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肝肉”到“叛徒” 希拉克越南养女为何被拒出席国葬?

发布时间: 2019-10-03 05:48:4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潘亮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潘亮报道】法国于9月30日为前总统希拉克举行了国葬,葬礼由总统马克龙亲自主持。多国政要出席葬礼仪式,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以及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奥朗德等。

法国民调机构调查显示,在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希拉克与戴高乐的受欢迎率相当(均为30%),在法国人喜爱的总统排名上并列第一。

因为身体原因,希拉克夫人贝尔纳黛特没有出席随后在巴黎圣叙尔比斯教堂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 不过民众都通过大屏幕看到了希拉克家族的三位后人:女儿克洛德(Claude Chirac)、女婿弗雷德里克(Frédéric)和外孙马丁(Martin Rey-Chirac)。

媒体很快发觉,在希拉克的家属当中,除了在2016年因病早于希拉克离世的女儿劳伦斯(Laurence Chirac),也没有在国葬上看到本该出席的希拉克“大女儿”——英达奥 (Anh Đào)的身影。

人们都知道希拉克生前育有两个女儿劳伦斯(1958年出生)和克洛德(1962年出生),但鲜有人了解希拉克夫妇还有一位越南养女英达奥(1957年出生)。作为长女, 62岁的英达奥不和养父做一个最后告别令人吃惊。

其实,在9月26日媒体传出希拉克死讯后,英达奥就表示自己早已被“清理出门户”,恐难获准出席葬礼。

图为法媒对英达奥的采访。(图片来源:法国《巴黎人报》官网截图)

难民找到爱心爸爸

从成为难民来到法国到被总统收养再到“被驱逐出门”,并在2009年及2013年分别荣获法国荣誉军团勋章和法国国家功绩骑士勋章,英达奥有着一段极不平凡的经历,而她与希拉克家族的恩怨旧事也被法国媒体翻了出来。

在上世纪70年代,作为逃难的越南船民之一,21岁的英达奥在1979年7月23日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时任巴黎市长希拉克亲自在机场迎接难民。经过交流之后,希拉克被其经历所感动,市长先生表示会让英达奥从此远离苦难,并立即将她接回家中,让她为巴黎市政府工作。

从年龄上讲,英达奥比希拉克的亲生长女还大一岁,却被希拉克夫妇当作“La fille de cœur(心肝女儿)”一样看待。英达奥自己也坦承:“希拉克给予了我一切,他给了我第二次人生。他是那样温柔而幽默,我在家里有时管他叫‘Papi(法语昵称:爷爷)’。”

难民女儿搬进巴黎市长家中生活后,希拉克夫人贝尔纳黛特立即为她支付了6个月的法语课程。1981年英达奥首次在法国结婚,希拉克夫妇为她披上生命里第一件婚纱。英达奥也给她生下的三个孩子中的一个起名为雅克(与希拉克同名)。尽管没有办理官方的收养手续,在外界和媒体看来,英达奥就是希拉克夫妇不折不扣的第三个女儿,并把英达奥称作 “总统养女”。

英达奥回忆道,每当“爸爸希拉克从外边给三个女儿带回礼物时,总是让我先来挑选”。她还自称“非常幸运地亲眼见到过英国女王、梵蒂冈教皇等大人物。”

在第一次婚姻破裂后,英达奥的二婚丈夫是为法国共和国安全部队效力的艾曼纽·特拉塞尔。二婚之后,英达奥也改名为英达奥·特拉塞尔。特拉塞尔在共和国安全部队身居高位,负责总统的安保工作,也是如今马克龙安保工作组的核心人员。

在到达法国之后,英达奥立即被养父希拉克调入巴黎市政府工作。在一个市属养老院负责照顾老人的起居。不过,在职业生涯上她曾有更大的抱负。1995年希拉克向总统宝座发起竞选挑战,英达奥回忆称“希拉克曾承诺在竞选成功后将我带入爱丽舍宫”。

希拉克家族的“叛徒”

事实是,不仅没有参加养父的葬礼,英达奥最后一次看到希拉克已是2012年的事了。英达奥回忆称,在2011年她偶遇希拉克夫妇时,希拉克夫人没有和她打招呼,而“希拉克竟然装作没有认出我,他把我拥抱在怀里说:‘你是我隔壁楼里的邻居吗?感谢你来看望我。’”

如今,英达奥是法国生态转型与团结部下的公务员,并兼职“公民与军人为国效忠欧洲之星”(étoile européenne du dévouement civil et militaire)协会的主席。在2014年出版的自传性书籍《希拉克,一个不寻常家族(Chirac: Une famille pas ordinaire)》中,英达奥有些为自己打抱不平:“爱丽舍宫内有1000多人工作,但是却容不下我。希拉克胜选后,他的亲信告诉我,他不再是我的养父,而是法国人的总统。”

1995年希拉克登上总统宝座,随即与英达奥断绝了联系。在英达奥眼里,这是由于自己卑微的出身及在养老院工作的身份已经对希拉克家族构成一种“耻辱”。而希拉克小女儿克洛德则指出,英达奥擅自向外界透露父亲的病情,是对希拉克家族的“严重背叛”。在希拉克竞选总统期间,这尤其属于不可原谅的错误。法国媒体也证实,克洛德对家庭私事、尤其是与希拉克相关的,一向保护地非常严实,对于“嚼舌根”的亲友或者媒体,她都豪不留情面。

在英达奥眼里,事实却有另一面。她在《希拉克,一个不寻常家族》一书中指责养母贝尔纳黛特和妹妹克洛德对她进行了“公关利用”。2014年她对《巴黎人报》说:“在希拉克竞选期间,当养母和妹妹需要我来博得亚裔团体或者媒体好感时,她们带我参加中国新年的庆祝活动,拉着我在杂志上拍摄照片。当时我觉得很有趣,现在看来却充满疑点,我觉得她们把我当作了竞选工具。” 英达奥甚至怀疑,当年自己在机场被围观的“收养”是否只是希拉克家族策划的一场做秀。

面对《巴黎人报》“希拉克夫人当年待你不薄,你这样说是否有些忘恩负义?”的提问,英达奥表示,她第一个孩子出生时,自己刚刚离开希拉克家族不久。当希拉克夫人贝尔纳黛特来看望她们母子的时候,英达奥问道:“夫人,您能接受我称呼您‘妈妈’吗 ?” 贝尔纳黛特却回答:“你已经有一个妈妈,为何还要叫我‘妈妈’呢 !?”

在英达奥看来,自己孤苦伶仃来到法国就受到巴黎市长希拉克的收留十分幸运,然而在自己无心犯错之后,被整个家庭隔离、抛弃令她十分痛苦。在希拉克12年的两届总统任期内,她与曾经的家庭再也没有往来。“来之不易的温情就这样突然被剥夺,被家人视为‘叛徒’是一种很难体会的伤痛。”不过在英达奥到达法国10年后,她的亲生父母就来到法国与她团聚了。

“他是一位伟人”

在希拉克生命的最后几年当中,英达奥依然不被允许看望她的养父。在希拉克重病期间,她曾在电视上潸然泪下:“我特别想念父亲对我的爱,现在他身患重病,我只是想陪伴在他身旁但却不能。”直到近日希拉克逝世,这位“总统养女”都未得到参加葬礼的许可。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英达奥含泪表示希望养父就此安息,她说:“此时此刻,我与养母和妹妹共同承担悲伤。作为一个法国公民,我得说希拉克是一个伟人。” 不过,62岁的她也只能像普通法国人一样在大屏幕前默默关注葬礼仪式,并独自重温在希拉克家庭中曾经有过的美好或者悲伤。

欧洲时报法国版微信公众号:francezone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