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弱冠” 能抗“老将”美元乎?

发布时间: 2019-02-11 10:29:44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夏宾 浏览次数: 评论:0

图为2018年12月28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拍摄的欧元纸币。2019年是欧元诞生20周年。1999年1月1日,欧元在11个欧盟成员国正式启动,标志着欧元诞生。(图片来源:新华社)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2019年,欧元迎来了自己的“弱冠”之年——欧洲统一货币欧元诞生20周年。自1999年起,欧元给欧洲经济的发展送上红利,也目睹了欧洲债务危机到社会动荡的蔓延。作为欧洲一体化最显著的成就之一,欧元作为一种公共品,借以应对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地位与义务不对称”的现状。

在欧元诞生20周年之际,欧盟希望加强欧元在国际支付中的作用,并将欧元作为储备货币来挑战美元的主导地位。面对美欧关系变局,欧洲政要近期接连表态和提议,希望推动欧盟谋求更大“战略自主”,包括借助欧元推进欧洲一体化。今年1月,欧盟委员会就提升欧元国际地位发起公众咨询,以寻找更精准有效的措施来扩大欧元在国际上的使用。

20年来,欧元究竟作出了哪些贡献?国际地位如何?距离挑战世界货币霸主美元还有多远?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对上述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张明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 董一凡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赵柯

经济学家 宋清辉

欧元诞生是欧盟经济与货币权力的整合

“我仍然记得为建立经济和货币联盟我们曾进行的艰苦而重大的谈判。更重要的是,我们深信我们正在开启共同历史的新篇章。这一篇章将塑造欧洲在世界上的作用和所有人民的未来。20年过去了,我相信这是我曾经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欧洲委员会主席容克如是说。

20年前,这个最重要的决定是如何产生的呢?1969年,欧共体海牙会议提出建立欧洲货币联盟的构想,并委托时任卢森堡首相皮埃尔·维尔纳就此提出具体建议。两年后,“维尔纳计划”通过,欧洲单一货币建设迈出了第一步。

1979年,在法国、德国的倡导和努力下,欧洲货币体系宣告建立,欧洲货币单位“埃居”诞生。

1989年6月,“德洛尔报告”通过,报告主张分三个阶段创建欧洲经货联盟:第一步,完全实现资本自由流通;第二步,建立欧洲货币局(即欧洲中央银行的前身);第三步,建立和实施经货联盟,以单一货币取代成员国货币。

1991年12月10日,欧共体首脑会议通过了《欧洲联盟条约》,决定将欧共体改称为欧洲联盟。上述条约规定,最迟在1999年1月1日,经欧洲理事会确认,如达到“趋同标准”的成员国超过7个,即可开始实施单一货币。

1999年,11个欧洲国家放弃了主权货币,组建了统一的货币联盟——欧元。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董一凡认为,欧元的诞生是欧盟经济与货币权力的极大整合,将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意大利里拉等凝聚为全球第二大货币,覆盖了全球40%的跨境交易以及欧盟50%的出口结算。

对于欧洲内部而言,欧元成为欧洲单一市场经济活动的助推器,大大降低欧盟内贸易的交易成本和汇兑风险,贸易创造效应明显。同时,欧元也给欧盟带来了丰厚的铸币税红利。

董一凡还指出,不仅是经济,欧元更是凝聚欧洲政治的工程。在冷战结束,两德亟待统一的前夕,欧洲其他国家对于统一后的德国如何使用其经济权力,是否重新成为欧陆强权心有余悸。而法国则提出支持德国统一的条件是德国需加入欧洲单一货币。

在德国与欧洲他国公用货币、共享货币主权的逻辑下,历史上给欧洲带来灾难的德国与其他国家在经济上彻底“同呼吸,共命运”,消除了欧洲国家对德国扩张谋霸的担忧,也让统一后的德国完全融入了欧洲,借助欧元红利实现经济腾飞,彻底改变了德国与欧洲大陆数百年的关系。

欧元的好处在早期很快就显现出来,最明显的好处是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价格透明度,简化和稳定了跨境贸易、投资和业务。

然而,欧元也面临着挑战和不利因素。有观点称,欧元的“一刀切”策略不适合成员国差异巨大的地区。失去独立的货币政策还意味着,成员国不能为了重新获得竞争力而让本国货币贬值,这一直是希腊等国面临的主要问题。

关于预算赤字的规定,从本质上也限制了各国的借贷能力,因此招致批评。批评人士认为,这些国家更难实现经济复苏,然后不得不采取紧缩措施,而这本身就会导致经济衰退。

欧元使欧洲一体化理论上不可逆转 却仍受财政政策掣肘

“在欧洲历史的头20年里,欧元的重要性和影响是毋庸置疑。”谈及欧元的成功之处,欧元集团主席马里奥·森特诺作出上述评价。

在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看来,欧元诞生以来的20年内,欧元区至少取得了如下三大成就:

一是欧元把几十年来欧洲经济体一体化的成果固定化、制度化,变为一种不可逆的进程。欧元的使用最终把欧元区各国用货币捆绑在一起,从而使得欧洲一体化进程变得理论上不可逆转,这基本上消除了欧洲大国之间重燃战火的可能性。

二是在美国、日本、中国等非欧大国陆续崛起的背景下,欧元区的诞生使得欧洲国家在单个国家相对实力下降的前提下,依然能够在全球舞台上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德国、法国等曾经的世界领袖国家均意识到,要保证欧洲大国在全球范围内的话语权与领导地位,就必须联合起来。

三是欧元是在民族国家之上创设超主权货币的一种伟大实践,这可能成为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演进的最终方向。最优货币区理论认为,在商品、资金、劳动力充分流动的区域内,尤其是对经济周期与经济结构趋同的国家而言,放弃主权货币、使用单一货币是利大于弊的选择。而第二代最优货币区理论进一步认为,即使成员国之间经济周期与经济结构并不相同,但使用相同货币最终会导致这些国家在周期与结构方面越来越相似。

换句话说,欧元与特别提款权(SDR)非常类似,都属于创设超主权储备货币的重要尝试,这也是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演变的重要方向。

张明直言:“如果说1999年至2008年是欧元区的蜜月期的话,那么2010年前后欧债危机的爆发,意味着欧元区进入了磨合期与停滞期。我们认为,欧债危机的爆发,至少暴露出欧元区在制度设计方面面临两大挑战或缺陷。”

挑战之一是当外围国家与中心国家面临不同的经济周期之时,外围国家丧失了进行逆周期调整的货币政策工具。与此同时,财政联盟的缺失使得中心国家不能对外围国家进行足够的转移支付。这无疑会加剧外围国家面临的负面冲击。

挑战之二是欧元区内部的国际收支失衡愈演愈烈,且对欧元区内的顺差国缺乏制衡手段。虽然全球国际收支失衡在2008年之后的十年显著缓解,但欧元区内部依然存在显著的经常账户失衡。德国、荷兰等国家有着显著的经常账户顺差,而南欧国家普遍面临显著的经常账户逆差。

“其实从欧元诞生之日起,关于欧元能否生存下去的争论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中共中央党校(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赵柯指出,“倒欧派”看空欧元的基本理由是欧元区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分离、单一的货币政策与欧元区各国不同经济状况之间的矛盾、欧元区债券市场的不统一、欧元治理结构的缺陷以及欧元区经济增长的缓慢等,而上述问题似乎在欧债危机中全面应验了。

赵柯进一步称,回顾欧元20年的历史,可能最重要的事件就是欧元没有崩溃,而欧元之所以能够避免崩溃的命运,关键在于德国。许多观察家在预测欧元前途的时候都会提到,德国的支持是欧元能够继续存在的有力支撑,但是德国对欧元的支持是有限度的。

实际上,正如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曾担任里根时期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费尔德斯坦所言,欧元是德国马克的“升级版”,它让德国享有比在马克时代更多的经济利益和更大的特权。欧元存在本身就是德国核心的国家利益,德国为保卫欧元所愿意付出的代价要超出很多经济学家的想象。

提升欧元国际地位 专家:欧洲欲在对美关系中赢得回旋空间

“它为我们的公民带来了繁荣和保护,我们必须确保它将继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正在努力完善我们的经济和货币联盟并进一步加强欧元的国际地位。”容克心里一直希望加强欧元的国际地位,这意味着,作为全球主要货币之一的欧元试图接近世界货币霸主美元的地位。更有观点称,欧元将试图挑战美元。

现如今,欧元区已经扩展至19个成员国,覆盖了3.4亿人口。欧元在国际支付中的份额约为36%,在国际储备货币中的份额约为20%,是仅次于美元的全球第二大流通货币与储备货币。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欧洲政要频频呼吁并提出相关措施旨在“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恰恰反映出这一政治需要在跨大西洋关系现状之下更加凸显,欧洲想要借欧元抗衡美元霸主地位,从而在对美关系中赢得回旋空间。

从目前来看,欧元距与美元分庭抗礼尚有些许距离。欧元的发展面临着先天结构性缺陷、改革缓慢、欧元区内部“贫富分化”等因素的制约。

董一凡表示,虽然欧盟对欧元具有美好愿景,但真正提升欧元国际化水平还面临不小挑战。从内部来看,欧元区各国对于欧元共同财政和预算改革意见不一,南欧和北欧国家分歧极大,在当前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盛行的欧洲政治生态中,各国政府及主流政党均很难就欧盟事务展示本国妥协的一面。

从外部看,欧盟推出国际化的举措,很可能招致美国反击。无论是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还是欧债危机,欧元的发展曾多次受到美国掣肘。同时,欧盟此次提出增加能源领域的欧元结算水平,建设独立支付体系等,更是直接挑战石油与美元的相互依赖关系及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包围网,恐怕将招致美国比以往更强烈的反弹。

欧盟建设欧元金融市场环境和金融基础设施也是久久为功之计,短期内很难让市场和投资者投入其怀抱。“所以,欧元国际化争取战略自主虽然是美好愿景,却挑战诸多,道阻且长。”董一凡说。

链接:欧盟委员会就提升欧元地位发起公众咨询

欧盟委员会1月23日就提升欧元国际地位发起公众咨询,以寻找更精准有效的措施来扩大欧元在国际上的使用。

新华社报道,欧盟委员会当天表示,本次公众咨询将持续两个月,首先在农业和食品、金属和矿产及交通工具制造部门展开,随后在金融和能源领域展开。

欧盟委员会还计划在2月14日举办一个论坛,探讨在能源领域扩大欧元的使用。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018年9月发表一年一度“盟情咨文”时呼吁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容克说,欧洲每年进口价值3000亿欧元的能源产品,虽然其中只有2%来源于美国,但欧盟却用美元支付80%的能源进口账单,这是荒谬的;欧洲企业购买欧洲制造的飞机也用美元结算,这也是荒谬的。

欧元在国际支付中所占份额大约为36%,在所有央行外汇储备总额中占约20%。

(编辑:夏莹)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