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央行如“只吃不吐”的貔貅?日本5兆美元经济难题待解

发布时间: 2018-12-27 03:28:3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陈康亮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陈康亮报道】日本央行越来越像一只“只吃不吐”的貔貅。根据日本央行近日公布的数据,其持有的资产已达553.6万亿日元(约合4.9兆美元),而在实施宽松政策前的2012年底,该数据只有158万亿日元,资产膨胀速度惊人。

近5兆美元资产的背后离不开日本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推动。自2013年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以来,日本设定的通胀目标至今仍未实现,随着美联储稳步加息和缩表,日本量化宽松政策何去何从?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考虑到日本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日本央行会尽最大努力延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步伐。而且近5兆美元的资产将以循序渐进的方式处理,避免波及全球金融市场。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中银国际宏观分析师 钱思韵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陈子雷

野村证券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 辜朝明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姜超

图为日本东京的银座闹市。(图片来源:新华社)

日本央行资产超过GDP “安倍经济学”是始作俑者?

根据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13日,日本央行的总资产达到553.6万亿日元,相当于4.86万亿美元,超过了日本552.8万亿日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这是日本首次出现这种情况,也是G7国家中的第一例。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央行的资产规模不仅比美联储的4.14万亿美元资产规模还多,更是超过了土耳其、阿根廷、南非、印度、印尼五个新兴经济体的GDP总和。

近5兆美元资产离不开日本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推动。日本央行从2013年开始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不断买进符合标准的资产,使得其资产负债表规模持续膨胀。在日本央行持有的资产中,日本国债的持有量达到469.1万亿日元,为支撑股市而持有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价值为22.4万亿日元。

在中银国际宏观分析师钱思韵看来,日本央行资产规模的膨胀肇始于安倍晋三上台以来推行的所谓“安倍经济学”。“安倍经济学”的政策目的是摆脱自1989年资产泡沫破灭以来日本经济持续20多年的增长停滞,以及由此带来的通货紧缩、公共债务扩大、就业及收入减少等问题。其重要政策之一就是采取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钱思韵指出,安倍政府将通货紧缩的恶性循环视为日本经济持续低迷的症结所在。2013年初上台伊始,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发表了联合声明,宣布将不遗余力实现2%的通胀目标,以摆脱通货紧缩。具体措施包括日本央行将扩大国债长期购买规模,并延长部分国债期限;每年购买1万亿日元的ETFS和300亿日元的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等。

2013年4月,黑田东彦就任日本央行行长之后,推出了更为激进的“质化与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QQE)。自2014年起,日本政府每月购买约13万亿日元的金融资产,直到通货膨胀达到2%。

那么,宽松货币的效果如何呢?钱思韵认为,效果有限。首先,日本的货币政策极度宽松,但未增加流动性,通胀未达标。2012年日本央行的基础货币发行总量为138万亿日元,2014年则增加到270万亿日元,两年内几乎翻倍。但货币供应量并没有实现同幅度增长,商业银行对企业的平均贷款只增加了2%。由此,注入到实体经济中流动性较小,宽松的货币政策实际并未达到大面积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2%的通胀目标亦远未达标。

其次,低利率并未拉动内需。由于持续量化宽松,日本贷款利率已多年处于低位,但日本居民消费增长仍然低迷,主要由消费习惯和工资增速不高所致。日本民众实际工资增速缓慢,在计入了消费税和通胀之后年率处于负增长态势,进一步压抑了消费欲望。

再次,日本央行持有的金融资产过多,潜在风险加大。在日本央行激进的“扩表”政策下,目前日本央行已是东京交易所40%日企的前十大股东,并持有市场上42%的国债,可以说几乎买下日本资本市场的“半壁江山”。一旦退出,很容易形成较大的抛压,冲击本土市场乃至美债市场。实际上,美债收益率之所以保持较低利率,主要是由于日本量化宽松带来了大量资本涌入美债市场。

GDP又现负增长 IMF:40年后再减1/4

根据日本内阁府近日公布的今年三季度GDP初值显示,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GDP比上季度降低0.3%,换算成年率来看下滑1.2%,时隔一个季度呈现负增长。

对此,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认为,日本三季度GDP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今夏自然灾害频发导致内外需双双下降。

内需方面,消费者因酷暑、暴雨等恶劣天气减少外出游玩和用餐次数。同时,灾害造成蔬菜减产,推高生鲜食品价格,影响消费者心理。受天气状况不佳影响,休闲及餐饮业陷入“苦战”。生鲜食品涨价也打击了消费者心理。三季度,日本个人消费额环比下降0.1%。

在外需方面,日本出口三季度环比减少1.8%,时隔4个季度再次下降。“外部需求的衰退应该是此季度出口减少的主因,外部因素涉及到全球经济增长乏力,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陈子雷说。

据陈子雷分析,除了面向亚洲的智能手机零部件等出口势头放缓外,今年第21号台风“飞燕”导致关西机场功能一度瘫痪,电子零部件等出货不畅。另外,日本西部地区暴雨导致工厂停工、设备交货延期,民间企业设备投资三季度下降0.2%,为8个季度以来首降,都对日本经济增长造成较大冲击。

另有日媒指出,三季度负增长由自然灾害等因素造成,符合市场预期。灾区重建需求等因素有望支撑日本GDP在今年第四季度反弹。

值得注意的还有,日本财务省11月19日发布的最新统计初值显示,10月日本贸易收支为逆差4493亿日元。分析指出,原油价格上涨导致进口额增加,这使贸易收支两个月来首次呈现赤字,增加了日本经济年末的下行压力。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也降低了日本央行跟随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

此外,从长远来看,日本的经济前景也不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1月份发布了一份有关各国经济发展和政策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受世界经济发展减速、以及日本计划在2019年上调消费税等因素的影响,日本经济衰退的风险持续上升。如果日本不在财政领域采取措施降低影响,该国国内消费也将受到波及。IMF进一步推算,由于人口老龄化使得人口减少,日本GDP在今后40年可能减少25%以上。

2016年6月21日,安倍晋三在日本参议院选前党首辩论会上,高调亮出安倍经济学“搞出成果”字牌。(图片来源:中新社)

日本料“按兵不动” 维持宽松货币政策

12月6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明确表示,鉴于经济和物价的不确定趋势,当前低利率料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钱思韵亦认为,日本很可能是最后一个进行流动性紧缩的主要国家,至少在2019年以后才会退出QQE。当前日本经济复苏大部分得益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贸然退出QQE,或将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的影响。

野村证券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则提醒,必须看到美联储加息与日本、欧洲央行“按兵不动”背后的不同逻辑。

辜朝明认为,美国是唯一从日本上世纪80年代末泡沫破灭吸取经验国家。当泡沫破灭、资产价格暴跌、债务积压,所有人都在储蓄、偿还债务,即使利率再低也没有人去借钱,因此QE释放再多的流动性可能也徒劳无功。而当私营部门去杠杆,就需要公共部门加杠杆。危机后,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告诫国会不要过早削减财政赤字,欧洲领导人当时根本不理解“资产负债表衰退”的概念,执意实行财政紧缩,因此至今经济内生动力不足,而如今美国复苏速度最快,因而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也最早。

辜朝明进一步指出,如今日本仍未摆脱“资产负债表衰退”的问题,私营部门借贷意愿薄弱,QE的边际效率几乎接近于0,这也是日本迟迟不敢加息的原因。

专家:5兆美元资产须循序渐进处置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虽然并没有共识的理论表明,一国央行在持有如此天量的资产程度下,需要多少外汇储备才足以确保潜在风险不会被触发。但从某种角度来看,日本央行已经给债券和股票市场带来严重的破坏效应,债市、股市的体量和波动性方面已经急剧下滑,市场定价以及风险承担能力也受损严重。另外,日本央行的独立性也备受质疑。

姜超进一步指出,在如此庞大的债券持有量情况下,日本央行未来的购买选择范围更趋狭窄,且在债券到期之后如何处理,也将是令人头痛的话题,更何况当前日本经济增长低迷。虽然目前来看,这一现象并未出现任何灾难性的先兆,但随着日本央行购债计划进入未知“水域”,未来无疑将面临更多挑战。

对此,钱思韵亦表赞同。钱思韵进一步指出,预计未来日本退出QQE将会是循序渐进的过程,而非一蹴而就。鉴于日本央行持有大量国债,持有的国债规模占市场未偿国债总规模的比例超过40%,向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如果要回收,则是缓慢抛售国债,否则将会对市场形成冲击,不利于金融市场稳定。且日本央行持有大量日本ETF,如果进行集中抛售,将会影响到大量股票的价格,同样不利于金融稳定。

辜朝明亦认为,日本央行只能非常渐进地缩小QQE的购债规模,因为日本QQE占GDP之比是美国的5倍,因此如果日本央行要像美联储这样加息、缩表,不是要花5倍长的时间,就会制造5倍大的冲击。

(编辑:刘望山)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