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美联储的“攻守道”

发布时间: 2018-11-13 03:29:2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夏宾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他与美联储之间的关系好像从没有过“蜜月期”,特朗普对美联储的疯狂“炮轰”从未停歇,尤其不赞成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做法。在日欧央行都保持货币宽松的情况下,特朗普认为,美元持续加息可能会让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处于下风。

再比如,近期美股暴跌后,特朗普表示不同意美联储现在的行动,“美联储正在犯错”“已经疯了”,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过于收紧”。特朗普还说,美国的利率已经升高了,而且每次升高之后美联储还想要再提高利率,“说实话这让我一点都不开心”。

二十多年来,美国总统延续着避免公开评论货币政策的传统,以示对美联储独立性的尊重,而特朗普的行为无疑打破了这一传统。这不寻常一幕的背后到底“孰是孰非”,特朗普和美联储又到底在争论什么呢?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将为您解开答案。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程实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王有鑫

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 黄俊

2017年11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时任美联储理事杰罗姆·鲍威尔出任美联储主席,该提名后来通过国会参议院批准。图为鲍威尔(右)在提名仪式上讲话。(图片来源:新华社)

特朗普“发飙”背后:寻找制造业发展和金融稳定的平衡点

朗普近期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又一次将矛头对准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特朗普直言,“每次我们做出点成绩,他(鲍威尔)就加息”“(鲍威尔)几乎看起来很乐意加息”,特朗普还称“美联储是最大的风险”。

此外,他甚至表示“可能后悔任命鲍威尔”。在此之前,特朗普已多次公开表示对美联储的不满,宣称对美联储连续加息的行为感到“不高兴”,甚至抨击美联储已经“发疯了”。

什么原因让特朗普无视传统,抨击美联储?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指出,两者的政策目标不同。作为集体决策的央行,美联储的政策目标在于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通过逆周期的调节,实现就业和通胀的稳定。而作为政党领袖,特朗普的政策目标更多地偏重于获得选民支持。

值得强调的是,以特朗普为起点,美国政治已经进入“民粹强权”阶段。从动机上看,政府决策更倾向施惠于民粹主义,必然选择对外谋求贸易摩擦、讨好制造业票仓,对内延阻央行紧缩、拉拢金融市场。从能力上看,民粹主义与强权人物紧密结合,通过推特(Twitter)等社交网络直达基层民意,绕过了传统政治力量的制衡,从而敢于打破常规、极限施压,尊重央行独立性的政治传统不再是硬性约束。因此,特朗普政府与美联储的冲突将长期延续。

在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看来,美联储和特朗普的目标不同,在是否加息的问题上有各自的坚持。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法》,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操作目标是控制通货膨胀,促进充分就业。现在美国的失业率维持在历史低位,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操作目标主要是针对控制通货膨胀。

今年以来,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的月增长率维持在2%以上(美联储的目标设定在2%),美联储针对通胀有目的性地加息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特朗普则认为,不断提升的利率推高了美元的价值,损伤了美国的竞争力。他的主要逻辑是紧缩的货币政策会遏制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并对股市产生利空影响。由紧缩货币政策导致的强势美元也将抑制美国出口,抵消关税政策的威力,提升美国债务的隐患。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认为,近日特朗普在多个场合发表讲话,批评美联储加息过快,认为美元过于强势不利于出口,不利于改善贸易逆差,不利于重振制造业,而且会抹杀关税的作用,其实是在制造业发展和金融稳定中寻找一个平衡点,为其自身接下来的政策举措预留空间。

美联储“执着”加息:避免资产价格扭曲为货币政策留空间

面对特朗普长时间、高频率、不间断的“炮轰”,美联储似乎并没有放缓加息步伐。在王有鑫看来,美联储并不在意特朗普的炮轰,反而声称要加快加息,以避免资产价格扭曲和泡沫进一步恶化,同时为未来货币政策预留空间。美联储的“执着”到底为了什么?

黄俊指出,美联储的使命就是维持货币和信贷总量的长期增长与经济长期潜在增长一致,以有效促进充分就业、稳定物价和长期利率适度的目标。其中,低失业率和通胀目标是美联储的最看重的“双重任务”。

当前,从经济基本面来看,在就业率和核心通胀都比较好的情况下,美联储未来加息的步调不仅“坚定”,而且会“加快”。而近几次美联储议息声明中的措辞变化,也显示出美联储对经济基本面的信心还在增强。

重启加息周期的美联储又是出于什么考虑呢?从三个方面来看,首先,要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将导致金融泡沫的“热钱”借贷。如果利率太长时间处于超低水准,最终会出现过度杠杆借贷,这最终又将导致市场大幅修正。

其次,这将允许美联储有充分的货币弹性,可以对不同的经济形势作出反应。在经济衰退时期,美联储有能力放宽货币来刺激经济;在通胀时期,美联储有能力收紧政策来放缓通胀。

第三,保护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这至关重要,因为成为储备货币是全球最大的免费便车,美国无需投资就可维持其生活水平,美国公民还能获得以全球折扣价购买有价值资产的机会。

但黄俊也强调,美联储决策层决定开启加息周期以及加息节奏肯定会依据不停变化的数据而变动,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

总统施压有先例但特朗普或止于“口炮”

“美联储不会被政治压力左右。”这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说过的一句话。美国总统要干预美联储,究竟是否可行呢?

黄俊表示,事实上,若特朗普真的想干预美联储行为,是有其他手段可以一试的,绝不是说只有公开喊话。例如,总统可以通过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进行提名,但特朗普尚未寻求这样做,他提名的多是不带意识形态色彩的政策专家。

根据基本架构,美联储由七名委员组成,由美国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七名委员中,由总统任命一名主席,任期四年,可以连任。

与七名委员并行的还有12家联储分行,12个联邦储备区对应的联邦储备银行的所在城市分别为波士顿、纽约、费城、克利夫兰、里士满、亚特兰大、芝加哥、圣路易斯、明尼阿波利斯、堪萨斯城、达拉斯及旧金山。

加息、缩表等重要决策则是由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12名委员投票决定,其中7名联储委员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共占8个席位,另外4个席位由其余11家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轮流担任。

由于当前美联储理事空缺,2018年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只有9位票委,分别为美联储主席、美联储副主席、美联储2位理事、纽约联储主席、克利夫兰联储主席、里士满联储主席、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和旧金山联储主席。

如果特朗普再提名4位支持自己政策的人担任理事,4位都拥有决定加息与否的投票权,美联储的独立性可能真会在特朗普时代遭到动摇。

黄俊说:“特朗普并没有那么做,而且包括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在内,特朗普的一些高级经济顾问在公开场合都没有放大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抨击,有的甚至表现出支持鲍威尔的态度,这就说明特朗普的团队并不希望白宫和美联储的矛盾进一步升级。”

不过,总统对美联储施压并非史无前例。虽然特朗普的“前任”,如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都很少在公开场合评论美联储政策,但在这些之前的总统们并不都如此谨慎和沉默。

最近的一次就要属老布什了。他执掌的白宫将时任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推到了幕后,并公开呼吁美联储在1992年6月降低基准利率。格林斯潘在1991年至1992年期间确实降息了13次,但在后来的一年里放缓了降息速度,这让白宫很是恼火。

自从比尔·克林顿担任美国总统以来,政府高官一直避免谈论美联储政策。不过,特朗普显然并没有坚持这个传统。

当然,一旦特朗普动真格的,公然采取行动试图解除鲍威尔的美联储主席一职,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摩根大通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费拉里认为,对于特朗普是否可以任命其他人担任美联储主席一事,联邦储备条例的规定很模糊,“我们不认为,重新任命其他人会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产生什么影响,但却会给金融市场带来极大破坏。”

7 月17 日,鲍威尔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就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举行的听证会。他表示,鉴于美国就业市场持续走强、通胀率趋近美联储目标以及美国经济增长前景面临的风险大致平衡,美联储认为继续渐进加息是当前最佳政策路径。(图片来源:新华社)

专家:持续加息或致美国经济短升长降

程实认为,得益于美联储的渐进加息,美国货币政策将保持在松紧适度的合意水平。对于经济而言,这有助于避免因顺周期的财政刺激所导致的经济过热,消除长期货币宽松引致的经济结构性扭曲,推升全要素生产率和劳动生产率,使美国经济增速在2019年至2020年有序降落至长期稳健水平。

对于股市而言,随着加息的推进,美国股市将迎来频繁调整,有助于挤出前期累积的泡沫和风险。至2020年,随着货币政策正常化进入高潮,以及财政刺激的退出,美股可能迎来趋势性拐点。

王有鑫则指出,美联储加息将导致美国经济短升长降。他表示,目前美国经济已处于经济复苏后半程,持续加息将加重政府、企业和家庭的利率负担,降低联邦政府应对下一次危机和解决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能力。

从美国贷款比较网站LendingTree统计数据来看,美国人每年收入的26%以上都要用于偿还债务,这一比例高于2010年的22%,甚至高于金融危机前信贷供应激增时的债务水平;美国公司的债务负担也达到创纪录的6.3万亿美元,企业融资成本上升也会给企业业绩带来负面影响。

王有鑫还特别提到,在持续加息的情况下,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逐渐趋平,将损害美国企业投资热情,银行信贷发放将更加偏向于短期投资,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有限。

同时,美联储持续加息也将导致美股进一步下跌。近期美股出现较大幅度回调主要就是受美债收益率快速上涨的影响。美债收益率是风险资产收益率的参照物和对标利率,加息背景下美债收益率将持续处于上升周期,会引发资产价格相应回调。

(编辑:季节)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