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被改革还是被边缘化

发布时间: 2019-01-22 06:31:1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秋霞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孙秋霞报道】2018年,世界贸易组织(WTO)遭遇了严重的挑战和冲击。美国多次公开指责WTO,称其是“历来单一最差的贸易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扬言,如果WTO不改变对待美国的方式,便会退出该组织。

虽然欧盟、中国、日本等经济体谴责美国使WTO陷入危机,但也对改革WTO形成了一定共识。欧盟提出的WTO争端解决机制改革的提案,已经获得中国及印度等国的支持。美国和加拿大也先后就WTO改革问题发表了书面意见。

由于当前主要经济体对WTO改革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美国阻挠WTO上诉机构大法官的任命,使得WTO即将陷入瘫痪。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认为,WTO处于危机之中,既有来自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也有自身亟待改革的内在因素。WTO改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进展,但至少可以解决WTO上诉机构的问题。由于退出WTO的代价高昂以及短时间内美国难以与多个国家达成自贸协议,美国退出WTO的可能性不大。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 姚为群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 李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 苏庆义

2018年7月26日,世界贸易组织(WTO)在其日内瓦总部举行总理事会会议。图为世贸组织总理事会会议全景。(图片来源:中新社/世贸供图)

历经20多年构建多边贸易环境 WTO如今要失灵?

从1995年成立至今,WTO已经走过二十多个年头。现在,它拥有164个成员,成员贸易总额达到全球贸易总额的98%,是当代最重要的国际经济组织之一。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姚为群接受《欧洲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成立以来,WTO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基础上,覆盖范围不断扩大,从货物贸易扩展到服务贸易,贸易投资和知识产权保护等也被纳入其中。

姚为群指出,WTO形成了以规则为基础、有约束力的机制,推进了世界贸易的发展,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融入世界经济,提升发展中国家参与多边贸易治理的能力起到了积极作用。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告诉记者,WTO构建了一个稳定、法制化、以规则为导向的多边贸易环境,当发生贸易摩擦时,成员国可根据争端解决机制进行谈判。

李俊还指出,WTO促进各个成员国开放国内市场,例如削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开放服务业等。在一些新的经济议题上,WTO也提供了谈判交流的场所。

不过,随着全球科技革命蓬勃发展,全球产业链布局深刻变化,WTO的弊病也逐渐显露出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苏庆义告诉记者,WTO需要更新相关规则,但WTO规则谈判功能遇到了很大障碍。

从2001年开始,世贸组织成员之间开启了新一轮的多边贸易谈判——多哈回合谈判,旨在促进世贸组织成员削减贸易壁垒,通过更公平的贸易环境来促进全球特别是较贫穷国家的经济发展。按照计划,多哈回合本应在2005年前结束,但因涉及各方利益,谈判进程一波三折,被无限期拖延迟滞。

在姚为群看来,多哈谈判停滞不前,反映了成员国之间存在的分歧。发达国家希望通过降低货物贸易关税和削减非关税壁垒,推进服务业进入中国、巴西、南非、俄罗斯、印度等发展中国家。

此外,姚为群指出,尽管发达国家处于全球价值链微笑曲线的两个高端,获取的利益最为丰厚,但全球价值链对其制造业造成了很大影响,“尤其是美国、西欧制造业出现空心化,因此产生了调整和改革现代世界贸易体制的想法,核心是维护本国的经济利益”。

同样,发展中国家也有自己诉求。随着新兴工业化国家的竞争力和影响力不断上升,发展中国家希望借助改革,增加在WTO中的话语权。

除了贸易谈判机制遭遇挑战,WTO争端解决机制也面临瘫痪风险。据悉,WTO上诉机构目前只有三个法官,这也是做出裁决要求的最低人数。但从2019年12月开始将只有一人,美国一直阻挠法官任命程序,这意味着WTO将无法做出最终的上诉裁决。

也就是说,WTO的三大支柱——贸易政策审议机制、争端解决机制和贸易谈判机制,后两者均面临严峻的挑战。

各方提出改革方案 美国为何不买账?

尽管世界主要经济体对改革WTO有着明确的共识,但对于如何改却有着许多争议。

特朗普一直抱怨世贸组织没有惠及美国,他在接受美国霍士新闻采访时说:“世贸成立根本是惠及所有人,除了美国……我们输掉了官司,近乎所有在世贸打的官司也输掉了。”

姚为群表示,美国对WTO争端解决机制不满,主要是认为自己被否定的观点比较多,受到支持的观点比较少,所以想要对WTO进行改革,体现“美国优先”。

苏庆义也认为,美国对世贸组织最主要的抱怨是争端解决机制,这也是世贸组织改革的焦点。

2018年12月,中国、欧盟等成员向WTO提交了两项联合提案。一份由欧盟、中国、加拿大等14个WTO成员共同提交;另一份则由欧盟与中国、印度、黑山共和国四方联合提交。

在第一份联合提案中,主要针对离任上诉机构成员的过渡规则、上诉程序90天问题等五方面回答了改革WTO的解决方式。

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1月10日参加华盛顿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会议时表示,欧盟和美国“尚未就”上诉机构改革“完全达成一致”。

“欧盟提出了很多解决的方案,但美国不太接受,就是从心底里比较抵触争端解决机制。”苏庆义指出,欧盟认为多边的贸易体系对整个世界经济有好处,所以一直坚持一体化。

维护多边贸易体系也是中国的立场。2018年11月,中国商务部发布了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立场文件,提到了中国对WTO改革的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

其中,三个基本原则是:WTO改革应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价值,应保障发展中成员的发展利益,应遵循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

2018年12月,美国接受WTO第14次贸易政策审议时,受到了中国与欧盟的抨击。中国常驻WTO大使张向晨指出,“WTO规则体系的建立和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离不开美国的贡献。但伟大的力量来自伟大的责任。”

张向晨表示:“中方不接受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的牵强解释,不相信美国不清楚采取单边‘301措施’违反了它自己在世贸组织做出的承诺,不认同用瘫痪上诉机构的办法能够使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变得更有效率。”

欧盟驻WTO大使范赫克伦(Marc Vanheukelen)直言:“WTO陷入深度危机,而美国处于危机中心。”范赫克伦指出,美国政府第14次贸易政策审议报告中,美方对于“买本国货”政策、单边主义行为以及采用国家安全例外措施来追求狭隘产业政策的重视都令“我们(欧盟)措手不及”。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中欧在改革WTO上有着许多共识,但并不代表双方之间没有分歧。

李俊告诉《欧洲时报》记者,中国与欧盟的分歧主要体现在竞争政策、创新政策、技术转移和产业补贴等方面。总体来说,欧盟与美国的立场是一致的。

姚为群也表示,支持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加快恢复争端解决机制的功能是中欧的共识。但发展中国家能不能继续享受特殊的差别待遇,在补贴、国有企业等方面,中欧还是有些分歧。

图为美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谢伊在总理事会会议上发言。(图片来源:中新社/贸供图)

改革久拖未决 特朗普另有打算?

WTO改革历来是一项漫长过程,涉及多方利益博弈。2018年12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占全球人口2/3的G20最终达成了首次承诺对失灵的世贸组织进行改革的公报。

姚为群告诉《欧洲时报》记者,现在有欧盟的方案、美国的意见、中国的原则和主张,加拿大也提出了一些看法,但是整体方案还没有形成,这取决于各方谈判的结果。

他进一步指出,首先要在谈判模式上达成共识,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多边协商一致的谈判,二是主要贸易国先谈出一个周边协定,然后再扩展到发展中国家。

在苏庆义看来,WTO改革应该有基本方案,“哪些比较重要先改,争端解决机制最迫切,就是解决大法官的遴选问题”。如果WTO瘫痪,企业会对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影响全球贸易增长。“多边贸易体制一旦受到破坏,重新建立它的地位和威信比较困难。”

苏庆义指出,WTO改革是一个长期过程,几年之内很难有太大进展。164个成员达成共识很难,必须有大国协调。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正企图绕开WTO多边体制,在区域合作层面推进新的规则和标准,抢占未来发展的制高点。

2018年11月,美国、墨西哥、加拿大三国领导人签署《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新版协定鼓励汽车制造商在美国或加拿大扩大投资。

与此同时,美欧也即将重启自由贸易协定。2018年7月,欧美双方领导人达成了“三零”共识,即共同致力于在非汽车工业品贸易领域实现“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和零补贴”。

近日,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表示,欧委会正就欧美工业品贸易协定及合规性评估工作制定草案,并拟于近期提请欧洲理事会授权启动自贸谈判。

不过,李俊认为,美国不太可能退出WTO,“退出其他机构没有太大的成本,但是退出WTO后,如果美国不履行WTO承诺,没有减免关税,世界其他国家,包括日本、欧盟等发达国家也可以对美国不减免关税,这对美国经济有损害”。

李俊指出,美国退出WTO的一个可能性是美国和主要贸易伙伴达成双边自由贸易协议。他同时也指出,“短期内和那么多国家达成自贸协议不太可能”。

法国驻华大使:WTO改革需各方相向而行

2019年,WTO改革时钟走得越来越急促。

上海《第一财经日报》报道,1月17日,在北京的一场小型记者会上,法国驻华大使黎想表示,WTO改革有两个重点:首先要解决的是美国让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处于瘫痪状态的问题,在这方面中欧之间的看法非常一致;第二,也需要加强WTO标准制定,并保证这些标准得以实施的能力。

黎想透露,今年欧盟外长赴华时,也要讨论这一问题,同时希望能在今年4月召开的亚欧峰会上,对各方的异议和诉求能有更加清楚认识,并了解各方关于多边体系的愿望。

黎想说,在贸易问题上,虽然欧盟和美方有共同关切,但是关于如何应对这些关切的方式,我们(美欧)是有分歧的。他表示,中、法以及欧盟都认为有分歧就要在多边的场合,譬如WTO、经合组织和二十国集团等的框架下去谈。

“我们认为实现WTO的改革,需要各方作出自己的努力,需要各方相向而行,才可以成行。”黎想表示,所以我们现在非常高兴法国、欧盟、中国等方面都已经开始为此做出努力,进行沟通工作。

(编辑:秋忆)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