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的书店人生:冥冥之中 一场命运的起承转合

发布时间: 2017-04-08 02:51:30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作者:姚越然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实习记者姚越然报道】古人《劝学诗》有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车马多如簇。”每一本好书,都是一个故事,一段人生。见字如面,读书将千千万万陌生的你我串联在一起;在书的世界里,没有人是孤岛,没有人会孤单。

一个乖戾孤僻的糟老头儿、一个被遗弃在书店的小女孩、一个漂亮的大龄女图书推销员——他们的命运,从在岛上书店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因书而串联在一起。岁月轮回,失去的一切是否可以慢慢重拾?光阴斗转,爱书人的离合悲欢如何写就?

冥冥之中 一场命运的起承转合

如果说,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那么AJ可能就是不幸当中最不幸的那几个:人到中年,痛失爱妻和尚未出世的孩子,本就性情孤僻的AJ彻底沦为了众人眼中冷漠、自私又固执的“小老头儿”;爱书成癖、对好书有着近乎变态的执着和挑剔,却没能力拯救和亡妻生前共同经营的书店;心灰意冷想要卖掉自己珍藏的的绝版书《帖木儿》,拿着书款度过下半辈子,可书却失窃了。人生悲剧至此,任谁都难以想象,AJ会再次打开心房,去欢笑、去爱、去重归美好的生活。直到圣诞节前的一个周五,AJ在书店里“捡”到了一个棕色皮肤的小女孩玛雅……

玛雅是个可怜的小姑娘:她是黑人女大学生玛丽安·华莱士未婚先孕的结果。无奈玛丽安无力独自抚养小玛雅长大成人,最终选择投海自尽。可她却在自杀前将只有2岁零1个月大的玛雅送到了AJ的书店,只因“想让她(玛雅)长大后爱读书”、“在一个有书本的地方长大”。岛上书店一页一人生特,爱他们的优点,也爱她们的缺点,才能和自己的玛格丽特真正相爱。在作者的笔下,爱一个女人一生,意味着你要去爱一个少女、一个少妇、一个忙忙碌碌的中年妇女,以及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太太。玛格丽特小镇,是一切爱情故事的开始,也是一切故事的结局。毫不夸张地说,《玛格丽特小镇》是一部写尽了爱情的小说,提醒了我们爱情和生命都通常有尽头,永远不要浪费时间,把你生命中所有的力量都拿去好好地爱。本书作者加布瑞埃拉·泽文毕业于哈佛大学英美文学系,为《纽约时报书评》撰稿人,目前已经出版了八部小说,作品这个寄托着母亲无尽期望的孩子,一出生就与书结缘,注定要一生都与书纠缠不清……她的到来似乎给AJ死气沉沉的人生带来了一丝阳光:口口声声讨厌“童书”,“特别是孤儿”的AJ,偏偏领养了一个孤儿,给她洗澡、为她歌唱、陪她读书。一贯特立独行的岛上书店,因为玛雅的存在,出现了儿童绘本、女性读物;而从不参加派对、更不会开派对的AJ,也为了玛雅开起了派对,还邀请全镇的人都来参加。和玛雅相伴的日子里,AJ被坚冰包裹的心慢慢冰消雪融,镇上的人们都说,自从收养了玛雅,他的心都变软了。

玛雅还是AJ的小爱神丘比特。在玛雅上幼儿园前,AJ忽然翻出了4年前被他冷嘲热讽然后赶出书店的女推销员阿米莉亚的名片,想起阿米莉亚介绍的那本《迟暮花开》。

后来,故事似乎变得俗套了许多:AJ爱上了艾米莉亚,枯木上也终于开出花儿来——对于书的共同爱好让老宅男AJ和大龄女青年阿米莉亚找到了精神上的共鸣,走到了一起:他们同读一本书,然后交流阅读感受。这种他人眼里枯燥无聊的恋爱方式,却是AJ向阿米莉亚许下的最深挚的诺言:“我可以向你保证,有书、有交流,还有我的全心全意,艾米。”所谓爱情的最高境界,莫过于这一句懂得。

很抱歉,这个慢慢变得温暖的故事并没有一个世俗定义的“完美”结局。最后的最后,AJ因脑瘤去世。这样的结尾不可谓不悲伤,但读者却能在淡淡的失落中品出一丝安慰来:玛雅长大成人,成为了一名作家;AJ和尘世的缘分已尽,但玛雅和书的故事还长。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

《岛上书店》的故事并没有太多离奇的剧情,一切都是生活的顺水推舟,夹杂着淡淡的喜悦和淡淡的忧愁。

书中四次写到死亡,每一次死亡都伴随着新生:

第一次是AJ的妻子因车祸去世,这也许是AJ一生中最大的悲剧,开启了AJ后半生爱恨交织的故事;

第二次是玛雅的母亲投海自杀,玛雅虽然失去了母亲,却遇到了养父AJ,从此和书牵绊一生、与AJ互相用爱滋养,慢慢长大;

第三次是AJ妻子的姐姐伊斯梅和丈夫出了车祸,丈夫当场去世,悔不当初的伊斯梅遇到负责《帖木儿》失窃案的警察兰比亚斯,两人相爱十年后,伊斯梅终于在兰比亚斯的鼓励下坦陈心迹,承认曾偷走《帖木儿》并将其归还AJ;

第四次则是AJ的死亡,AJ去世后,艾米莉亚和玛雅离开爱丽丝岛走向更广阔的世界,伊斯梅和兰比亚斯则盘下岛上书店,继续经营。

从AJ和玛雅初遇,到玛雅上大学、成为作家,十多年光阴流转,AJ经历了妻子、好友先后离世,到最后自己也挥手作别,一代人的故事似乎在这里画上了句点。殊不知,这是终点,亦是起点:似是人生大梦一场,爱书人的故事又回到原点——岛上书店迎来了新一年的订书季,这一次,27岁的推销员雅各布像十多年前的艾米莉亚一样,走进了岛上书店的紫色小屋。门口风铃叮当,迎接他的,是一声沙哑的“欢迎光临”。

在爱书人的世界里,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读书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精神交流,一本书,联结了无数人的精神世界,在这里,他们同呼吸、共爱恨。这些故事,或光怪陆离,或细水流长,却都是一段独一无二的人生。

温暖而有力量的文字 构建独特的理想国

本书的作者加布瑞埃拉·泽文因为本书一举成名,成为全世界最炙手可热的小说作家之一。她的文字温暖而有力量,不追求戏剧性的冲突却用生动的笔触将一个人一生的故事娓娓道来。泽拉的年纪不大,今年才刚刚步入40岁的她却有着比年龄沧桑许多的笔触,这一点,早在其10年前发表的处女作《玛格丽特小镇》中就可见一斑。

泽拉的笔下,总有一个理想国——或是遗世独立的小岛、或是隐于深处的魔法小镇——她编织的感情永远无比纯粹: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一切;爱一本书,就要将其视作信仰。

《岛上书店》中的爱丽丝岛就是这样一个世外桃源,虽然岛上只有AJ的一间书店,但小镇上无论男女老幼都对读书有着超然的热情。故事的结尾,书店主人AJ去世,但岛上书店并没有关门,总有爱书人在继续这份坚持,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没有书店的地方,算不上是一个地方”。

书,给了AJ一塌糊涂的人生第二次机会,也给了我们生活的答案: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无比艰难的那一年,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编辑:天天)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