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跳水 到底谁坐不住了?

发布时间: 2018-12-05 02:54:0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秋霞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孙秋霞报道】国际油价在10月触及每桶逾86美元的四年高位后已大幅下跌。最近一次暴跌发生在11月23日,美国原油期货大跌逾7%,收报每桶50.42美元;布伦特原油期货跌破每桶60美元大关,收报58.80美元。这已经是国际油价连续七周下跌,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分别较10月初创下的近四年高点重挫34.0%和31.9%。

在油市不景气的情况下,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将在12月6日召开会议讨论减产。据路透社报道,接近参与讨论的消息人士称,沙特正在讨论OPEC及其盟友减产至多140万桶/日的提议。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认为,全球石油供应上升以及需求放缓是本轮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未来石油价格将在50美元上下波动。在石油价格很难飙升的情况下,为了抢夺更大的市场份额,OPEC国家达成减产协议的可能性很小。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万喆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 林伯强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研究主管 周景彤

经济学家 宋清辉

图为车辆在加油站加油。(图片来源:新华社)

供求关系逆转 国际油价已进入“熊市”

油价的走势,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供需关系。

2018年5月,美国宣布将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的制裁。这一消息公布后,部分OPEC成员国开始考虑放宽产量上限,弥补潜在的伊朗原油供应缺口。6月23日,OPEC与非OPEC产油国在维也纳达成一致,认为应适当增产原油以促进市场供需平衡,决定从7月开始适当增加原油产量。

据彭博社报道,11月份沙特原油日产量将接近1100万桶,俄罗斯原油日产量也已连续数月保持在1100万桶之上。美国能源信息局11月21日公布的数据也显示,美国全国商业原油库存量已达4.469亿桶,创2017年12月以来新高。

然而,就在市场预期美国将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时,特朗普政府11月初宣布对中国、韩国、印度、日本等8个国家和地区给予暂时豁免,可以继续购买伊朗石油。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告诉《欧洲时报》记者,美国很早开始宣布将对伊朗进行制裁,这是前期油价飙升的重要原因。但目前来看,“制裁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样严峻,这使得市场紧张情绪放缓”。

此外,美国对沙特的态度也让市场松了一口气。尽管特朗普表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或许知道谋害异议记者卡舒吉的计划,但他仍誓言是沙特的“坚定伙伴”,并表示与沙特的联盟帮助维持油价可控,提振美国经济。

万喆指出,之前市场担心卡舒吉案件可能会对美沙关系造成影响,导致油价上升,但特朗普表态说美沙关系是不变的,以前看多的压力就没有了。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经济放缓令市场产生原油供大于求的担忧。

国际能源署(IEA)报告称,自2018年年中以来,中东、俄罗斯、美国的原油增产量超过了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的原油减产量。

OPEC在报告中指出:“尽管油市现在实现了平衡,但对2019年非OPEC供应增长的预期表明,供应增速超过需求增速,将导致市场供应过剩加剧。”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研究主管周景彤表示,全球经济进入本轮复苏周期的尾部阶段,市场对未来全球经济并不看好,导致石油需求减弱。

11月21日,经合组织(OECD)在最新发布的经济展望中下调了大多数主要经济体明年的经济预期,将2019年全球整体经济增速下调至3.5%——低于去年5月3.7%的预测,并认为2020年将维持3.5%的增速。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告诉《欧洲时报》,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及预期,全球经济不景气、大宗商品下跌、美元升值以及贸易纠纷等因素都不利于油市。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受主要产油国增产、全球经济放缓令市场担忧原油供大于求等一系列因素影响,国际油价连跌七周,或意味着正式步入“熊市”。

中国国际期货公司研报则指出,近期油价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偏空的基本面,叠加地缘政治风波和偏空的宏观氛围,使得油价从10月初的高位回落,连跌不止,跌幅超过25%。

图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和财政部长姆努钦(右)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暂时允许8个国家或地区在美重启对伊朗制裁后继续购买伊朗石油。(图片来源:新华社)

要市场份额还是要价格?产油国选择了前者

在石油产量控制上,OPEC与非OPEC产油大国历来意见不合,但2016年各方却达成“旷世和解”,15年来首次达成全球减产协议。

当年,14个OPEC的主要产油国一致同意,将日产油量减少120万桶。重要的非OPEC产油国也同意减产,合计减产60万桶/日,其中俄罗斯减产额度约占半壁江山。

这一限产协议帮助油市实现再平衡,推动油价回升。但在特朗普今年5月宣布将制裁伊朗后,不少产油国开始增加原油产量。

IEA预计,2018年仅非OPEC石油产量就增长了230万桶/日,而2019年的需求料增长130万桶/日。

因此,市场正密切关注即将召开的OPEC减产会议。《华尔街日报》记者在推特上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沙特和OPEC考虑将2016年的限产措施延长至2019年。

但沙特面临美国要求不要采取任何减产行动以再次推高油价的压力。特朗普曾多次批评OPEC推高油价,并要沙特这个产油大国有所行动。

11月21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油价在下跌,好极了!这就像对美国与全世界实施大减税,请享用!每桶54美元,不久前还在82美元呢。感谢沙特,不过还可以更低!”

林伯强指出,美国并不是油价下跌的最大受益者,因为美国既是石油进口国也是石油出口国,但油价下跌对特朗普个人来说很重要,“油价上涨会导致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将使美联储加息,美联储加息会使股市下跌”。

虽然OPEC目前正考虑减产,但林伯强表示,欧佩克减产不太容易,因为沙特正在讨好美国,而美国正指望沙特增产抵消对伊朗实施制裁的影响。

“沙特怕美国制裁,这对油价的预期是非常重要的。沙特正在全力以赴增产,俄罗斯看沙特增产也在增产,所以现在供给很大,需求变小。”林伯强说。

万喆认为,现在产油国面临的问题是要市场份额还是要价格。目前,全球的供需态势已经很明显,只要不发生地方冲突,石油价格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升上去。如果想要更大的市场份额,产油国博弈的方向就有点微妙的改变,这次达成真正的减产协议且执行下去的难度是相当大的。

周景彤也认为,OPEC减产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他指出,不仅欧佩克成员之间有博弈,而且其他的产油大国也在增加产量,“减产就意味着将市场份额让给别人,不一定对自己有利,反而总是对别人有利”。

国际能源署警告OPEC和其他产油国减产的“负面影响”,许多分析师担心原油价格飙升可能会侵蚀消费。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表示:“我们正在进入石油市场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时期。”

图为福州市区油站加油车辆锐减,许多车主都准备等待降价后再加油。(图片来源:中新社)

油价或在50美元上下波动 专家:该担心的是全球经济

11月21日,高盛发布报告称,预计未来数周油市将维持高度波动。

“需要有基本面因素推动,油价才能企稳并最终上涨,”高盛在报告中称,这样的催化因素可能包括有切实迹象显示OPEC产量连续下降,以及有关需求韧性的更多佐证。

高盛还称,需求大幅下降或OPEC没有减产将是油价从当前水平反弹所面临的两大风险。“虽然这两种情况不大可能同时出现,但我们更担心后者,这种转变将导致油价持续下跌。”

不过,专家认为油价今后的走势并没有太悲观。

林伯强表示,现在的石油供给没有以前充足,油价继续下跌不太容易。目前虽然原油期货暴跌,但“现实没那么严重,期货会放大现实的严峻性”。

周景彤认为,未来油价将在50美元上下宽幅波动,继续下探或大幅上涨的可能性均比较小。他指出,“从供求方面来看,没有悲观到原油一直往下跌到20美元的程度”。

宋清辉指出,若下个月欧佩克未达成减产协议,国际油价仍有下行的空间,布伦特油价可能会下探至每桶50美元。

尽管特朗普对沙特施压,但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大臣法力赫表示:“我们不会让市场变得不安……就像5月或6月那样,但同时我们要明确表示创造类似前几年的供应过剩情况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法力赫认为,2019年1月原油需求疲弱,沙特将作出相应的回应,以缓解全球市场的紧张人气。

值得注意的是,《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报道,沙特政府资助的顶级智库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正在研究OPEC解散可能对石油市场的影响。

路透社报道,法力赫回应称,沙特并未打算解散石油输出国组织,并且认为OPEC能够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扮演石油领域的央行。

法力赫还指出,这家智库只是试图“打破框架进行思考”,分析各种情境,但他也指出,沙特领导阶层“毫无考虑解散OPEC”。

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负责人谢明斯基指出:“我们正在研究OPEC解体可能对油价及沙特经济造成的影响。”但他特别说明,研究这个课题并不代表沙特政府内部也在积极讨论是否要在近期内离开OPEC。

宋清辉指出,美国特朗普政府曾多次公开批评OPEC人为操纵油价走高,欲将OPEC界定为非法的卡特尔组织,给美国制裁创造合适的条件。此外,沙特因记者被杀丑闻面临公关危机,或想借研究OPEC解散来摆脱被指责为垄断的恶名。

事实上,相比油价的波动,专家指出全球经济更令人担忧。万喆表示,大宗商品价格的涨跌,可以看作是一个国家目前的需求到底旺盛与否的风向标。现在全球贸易摩擦仍然比较剧烈,到2019年如果这种保护主义依然旺盛,可能对经济的损伤将更大,从这个角度来说,油价会是一个先行的指数,到时整个经济可能会跟油价一样,显出疲软的状态。

图为青海油田。(图片来源:中新社)

三大产油国坐镇国际油市 欧佩克只能靠边站

路透社11月26日发表市场分析师约翰·肯普的专栏文章称,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三个产油大国所作决策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举足轻重,以至于欧佩克调控油价的能力日益下降,几乎可算“靠边站”。

新华社报道,美国、俄罗斯和沙特三国2017年原油和凝析油日产量合计3600万桶,占全球总量的39%。这三国定期互相通气,从而确保对国际油市的影响力。

欧佩克的宗旨是协调和统一成员国石油政策,维护它们各自以及共同的利益。不过,欧佩克成员国情况各异,导致它的作用越来越不明显。

另外,以俄罗斯、阿曼为代表的非欧佩克产油国与欧佩克产油国之间存在协商石油政策的机制。科威特、阿联酋作为欧佩克成员,与阿曼一同,制定石油政策时往往追随沙特和俄罗斯的“风向标”。

(编辑:秋狸)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