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温和的“海洋巨人”,你对它有多少了解?

发布时间: 2019-04-06 05:23:09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者:申忻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申忻编译】它们的体型比伦敦公交车还长,体重有两辆公交车重,因为性格友好,它们被称为海里的拉布拉多犬。然而,我们为什么对这个海中体型最大的鱼类知之甚少?在《蓝色星球》以它们为主角拍摄纪录片前,本文作者加入了环保主义者的行列,来到马达加斯加海岸,追逐这些温和的“海洋巨人”。

图为马来西亚婆罗洲海域里的鲸鲨。(图片来源:Natural World Safaris网站

追鲨活动开始 过程令人兴奋不已

“准备!准备!”我们船长大喊着,“那边!那边!在右边!”接着,我们带上脚蹼和氧气罩,开始下潜,我很快就从船的尾部滑入水中。刚开始几秒,我们除了泡泡什么也看不见。后来,视线开始清晰,我们发现一条巨大的鲸鲨朝我们游来。这条鲸鲨头部扁平,长着一张足有一码宽的嘴。我们赶紧向后游来避开他,但是,这头巨型海洋生物压根就没瞧见我们。他从我们身边滑走了,足足有18英尺长。我们赶紧掉头追着它。

接下来的几分钟简直棒极了,令人十分兴奋,难以忘记。鲸鲨平静地游在被太阳光折射的清澈的蓝色海水中。我们离它那么近,看到了它小小的黑眼睛,以及眼睛后面的小洞,还看见它那层层叠叠的鳃,和从它背上延伸下来平行的尖脊。数百个白色的圆圈分散在它的头上,并沿着它那巨大的蓝灰色身体呈几何线分布。

它像皇室成员一样带着随从。黄色和黑色条纹的小飞鱼在它前面游着,乘着它荡漾开的波浪。瘦骨嶙峋的白苏克鱼蜷缩在它的胸鳍后面,有些像维可牢尼龙搭扣一样贴在它的皮肤上。其它的鱼,比如军曹鱼和杰克鱼,也跟着它,希望它能帮助自己找到食物。

我们当时都看呆了,感到深深的敬畏,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身边掠过了一群小小的、紫色的环状水母。接着,鲸鲨甩了甩它有力的尾巴,开始向深处潜去。他越潜越深,直到我们只能看到它头上的那只白色的胭脂鱼。最后,它们都消失到大海黑暗的深处。

此次追鲨活动结束了。我们兴奋地游回了船上,此时,亚瑟·吉耶曼·代雄(Arthur Guillemaind' Echon)已经开始在附近海域搜索其他鲸鲨的迹象,吉耶曼·代雄是一名法国人,他经营着一个观鲸和鲸鲨的公司,公司名为Les Baleines Rand'eau。

过度捕捞等原因导致鲸鲨数量下降

在太阳的炙烤下,我们身上很快就干了。在遥远的南方,穿过涟漪的大海,我们可以看到马达加斯加大陆多山的轮廓。还有许多其他小型、多山,且有大片森林覆盖的小岛点缀在水面上。另外,海面上还有不少像大型鲨鱼鳍一样的白色三角帆船,以及无数渔民用木头做的小独木舟,这些独木舟支架粗糙,装着五颜六色的自制船帆。远处,我们的马达加斯加观测者看到一群白色燕鸥俯冲入水中,于是,我们再次加速前进。数百条金枪鱼跳跃着追逐诱饵鱼。代雄降慢船的行驶速度,并观察着这片欢腾的海域。他看到水面下有一个灰色的庞然大物,于是他开船尾随着。“准备!”他喊到。在那日早晨,我们滑入印度洋温暖的海水中,与鲸鲨进行第六次令人兴奋的邂逅。虽然身为游客们,但也与大家共同努力,积极参与拯救这些濒临灭绝的非凡生物。鲸鲨因其体型而得名,它们在BBC纪录片《蓝色星球2》中担任主角而引起了人们的广泛想象。它们是世界上迄今已来最大的鱼类。它们比其它鲸鱼都要大,甚至比早就灭绝的巨齿鲨还大,这些巨齿鲨曾经以鲸鱼为食。一头成年的鲸鲨很容易长到20吨重,体长可达40英尺——相当于一辆公共汽车的长度。据称,史上最长的鲸鲨有65英尺长,而最重的有42吨。鲸鲨也是濒临灭绝的物种,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过度捕捞和刺网的使用,以及人们对鱼翅汤的喜爱,它们的数量已减少了一半左右。

探寻发现更多鲸鲨

2007年,一些西方科学家首次在贝岛(Nosy Be,属于马达加斯加的岛屿)附近相对较浅、营养丰富的水域发现了鲸鲨的存在,但政治动荡阻碍了进一步的研究,直到华威大学毕业生、比利时年轻的自然保护生物学家斯特拉·戴曼特(Stella Diamant)于2014年造访了贝岛。她发现,这里的鲸鲨比人们认为的多得多。“它们大极了,而且也美极了。这些生物仍然存在,这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她说。现年29岁的戴曼特联系了西蒙·皮尔斯(Simon Pierce)。皮尔斯出生于新西兰,是海洋巨型动物基金会(Marine Megafauna Foundation)的负责人,也是研究鲸鲨的权威人士,皮尔斯同意监督一个研究项目。(戴曼特和贝岛的鲸鲨都将出现在BBC即将播出的纪录片《蓝色星球直播》中。)在2016年,从9月中旬开始的3个月里便发现了85条鲸鲨,这些鲸鲨在以贝岛附近的小鱼群为食(每条鲸鲨都有自己独特的标记)。2017年,她更是发现了115条鲸鲨。而到了2018年,在Les Baleines Rand'eau公司的帮助下,她发现的鲸鲨不止280条。

“我十分震惊。这意味着这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热点。”我们和代雄探险结束3天后,当皮尔斯和我从贝岛出发乘坐着一艘双体船一路向北时,他如是说道。皮尔斯说,世界上这样的地方已经所剩无几,能和鲸鲨一起游泳的冒险游客更是少之又少。

接下来的两天里,皮尔斯、戴曼特和我航行到40英里外的米特西奥群岛,想看看那里是否有更多的鲸鲨在觅食。这是一次难忘的航行。我们看到了飞鱼、旗鱼、海豚、豹鲨、蝠鲼和一对大村鲸——这个物种非常罕见,直到2003年才被正式承认。我们看到两头座头鲸破浪而游,喷涌而出,还兴致勃勃地用尾巴拍打着水面。我们的船员抓到了梭鱼和鲭鱼,它们从水里被捞出来不到1个小时,我们便把它们用酸橘汁腌了,烤着吃了。

我们还到访了一个茅草屋式的渔村,那里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只能乘船前往。后来,我们在一个热带岛屿的岸边停了下来,那里的海滩是由碧绿的海水冲刷而成的纯白沙滩。之后,我们看到一个巨大的悬崖,不禁对其赞叹不已,它垂直的玄武岩柱被称为“风琴管”,其雄伟程度完全盖过了北爱尔兰的巨人之路。

人们对鲸鲨知之甚少

虽然我们并没看到鲸鲨,但是从皮尔斯和戴曼特身上我学会了很多有关这种伟大生物的知识。或更准确地说,我了解到人们对它们知之甚少。

每年两到三个月捕食期,在贝岛以及世界其他沿海热点地区,只能看到30岁以下的雄性幼鲨。一年剩下的这些时间它们去了哪里,还有,雌性和雄性成年鲸鲨在哪里安家都是个谜。不过,最大的可能是它们生活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远海。“虽然它们是海里最大的鱼类,但是海洋更为广阔。”戴曼特说,她正在给其中一些鲸鲨打上标签,试图找出更多的信息。

我们知道它们比其他任何鱼类潜得都深,那条被标记的鲸鲨能潜到6324英尺深,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它们以浮游生物和小鱼为食,鲸鲨通过嘴巴和鳃吞下并过滤大量的水来捕捉小鱼,但在那么深的地方几乎没有食物。我们不知道它们是如何繁殖的,尽管雄性有两个“抱握器”或阴茎。没人见过鲸鲨交配或是生育。只有1995年在台湾的时候,有人意外捕获了一只怀孕的鲸鲨。它体内至少有304只幼崽。一些还处于胚胎状态,另一些则在她的子宫里自由地孵化和游动。

加拉帕戈斯群岛(Galápagos Islands,属于厄瓜多尔)是唯一发现成年鲸鲨的地方,直到最近科学家们才相信那里是雌性鲸鲨产卵的地方——《蓝色星球》上也重复了这一说法。但是,去年,皮尔斯和一组研究人员对那里的一些明显怀孕的鲸鲨进行了超声波测试,发现它们根本没有怀孕。

我们不知道鲸鲨的生存年龄——估计从70岁到130岁不等。我们也不清楚海洋中还生存着多少条鲸鲨。“我想说的是几万而不是几十万条。”皮尔斯说。对此缺乏了解的一个原因是,死鲸鲨不像鲸鱼那样被冲到海滩上,由于它们没有鲸脂,故会毫无踪迹地沉入海底。

我们所知道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之一是,它们的皮肤几乎有4英寸厚,只残留着很小的牙齿,且彼此之间不交流。尽管它们隐藏着很大的能力和力量,但是它们却非常温和——不像鲨鱼家族的其他成员。这不可避免地使它们成为吸引游客的磁石。

管理得当的旅游业可保护鲸鲨

“它们令人着迷。”戴曼特说。她认为贝岛的每头鲸鲨都有自己的个性,所以给他们一一取了名字。“有些鲸鲨很害羞,有些鲸鲨很好奇,有些鲸鲨则漠不关心。”

皮尔斯称它们为“海中的拉布拉多犬”。“没有其他这种大小的动物,你可以在没有训练的情况下安全地与之互动。”他说,“它们不仅安静,而且非常可爱。每个人都可以是鲸鲨的大使。它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一直以来,贝岛因为其气候、海滩、珊瑚礁、潜水、赏鲸和深海捕鱼吸引着欧洲游客。他们来Lokobe自然保护区看狐猴、蟒蛇、壁虎和变色龙(我直直地盯着树干上一只6英寸长的叶尾壁虎,差点没有看到它,它的伪装是如此完美)。

游客来这里既是为了与帅气、友好的马达加斯加人放松地共处,也为了享受茂盛的植被。一切都生长在所谓的“香水岛上”:菠萝、番石榴、芒果、酸橙、荔枝、可可、菠萝蜜、香草、香蕉、辣椒、兰花和异国情调的依兰树。

现在,越来越多的游客来这里和贝岛新发现的鲸鲨一起游泳。马达加斯加人根据鲸鲨背上的记号将这种鱼称为marokintana(“许多星星”)。

3年前,只有几家运营商向游客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但是如今,这样的运营商有15家,半日游只需50欧元,包括在海边小屋吃一顿传统午餐,游玩最后还有机会在巨大的绿海龟身上潜泳,这些绿海龟像牛一样在海底吃海床杂草。好几家国际航空公司最近开通了飞往贝岛的直飞航班,以避开马达加斯加混乱的首都塔那那利佛。

正常情况下,这样的人潮会让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感到恐慌。旅游业往往破坏了它赖以为生的自然奇观。但令人高兴的是,皮尔斯和戴曼特坚持认为,对贝岛的鲸鲨来说,情况恰恰相反。他们认为,管理得当的旅游业为保护贝岛稀有而无价的巨型鱼类聚集地提供了无限的希望。他们希望通过为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建造酒店、餐馆、船主和导游创造收入,让当地人相信鲸鲨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

“旅游业为保护和管理创造了经济激励机制。这对保护鲸鲨非常有效。这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价值1亿美元的产业,它为保护物种提供了一个明确的理由。”皮尔斯坦言。“旅游业只有在失控时才会构成威胁。”戴曼特说。她努力说服经营者采用严格的行为准则。这项准则限制了能够接近鲸鲨的船只和游泳者的数量,禁止游泳者触碰它们或让船只冒险靠近鲸鲨,并禁止所有闪光摄影。

更多威胁来自海洋石油开采

鲸鲨赖以为生的鱼类资源正在遭到破坏,它们在贝岛迁徙途中还有可能被捕鱼船的渔网缠住或被螺旋桨捕获。已经有多达40%的贝岛鲸鲨,以及70%更广泛的海洋生物物种,都有螺旋桨造成的伤疤——有些伤疤相当可怕。

在一个政府高度不稳定、环保记录糟糕的国家里,更多的威胁来自于在海洋地区石油开采,以及在附近开矿的提议。毫无疑问,这些企业的利润不会惠及当地社区。

皮尔斯说,和其他许多濒危物种一样,现在需要争分夺秒地拯救贝岛的大鲸鲨,以及更广阔的世界。

“鲸鲨从未处于如此糟糕的状态。”皮尔斯警告说,“鲸鲨正处于一个临界点。它们可能会灭绝,在我有生之年,我们便可能会失去这种有史以来最大的鱼类。但如果我们能阻止人们杀害他们,并为他们的存在创造自豪感,我们认为鲸鲨还是能够繁衍生存下去。”

(《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本文作者:Martin Fletcher;编译:申忻)

(编辑:秋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