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送房 日本乡村在消亡?

发布时间: 2019-01-30 03:49:4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张文晖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张文晖报道】人口老龄化和城市化促使日本乡村经济加快走向衰落。年轻人的相继离开,导致农村出现大量空屋,无人修葺。为了避免村庄“消失”,日本一些乡村地区近年来相继成立“空屋银行”,免费赠屋给符合条件、通过审核的民众,并以提供修缮补助等优惠条件,吸引民众迁至农村。如此举措能否真正解决问题?老龄化是空屋的始作俑者吗?日本乡村如何才能振兴?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认为,造成大量空屋的原因众多,而“免费送房”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上述日本农业农村所面临的经济、社会、人口等深层次问题。要真正扭转日本乡村经济颓势,不仅需要政府发力解决人口结构问题,还需日本经济尽快摆脱长期低迷的状态,尽量减缓日本人口长期下降趋势和人口老龄化趋势,尽量减少对农产品(尤其是大米等敏感产品)的过度保护,加大农产品市场开放力度等多方面共同发力。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太平洋经济研究所所长 陈建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 周永生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王金波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付一夫

2018年8月1日,一名老人从日本东京的“多功能”健康便利店前走过。日本大型便利店连锁企业罗森集团旗下首家“多功能”健康便利店当日在东京开业,老年人提供更多生活便利。(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来自新华社)

“空屋银行”背后的经济之痛

免费送房,听起来如天方夜谭一般的事情,却真正实实地发生在了日本。

日本政策论坛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日本有逾6000万栋住宅,但只有5200万户家庭。超800万房屋空置,空置率达13.5%。为此,日本政府在一些地区成立“空屋银行”,吸引人口流入。

那么,这些房子到底为何空着?人又都去了哪?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太平洋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建对记者表示,这背后一方面有着日本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即城市人口过密、乡村人口过疏,城市发展不均衡。“人口、资源禀赋过于集中在大阪、东京等大都市,导致这些地方人满为患,乡村人口却逐渐流失。”

“同时,日本农村传统上都是长子继承制(主要是土地资源),也在无形中限制了没有继承权的其他乡村年轻人的空间,只能流向大城市。”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金波补充说。

另一方面,不得不提的是日本严峻的少子老龄化现象。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日本年龄超65岁的居民有3417.6万人,占总人口比重的27.05%。这意味着,日本总人口的1/4是老年人。而按照联合国的界定,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内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超过7%,就可以认为该国家或地区进入到老龄化社会。对照之下,可见日本老龄化程度之严峻。

老人越来越多,新生儿却朝着反方向发展。万德数据(Wind)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日本0至1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仅为12.89%,与1960年相比,降幅达17.26个百分点。

日本到底为何会成为当今老龄化极为严重的国家?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分析,一方面,日本居民的生育意愿持续走低。万德数据显示,自1973年起,日本人口生育率几乎一直处于下滑通道,从19.4‰一路跌至2016年的7.8‰;另一方面,日本人口的平均寿命大大延长。截至2016年,日本男性人口和女性人口平均年龄分别达到81岁和87岁。据日本人口研究所统计报告预测,日本国民的平均寿命还将继续延长。

但这并非是造成日本房屋供过于求的全部原因。王金波告诉记者,此外还有经济、税务、资产收益等多因素。

首先,从经济原因来看,日本的城市化进程已经完成(其实上世纪80年代以前,尤其是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的高速经济增长期,日本的房屋也是供不应求),现存的大部分房屋、基础设施建设都是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建成的(新建或在建房屋从1972年峰值的185.6万户下降至2017年的94.6万户);其次,从税务角度来看,房产税(地税,约占日本地方政府税收收入的45%)、遗产税(又称继承税),以及赠与税(国税,10%至50%的六档累进税率制)导致房屋持有成本过高,部分房产被放弃继承;此外,由于经济长期不景气、地价持续回落,导致房屋作为家庭最大资产大幅缩水(泡沫经济高峰期购买的购房产大部分变为负资产)。

“未来这种状况还将将继续恶化。”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认为,未来农村和小城市的人口将继续向大城市集中,过疏过密的问题将继续严重化,农村和中小城市房屋空闲的状况继续恶化。人口大规模的绝对性减少,也将继续加剧空闲房屋的出现。

农业吸引力有限?以“赠屋”振兴乡村效果甚微

免费送房并不意味着没有门槛。在申请所需具备的条件中有这样两条:一是得到免费住房或装修支援的人须年龄在40岁以下,或夫妻双方至少有一名18岁以下的子女和一名50岁以下的伴侣;二是申请者需承诺永久定居在这里,并对这套二手房进行投资升级。

由此可见,如果你想要得到这套房子,首先得是中青年的劳动力,另外还需要定居于此,投资翻新房屋。

“吸引新的人口进入后,一方面可以为乡村面貌带来新鲜的朝气,另一方面也带来了生产力,以及人文交流等,这对于农村也算是一个正面效应。”但在陈建看来,赠屋的方式对于年轻劳动力的吸引力并不是很强。

陈建表示,上世纪60年代起,日本工业得到高速发展,而在农村地区,并没有乡镇企业一说,仅以农业为主,而日本的农业又是相对落后的弱势产业,这对于年轻人而言本就不具备吸引力。“地方推出这个赠屋措施是希望能带来更多的人发展经济,但是符合条件的年轻人或许会更向往日本乡村的生活,并非如期致力于当地的农业经济振兴。”

周永生也认为,在乡村从事农业养殖业或渔业,尽管收入不低,也很安心,但毕竟没有城市那样绚烂的色彩,所以青年人不会安心于农村和小城市。此外,乡村的购物环境、教育条件和医疗条件都无法与大城市相比,仅以房屋留人效果并不会太好。

“如果由国家到地方的小城市去兴办事业,或者由国家引导,在中小城市兴办事业,招募人才,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小城市振兴,或才有可能缓解这种局面。”但周永生坦言,即便如此,也难以从根本上改变现状。

游客在日本山梨县富士山脚下的河口湖畔观赏芝樱。每年春天,数十万株芝樱在富士山脚下的河口湖畔盛开,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观赏。

农业占比小、人走“钱”就凉乡村颓势当真无法扭转?

乡村经济衰落,人口逐渐流出,而越是留不住人,经济就越无法发展,这似乎正在加速日本乡村经济的衰退。

日本乡村经济衰落到底是如何造成的?与该国经济政策又有何关系?

王金波分析,首先是日本产业结构变化导致农业在国民经济的占比很小,2016年占日本GDP的比重只有0.97%;其次是农村劳动力持续减少(截至2018年底,农业从业人口只有175万人),农业从业人员加速老龄化(平均年龄66.6岁);同时,农业经营规模小且兼业经营日渐增多,农业自给率过低(2017年按卡路里换算的农业自给率只有38%),无法形成规模效应;此外,农产品过度保护,也导致其竞争力无法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

种种因素叠加,日本乡村经济状况并不乐观。那么,日本政府一直在鼓励和实施的“乡村振兴战略”,以及日本农林水产省和日本农协也一直从资金、产业等方面加大扶持力度,效果究竟如何?王金波告诉记者,受制于农业农村人口的持续减少、人口老龄化和乡村空心化影响,日本“乡村振兴计划”的效果实际并不理想。

王金波表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日本农业农村问题,还需日本经济尽快摆脱长期低迷状态,尽量减缓日本人口长期下降趋势和人口老龄化趋势,尽量减少对农产品(尤其是大米等敏感产品)的过度保护,加大农产品市场开放力度。尽快改变日本农业规模效应长期低下的不利局面。“至少就短期而言,单靠日本农林水产省和日本农协的政策支持(政策的边际效应长期处于递减状态),已经很难像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的乡村振兴计划和列岛改造计划那样做到日本乡村经济的振兴。”

而其中,人口老龄化是世界很多国家共同面临的难题。即使在经济最为发达的美国,人口老龄化趋势也在加剧。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早在20世纪40年代,美国就开始步入老龄化社会,2017年,美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已经达到15.41%。

人口老龄化的负面影响在医疗方面尤为显著,英联邦基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患有多种慢性病的老年人比例比其他十个高收入国家高得多,且无力负担医疗费用。

种种之下,如何应对老龄化,成为世界各国关注的话题。“世界经济论坛的研究报告给出了几点建议,包括延迟职工退休年龄、奖励在职期间储蓄、调整养老金制度、鼓励生育等等。而这些都是涉及民生的重大举措,如何参考这些建议,并根据各国具体国情来制定切实有效的政策,是对人类智慧的重大考验。”付一夫表示,可以看到的是,以日本为代表的老龄化国家早已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若想真正解决这一难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任何国家皆是如此。

新生人口持续减少 日本就业人口下降制约经济发展

由于生育率低,新生人口持续减少,日本社会老龄化愈发严重。老年人口增多带来的养老金、医疗支出成为经济发展的巨大负担,就业人口下降、劳动力不足也制约着经济发展。日本经济已经连续多年陷入低增长困境,人口问题使得经济复苏难上加难。

北京《经济日报》报道,近日,日本厚生劳动省陆续公布了最新人口动态统计年度测算结果和中期就业人口推算结果。数据显示,人口总量和就业人数下降成为制约日本经济发展的最大难题。

根据截至2018年10月份人口快报得出的推算值,2018年日本国内出生的婴儿人数为92.1万人,连续3年低于100万人。死亡人数却达到了136.9万人,人口自然减少(即死亡人数高于出生人数)达到44.8万人,人口下降幅度再创历史新高。

造成日本新生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是25岁至39岁适龄生育女性人口减少。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人口动态与保险社会统计室的数据显示,近年来这一年龄段女性人数以每年约25万人的速度减少。有关官员表示,政府有必要制定新的人口政策,从医疗和社会方面帮助那些希望生育和育儿家庭。

在发达国家中,日本以低生育率著称,每千人的人口出生率仅为7.4人,明显低于瑞典、英国、美国、法国等国家。

另据日本厚生劳动省1月15日发布的到2040年就业人数推算显示,如果日本经济继续处于低增长,女性和老年人等劳动参与率得不到提高,届时日本的就业人数将比2017年减少20%,降至5245万人,等于减少1285万人。

即使经济恢复并保持高增长,就业人数预计也将减少近10%。2040年,日本老年人口将达到顶峰。

(编辑:秋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