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两成青少年生活“相对贫困” 

发布时间: 2018-04-22 22:05:1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高俊青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德国社会阶层固化,18岁以下的青少年有20%依然生活在“相对贫困”中。(图片来源:法新社)

【欧洲时报高俊青编译】法新社4月20日的报道称,对于德国五分之一的青少年来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大选中所承诺的“高生活水平国家”还只是幻想。如今家庭贫困的孩子,很难冲破自己身处的阶层桎梏。

儿童保护联合会(Kinderschutzbund)主席Heinz Hilgers感叹道:“现在成长在贫困中的孩子,将来就成了贫穷的大人”。

作为欧洲最具实力的国家,德国经济势头良好,公共资金从未如此充裕。然而18岁以下的青少年有20%依然生活在“相对贫困”中。五分之一的贫困儿童这一比例跟法国差不多,但德国的经济形势要比法国好很多。

图为默克尔看望儿童的资料片。(图片来源:法新社)

这些孩子的父母月收入只有不到德国普通家庭平均收入的60%。也就是说一位家长和一个孩子每月净收入不到1192欧元,而一个有4个小孩的家庭每月净收入不到2355欧。

Heinz Hilgers称全德国280万贫困儿童中三分之一的父母有工作,虽然德国已将其失业率降到了两德统一以来的最低,但这种贫困现象依然让人担忧。他表示,如今的青少年就是未来社会的成年人,这种现象可能会给已经老龄化的德国经济带来危机。

利希滕贝格(Lichtenberg)市有一家由明爱天主教基金管理的社区中心,每周组织孩子一起做饭和用餐。社区中心的负责人Patric Tavanti说,这里的孩子大部分来自移民或单亲家庭,他们的父母要么没有时间,要么没有钱来保证孩子的一日三餐,很多孩子一整天吃不到饭。“我们这里只有一个孩子说想参加高考”,Tavanti说。

德国柏林赫尔梯行政学院(Hertie School of Governance)教授Klaus Hurrelmann担心这种贫困导致恶性循环:“物质上的贫穷会衍生出教育和文化上的贫穷”。这些贫困家庭的孩子意识到自己物质上的匮乏后会渐渐感觉到自己被排斥,并开始因为不能参加班上的集体远足或者不能请朋友来开生日趴而感到羞辱;慢慢地丧失了自信心,从而无心学习。

格罗皮乌斯塔特城(Gropiusstadt)曾被作为电影《我叫Christiane F,13岁,吸毒、卖淫……》的背景。一个家庭中心的负责人表示,这里的孩子们营养跟不上,而且也没有人给他们辅导作业和教他们阅读识字。德国教育体制的筛选始于小学毕业,很多孩子小学毕业后,往往进入职校,最后都从事不稳定的职业。

有一项针对“贫穷的继承”的研究指出,只有3%到16%的极少数家庭的孩子挣脱了自己原有的社会阶层。

德国新一届的 “大联合政府”提高了家庭补助金,支持更多的日托和提供全日制课程的学校,来将女性从家庭生活中解放出来工作。

但是柏林议员Lisa Paus认为,如果不改革战后作为临时过渡的税制,这一切都没什么用。现在的税制主要是倾向于薪水差异大的夫妇,而不是家庭主妇。现在时代变了,她认为政府对单亲家庭的补助不够,离婚往往意味着陷入贫穷。45%的生长在单亲家庭的孩子,尤其是单亲妈妈带的孩子,都在“相对贫困”中。

有人提议设一个基本收入保障每个孩子的物质条件。这个想法一来昂贵,且完全没有考虑到执行起来预算上的困难。

慈善组织马耳他兄弟会(Ordre de Malte)的 Lars Dittebrand希望家庭部长能够在全国范围内推动问题的解决,“今天的孩子就是未来的劳动力,在解决这件事情上不能想着省钱。”

(编辑:原野)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