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法国舆论质疑“自觉隔离法”

发布时间: 2020-11-19 22:38:29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原野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原野编译】11月19日,法国卫生部长韦朗在疫情发布会上表示,虽然数据指标有所好转,但现在不是解封的时候。

每4分钟新增1名新冠重症

法国卫生总署署长萨洛蒙表示,法国新冠病毒传播速度有所减缓,感染指数R0保持在0.65-0.89间,最近7日,全法平均感染发生率为每10万居民确诊248.2例,但仍高于马克龙总统的既定目标。

目前法国仍有32345新冠病人住院治疗,4653名重症病人。24小时内,新增2200新冠病人入院,311名重症病人,相当于每4分钟就有1名新冠重症病人。

疫情致法国人心理健康恶化

在记者会上,韦朗首先呼吁重视疫情带来的心理健康问题。

疫情期间,除了担心感染、传染新冠病毒等紧张情绪,社交活动的减少会带来孤独感,封城措施或引发家庭内部关系紧张、甚至家庭暴力,这些与疫情相关的心理健康问题都应引起重视。

韦朗指出,8月底以来,法国人的焦虑度越来越高,满意度越来越低。9月至11月初期间,法国人的心理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三分之一的大学生在封城期间出现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外国留学生经济困难凸显。

卫生部长提醒,儿童或家长若出现心理问题,可拨打119免费热线寻求帮助。

韦朗说,全法心理健康医疗中心正在紧急招聘160名心理医生,心理热线电话0800 130 000 再次重启,目前每天接到2万通电话。

持证出门持续到12月20日

政府11月19日召开会议,部署第二次解封事宜。总的来说,这次法国解封将循序渐进,管制措施不会一下子解除。

预计从12月1日起,在遵守防疫规定的前提下,“非生活必需”商店将可以开门,宗教仪式也将恢复。据Europe1电台得到的消息,理发店和驾校也能开放。

另外,出行证明的规定预计要持续到12月20日。

政府不排除强制隔离感染者

目前,关于强制隔离感染者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是否将在法国实施强制隔离措施?韦朗在19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讨论中”,他同时强调,这首先涉及民主问题;其次,一些实施强制隔离的国家也遭遇了第二波疫情,比如韩国、新西兰等国近日也因疫情反弹而收紧防疫措施。

11月19日,法国红十字会人员在法国南部城市Saint-Gilles运用快速手段为疑似患者检测新冠。(法新社图)

总理府不排除实施强制隔离的可能,但若要采取这项措施,必须将立法并在国会进行辩论。11月17日,总理卡斯泰曾指出,强制隔离措施会“对同胞们在思想上造成冲击”,且“触及宪法和民主问题”。而卫生部长韦朗对强制隔离措施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

征用隔离酒店竟没人住

今春第一波疫情期间,为阻断传染链、遏制疫情蔓延,响应政府“检测-追踪-隔离”的防疫策略,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推出Covisan防疫计划,其中一项措施便是征用酒店隔离。雅高(Accor)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塞巴斯蒂安·巴赞(Sébastien Bazin)随后宣布,旗下提供300多家酒店提供新冠隔离房。

法国《世界报》记者在5月解封后来到位于巴黎奥尔良门的一家美居(Mercure)酒店看到,该酒店将3层共65间房腾出,供新冠病人隔离使用。没想到整整四个星期,一个新冠病人也没来,酒店的征用工作也随之草草结束。

感染者隔离措施形同虚设

《世界报》称,从酒店隔离计划的惨败,实际上也是法国政府“检测-追踪-隔离”防疫三大基本措施的失败。巴黎西北郊拉加雷讷-科隆布(La Garenne-Colombes)共和党籍市长、巴黎蓬皮杜医院急诊科主任朱文(Philippe Juvin)指出:“现在隔离措施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如果只是让阳性人员各回各家,继续感染其家人,那检测几百万法国人的意义何在?”

朱文表示:“法国人是通情达理的,如果提供隔离酒店房间,他们会去的,但前提是要和大家好好解释,并发动当地官员加入行动。”朱文称,作为市长和医院急诊科主任,自己从未收到任何有关Covisan防疫计划的信息:“可能只有私家侦探才能搞得清楚吧!”

Covisan防疫计划发起人、巴黎Pitié-Salpêtrière医院传染病防治专家皮亚鲁(Renaud Piarroux)则有不同的看法:“人们不愿意去酒店隔离,尤其现在第二波封城,基本谁都没封住。”关于征用酒店隔离,皮亚鲁强调,这本来就“只是为没条件居家隔离人员提供的一个选项而已”,但他同时承认,需要“重新考量调整策略”。皮亚鲁透露,已经以巴黎公立医院集团为名,向卫生部建议“采取新接触者追踪措施”。

目前,法国医保局和各地卫生署会联系确诊病例接触者,但皮亚鲁认为,“只靠发一条短信要求隔离,这远远不够”。他表示,应该花时间详细解释:“尽量与其他人待在不同的房间里、10天内不要和同事聚在一起喝咖啡,这些要求的目的不是要隔离某个人,而是避免把病毒传染给亲友。解释清楚了,大家才会更配合。”

议员“上书”求强制隔离

不过,在上莱茵省议员Olivier Becht看来,光靠解释没用:“法国不是日本,在法国没有惩罚措施,就不会有效果。” 据悉,以Becht为首的国民议会“行动(Agir)党团”的二十余名成员已向政府提交申请,要求强制隔离:检测阳性强制隔离14天,接触者强制隔离7天,违规罚款1万欧元。

议员Becht介绍,已有其他欧洲国家采取类似强制隔离措施,西班牙对违规者最高可罚款60万欧元,在意大利甚至面临牢狱之灾。

如何强制?上莱茵省议员建议,像病假那样,出动医保局监督人员或宪警对隔离人员进行抽查。可行吗?内政部把球踢给了总理府,而医保局则表示,该机构的任务不是“监督人们是否严格执行居家隔离,而是查明传染链”。

“强制隔离的目的不是要监视法国人的一举一动,也不是要靠罚款捞一笔,而是要让检测阳性人员老老实实居家隔离,避免其继续传播病毒。”Becht警告说,“必须改变策略了,否则法国将陷入封城-解封-再封-再解的死循环……”同时,他建议重新征用酒店用作隔离,并且征用公民服务机构,帮助居家隔离人员解决问题。

法国真的能实施“强制隔离”吗?法官出身的Becht 议员觉得没问题,“亚洲的民主国家也都是这样做的,只有这样才能遏制感染”。

然而,卫生部长韦朗对强制隔离措施的可行性保持怀疑态度,他认为,“这史无前例,就算对感染性极强的肺结核病人也从未采取过这种措施”。

法国科学委员会则认为,相比难以执行的强制隔离,比较现实的是更好地执行居家隔离,在要求隔离人员履行义务的同时,更好地保障他们的权利:比如在隔离期间申请带薪假、享受送餐上门服务等。

新冠抗体或可存续数年

11月16日发表一项美国研究显示,新冠抗体至少能在体内存续6-8个月。

该研究收集了19至81岁185位患者数据。这些新冠感染者在痊愈后八个月,体内抗体仍足以抵御再次感染。研究人员以此得出结论:新冠抗体存续时间达6-8个月,可以保护患者免于再次感染。

研究团队研究了免疫系统组成部分:抗体、产生抗体的B细胞以及负责杀死其他感染细胞的T细胞。

研究发现抗体在感染后8-10个月只是略有下降,T细胞在体内的下降也非常缓慢。另一方面,B细胞却随着时间推移显著增加。研究人员还未能解释其中的原因。

抗体的缓慢下降速度让研究人员推测抗体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甚至数年。

对于共同参与这项研究的美国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病毒学家Shane Crotty来说,“如此数量的免疫记忆可以防止绝大多数人在数年间因新冠住院。”

(编辑 :夏雨)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