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面貌令观众被迫“审丑”?解读大众对当代艺术的六大偏见

发布时间: 2018-11-03 02:41:4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周轶伦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记者周轶伦编译报道】当代艺术往往以叛逆的面貌示人,观赏者有时被迫“审丑”,或面对作品却不知所云。许多人会发出这样的疑问:“这么丑的东西也能算作艺术?”“这东西我孩子都能画。”近日,法国francetvinfo新闻台就普通大众对当代艺术的常见刻板印象询问了艺术评论家和艺术史讲座教授,看看这些专业人士是如何讲述当代艺术。

摆放在建筑学院前的荷兰艺术家Van Lieshout作品。(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当代艺术都太丑了!

您或许已经注意到,当代艺术家并不一定以创作美丽的东西为目标。艺术评论家ElisabethCouturier解释说:“美并非艺术家优先考虑的方面。艺术家们希望通过创作对世界提出质疑,破坏人们日常生活的稳定性”。虽然并非所有人完全赞同这一观点,但在当代艺术批评圈及媒体圈,这仍是被大多数人接受的理念。

这种对美的无视并不是由当代艺术所开创。以古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Courbet)为例,他无疑是十九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欣赏者可以通过其精湛的绘画技术一睹作品之“美”,但“当他画完《奥南的葬礼》(UnenterrementàOrnans)时,以平民为绘画对象,如实刻画一场葬礼,这样的现实主义画作在当时被认为实在太丑了”,ElisabethCouturier说道:“当时人们认为艺术必须超越现实”。

不过,当代艺术并非完全将“美”剔除在外,兼具颠覆与美的作品仍然存在。南特旅游局当代艺术旅行路线策划人JeanBlaise提到了中国当代艺术家黄永砯于2012年安置在Saint-Brévin海滨的装置“海蛇”(Serpentd'océan)。黄永砯通过被大西洋潮汐击打的蛇之骨架来隐射地缘政治性移民,“但撇开作品传递的深意,就作品本身而言也是令人叹为观止”,他回忆道。这一巨型蛇骨总长180米,气势十足,仿佛从大海中浮出水面的巨蛇,完全是一件惊人且“美丽”的作品。

丑在当代艺术作品中起到与美不同的意义。2009年,JeanBlaise需要为南特建筑学院新校址门前挑选一件艺术作品,他介绍说:“在如此美丽的建筑前,需要一件作品向建筑‘挑战’,这会比纯粹摆放一件装饰性雕塑更有意思。”最终,他选中了荷兰艺术家VanLieshout的作品。这是一个蓝色小房子,但又像是被嚼过的巨型口香糖。JeanBlaise表示:“当时南特市长一点儿也不欣赏这件作品,认为它会破坏身后优美的建筑。但经过长时间交涉,市长最终接受了它。”

当代艺术完全是市场的产物

有关当代艺术与市场操控问题,艺术评论家StéphaneCorréard感到颇为担忧。他感叹道:“现在每年最大的艺术盛世主要都是艺术品交易博览会,如法国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艺术市场的正统性已经超越博物馆。”如今,人们往往会认为一名艺术家作品与其被博物馆赏识,不如在艺术市场上卖出高价。当作品获得市场认可后,博物馆也会随之出手购买。StéphaneCorréard透露说巴黎蓬皮杜艺术馆90%藏品都是“艺术市场的宠儿”。

不得不承认,资本对当代艺术的确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即使是反抗艺术市场的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其作品也未能逃出拍卖会的估价。对一名艺术家来说,要做到不取悦于收藏家实在很难。如果全球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老板BernardArnault和开云集团(原巴黎春天集团)老板Fran.oisPinault这两位法国当代艺术最主要的赞助人转而投资音乐家,到那时法国街头说唱或重摇滚是否还会存在或许将成为问题。

市场在当代艺术所占比重之大已超乎想象,市场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和杰夫.昆斯已转型为“艺术工厂”来满足“客户”需求。艺术评论家StéphaneCorréard认为:“比起艺术家,他们更接近高级定制工厂老板。”这一高级定制工厂以富有创意的方式生产商品卖给有钱人。

为什么欣赏当代艺术还要读一大堆注解?

艺术评论家StéphaneCorréard说:“目前在法国美院,学生对作品的论说比作品本身更重要。”不过,对此他个人也有意见分歧。“对我来说,作品的内涵应该在于作品本身。艺术品应该存在着某些东西,即使过了几世纪后,人们仍然能发现它,而不是依靠作者的注解。”

究竟应该为参观者透露多少有关作品的信息?展品的介绍应该详细到何种程度?这些都是艺术馆策展人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展方需要给出一些关键信息,但也需要让公众明白这些内容并非作品的全部”,南特旅游局当代艺术旅行路线策划人JeanBlaise介绍说。艺术评论家ElisabethCouturier强调:“作品本身会引发一些思考,有时连艺术家都没有意识到。”

当然,也有一些当代艺术并不需要大段注解作为参考,只需参观者沉浸其中。ElisabethCouturier举例说:“比如美国当代艺术家JamesTurrell的作品,艺术家在空无一物的室内玩起光影游戏,当参观者进入房间,完全置身于蓝色、黑色的色彩中,看不见房间的尽头,参观者会完全迷失方向,甚至都不敢往前跨出一步,这实在太奇妙了。”

Mathieu Mercier的装置作品《Drum & Bass》。(图片来:欧洲时报)

这些作品5岁孩子都能画,它的价值在哪?

当人们已经习惯欣赏卡拉瓦乔作品的光影技巧,面对一张纯白的画作难免感到困惑,尤其是极简主义那些“搞笑”的方块。巴黎高师当代艺术史讲座教授BéatriceJoyeux-Prunel就技巧方面解释说:“单色画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画成。如此多的单色画作品通过不同几何、质地或纯度各异的白色呈现各自的个性。”

此外,艺术家创作的过程有时比最终成果更重要。BéatriceJoyeux-Prunel强调:“虽然人人可能会产生画单色画的念头,但关键在于是否去实现它。”如果让一个孩子在画布上涂满白色再卖给画廊,很显然画廊不会买下这一作品。为什么呢?艺术评论家ElisabethCouturier解释说:“要认定一件作品是否为艺术必须看它是否由社会性来‘武装’自己。艺术家进入历史线中,借着前人开创的道路,为后来者开辟更多可能性。”总之,艺术家必须带来一些新的东西。以杜尚最著名的作品《泉》为例,所有人都可以买来一模一样的小便池,但这些都不是艺术品,因为杜尚竟胆敢将这样一件普通商品作为艺术品来展览,这种革命性才是真正的艺术,并影响数不清的后来者,这是一件旷世巨作必须具有的特性。

如今,与杜尚所处时代不同,艺术界已完全接受将一件不是由艺术家亲手完成的物品当艺术品,并且受到艺术评论家的欢迎。艺术评论家ElisabethCouturier举了MathieuMercier的装置作品“Drum&Bass”为例,这位法国当代造型艺术家将超市里都能买到的物品搭成了一件件作品,当观赏者远望时,仿佛看到了蒙德里安的作品。而这件作品的意义就在于使我们意识到“完全可以通过笔与颜料之外的东西创作艺术”。

当代艺术好像很深奥,其实都是硬吹出来的

2016年,一名旧金山现代艺术馆参观者将自己的眼镜放在地上,结果许多参观者都聚集过来以为这是件展品。如果说这名参观者向在场所有人开了个玩笑,那当杜尚将小便池放进艺术馆,难道不也是向在场所有人开了个玩笑?艺术评论家ElisabethCouturier强调:“当艺术家做出如此举动,其背后凝结的是他的思考和理论背景。可以说,艺术家的举动会触及某些敏感的东西,并开放上千上万的角度由人们去解读。”如果不是杜尚对什么是艺术作出重新定义,就不会有安迪.沃霍尔将消费社会的象征物作为表现对象,引发人们对消费时代的重新审视。

梵高自画像。(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当代艺术再也出不了如梵高般的巨匠

有关当代艺术能不能再出现像梵高一般名留青史的艺术家,南特旅游局当代艺术旅行路线策划人JeanBlaise认为谁也不知道这一问题的答案,艺术专业者也不会知道。他解释道:“目前谁也不知道哪些当代艺术家会被我们的后代所记住。”可以确定的是,当代艺术需要历经时间的“筛选”。“在梵高的时代,或许存在着上百位像梵高一样的艺术家,但历史的长河让人们只记住了梵高。”

况且,现已进入艺术圣殿的艺术家,绝大多数在其所处年代是不被认可的。“在毕加索生活的年代,99%的人认为他不是艺术家。今天,当我看见那些排着队去看毕加索画展的人群,我对自己说,如果回到过去,他们一定讨厌毕加索。”

(编辑:刘望山)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