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卵子——我“代”妈妈和继父生了个宝宝

发布时间: 2017-08-05 03:32:14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者:申忻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45岁的杰基·爱德华兹(图左黑衣者)和她的女儿凯瑟琳一起,抱着凯瑟琳代孕生下的孩子凯斯宾。(图片来源:《英国电讯报》 Rebecca Bernstein 摄

【欧洲时报申忻编译报道】当45岁的杰基·爱德华兹(Jacky Edwards)再婚的时候,她已经是5个孩子的妈妈了。出于身体的原因,杰基和新任丈夫若想再生个宝宝,几乎是天方夜谭。不过,杰基的大女儿却提出要为她做代孕妈妈。

母亲不再排卵女儿提出做代孕妈妈

现年47岁的杰基·爱德华兹和30岁的女儿凯瑟琳(Katherine)各坐在沙发的一头,1岁的凯斯宾(Caspian)爬坐在杰基的膝盖上。凯斯宾看上去和杰基与凯瑟琳像极了,长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脸上挂着开心的微笑。这副画面似乎与典型的家庭无异——妈妈、女儿和外孙坐在一起,但现实要复杂得多。

凯瑟琳是杰基6个孩子中的老大,也是凯斯宾的代孕妈妈。凯斯宾其实是杰基最小的孩子。对此,凯瑟琳解释道:“我是凯斯宾生物学意义上的妈妈。不过只有当我和我的侄女、侄子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记混凯斯宾的身份。其实,我从来没有把凯斯宾当成自己的孩子,即便我在怀着他的时候。他一直都是我妈妈的小儿子。”

2016年5月,凯斯宾出生了,不过,在他出生前2年,故事便已经开始。当时,身兼护士和作家两个职业的杰基丧偶不久,遇到了48岁的保罗(Paul),保罗经营着一家医药公司。一年后,他们喜结连理,现住在萨默塞特郡。杰基与上一任丈夫生了5个孩子,孩子们的年龄在12岁到30岁之间。

但是伴随她最后一次生产而带来的并发症(当时杰基34岁),杰基切除了部分子宫。同时,保罗也带着两个孩子,希望和杰基重组家庭。

杰基说:“保罗希望能有一个属于我们两个的孩子,所以他建议采用我的卵子,找一位代孕妈妈,如果我们不去试试,他一定会难过。所以在我们婚礼后,便开始寻找代孕妈妈。”但是,试管婴儿诊所却告诉杰基,她正在经历更年期,已经不再排卵了。

后来杰基把这件事告诉了凯瑟琳,对大女儿说她已经放弃再要孩子了。没成想,凯瑟琳主动提出要为母亲生个宝宝。

杰基回忆道:“我听后立刻激动地热泪盈眶,我没想到凯瑟琳主动提出要为我和保罗生个宝宝,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杰基和凯瑟琳的母女感情很好。现在,凯瑟琳已经嫁人,老公山姆(Sam)是位工程师,二人生了两个孩子,一个7岁,一个4岁。得知母亲孕育宝宝的希望破灭后,凯瑟琳就萌生出为他们做代孕妈妈的想法。“山姆很支持我,但是要放弃所生宝宝的抚养权,山姆担心我会难受。但是我们知道这么做是对的。因为我们一家人共同经历了父亲的去世,父亲生前那么爱我们,作为回报,我想为家里带来一些欢乐。”凯瑟琳解释道。

而采用凯瑟琳的卵子可以确保DNA继续延续下去。“我可以捐献出自己的卵子给代孕妈妈,但是这需要借助试管婴儿诊所,这么做需要花销一大笔钱,且成功率远低于把保罗的精子直接植入我的体内。”凯瑟琳表示,“当然,我还觉得做代孕妈妈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代孕屡见不鲜法律监管仍是空白

对于国际明星而言,代孕曾一度被视为“特权”——美国知名演员莎拉·杰西卡·帕克(Sarah Jessica Parker)、妮可·基德曼(NicoleKidman)还有英国歌手艾尔顿·约翰(Elton John)都曾通过代孕的方式生了孩子。如今,英国大众采用代孕方式衍生后代的个例比比皆是。根据英国司法部家庭法庭的数据显示,在2011年,共收到117件父母权申请——将法律权益从代孕妈妈转移到意向父母。而这项数据在2016年达到394例。根据Families Through Surrogacy 调查,超过1000对英国夫妇去海外寻求代孕妈妈。

尼古拉·斯科特(Nicola Scott)在波特·多得森(Porter Dodson)公司担任律师,擅长领域是抚养和生育。他表示:“代孕在英国是合法的,事实上,如果你在英国而非海外寻找代孕妈妈,那么获得父母权利更容易一些。”

杰基和凯瑟琳打算代孕的时候,曾向斯科特咨询过相关法律问题。斯科特接着说:“问题是,现在没有法律对代孕进行监管。虽然有一些机构让你和代孕妈妈保持联系,但是并没有对代孕妈妈和意向父母进行筛选或监督。”所以,斯科特建议这两对夫妻写下一份同意书,即便没有法律约束,但至少能罗列出各自的承诺和预期,包括凯瑟琳在孕期的花费。

杰基表示:“我们决定每个月给凯瑟琳1000英镑,包括误工费(因为晨吐,她辞去了自己的管理工作),孕期检查费和服装费。”

另外,这两对夫妻还咨询了代孕顾问。该顾问强调了潜在的问题,比如,如何移植精子,如果凯瑟琳流产了怎么办,或是婴儿先天残疾怎么办,凯瑟琳生产的时候是否希望保罗在产房(在这一点上,凯瑟琳希望保罗在产房侯产)。凯瑟琳表示:“当时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考虑到,比如,一旦决定代孕受精,我和山姆不能再有性生活,就是为了确保保罗是孩子的父亲。山姆还担心的一点是,孩子的出生证明上一直有自己的名字,直到妈妈和保罗的父母权益许可被审批下来。”

杰基因为不好意思买家庭受精设备,所以凯斯宾的“诞生”是靠塑料注射器和儿童药瓶测量器皿完成的。当生育试纸显示凯瑟琳在排卵期时,杰基和保罗特意从萨默塞特郡赶到凯瑟琳和山姆汉普顿的家中。四人商议后决定,他们一天向凯瑟琳体内植入两次精子,一直持续7天,直至凯瑟琳排卵期结束,至少尝试6个月。届时,凯瑟琳平躺在床上,而杰基和保罗会去卫生间……“请别告诉我你们在那里发生了什么。”凯瑟琳一面请求,一面大笑,然后用手堵住耳朵。杰基说:“之后,我们会给凯瑟琳拿来装有保罗精子的容器。”

凯瑟琳说:“之后我会用注射器把精子注射到体内,当时一边看着迪士尼电影一边尽量避免想着我妈妈丈夫的精子正往我体内注射。之后我会让精子待几个小时,和我妈妈聊聊未来孩子会长什么样子。”

“一周我们会尝试14次,这几天是十分宝贵的,我当时总是在祈祷快点怀孕。”所幸,在第一轮尝试时,凯瑟琳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面对负面评价只是生育选择

因为孩子出生之后要交给母亲,凯瑟琳在这次怀孕中刻意表现得异于此前怀孕自己的宝宝。凯瑟琳说:“我对宝宝说话时感觉像是和侄子说话,我会说‘今天我和我的宝宝做了这些事情,将来你有一天也会和自己的爸爸妈妈这么做。’我会给我自己的孩子弹奏英国乐队UB40的歌曲,然而我会给这个孩子听妈妈最喜欢的歌手——多丽丝·戴(Doris Day,美国知名歌手)的歌曲。”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就是我的宝宝,只不过孕育在别处罢了。”杰基抱了抱凯斯宾,接着说,“保罗和我都相信凯瑟琳会看开的,因为她如磐石一般坚强。”

但是,生产那一刻并未如预期。凯瑟琳、杰基和保罗原本计划在一家较大的医学院附属医院生产,那里的助产士和生产团队医师都知道这是代孕宝宝。但事实上,在凯瑟琳进入孕期第37周时,4个人正在Costa喝着咖啡,凯瑟琳就要“发动”了。凯瑟琳回忆道:“难以置信的是,当时附近就有一个接生中心。我们冲了进去,当时我喊道‘这是代孕宝宝,我不是妈妈,她才是。’

在凯斯宾出生的时候,妈妈和保罗都在产室。”当时保罗剪了脐带,而杰基是第一个抱住宝宝的人。

后来,杰基夫妇去了别的房间,这样他们可以和宝宝一起躺下来,亲亲抱抱。凯瑟琳说:“产后两小时,我回到了家,一边泡澡一边小口喝着香槟。我觉得把凯斯宾交给妈妈抚养很自然。唯一一个奇怪的时刻是,产后第二日我就出去购物了。”

“没有人知道我昨天刚刚生了一个宝宝。”凯瑟琳说,“生完后,我的身体很快恢复正常,因为我没有和凯斯宾过多接触,甚至奶水都未如期而至。很多代孕妈妈都表示希望和代孕家庭成为朋友关系,我感到我很幸运,可以看到凯斯宾的成长。”

根据不同的经历和情感,妈妈和女儿在孕期的时候都坚持写日记。来自朋友和熟人的负面评论是她们共同要面对的问题。凯瑟琳说:“人们叫我机器人,问我如何做到放弃自己孩子的。他们还告诉我这叫做乱伦,即便我和保罗并没有任何关系。”

杰基说:“一直以来,我都在一个离不开人的科室做护士,那里的病人靠呼吸机存活,但还是有同事时常问我,我的‘塑料宝宝’如何了,并告诉我这样并不自然。”

杰基和凯瑟琳都认为人们应该更多地关注代孕,将它视为一种生育选择。当凯斯宾长大之后,杰基就会告诉他,他是怎么来的,并给他看盒子里的照片,分享杰基和凯瑟琳珍藏的故事。杰基说:“我们的求子路全部都囊括在那个盒子里,从如何想要一个宝宝,到计划生个宝宝。对于凯斯宾来说,这将是个美丽的故事。”

杰基写的关于护理和家庭生活方面的书——《天空没有界限》由Pegasus出版,售价7.99英镑。她和凯瑟琳在书中记录着他们的代孕故事。

(《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本文作者:AndréaChilds译者:申忻)

(编辑:龙马)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