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衫运动”:政府措施被批既迟且少

发布时间: 2018-12-05 22:57:2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春花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黄衫运动在全法遍地开花。图为12月1日,马赛旧海港地区一名抗议者手持烟雾弹进行示威。(图片来源:法新社)

【欧洲时报春花、周文仪编译】12月4日,法国政府决定暂停六项征税措施,试图走出“黄衫”运动引发的危机。法国媒体纷纷指责政府这一政策姗姗来迟、且力度不够。当天,全国堵路运动没有停息,总统马克龙要求各大工会和政党明确呼吁民众保持冷静。此外总理菲利普在国会接受质询时表示,明年一月起最低工资将增长1.8%。

政府补救“既迟且少”

《费加罗》报社论明确指出,绝大多数“黄衫”认为政府政策推得迟且做得少。该报在另一篇文章中,引用法国第四共和总理孟戴斯-弗朗斯(Pierre Mendes-France) 的名言“治国,意味着选择”,突出总统和总理陷入困境。

《解放报》头条为“向后倒”,这同马克龙创立的“共和国前进党”形成对照。《巴黎人报》质疑称,这些政策能否成功平息民愤,还是个未知数。《东部共和报》记者认为,“黄衫”运动属于非常规社会抗议,但现在总统希望通过咨询反对党并在国民议会发起辩论等传统方式应对危机,是行不通的。

从表面看,“黄衫”运动反对燃油税增长并呼吁提高购买力,但从深层来看,这体现出法国社会阶级分化。很多抗议群众直接将矛头指向总统,并喊出“马克龙下台”的口号。马克龙上任以来的执政方式,也成为各大报纸分析的对象。

《解放报》文章题为“正常总统马克龙”,里面提到,因为当前抗议声潮汹涌,政府被迫后退,“改革家和朱庇特式的总统神话化为乌有”。“正常总统”是前任总统奥朗德自诩的标签,而马克龙则认为,总统职位不可能“正常”。他希望树立众神之王朱庇特式的风格,从而同“正常总统”形成对比。

《洛林共和报》文章反讽称,“从此,抗拒改变的高卢人将坦然承认他们跟新世界的差距”,“现在不是朱庇特统治,而是民众胜出”。此前马克龙访问丹麦,开玩笑将丹麦人的路德新教精神,同法国高卢人的反叛脾性做比较,称前者拥抱变化,而后者拒绝变化。“高卢人拒绝变化”这句评语,在法国引发很多不满。马克龙其它“出格”言论也曾引发媒体热议,如“国家在社保方面花了N多钱”以及“成功的人和什么都不是的人”等。

“黄衫”继续抗议

政府决定暂停六项征税措施后的第二天,“黄衫”抗议者依旧继续堵路运动。油库、公路要道和大型商场仍是围堵对象。法国几个大区比如布列塔尼、诺曼底等部分加油站出现汽油短缺的现象。据道达尔公司介绍,全国2100个加油站中,145个在当天上午出现“油荒”现象。

据Ifop民调所最新报告显示,72%的法国人支持或同情“黄衫”运动,且53%的人认为,为了应对抗议中出现的暴力状况,应启动“紧急状态”机制。在社交网络上,法国外省抗议人群呼吁这周六在巴黎再次示威游行。

“黄衫”运动有扩大化的趋势,各个行业工会开始组织起来呼吁游行。拉法基豪瑞集团(Lafarge-Holcim)的SUD Rail和CGT两家工会分支呼吁本周六同“黄衫”一起抗议。此外,公路行业的CGT和FO工会呼吁为捍卫购买力,从12月9日晚开始罢工,且时间不设限。而铁路工会则呼吁铁路职工允许“黄衫”免费乘车。

12月5日,法国政府发言人格里沃表示,马克龙要求各大工会和政党明确呼吁民众保持冷静。他表示明年秋天将对“巨富税”改革进行评估,并根据结果确定是否保留这项改革措施。马克龙上台后改革“巨富税”(ISF),税收规模从41亿欧元降到8.5亿欧元。他因此被贴上“富人总统”的标签,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改革“巨富税”可谓导致抗议运动的“原罪”。

12月5日周三,菲利普总理在国会接受质询称,如果找不到好方法,将放弃燃油税增长措施。他还补充说,从明年1月起,最低工资将增长1 .8%。他同时强调不会因此增加新的税种和财政赤字。

巴黎工商会:12月1日约200家企业遭破坏

巴黎工商会最新公布的报告显示,12月1日巴黎游行中,共有约200家企业遭到破坏,其中142家企业遭遇严重破坏。这些企业大多位于市中心,靠近香榭丽舍大街、卢浮宫、歌剧院和巴士底广场。工商局强调很多银行办事处遭到破坏。

此外巴黎市长伊达尔戈称,此次游行造成的公共财物损失共计300到400万欧元。不过,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并不希望禁止抗议运动,而是要求内政部长加强治安部署。

此外,法国各地企业的正常运行同样受到影响。不少商业区被封堵,很多企业甚至面临破产。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网上购物成为此次“黄衫”运动的受益者。很多消费者因此改变自己的消费习惯。据Opinion Way民调机构最新报告显示,56%的受访者表示已经或预计改变消费习惯,进行网上购物。

卡车司机、农会、高中生纷纷入场

据法新社报道,CGT与FO两家工会号召长途卡车司机从本周末起罢工。此外,农业协会宣布,将于下周在全国各地示威,抗议对“农民的侮辱和攻击”,并要求政府尽快实行《农业和食品法》政令。

CGT和FO两家工会指责最高行政法院最近的一个裁决取消了2016年一项政令有关长途卡车司机加班费上调的条款,要求交通部为此召开一次“紧急会议”。

2016年的劳动法改革允许雇主根据企业中的劳资协议给予职工加班费上调10%。卡车司机动员施压和封路堵桥之后,政府随后公布一道政令,破例允许长途卡车司机加班费上调幅度为25%(工作总时数39至43小时)和50%(43小时以上)。

两家工会也号召长途卡车司机捍卫自己的购买力,声称菲利普总理前一天为安抚“黄衫军”而宣布的措施“不够塞牙缝”。

自12月3日以来,交通部不断重申:这道政令虽被取消,但“在实际作法上未造成任何改变”。交通部认为两家工会“假借一个坏的借口,发出罢工呼吁,其实毫无任何理由罢工”。但两家工会拒绝交通部的保证,认为行政法院的裁决彻底破坏了长途卡车司机加班费上调的保障。

农民下周示威

全国农业经营者行业公会(FNSEA)联合会主席克丽斯蒂安娜·朗贝尔(Christiane Lambert)宣布:法国农民下周将于“不同日期和地点”示威,抗议对“农民的侮辱和攻击”,同时要求政府尽快实行《农业和食品法》政令。

朗贝尔指出:全国农业经营者行业公会联合会与年轻农民农会(JA)协商后,决定按每个省的现实情况,组织示威活动。“不是仅仅一天,而是整个一周都采取行动”。

她强调:农民的行动不是附和“黄衫军”,后者要的是一个非政治、非工会的行动,我们尊重这一选择。“但我们农民和农业经营者有我们特殊的问题”。

她说:“当然,我们的目标是省政府、国会议员、和我们的诉求所涉及的其他场所,我们

将以负责、尊重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态度行动。行动方式尚未确定,目前在准备中”。

农业部长纪尧姆最近宣布推迟颁布《农业和食品法》执行政令,朗贝尔说:“希望只是推迟而已,政府不能退缩。重要的是明年1月1日能够执行”。

朗贝尔强调农民首先担忧的是“对农民的粗暴对待和侮辱”,譬如政府设立的草甘膦(Glyphosate)除草剂平台,让农民通过这个平台申报自己放弃使用这种农药的情况并交流经验,“所有的农民都觉得这是对他们的侮辱”。

高中生继续封锁学校

据法新社报道,12月5日,法国高中学生连续第三天抗议政府教育改革的行动,当天全法仍有数十所高中受到干扰或被封锁。

高中生组织呼吁本周四(6日)和周五“全面动员”,封锁校园和示威,扩大学生的抗议行动。

国民教育部称,据全国30个学区中的15个学区教育局的统计,5日当天,学生抗议的声势“有所减弱”,干扰最严重的学区仍是克雷代伊、图卢兹、马赛及里昂学区。

在巴黎郊区,至少40所学校在学生示威期间发生事故(焚烧垃圾桶、设立路障、破坏汽车等)。

在塞纳-圣德尼省,有一辆汽车被烧,10人被捕。在埃松省Bondoufle镇,百余名年轻人示威,9个人因向治安部队投掷杂物被捕。在马恩河谷省的Nogent-sur-Marne有两人被捕。在巴黎市15区Francois-Villon高中附近有4名警察受伤,5人因破坏公物和向警察投掷石块被捕。

在亚眠、南特、波尔多也出现了一些较轻微的干扰。在波尔多市中心有300多名高中生示威,有人曾放火烧垃圾桶。

国民教育部长布朗盖当天表示,“全国4000多所高中,大约有200所被封锁,比例约为5%”。部长对学生示威期间出现“前所未见的暴力场面”担忧,“这通常是一些小流氓”的作为,他呼吁“每个人要有责任感”。

第一夫人之侄成“替罪羊”

在此次事件中,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的侄子让- 亚历山大·托涅 (Jean-Alexandre Trogneux)经营的巧克力工厂成为众矢之的,他向《巴黎人报》表示,他在法国北部的巧克力店遭“黄衫”运动抗议者攻击,而其本人也经常收到各种威胁。

托捏谴责称,示威者打破了商店的橱窗,销售人员被吓哭。而且他们还在社交网络中威胁要烧毁工厂。他认为,挑衅事件激增,是由于有传闻说他的巧克力工厂实际上是总统马克龙的资产。

这位法国第一夫人的侄子愤愤地表示,“我觉得自己是替罪羊、发泄口,所以必须澄清事实”。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