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美总统“带货”羟氯喹,法国专家否认三连:别学他!

发布时间: 2020-05-19 20:20:39   来源: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欧时大参 作者:原野 马行健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欧时大参】伴随着那句“你还有什么要失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18日在白宫告诉全世界,为预防新冠,自己每天吃一粒羟氯喹,已经吃了10天。

特朗普服用羟氯喹防疫的做法令美国朝野一片震惊,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说:“他是我们的总统,我希望他不要服用那些未被科学证实过的东西,尤其是在他这个年龄和这个体重的情况下。”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认为“这会给人们错误的希望,并让他们置身于危险之中。”

就连一直“挺特”的美国福克斯新闻这次也看不下去,主持人尼尔·卡夫托直言,健康状况脆弱的民众服用羟氯喹作为新冠预防手段“会让你没命”。

从3月下旬将氯喹称为“可改变规则的上帝馈赠”,到4月不惜以报复作为威胁,要求印度解除羟氯喹出口禁令,再到5月18日自曝“以身试药”,特朗普不断用更进一步的具体措施,为羟氯喹这款防疟疾药物背书。

白宫医生Sean Conley确认在允许特朗普服药之前与总统有过“数次谈话”,特朗普本人面对记者镜头表示“它不会对我造成不适”,但呕吐、头痛、影响视力和肌肉无力,严重情况可能包括过敏,确是这款“很多医生都在用的40年老药”常见的副作用。

究竟能不能预防新冠?

虽然有特朗普“带货”,但是羟氯喹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预防新冠的效果呢?

法国心脏科专家、BFM电视台健康专栏顾问Alain Ducardonnet指出,目前尚无科学研究可证明羟氯喹的预防作用,并重申这种药“不能自己随便乱吃,可能会导致心律失常甚至心脏骤停等致命的副作用。”

事实上,早在4月10日,法国医药安全局(ANSM)就曾对服用羟氯喹的副作用发出警告,表示要尤其警惕羟氯喹对于心脏的不良反应。

之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也于4月24日警告称,鉴于羟氯喹和氯喹这两种药物可能产生严重的副作用,只允许在临床试验中和医院里使用,并密切观察服药者有可能出现的心脏问题。

拿医护人员当“小白鼠” 法国发起“预防新冠”药物试验

实际上,目前多国研究人员正在对羟氯喹是否有预防新冠的效果进行研究。

美国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的研究人员正在通过对与新冠感染者共同生活人员的研究,来判定羟氯喹的预防效果,结果尚未知。

法国方面,4月14日,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发起一项名为“Prep Covid”的药物预防随机对照试验,以判定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是否有预防感染新冠病毒的作用。

具体来说,参与试验的900名医护人员将被分为三组,每组300人,将在40天的时间里,分别服用羟氯喹、阿奇霉素和安慰剂。参与者将在试验开始和结束时接受两次病毒检测,并会定期做心电图检查。试验结果将于6月揭晓。

治疗新冠肺炎效果如何?

5月15日,分别在法国和中国进行的两组试验结果显示,羟氯喹对治疗新冠肺炎,无论重症还是轻症,都无显著效果。

这篇在《英国医学杂志》(BMJ)上发表的论文称,在法国进行的研究显示,使用羟氯喹并不能显著降低住院新冠患者病情恶化成重症或死亡的几率;而中国方面针对轻度、中度新冠患者的研究则表明,相比其它常规用药,羟氯喹不仅不能更快消除病毒,反而会产生更大的副作用。

对目前一部分人对羟氯喹的“追捧”,法国国家医学科学院新冠小组负责人Yves Buisson直言不讳:“这不是科学,几乎是一种‘宗教/政治’信仰。”

Buisson在BFM电视台上表示,自己看到的最新一篇预印本论文称,研究人员为使用羟氯喹的猕猴接种感染新冠病毒,结果显示,羟氯喹没有起到任何预防作用。

他还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带了一个不好的头”,一些人可能会因此想“为啥我不能也试试?就算没有预防效果,反正也没什么坏处”,这种想法是非常危险的。

“网红”传染病学家谈羟氯喹副作用:“集体幻觉”

相比法国官方对羟氯喹的保留态度,马赛地中海感染研究所(IHU Méditerranée Infection)所长拉乌尔(Didier Raoult)教授则从未掩饰过自己对羟氯喹的“推崇”。

拉乌尔周二(19日)在法国电台Radio classique节目中表示,自己看了新闻才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的事,此前并不知情:“我又不是特朗普的家庭医生。”

大力推行用羟氯喹治疗新冠的拉乌尔在访谈中抨击那些指责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无效”的人:除了“制造集体幻觉的媒体”以外,还有一些“官员”,比如法国国家医药安全局(ANSM)局长多米尼克·马丹(Dominique Matin)对羟氯喹的“禁令”在拉乌尔看来就“完全不合理”。

马丹此前曾警告称,新冠病毒感染者心血管系统更加脆弱,因此在使用羟氯喹等对心脏有不良反应的药物时,更易引起心脏相关不良反应。

马丹的警告体现了法国卫生部对使用羟氯喹的态度谨慎。今年4月,卫生部曾在短时间内禁止家庭医生为新冠患者开羟氯喹,仅允许对重症住院患者使用这种药物治疗。这一“禁止执业医生开某种处方药”的管制措施引发医生工会强烈不满。

4月底,拉乌尔教授在接受BFM电视台专访时也表达了自己的不解:“羟氯喹是一种常规得不能更常规的药,是继阿司匹林之后,全球医生开的第二多的药。仅2019年,就开出了3600万粒Plaquénil(羟氯喹药物),从来也没人说啥,怎么现在突然就变成“致死毒药”了?”

拉乌尔表示,这种抗疟药进入市场上已有40多年,“哪个医生在从业生涯中没开过这种药?”并隔空“质问”法国国家医药安全局(ANSM)局长马丹为何不站出来为风评被害的羟氯喹“正名”。

疫情期间,拉乌尔教授曾多次表态,每次都会引发争议。例如他一直声称羟氯喹对于治疗新冠有良好疗效,但医学界对羟氯喹的实际效果、尤其是对心脏的副作用表示担忧;拉乌尔还乐观地表示,此次疫情将很快结束,而且不会有“第二波疫情”,但法国政府仍然对疫情反复发作的前景保持高度警惕。此外,拉乌尔还公开表示,野生动物市场并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动物养殖密度过大才是引爆疫情的关键。”

(编辑 :夏雨)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