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市滑铁卢,底在哪?

发布时间: 2018-11-06 03:13:3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陈亮康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陈康亮报道】“10月,是股票投资最危险的月份之一。其他危险的月份是:7月、1月、9月、4月、11月、5月、3月、6月、12月、8月和2月。”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一句调侃,竟然成了今年全球股市的写照。全球股市遭遇“黑色十月”,股指大幅下挫。10月24日的大跌更是让道琼斯指数、标普500指数将年内涨幅全部抹去。

值得注意的是,美股历史上,两次让无数投资者倾家荡产的大崩盘,恰好都发生在10月。1929年和1987年的崩盘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波及实体经济。历史是否会重演?全球股市的冬天是否已悄然而至?新一轮金融危机是否会发生?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10月份全球股市普跌主要是受美股拖累。考虑到美联储加息的步伐短期不会放缓,以及美国经济增速可能冲高回落,美股未来的前景并不乐观,并可能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投资者须未雨绸缪。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李大霄

前海开源基金执行总经理 杨德龙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 花长春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余永定

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易宪容

10月10日,纽约股市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3%。(图片来源:新华社)

全球股市齐声大跌,都是美联储惹的祸?

全球股市遭遇“黑色十月”。美国三大股指均大跌,道琼斯指数累计下跌5.07%,创近三年最大月度跌幅;标普500指数跌6.94%,创近七年最大月度跌幅;纳斯达克指数跌9.2%,创近十年来最大月度跌幅。

祸不单行。美股之外,欧股亦遭遇大跌,德国DAX指数跌6.53%,创近三年最大月度跌幅;法国CAC40指数跌7.28%;英国富时100指数跌5.09%,两者均创三年多以来最大月度跌幅。

亚洲股市10月份亦出现普跌。韩国综合指数10月下跌13.4%,成为整个亚洲表现最差的股票市场;日经225指数月跌9.1%;澳大利亚ASX200指数月跌6.1%;香港恒生指数月跌10.11%,连跌6月,为1983年以来首次;中国A股上证综指10月份亦下跌7.75%。

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美股表现不佳是10月份全球股市暴跌的罪魁祸首。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认为,美股大跌与美国国债收益率大涨密切相关,也是其自身长达十年上涨聚集风险的集中爆发。作为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美股下挫将引发投资者恐慌情绪,全球股市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可以说,美股已成为全球股市最大的不确定性。

前海开源基金执行总经理杨德龙亦认为,10月份美股大跌对全球主要股指均造成较大影响。衡量市场恐慌程度的CBOE波动指数VIX大涨27%以上,创半年多以来新高。市场近期对于美国宏观经济的预期开始变淡。

针对美股下跌的原因,李大霄进一步指出,主要原因在于:第一,美股面临美联储加息和缩表的压力。由于市场预期美联储将继续加息,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升破3.2%关口,创七年新高,这对美国股市形成较大下行压力。

第二,美股在暴跌前的估值水平过高。纳斯达克市盈率近60倍,道琼斯指数市盈率21.7倍;如果是说市净率,纳斯达克指数3.82倍,标普指数3.26倍,道指道琼斯指数3.9倍,在全球股市中处于偏高水平。

对此,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亦持类似观点。花长春认为,关于美股10月份的下跌,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对于利率上行的担忧。花长春指出,一方面,油价上涨以及薪资增长推升通胀预期,美联储关心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达到2%。另一方面,美联储官员表态鹰派,认为应继续渐进式加息路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指出,美国经济表现“相当正面”,且经济扩张“可以延续相当一段时间”,美联储不再需要保持超低利率,距离中性利率还有“一段长路”,重申货币政策独立性,不受政治因素影响。

二是中美贸易冲突引发的经济增长担忧。花长春指出,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此前多次接洽均毫无成果、不欢而散,市场担心中美经贸关系恶化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三是部分龙头上市公司三季报不及预期引发对美国经济疲弱的担忧。花长春表示,亚马逊、谷歌等龙头科技企业,三季度营业收入均不及市场预期,导致市场对于美国经济疲弱的担忧增强。

加息周期仍在半程,美股或跌跌不休

花长春认为,资本市场的涨跌常常牵动各方参与者的神经。一方面,股市涨跌通过财富效应变化影响实体经济的信心与预期;另一方面,可能通过泡沫连锁反应导致信用显著收缩,进而引发金融危机。

花长春表示,美联储的基本政策目标是通货膨胀与失业率,而不包括股市,因此通常对资本泡沫采取中性观望策略。但是,如果股市下跌伴随经济下滑周期,或可能导致流动性危机,美联储则会选择进行干预。前者是为了应对经济下滑的压力;后者则是进行短期干预,待流动性危机缓解后继续原来的趋势。如果没有以上两种风险的出现,美联储则一般选择持观望态度。

例如,1980年3月,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7.1%,从年度来看属于牛市调整,1980年纳斯达克指数累计上涨33.88%,4月至12月累计上涨54.46%。由于当时通胀持续高位,美联储处于加息周期,因而并未对股市暴跌进行干预。

1987年10月,美国三大股指跌幅均超20%,当时美国通胀率上行,失业率下行,经济基本面良好,货币政策处于加息周期。但由于股市大幅下跌引发了流动性危机,美联储选择进行短期性干预,因此直到次年3月才重新进入加息周期。

花长春认为,根据历史经验,美联储不断调整货币政策框架,是为了适应经济基本面的变化。除非股市暴跌引发市场流动性风险,否则美联储不会停下加息的脚步,因而美股仍面临较大下跌压力。

美国经济遇拐点?2020年或迎下一轮衰退

对于美股的未来走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持悲观态度。他表示,美国股市今年以来共出现了三次大跌,10 月份的暴跌更抹去了今年美股全部涨幅,变为负增长。此前美股上涨本就有很多不正常的成分,从现在来看,存在相当严重的泡沫成分,可能面临下行拐点。

余永定进一步指出,美股下行风险很大程度与美国经济有关。当前美国经济也许不像某些人认为得那样好。一方面,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减税刺激下,美国经济增速有所提高是比较正常的,但这种增长可能已经达到了周期高点,并不可持续;另一方面,美联储正在逐步加息,退出原来的量化宽松政策,这本身就带有风险,再加上美国债务居高不下,这些问题可能会对美国未来经济发展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在余永定看来,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除了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以外,美国也采取了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财政赤字大幅增加,国债占GDP 的比例至今居高不下。

余永定指出,特朗普上台后采取了一系列所谓减税政策,原本预期这会增加财政收入,不使赤字进一步增加,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据估计,2018 年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占GDP 的比例将进一步提高。

除了财政恶化,余永定认为,美国的国际收支状况也没有好转,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占GDP 的比例依然高企,外债也多。在这种背景下,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即由于国际收支不平衡,美国出现货币和金融危机的可能性。

花长春亦持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尽管美国三季度经济增速超出市场预期,录得3.5% 的增速。但不可不察的是,越来越多迹象显示美国经济高点已经出现。一是过去四年,美国个人消费支出同比增速持续高于GDP 增速,对经济增长贡献巨大,但这一现象自2018 年以来已不复存在;二是2016 年末启动的一轮私人投资快速拉升,也是近年美国经济强劲增长的重要推手,但最近几个季度私人投资同比增速止升企稳;三是特朗普逆全球化与主要贸易伙伴开打贸易战,损人不利己,三季度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同比增速已受到影响,出现明显回落。考虑到这些影响,未来美国经济增速出现下降并不在预料之外。

据花长春预计,美国经济的高景气有望持续到2019 年中期。但如果美股在此期间发生更大程度的暴跌,将对居民和企业信心造成重大冲击,美国经济则面临大幅调整的风险。

高盛近日发布研报称,今年初美股还是经济增长的明显贡献者,但如果美国股市继续走低,其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就会从当前的“中性”变成“拖累”,而这又将反过来限制股市反弹。高盛分析师JanHatzius 认为,股市上涨带来的财富效应有助于提振消费者信心,从而鼓励消费支出,这间接为整体经济增长带来积极作用, 但股市下跌将对GDP 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约2/3 的经济学家预计到2020 年底美国将迎来下一轮经济衰退。

专家:美股已至周期下行阶段,中国A股或率先见底

美股暴跌是否将对中国A股持续产生影响?杨德龙认为,短期内会受到一定影响,但中期走势受到的影响并不太大,这主要是因为美股和A股所处的历史位置不同。

他表示,连续九年涨幅的美股处于历史高位,而大幅下跌后的A股则处于历史低点,因此美股见顶回落,对于A股的影响有限。

杨德龙进一步指出,美股下跌可能会影响市场信心,压制A股市场风险偏好,但也可能导致一部分国际资本从美股获利了结,然后进入到A股等估值较低的市场。此外,美股下跌也会让美国反思贸易保护主义对于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有利于贸易摩擦的缓解。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表示,当外围市场出现波动时,中国股市通常会跟随调整,不过A股波动风险多集中于短期,后续即使美股出现大幅度调整,中国股市也不会持续跟随。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官方主流媒体《经济日报》近日撰文称,鼓吹“中国金融危机论”是站不住脚的,中国一直对各类风险高度警惕,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

针对市场关注的杠杆问题,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日表示,目前宏观杠杆率稳住了,国有企业的杠杆率持续下降,地方政府的负债可控,中国经济在稳杠杆的同时,更实现了经济结构的持续优化。

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杠杆率增幅比2012年至2016年杠杆率年均增幅低10.9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杠杆率增幅比去年同期又收窄1.1个百分点。

信贷扩张阴影再现,股市暴跌会引发金融危机吗?

10月份全球股市跌成这样,似乎2008年金融危机又近在眼前。

英国《金融时报》在本轮暴跌前就警告称,2008年金融海啸的主因之一是债务过多,如今全球债务问题甚至变得更糟,总额达到250兆美元,比雷曼兄弟倒闭时高出75%。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发布报告称,2017年全球债务总规模达到182万亿美元,较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高出50%。一些市场的资产估值似乎相对较高,特别是在美国,美国股市已经“远远超过”全球金融危机前的估值。

另据美国券商美银美林的研报显示,在美银美林的19个美股熊市指标中,今年1月份触发了11个,2月初全球股市剧烈动荡接踵而至,5月第13个指标被触发,如今10月初美股大跌令第14个指标也被激活。已经拉响警报的指标包括美联储利率高于0.75%、标普500近24个月回报率大于30%,标普评级B以下公司平均表现超越评级B+以上的公司等。

青岛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易宪容表示,逢“8”年份就是金融危机爆发年,1998年、2008年是也,2018年全球金融危机是不是也会重来?美国股市“黑色星期三”可能是个信号。

易宪容表示,衡量金融危机有没有来,要看全球信用扩张的程度如何。如果全球信贷过度扩张,甚至严重过度扩张,那么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爆发是必然的,每一个次金融危机爆发都是如此。

他指出,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在以量化宽松为主导的货币政策下,各国过度信贷扩张已经成为常态,只不过不同国家的金融市场结构不同,推高的资产价格不同而已。美国是股市,中国则是房地产市场。

易宪容警告说,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下,发达国家公共债务上升,新兴市场国家企业及家庭债务上升。所以,只要资产价格回落,新兴市场国家所面临的风险更高。

因此,如果短期内投资者情绪突然转变,这些都可以是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诱因。对此,投资者不得不密切关注。因为,在信贷过度扩张的条件下,全球金融危机随时都可能爆发。

(编辑:季节)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