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后 英欧金融关系怎么处?

发布时间: 2020-02-20 03:57:1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夏宾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有的人,要在变动之下寻找机遇;有的人,则要在变动之下守住利益。1月31日晚11时,英国正式“脱欧”,结束其47年的欧盟成员国身份,也给剩下的27位欧盟成员带来了一个新的机会——争夺欧洲金融中心。当前,这一地位被公认为伦敦所有。另一方面,对英国而言,“脱欧”也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全新的开始。比如在金融市场上,未来英国公司如何进入欧盟市场、如何平衡英国金融监管标准与欧盟监管标准的异同、如何捍卫自身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这是一个个“必答题”。

本期欧时茶座将分析“脱欧”后英国与欧盟间的金融关系,以及未来在竞争欧洲金融中心的“比赛”中,英国的“劲敌”们。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 贾晋京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陈凤英

南开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 田利辉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赵纪周

英欧分歧凸显 大量金融机构总部或被迫搬迁

1694年,英格兰银行成立。英国伦敦开始踏上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道路。

经历了国际金本位制、发展欧洲货币市场、取消外汇管制成为全球最大的外汇交易中心、跨国银行机构入驻最多的城市、悠久的国际保险业务历史、国际黄金交易中心……这一件件里程碑事件和享誉国际的排名,让英国处在全球金融的中心。

图为英国伦敦的伦敦金融城。(图片来源:新华社)

兴业证券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全球市场上,76%的欧洲对冲基金的总部设在英国,欧盟国家74%的OTC衍生品交易在英国,欧盟国家55%的PE基金由总部设在英国的公司发起。

同时,欧洲养老基金42%的资产来自英国,英国也参与了欧盟国家35%的风险投资,90%美国投资公司在欧洲的部分设在英国,欧盟78%的资本市场行为是在英国进行的。

但是,在“脱欧”的进程之中,伦敦把全球金融中心第一的宝座丢了。2018年9月,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显示,纽约超过伦敦,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金融中心。这份金融中心指数由英国智库机构Z/Yen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每年发布两次,考察城市的商业环境、金融业发展、基础设施、人力资本和声誉。

现在,“脱欧”正式完成,伦敦打起了欧洲金融中心的“保卫战”。按照协议,英国将于1月31日“脱欧”,随后进入为期11个月的“脱欧”过渡期。英国须在过渡期内与欧盟谈判各项“分手”细节,谈判时间表很紧,而这里面最棘手的就是金融领域的谈判。

英国刚完成“脱欧”,欧盟便着手采取措施削弱伦敦的金融中心地位。

据悉,欧盟拟重新修订《欧盟金融工具市场指令II》,取消此前对英国的让步。包括衍生品、大宗商品等在内的交易政策可能会被修改,而目前伦敦在这些交易方面占据主导地位。

柏林、布鲁塞尔和巴黎的官员希望重新修订《欧盟金融工具市场指令II》,取消在完成法规制定前的六年里对英国做出的让步。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贾晋京表示,具体来看,关于研究支出、记录留存、股票交易,衍生品和大宗商品交易的政策可能会修改,可能加大高盛、摩根大通等国际银行脱欧后的谈判难度。

分析人士认为,上述改革旨在加强德意志交易所集团在期货和其他上市衍生品市场中的支配地位,以与伦敦证券交易所相抗衡。

同时,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已要求,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确保洲际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遵守欧盟市场透明性措施。

英国前财政大臣贾维德(Sajid Javid)撰文阐述针对金融服务业的英国脱欧贸易计划里提到,英国政府将不再遵守欧盟针对金融服务行业的规则,但希望就银行业达成“持久”的贸易关系。

贾维德称,“如果对英国来说行得通,我们可能会选择与欧盟相同的方式来做事,但是肯定会有差异,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作为一个全球金融中心,英国需要跟上并推动国际标准。我们的出发点将是为英国做出正确的选择。”

贾晋京指出,在英国与欧盟的谈判中,总部设在伦敦的银行未来进入欧盟市场的方式将是双方谈判的一个“胶着点”。在欧盟的单一市场外,英国的金融服务公司将不再自动拥有可以在欧盟27个成员国之间自由运营的通用“护照权”。

相反,英欧双方可能依赖于一种被称作“对等”的、较为不稳定安排,在这种安排下,双方的法规都被认为是充分统一的,而金融业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欧盟可以仅凭提前一个月的通知就能撤回“对等”安排。

但现在,英国政府要求欧盟签署一项关于金融服务的永久“恒等性条款”,这项条款将持续数十年时间,以确保伦敦金融城在英国“脱欧”后一直可以进入欧洲市场。

伦敦泛欧股票机构Aquis Exchange Plc首席执行官Haynes在伦敦说,如果大臣能获得对等的待遇,我就开香槟庆祝,如果做不到,那英国就将“硬脱欧”,成本会攀升,我们都必须在欧洲设立办公室,对业务来说非常糟糕。

“可以想象,若设立在英国的公司无法直接服务整个欧盟,那么总部设立在英国的金融机构将被迫搬往欧洲,直接导致金融公司的大量流出。”南开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田利辉说,在英国与欧盟脱欧过渡期内,伦敦的金融服务公司在欧盟市场的准入,必将成为英国与欧盟谈判的关键战场,银行担心一旦英国离开欧盟,它们将不再享有使它们能够在27个成员国自由运营的权利

牛津大学经济学教授David Vines认为:“退出欧盟将是灾难性的”。他认为,“脱欧”毫无疑问会削减英国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这会使英国被欧盟单一市场排除,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位置有可能被法兰克福取而代之。”

巴黎金融实力不容小觑 但需警惕“反商”社会环境

伦敦是欧盟的金融中心,因此英国“脱欧”会对欧盟其他27个成员国的金融体系带来巨大风险,但也会创造巨大机会。2020年英国正式退出欧洲单一市场,欧盟其他27国应该及时调整金融监管体系以应对这一变化,也应充分发掘自身优势。

英国“脱欧”后,欧洲金融业将迁往何处还是一个未知数。当前,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都希望本国城市成为伦敦的替代者。

图为巴黎埃菲尔铁塔。(图片来源:中新社)

安永发布的2018年欧洲吸引力调查中,巴黎以37%的得票率成为投资者眼中最具吸引力的城市,法国的金融实力不容小觑。

这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建设一个更具有创新活力的法国有着密切联系,他试图推动更宽松的劳动法,并减轻企业和投资者的税负。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纪周认为,此次劳工法改革如果最终成功,有可能给本国劳动力市场带来活力,有利于经济良好运行和提高法国企业国际竞争力和员工积极性,进一步增强法国企业对外资的吸引力。

《2018年财政法案》显示,到2022年,法国的企业税税率将从33.3%逐步降至25%。非金融企业利润率将因此净增32%,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承诺减税和增加行政效率等利多条件的吸引之下,确有不少金融集团将目光转向巴黎,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选择以巴黎取代伦敦成为针对欧洲和亚洲提供另类投资服务的新基地。

与此同时,花旗集团也扩大了在法国的业务,目前在巴黎雇用约160人的花旗计划再增聘约100人;欧洲银行管理局总部将由伦敦迁往巴黎,汇丰银行、美国银行、摩根大通、高盛、施罗德等银行、投行和资产管理公司都已经宣布了迁都巴黎的计划。

但赵纪周也强调,法国强大的工会力量和传统“反商”的社会环境也同样不容忽视,未来效果如何仍需进一步观察。

法兰克福被给予厚望 劳动法或成阻力

“如果要说最有潜力接替伦敦成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城市,我选法兰克福。”田利辉认为,欧洲央行总部在法兰克福,而德国也是整个欧洲经济的中心,政治上对欧洲的影响力愈加提升,但也需要认识到,金融中心的建立虽然“水滴石穿”但也不是“一蹴而就”,法兰克福有底子,但也仍要“继续努力”。

图为位于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大厦以及众多金融企业总部所构成的天际线。(图片来源:中新社)

赵纪周则指出认为,德国是欧洲经济最有强劲最有活力的动力引擎,首先来看,法兰克福坐拥了庞大的经济基础,另一方面,目前法兰克福已经集中了很多金融机构,若大型金融机构选择下一站目的地的话,选择法兰克福的可能性比较大,若要想在整个欧洲可以提供全面的服务,法兰克福的优势最强。

2019年年初,德国联邦议院通过了德国政府提出的一项劳动法修正案。按照该修正案,用人单位可以在支付赔偿金后,直接解雇企业高管。这项修正案只针对不计算奖金的情况下,年薪超过22.14万欧元的雇员,且公司的资产负债表规模需超过150亿欧元。

德国政府估计,按照这两个条件,所涉及的雇员大约有5000人,主要从事的都是金融行业。而该举措的目的据称是为了吸引更多伦敦的金融机构转移到法兰克福。自英国启动脱欧谈判以来,法兰克福一直希望能成为金融服务企业转移伦敦业务的最佳目的地。但是德国此前的劳动法相关比英国严苛,被认为是吸引金融机构的阻力之一。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表示,德国在英国脱欧后,就一直希望德国的法兰克福能够成为欧洲的金融中心。

她认为,德国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之前默克尔访华时专门提及金融、保险和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同时访问了武汉,也展示了中德两国在教育方面合作的潜力,“除此之外,中德两国的金融合作也有很大空间,在英国脱欧后,欧洲需要重新组合一个金融中心,法兰克福很有可能会成为这个中心。”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