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手儿、帕金森、癌症……被农药毁掉健康的法国人

发布时间: 2019-04-06 05:41:3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来米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记者来米编译报道】法国是欧洲购买和使用杀虫剂第二大国家,被认为“可能致癌”的草甘膦占国内农药市场的47%。目前司法机构正在受理大宗类似案例,直指农药对人体健康——尤其是孕妇和儿童的严重后果。2018年8月,时任环保部长于洛辞职,他对媒体称,自己在政府中对环保问题是“孤军作战”,不得不与利益集团和说客妥协。

农药危害波及每一个人

近年来,BIO食品在法国逐渐流行,其原因就在于所有人都知道“不BIO”——也就是使用了杀虫剂和农药的蔬菜水果对健康有害。可以说,农药的危害已经波及每一个法国人。2018年9月,法国《查理周刊》专刊公布了所有采编人员的头发分析结果:所有送检对象均携带有42种不同农药,其中30种确定致癌,包括常年食用BIO食品者。令人深思的是,1998年之后即在法国被禁止使用的杀虫剂林丹仍然存在于记者们的头发中。

法国上法兰西大区的农民喷洒草甘膦。(图片来源:法新社)

2017年11月,欧盟决定将草甘膦使用许可证延长5年,法国当时力主3年内停用草甘膦。2017年9月,法国宣布从2019年1月1日开始禁止在农业生产使用草甘膦。马克龙总统也多次公开表达同一观点,即2021年以前“在主要用途中”禁止草甘膦,2023年以前“在所有的用途中”禁止草甘膦。但是2018年9月14日,法国国民议会就农业和食品法进行了最后一场辩论,最终决定不在法律中写入“三年之内禁止草甘膦”的条款。

2019年1月15日,法国里昂行政法院当日判定法国当局对草甘膦农药做出了“错误的评估和授权”,应该禁止草甘膦农药的继续使用。

农药无处不在,法国乡村“无手儿”频现

1970年发明之后,草甘膦已经进入法国40余年,它无处不在。法新社2018年8月报道,法国消费者协会测试中心检验的12款尿布中,半数含“很少量”的可能导致婴儿内分泌失调的不良残余物质,其中4款测出草甘膦成分和有机挥发性物质。2018年9月初,法国非政府组织“未来世代”通过媒体宣布,欧洲人餐桌上近2/3的食品含有主要来自农药的内分泌干扰物,可能导致癌症、不育、基因突变。

Sabine Grataloup原本平静地生活在里昂附近小镇Isere。2006年8月,她在怀孕后打理家里的农场时,使用了孟山都出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喷雾。儿子Théo出生时食道和喉咙严重畸形,3个月时就接受了气管切开手术。截至2018年10月,11岁的Théo已经接受了53次手术。在Théo出生的头几个月,医生就指出其畸形系外部原因导致,并非因为遗传。Sabine在孕期接触过的草甘膦除草剂被医生认定为“非常有可能导致胎儿畸形”的因素。Sabine并非对农药的危害一无所知,但孟山都打入法国市场时以“绿色生物降解”为噱头大肆广告。如同许多消费者,Sabine轻信了商人花钱买来的宣传。2009年,孟山都因“虚假广告”被法国检方处以15000欧元罚款。

2018年10月,法国电视2台揭秘了一份被保密数年的医疗报告。里昂东北方向的村庄Druillat及周围地区,几年之内出生了7个没有手臂或手掌的婴儿。畸形发生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58倍。法国畸形儿学会(Remara)研究了该地区的特殊现象,调查结果显示Druillat的畸形概率是正常情况的58倍。流行病专家阿玛尔(Emmanuelle Amar)对法国信息台记者说:“我们采访了所有畸形儿的母亲,对他们的生活方式进行了大量调查。唯一的共同点是--这些母亲都生活在被种植玉米和向日葵的耕地环绕的乡村地区。”孕妇接触杀虫剂和其他化学溶剂是可能导致胎儿先天异常的因素。

法院判定农药致帕金森症

2019年3月11日,法国农场工人热斯兰(MARCEL GESLIN)因帕金森症去世一年之后,曼恩-卢瓦尔省(MAINE-ET-LOIRE)社会事务法庭(TASS)判定其患病与长期接触农药有关。家人说:“我们希望这个胜利能够促使改变与农药有关的职业病的法律,以使其他人不会再遭遇和热斯兰一样的经历。”

热斯兰生前在昂热西部一家种植场工作了37年,其工作是种植、栽培、修剪、疏枝果树和采摘果实。他不负责亲手处理农药,但和当时所有的农场工人一样,他在洒农药期间和洒农药之后,在成行的果树之间工作。2008年退休之后,热斯兰被诊断出患了帕金森症,从此他开始要求有关部门承认他因与农药接触导致他患职业病。但两次被拒。法国西部农药受害者协会指出:这个案例说明要想获使承认这类职业病,“必须艰苦奋斗”。该协会成立4年以来已获使大区的社会事务法庭(TASS)承认了14桩农药引起职业病的案子。

在法国,目前没有任何有关农药引起职业病的公家统计数据。另一农药受害者协会(PHYTOVICTIMES)称2011年成立以来,总共受理429个申请卷宗,其中92人患帕金森氏病。

孟山都公司(Monsanto)的产品“年年春”(Roundup)除草剂。(图片来源:法新社资料图)

残疾农民十年状告孟山都

法国北部埃纳省(Aisne)的果农特尔勒(Jean-Claude Terlet)和西南部夏朗德省(Charente)的农民弗朗索瓦(Paul Fran.ois),分别在2017年和2007年开始起诉孟山都,至今未得到一个明确的说法。

特尔勒2019年70岁,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几年前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2017年,特尔勒接受了手术治疗。根据兰斯医学院对其尿液样本的分析,其体内检测到的可能致病化学物质只有草甘膦(Glyphosate)一种。结果表明,特尔勒体内草甘膦的含量每升尿液中达到0.25毫克。特尔勒使用了30多年孟山都明星产品“年年春”(Roundup,草甘膦除草剂)。

弗朗索瓦比特尔勒更为人熟知,他早在2007起就与孟山都对簿公堂。十年多来,法庭两次对他作出胜诉判决,无奈如今已属德国拜耳公司的孟山都的律师团体,成功争得上诉机会。4月11日,弗朗索瓦的案子将在里昂上诉法院宣布判决结果。

2004年,弗朗索瓦在使用孟山都的除草剂拉索(Lasso)时出现了严重中毒症状。与特尔勒的情况不同的是,弗朗索瓦当时立即失去了意识,被送往急诊后在医院留医了5个月,休了9个月的病假。事故后,弗朗索瓦罹患神经系统疾病,被认定为残疾。

拉索也是一种强效除草剂,先后于1985年和1992年被加拿大和英国禁止使用,但直到2007年才被法国禁止。拉索的产品包装上没有任何标签,说明使用时必须佩戴特殊保护装备。

从健康人到疑难病温床

南美国家阿根廷被称为“被草甘膦毁掉的国家”。转基因技术以及伴随的有毒除草剂和农药,将阿根廷变成世界第三大大豆生产国。今天,阿根廷种植的大豆、玉米与棉花几乎全部是转基因作物。与此同时,阿根廷喷洒的草甘膦除草剂从1990年到2012年增加了9倍。政府调查发现农业区儿童血样中80%有农药残留。根据2013年数据,在农业大省Santa Fe省和Chaco省,癌症发生率达到全国癌症发生率平均水平的2倍到4倍。2010年以来,流行病学研究考察了Santa Fe省65,000人,发现其乳腺癌、前列腺癌、肺癌等癌症发生率达到全国平均水平两倍到四倍。阿根廷儿科医生与新生儿学专家Medardo Avila Vazquez愤怒地说:“农产品生产方式的改变同时带来疾病构成的变化……原本相当健康的人群,变成了癌症、新生儿畸形与过去罕见疾病高发病率的温床。”

2018年9月7日,53岁的阿根廷人托马斯(Fabian Tomasi)去世。法国媒体报称:“他的身体就是反对农药的武器”。托马斯从23岁起在农场工作,负责填充和喷洒除草剂,包括草甘膦、硫丹、氯氰菊酯、甲胺磷、毒死蜱、克无踪,还有各种辅助剂和杀菌剂……

不久后,托马斯感觉手指末端疼痛,但是公司命他继续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工作。他的健康情况迅速恶化:皮肤失去弹性、肺活量下降、严重消瘦,肘部和膝盖感染。2010年左右,托马斯得到全球各大媒体的关注,当时他已经行动困难,脊柱肿胀、侧弯,身体多处大面积结痂。

2014年,托马斯的兄弟在数周的痛苦后死于肝癌,他们从事同种工作。兄弟的去世让托马斯决心继续战斗,他给维权网站写作公开信、了解和学习疾病和农药间的关系。他预测说:“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我们拥有的土地不足以埋葬所有死者。”

2018年8月中旬,罹患癌症的美国农民Dewayne Johnson赢了状告农药化学巨头孟山都的官司,被判应得到2.89亿美元赔款(之后赔偿金额被下调到7800万)。托马斯通过媒体向他表示祝贺。但他同时说:“我现在不需要钱,我需要生命。他们不是企业,他们是死神……我离开之后,希望你们继续捍卫真相。”

收购了孟山都的德国拜耳继续上诉,3月27日,美国陪审团裁定,拜耳集团旗下孟山都公司出产的草甘膦除草剂是导致哈德曼(Edwin Hardeman)罹患癌症的重要因素,应赔偿其8100万美元。该判决或将对美国1万多起针对同品牌除草剂的诉讼产生重要影响。

相关稿件:

国际联合研究发布报告:农药与除草剂对人体危害严重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