座教授巴特勒日前撰文表示,德国“退煤委员会”成立后,便被要求在较短的时间内制定出计划报告,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从德国政府近期的种种迹象来看,年底即将提交联邦政府的“退煤报告”可能不会只做出“微小的改变”,甚至设定一个远远早于很多观察人士预期的、完全淘汰煤炭的日期。

2018年4月,曾经烟囱林立、灰尘满天的煤炭工业基地鲁尔区关闭了最后两座煤矿。过去的矿区也没有闲置,被改造成为供人参观、游玩的文化休闲基地。

随着德国政府进一步加快能源转型脚步,全德彻底告别煤炭的时间表可期。不久的将来,人们也只能在这样的休闲基地,去感受德国煤矿开采的历史和文化了。

(编辑:泽勤)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