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小鸭”舒尔茨挑战默克尔:大众政治的童话牌迷幻剂

发布时间: 2017-02-17 04:07:58   来源:欧洲时报德国版 作者:胡言 浏览次数: 评论:0

舒尔茨在当选SPD总理候选人后发表演讲。(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欧洲时报】自1月29日欧洲议会前议长舒尔茨被社民党正式提名为本届德国总理候选人之后,社民党的支持率在两个星期之内上升8个百分点,迅速拉近了与联盟党的距离。“舒尔茨现象”作为世界政治“去精英化”的另一种体现,值得好好欣赏一下。

最新民调显示,社民党的支持率达到了30.1%,比提名舒尔茨前上升了8个百分点,比上届大选增加了4.4个百分点,这是自上届大选后社民党支持率首次大幅度上升,并超过30%。相反,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支持率在两周之内下跌2.5个百分点,从36%跌到33.5%,与上届大选相比下跌了8个百分点。社民党和联盟党的距离从提名舒尔茨之前的差14个百分点,迅速缩短到只差3个多点。

德国民众打出支持马丁·舒尔茨的标语。(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舒尔茨被提名为总理候选人之后,并没有发表任何个人的政治观点,其对手现任总理默克尔也没有犯新的政治错误,那么,“舒尔茨旋风”缘何而来?

查看舒尔茨的简历,可以发现,舒尔茨的个人“魅力”主要在于:不是高富帅,不是乖孩子,不是好学生,经商不成功,官运却畅通,如此多的反面形象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也算难得。

这是一个现代的政治“神话”。

1955年12月,舒尔茨作为5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弟弟出生在北威州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一名亲社民党的警察,母亲是严格信奉天主教的家庭妇女。舒尔茨上了5年的天主教会小学和8年的私立天主教会中学,因11年级两次留级没能取得中学毕业文凭,没有资格上大学,于是在失业一年之后,接受了2年的书商职业培训,结业后在亚琛一带出版社和书店做了5年的业务员,1982年和自己的姐姐合伙开了一家书店,一直到1994年都在这家书店工作,没有太大作为。

舒尔茨身材矮小,头发稀疏,一副宿醉未醒萎靡不振的倦容,与德国男人在人们心目中留下的形象相去甚远。简历称,舒尔茨20岁不到就已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酒鬼。他自己一次对《万花筒》杂志记者说:“我什么都喝,只要是能拿到的酒。最糟糕的是,当自己每天早晨带着一种失败的心情醒来。天天都在告诫自己,要做得更好,但第二天依然没能做到。这是一种令人沮丧的感觉,渐渐地让人折了脊梁骨。”

然而,没了“脊梁骨”的酒鬼舒尔茨在政坛上却平步青云。

1974年,中学不能毕业、工作也找不到的舒尔茨加入了家乡小镇威尔塞伦的社民党,成为青年团的骨干,1984年当选为威尔塞伦市政委员,1987年被选为义务市长(不拿工资的志愿者),以31岁的年龄成了北威州最年轻的“市长”,并一直当了11年。从1994年起,舒尔茨入选欧洲议会,成了一名职业政治家,2000年起任欧洲议会德国社民党党团主席,2004到2012年担任欧洲议会社会党党团主席,2012年当选欧洲议会议长,任期到今年1月结束,被社民党推举为德国总理候选人。

当“丑小鸭”终于修炼成“黑天鹅”,他的故事便散发出迷人的光环,让身处社会底层的大批“丑小鸭”们,产生幻觉,抱有幻想,把他看成“领头鸭”,指望他能引领自己有朝一日也变成“黑天鹅”。

所以,舒尔茨的出现,迎合了大批因出于“抗议”而拒绝给执政党投票的选民。

这些人本来打算把票投给小党甚至是极右政党,而“另类”社民党人舒尔茨,正是他们理想中的“代言人”。舒尔茨的“非精英”标签,被看成了执政大党中出现的“一股清流”,成了改变现状的寄托。正因如此,舒尔茨没有职务、没有政治观点和施政纲领,反而占据了主动。

对舒尔茨的支持,主要来自原本把选票给了小党的“抗议”选民。

民调结果显示,舒尔茨被提名为总理候选人之后,德国选择党、绿党、左派党和自民党的支持率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这样,德国除了维持联盟党和社民党的“大联合”政府之外,其他组合的执政可能反而缩小,这对社民党来说并不十分有利。舒尔茨一现身便抢尽风头,使原本稳操胜券的默克尔受到严重挑战,大选形势变得更为错综复杂。但“舒尔茨效应”能够持续多久,舒尔茨能否率领社民党最终击败联盟党,取得组阁权,尚有待进一步观察。

(编辑:张晓白)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