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缩表 美国害惨欧洲?

发布时间: 2018-10-23 08:56:17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夏宾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自美联储2015年启动本轮加息周期,期间公布缩减资产负债表(下称“缩表”)计划,到今年如市场预期已实现年内三次加息,美国货币政策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引发了全球范围的经济震动。

今年以来,新兴国家饱受美联储加息之苦,为吸引资金纷纷加息“竞优”,新兴市场动荡殃及了当地发达国家企业。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却承诺至少在明年夏天之前不会加息。其他发达市场已经开始出现大幅货币贬值,例如澳大利亚货币今年以来大跌逾9%。新兴市场的危机是否会蔓延至发达国家?欧洲又能否自保?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将为您解析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带来的影响。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程实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王有鑫

瑞信董事总经理、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 陶

经济学家 宋清辉

中信证券分析师 明明

一名男子在希腊首都雅典取款机前取款。(图片来源:新华社)

美联储“快加息+慢缩表”收紧货币政策避免经济过热

美联储加息即提高联邦基金利率,那么缩表又为何物?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因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购买大量美国国债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以刺激美国经济复苏,导致自身资产负债表扩大,从金融危机前不到1万亿美元膨胀至目前约4.5万亿美元。

缩表意味着美联储要“减肥瘦身”,与加息一样都指向货币收紧。

据美国联邦货币政策委员会(FOMC)声明,从2017年10月13日起,美联储将缩减国债到期再投资,最初上限为每个月60亿美元,并将在12个月内,以3个月为间隔增加60亿美元,直到达到300亿美元/月的偿付额。

同时,对于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每月缩减到期再投资40亿美元,并将在12个月内以3个月为间隔增加40亿美元,直到达到200亿美元/月,美联储将维持500亿美元的总额规模,以保证对市场冲击的可预测性。

尽管美联储未公布缩表后资产负债表的最终规模,但指出最终规模将大幅低于当前水平(4.5万亿美元),并高于金融危机前水平(9000亿美元)。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在国会发言时强调,资产负债表可能在2022年前缩减至正常水准。而按照美联储公布的缩减计划反推,到2022年美联储合意的最终资产规模将在2万亿美元左右。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从美联储决策视角来看,当前其“快加息+慢缩表”的政策搭配并非偶然为之,而是一种必然且合理的最优组合。其内在原因主要有三点。

第一,防范经济下行风险。2015年末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开启以来,美联储长期担忧经济风险处于不对称状态,下行风险远高于过热风险。根据美联储研究,大规模缩表虽然可以抬升期限溢价,但同时可能造成自然利率的过度降低,导致“流动性陷阱”发生的可能性增加。因此,在经济下行威胁消退之前,缩表操作难言提速,这一思路也体现于美联储2017年发布的渐进式缩表计划。

第二,确保政策精准性。正如耶伦所言,相比于传统加息,美联储对于缩表影响的预测能力大幅

落后。在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前期,尤其是在通胀加速上行的当下,效率高、不确定小的加息无疑会首先受到美联储倚重。等到政策利率达到温和通胀率后,加息必要性降低,美联储才会转而加快缩表步伐。

第三,最大化政策收益。一旦缩表提速,将很有可能与加息产生强烈共振,过度吸引资本回流,反向增加国内美元流动性,损害货币紧缩的政策效果,并重燃金融市场泡沫风险。为避免这一困境,美联储在加速加息的同时,必然审慎把握缩表力度,从而造成长期的“快加息+慢缩表”格局。

程实指出,得益于美联储的渐进加息,美国货币政策将保持在松紧适度的合意水平。对于经济而言,这有助于避免因顺周期的财政刺激所导致的经济过热,消除长期货币宽松引发的经济结构性扭曲,推升全要素生产率和劳动生产率,使美国经济增速在2019年至2020年有序降落至长期稳健水平。

“加息、缩表将导致美国经济‘短升长降’”。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表示,目前美国经济已处于经济复苏后半程,持续加息将加重政府、企业和家庭的利率负担,降低联邦政府应对下一次危机和解决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能力。

王有鑫指出,持续加息下,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逐渐趋平,将损害美国企业投资热情,银行信贷发放将更加偏向于短期投资,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有限。

新华社制图

美国债收益率走高 新兴市场货币“雪崩”

“大家都知道有一首歌叫《Don'tCryForMeArgentina》(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我们衷心希望阿根廷不会再一度cry了。”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此前在2018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用这样幽默的方式警示阿根廷比索危机。事实上,阿根廷只是全球多个新兴经济体遭遇困境的一个缩影。

今年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在市场预期外走强、具有资金风向标意义的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走高,叠加离美联储6月议息会议的时间不断迫近,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巴西、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货币都一度陷入恐慌的下跌潮中,各国央行纷纷出手救市、实施政策干预。

就在彼时,多个新兴经济体启动了“组团”加息,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印尼均加入了加息“大军”。

而在今年9月美联储完成年内第三次加息后,巴林、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央行相继跟进,宣布将基准利率提高25个基点。

王有鑫指出,上述新兴经济体的“股汇债”资产价格都面临较大调整压力,金融脆弱性显著升高。为避免在美联储加息前后发生更大规模和更深程度的危机,新兴经济体国家选择提前应对,再次进入加息周期。

为何今年新兴经济体受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动影响如此之大?王有鑫说:“一方面是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累积效应逐渐发酵,利率中枢逐渐升高,已由量变转为质变;另一方面是今年不仅短端利率加速提升,以十年期美债为代表的长端利率也以较快速率抬升,而部分东欧新兴经济体正处于负利率区间,导致跨境资本快速流出新兴经济体。”

此外,国际原油价格的快速上涨,部分新兴经济体双赤字问题更加严重,也加剧了金融脆弱性。

瑞信董事总经理、亚太区私人银行高级顾问陶冬直言:“美联储加息的最大牺牲者是新兴市场,美元区资产的盛宴,就是新兴市场资产的噩梦。

”在他看来,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时,投资界的灰姑娘——收益率较高的新兴市场将在童话世界倏然消失,而那个钟声,便是美联储加息。美国利率上升,触发资金流向美元区,新兴国家资金出走,投资者信心转向,新兴国家汇率趋贬;贬值抹掉投资收益,风险回报不成比例,触发资金外逃,央行被迫大举加息,债市泡沫破灭,资金成本暴增,资金链断裂。

发达市场表现最差 为何澳元也扛不住了?

澳大利亚经济并不像新兴市场那样脆弱,但一向被视为全球风险偏好晴雨表的澳元却也扛不住了。

今年以来,受国际贸易局势紧张以及国内经济低迷等因素影响,澳元成为发达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而近期澳大利亚议会最新的补选结果则可能让澳元雪上加霜。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澳元逐步丧失收益率优势是过去数年澳元对美元大跌的原因,虽然商品价格、风险情绪和金融市场流动性等其他因素也影响澳元波动,但显然收益率息差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指出,由于未来美联储将继续加息,今后某个时点澳元可能会完全失去相较美元的收益率优势,尤其是澳大利亚央行(澳联储)继续维稳货币政策的情况下。若果真如此,澳元将继续下跌。

宋清辉提到,澳元下挫的原因有多个方面,有的与新兴市场相同,例如澳大利亚经常项目赤字高企,更容易受到市场负面情绪的影响。同时,作为一个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澳大利亚严重依赖国际贸易,发展内生动力不足。

此外,家庭收入增长缓慢、消费低迷等挑战也一直困扰着澳大利亚经济;美联储带头加息抽走流动性,也让在关键利率上“不敢动”的澳联储有苦说不出。

新兴市场危机殃及欧洲 何时加息成关键

此轮新兴市场加息潮及其市场波动已殃及欧洲经济,欧洲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遭殃的经济体?

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称,土耳其的里拉危机已经始向欧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蔓延。欧洲方面,由于土耳其负有大量外债,债权人主要是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的几家银行。风险敞口的压力使得欧元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如果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土耳其的债务人就有可能发生外债违约现象,严重的债务危机可能会对欧元区的经济造成威胁。”明明如是说。

金融机构美银美林认为,如果当前新兴市场的疲软演变成一场全球危机,欧洲可能会成为危机的中心。

美银美林策略师汤米·里基茨(TommyRicketts)表示,由于欧洲经济开放且债务水平较高,该地区较易受发展中国家经济疲弱的影响,且可能成为最终将危机扩散至美国的通道,就像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后所做的那样。

如今,欧洲央行何时加息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欧洲央行管委会委员雷恩(OlliRehn)近日表示,如果欧元区经济像决策层目前所预期的那样发展,那么欧洲央行可以从现在起的一年后启动加息。

安联首席经济顾问埃里安(MohamedEl-Erian)认为,在通货膨胀和全球货币政策存在差异的背景下,欧洲央行有可能会提前加息。

埃里安表示,全球央行的利率政策正在快速分化。在美国经济强劲增长的同时,美联储已经开始加息,而欧洲央行则对加息持谨慎态度。由19个国家组成的欧元区显示出地区性疲软的迹象,并容易受到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影响,因此欧洲央行尚未加息。

埃里安指出,利率变化与经济政策分歧完全一致,但问题是,美国加息是否会对别的地方造成损害,尤其是在当前,欧洲央行即将陷入艰难境地,原因是要应对高通胀,欧洲央行就不得不认真考虑是否要提前加息。

(编辑:季节)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