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拉·巴特菲尔:是画太阳的画家 也是伯爵夫人

发布时间: 2017-04-15 04:01:02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者:侯清源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记者侯清源报道】莎拉·巴特菲尔(Sarah Butterfield)是一名画家,也是一位资深政治家的妻子。4月初的一个午后,欧洲时报记者在伦敦梅菲尔(Mayfair)区的一个当代艺术画廊里见到正在办展览的莎拉,与她聊聊在这两个世俗与梦想矛盾的身份里,她是如何做到和谐共存的,以及作为西方艺术家的她为何如此痴迷于中国的水墨画与传统艺术。

莎拉和她的作品。(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谈论政治时 才能获得“短暂休息”

4月的伦敦空气里开始弥漫着温暖,阴霾了好几个月的天空像是打开了天窗般明亮起来。而此时出现在记者眼前的莎拉像是一道亮眼的光,耳顺之年的她留着利落的金色短发,化着粉黄绿大胆搭配的眼影,身着紫色印花夹克配水蓝色连衣裙,配以显眼夸张的首饰。这一切跟这个春天的午后很搭,也跟她的作品以及艺术家的身份很搭,但是跟记者想象中资深政界人士的妻子却不一样。

莎拉的身份导致她需要在很多时候出席各种场合,觥筹交错。而莎拉的作品和她身上透露出来的自由纯粹和对艺术的执着,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世俗赋予的枷锁。

在她看来,可能有人会在被世俗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候,躲避到艺术的世界栖息,而她自己却大部分时候是生活在艺术的世界里,回到世俗偶尔讨论政治的时候,才是她短暂歇息的时候。

莎拉的丈夫大卫·威利茨(David Willetts)曾为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工作,也曾是上一任首相卡梅伦政府的内阁成员,担任英国大学及科技国务大臣工作。2015年,他辞去该职务,成为上议院终身勋爵。身为从政者的妻子,莎拉坦言偶尔也会有压力,但是她总是能积极地面对生活。

几年前,曾有人跟莎拉说,“嫁给一个右派的保守党政治家,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左派的艺术家”,但她却不认同这样的观点。在她看来,艺术的世界比人们常规认可的更家高尚和包容,而她在这之间找到了很好的平衡。(由于艺术家总是有着对美好事物强烈的诉求和追寻,在精神上拥有浪漫主义色彩,常被定义为左派。)

在莎拉的眼中,大卫是一个特别的保守党员,总是能高瞻远瞩,也是能在矛盾中找到平衡的人,这是他们的共同点。20世纪末,大卫加入保守党,因为那是当下以国家利益为重最好的选择。但是身为保守党成员的他,也总是在考虑低收入人群的保护政策。

虽然莎拉和大卫平时在家很少讨论政治,但是他们却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对方的事业。莎拉很感激丈夫对她创作的鼓励,因为政治工作中看到太多纷杂的世界,大卫回家后喜欢看莎拉的画,总是说那些画给了他一个不同的角度看这个世界,这也鼓励着莎拉继续创作。

而莎拉也坦言,她会在乎政治,否则“就不可能成为一个政治家的妻子”。在一些重要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莎拉也会与丈夫讨论。她并不会提建议,但是会表达自己作为普通人对这些事的关注,让从政的丈夫认识到这些事对普通民众的重要性。

20世纪90年代,英国房价开始上涨,大卫认为按揭贷款的比例应该减少,以此来控制房价。当时莎拉随口说了一句:“这样对我们的孩子来说,太可怕了”。之后,大卫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莎拉当时那句话影响了他的想法。

莎拉所处的环境,也让她能更好的在艺术与现实中找到平衡。采访时,她正在展馆现场准备着当天晚上的非公开展览活动(PrivateView),画廊里上下两层布置的几十副画已经卖出了小一半。

从她以往作品收藏记录显示,收藏人包括英国女王、威尔士(Wales)亲王、阿滕伯勒公爵(LordAttenborough)、西蒙·詹金斯爵士(SirSimonJenkins)等带头衔的人物以及英航、希斯罗机场等英企。无疑,她的身份能帮她的作品找到好的市场。

莎拉·巴特菲尔个人介绍:

伦敦梅菲尔(May fair)区的一个当代艺术画廊里见到正在办展览的莎拉。(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记者侯清源 摄)

莎拉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牛津拉斯金艺术学院(Ruskin School ofArt),并拥有建筑学专业资质(qualified in architecture)。莎拉主要创作有关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画作,作品风格多样,结合抽象的印象派画风及具象的写实主义情怀。她的作品深受喜爱,不仅被全世界众多专业的收藏家们珍藏。莎拉还多次在英国、美国和远东地区举办画展。

莎拉曾多次获得过各种奖项,如艾杰顿·柯格希尔观景奖(Egerton Coghill Landscape Prize)入围奖、温斯与牛顿奖(Winsor and Newton)、狩猎团艺术奖(Hunting Group Art Competition)入围奖、第三城观众艺术奖(The Spectator’s Three Cities Art Competition)优秀奖、网球球手(Tennis Player)最佳进步奖, 北加州网球协会(Northern California Tennis Association)选手最佳进步奖和哈凡特文学(Havant Literary)文学节小组竞赛冠军。

祖传的艺术天赋 为追梦想曾同时打27份工

抛开她政治家妻子的身份,莎拉对画画有一种天生的热情。她从很小的时候就热衷于涂鸦,喜欢在自己房间的墙上画画,痴迷于观察天空。在过去的三四十年之间,她在墙壁上划过很多的天空。她擅长用鲜艳的颜色来表现光线,太阳、天空、云彩、沙滩、海洋、远方常是她画里的主角,这些画往往能让人从中感受到莎拉对生活的热情。

每次母亲问小莎拉“你长大后想做什么?”,她都会回答要当艺术家。13岁时,莎拉的妈妈带她去了威廉·布莱克的展览,让莎拉记忆犹新。她被展览深深地吸引,在那里待了几个小时,依旧没有看够。十几岁时,莎拉深深着迷于19世纪法国印象派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多梅尼科·吉尔兰达(DomenicoGhirlandaio)和皮埃罗·德拉·弗朗西斯卡(PierodellaFrancesca)。

莎拉说,她在视觉和艺术上的细胞来源于她的外婆和奶奶,她们在房子装饰上都有着过人的天赋。她奶奶年轻时候经常买下破旧的房子,把它们装修一番再卖出,买家总能被她的品味折服,愿意出高价买下。在当年英国经济大萧条中,莎拉爷爷的摩托厂破产,而她的奶奶靠着自己的艺术审美救了一大家人,还供两个儿子去读牛津大学。她到现在还记得,奶奶家的那些很棒的镀金家具。

莎拉的父亲是一名医学院的院长,后来当选上议院勋爵。虽然莎拉从小喜欢艺术,但当她上大学的时候,父母都不同意她选择艺术,父亲给了她几个选择,建筑、法律、医学或神学,最终莎拉选择了学习建筑,成为一名合格的建筑师,并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帕罗奥图(PaloAlto)一家建筑事务所工作。

成为建筑师的莎拉并没有停下自己艺术的脚步。她去牛津拉斯金艺术学院(RuskinSchoolofArt)学习艺术,学习如何用互补色来画光,如何让影子的颜色更加真实,那些让她从小痴迷的东西。而之前在建筑方面知识,训练了她如何把实物放到画布上的比例直觉。她的教师曾有一个类似于指南针的黄金分割探测器,莎拉的画总能很准确的达到黄金比例。

但是,莎拉也表示,实现艺术家的梦想并不容易。在艺术学院学习期间,她同时打过27份不同的工来支持自己的艺术学习,她当过服务生、教过网球、给牛津邮报当过艺术评论家。而且她也卖自己的画,但是现在想起来,她觉得那是愚蠢的决定,因为在她后来真正办画展的时候,她的那些最好的作品却已经被卖掉了。

回到伦敦后,莎拉成为一个自由职业建筑师。但当时的莎拉觉得自己更像一个艺术家,因为身边的很多朋友邀请她给他们的家里画壁画,或者画他们的孩子或房子。

有一段时间,她发现自己一整月都没有做跟建筑相关的工作,而更像是一个全职的画家,就这样,画家这个职业选择了莎拉。

索伦特海峡边几天连续创作55副小油画

莎拉已专注创作多年,并吸引了业界对于她的关注。

艺术评论家瑞秋·坎贝尔-约翰逊(Rachel Campbell-Johnson)在2005年4月出版的一期《泰晤士报》上对莎拉画作的评价是“将视觉上看到的事物转为抽象,莎拉·巴特菲尔德似乎有些冒险,但她能将一系列美丽的色彩横扫在画布上”。

艺术节目制作人琼·斯诺(Jon Snow)对莎拉画作的评价是“莎拉是一位充满活力且果断的画家,她用大胆的线条和丰富的颜料,将激烈的动作与生动、鲜明、令人难忘的色彩如魔法般地融入到她的作品中”。

莎拉是一位多产的画家,因为生活就是她的灵感。她一天中可能会有很多次想将看到的东西画下来的冲动。莎拉说,她很少去寻找灵感,很多时候是灵感自己找上来,所以有时一天她能画很多画。

她的代表作是一系列关于日出的作品,这些作品是出于偶然一次,莎拉的朋友说,在英吉利海峡北侧的索伦特海峡(Solent)看到了绝美的日落,在太阳下落之后,能看到最美的天空颜色,但这些颜色会很快消失,所以要画得特别快。为了画出这样的美景,莎拉在黑暗中点着防风灯工作了好多天,画了差不多55副小油画。“那是很艰苦的创作,但我必须坚持,否则会永远也画不出来。”莎拉说。

对艺术的热爱也让她处于不停的学习和吸收的状态。正在进行的名为“光与火的距离”(light catching fire)的展览,是她过去两到三年作品的展示。

除了日落,能发现在莎拉一些比较新的作品中,她开始尝试画日出。

因为中国,爱上画日出

莎拉兴奋地跟欧洲时报记者分享,对于日出的灵感,是来源于中国。2016年1月,莎拉在北京和杭州举办“天堂的视角”画展,展示了36副作品,其中有很多日落。当时有人跟她说:“莎拉,我很喜欢你画的日落,但是在中国,我们更喜欢看日出。”这句话开启了莎拉画日出的热情。从中国返英后,她去到怀特岛,做了很多画日出的研究,也画了很多日出。她表示,在这之后,她想继续在画日出方面有更多的尝试。

此外,展览中还有一些中国的城市景观和人文也让莎拉用抽象的方式表现出来,有将驶入高速公路的汽车,也有在海边享受阳光的人,还有城市的夜景……从她的那些作品中能够感受到当代中国人们对现代生活的享受,同时也能看到印象派对她的影响。

莎拉与中国的缘分不仅于此,她说,很多年前,当她还是一个艺术学生的时候,就被中国的水墨画和书法迷得神魂颠倒。那时的她认为,17世纪伟大的肖像画大师伦勃朗的画中展现出来的笔触,是受到中国画影响,中国艺术几个世纪以前就影响了西方艺术。而英国画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kney)在他最近出的书里面也提到同样的观点。

在莎拉看来,中国人在艺术方面总是很有智慧,有很长很深的历史,如果她能吸收到其中很小的一点,都是一种很大的收获。

莎拉·巴特菲尔作品展

《索伦特海峡的日出》(图片来源:此组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大海、光线和棕榈树》

《夜上海》

《在海边》

(编辑:赵筱)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