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掀起“加息潮” 货币政策迎拐点各国将如何应对?

发布时间: 2017-12-28 07:06:38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特约记者王恩博 浏览次数: 评论:0

今年6月14日下午,时任美联储主席的珍妮特·耶伦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17年以来第二次加息。(来源:中新社)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王恩博报道】2017年,全球掀起了“加息潮”。12月14日,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1.25%至1.5%,这是美联储年内第三次加息。此后,香港第一时间跟进,上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至1.75%。而在这之前,英国宣布十年来首次加息,欧洲央行缩减量化宽松(QE),韩国成为美联储2015年开启加息进程之后首个跟进的亚洲国家……全球央行的一系列举动似乎预示着货币政策正常化拐点已经到来。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全球经济逐渐复苏为货币政策正常化提供了支撑。但在紧缩时代到来的同时,各经济体的脚步并不一致,均有着自己的“算盘”:韩国抢先一步选择加息,欧元区预计短期内并不会正式迈出加息步伐,中国央行则不太可能跟随美联储作出加息决定。

本期做客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有: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王有鑫

华创证券宏观策略主管 牛播坤

东北证券分析师 李勇

中国央行参事 盛松成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鲁政委

全球货币政策迎拐点 为何会在2017 年?

自美国进入加息周期以来,全球不少国家都跟上了脚步。韩国、英国、加拿大、捷克、墨西哥、土耳其等国均在2017年开启加息步伐,港币等与美元挂钩的货币也与美国同步加息。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认为,全球货币政策由宽转紧拐点到来时机主要与各国经济金融形势有关,影响因素主要包括经济增长、通胀、就业、金融稳定等情况。近两年全球经济形势整体回暖,为货币政策转向提供了支持。

从2016年下半年起,决定全球货币政策走向的经济基本面与金融稳定因素发生趋势性、转折性变化,美国大选不确定因素消除,欧洲政局逐步稳定,全球金融市场走势也逐渐平稳。

一系列数据为世界经济回暖提供了支撑。2017年,全球工业生产、国际投资、贸易等实体经济指标都呈现翘尾回升态势,实体经济在全球制造业的带动下逐步复苏。今年上半年全球货物贸易同比增长率达4.1%,工业生产同比增速达3.1%,均为2011年以来最快。同期PMI指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消费者信心指数等指标呈现向上态势。同时,金融市场波动性指数、金融风险地图等全球金融压力指标也明显缓解。

在此情况下,多家国际机构均对今年世界经济形势表示乐观。OECD近日发布报告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3.6%,比9月时上调0.1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亦上调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分别达到3.6%和3.7%,这一预期显著高于2016年3.2%的全球增长率。

随着全球经济加快复苏、通缩风险解除,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驱动力还将越来越强。花旗银行预计,明年发达国家平均利率会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升0.4个百分点至1%。其中,美联储及加拿大央行明年会加息3次,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典和挪威央行加息1次。

花旗全球经济研究主任拉巴里表示,2018年是全球央行真正收紧货币政策的一年,到该年晚些时候或者2019年,货币政策将成为使市场复杂化的因素之一。

发达经济体金融状况和货币政策走向变化,将不可避免对新兴经济体造成冲击,这也成为市场最大担忧之一。但王有鑫指出,这种影响集中在短期,主要通过预期实现。由于当前各国货币紧缩政策实施进程相对谨慎保守,实施前也积极与市场沟通,预期在短期消化后将逐渐归于平静。

他表示,从中长期看,新兴经济体经济保持高速增长,结构性改革使内部结构优化,市场利率跟随走高,新兴产业和创新产业兴起,较高的资产回报率将吸引外资继续留在新兴经济体。

2% 通胀目标难完成 德拉吉“灰心”了?

在全球货币正常化的队伍中,欧元区并非走得最远的,却是最受关注的之一。

欧洲央行在10 月召开的议息会议上决定维持三大利率不变,但从2018 年1 月起将月度购买资产规模从600 亿欧元降低至300亿欧元,持续9 个月,如有必要将持续更长时间。这一举动被外界视作其迈出退出QE 的第一步。

近期,欧洲央行上调2017 至2019 年经济增长预测,其中2018年经济预测大幅上调0.5 个百分点至2.3%。而随着欧元区经济复苏力度逐渐增强,外界关于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的讨论也进一步升温。

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之下,欧洲央行会否更进一步,在明年正式退出QE 甚至转而加息?

事实上,尽管市场对欧元区经济增长信心普遍较强,认为该地区经济“恢复期”已经结束,“扩张期”正在开始,且经济增长对货币刺激的依赖在减弱,但需要看到的是,欧元区中期通胀展望仍然低于预期。欧洲央行对2020 年欧元区通胀率的最新预测为1.7%,低于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此前宣称的2% 这一目标,这说明其对未来通胀上行的幅度信心有所减弱。

德拉吉亦公开表示,虽然近期经济增长的前景有明显改善,但欧元区仍然需要“有利融资条件”。他强调,欧元区物价水平总体保持平淡,尚未显示出令人信服的持续回升态势,这使得该地区仍然需要充足的货币刺激措施,以应对潜在通胀压力,从而继续在中期内建立和支持总体通胀的发展。

“欧洲央行在疲弱的通胀面前继续裹足不前,维持基准利率和前瞻指引不变,对于何时结束QE 则更是缄默无言。”对于这一现状,华创证券宏观策略主管牛播坤分析说,从德拉吉的态度来看,其认为欧洲劳动力市场改善,将提升名义工资,进而对通胀提供支撑。但是他对结束货币刺激后,通胀能否自发、持续地向2%的通胀目标收敛还是缺乏信心,因此对退出宽松显得十分谨慎。

牛播坤认为,欧元区货币当局强调货币政策将根据经济稳步扩张而逐步调整,但当前QE 与通胀并未“脱钩”,这意味着经济信心增强仍不足以促使欧洲央行转向紧缩。

亚洲首个跟进 韩国“抢先”加息为哪般?

11月30日,韩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以6比1的票数通过加息25个基点,调整后韩国央行七天回购利率为1.5%,符合市场的普遍预期。此次加息是韩国央行6年来首度加息,韩国央行也成为亚洲近年来第一家加息的央行。

亚洲率先跟上加息步伐的央行,为何是韩国?答案依然可以在宏观经济基本面上找到。

数据显示,韩国今年三季度GDP环比增速达到1.5%,为2012年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季度。10月制造业生产能力指数实际录得114.5,高于前值114。从最新数据看来,制造业生产能力指数维持高位意味着韩国经济复苏的动能依然强劲。

在就业方面,受全球经济回暖和记忆体晶片需求增长影响,10月份该国失业率亦降低本年度最低失业水平,并基本上实现完全就业。

东北证券分析师李勇分析说,一方面,韩国国内经济形势已经给加息营造了温床;另一方面,由于韩国依赖与美国的经贸关系,美联储加息压力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其紧跟脚步。

他解释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从2008年八九千亿美元的规模,扩张到如今的4.5万亿美元,未来五年预计再缩回到2万亿美元。美国缩表意味着将回收市场上一半货币,相对利率将有所上涨,韩美间潜在的收益率利差会导致资本从韩国流向美国。

“同时,特朗普减税方案实施后,会进一步吸引美元回流。为防止资本大量外流,令韩元出现崩盘现象,韩国理应在美国12月份加息之前行动。”李勇认为,综合上述考量,韩国此次加息更多出于主动性,而非完全被动加息。

打出加息牌之后,韩国央行明年是否还将继续上调利率备受关注。市场预测明年韩国基准利率可能还有一两次上调,但也有声音担忧,利率上升过快会导致韩国产业竞争力恶化,同时冲击内需市场。

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此前表示,得益于半导体业的强劲增长和政府政策带动下消费的缓慢回升势头,预计明年韩国实际经济增长率为3%左右。未来加息与否将视经济发展和物价趋势谨慎判断,“韩国央行没有必要跟随美联储调息”。

加息潮来了,中国是否会紧跟大势?

每当美联储加息之后,各大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走向便备受关注。在此次“加息潮”中,作为亚洲乃至世界经济增长关键驱动力的中国将如何应对,更是其中焦点。

12月14日,中国央行开展逆回购和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利率小幅上行5个基点。

中国央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室负责人对此表示,岁末年初银行体系流动性需求较强,公开市场操作投标倍数较高,利率就市上行是反映市场供求的结果,同时也是市场对美联储刚刚加息的正常反应。

在全球货币政策收缩的情况下,未来中国货币政策将何去何从?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认为,目前中国货币政策已经呈现稳健中性偏紧,未来也不会变得更紧。预计2018年将延续今年的稳健货币政策,不会太宽松,也不会太紧,将继续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盛松成分析说,中美加息依据略有不同,中国主要参考CPI和GDP数据。从最新公布的物价数据看,11月份中国CPI增速较10月份1.9%的低位进一步回落,同比仅增1.7%,可能全年CPI增速不足2%。截至目前,2017年GDP维持了正常增速。“综合上述因素,我们并没有加息的理由。”

此外,美国所谓加息上调的是联邦基金利率,中国所说的加息上调的是存贷款基准利率。提高存贷款基准利率直接推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且加息很容易形成政策导向变动预期,这并非当前中国官方希望看到的。

盛松成强调,中国金融市场利率目前维持高位震荡态势,今年以来通过抬升金融市场利率已经变相加息1.1至1.2个百分点,而美国同期加息为0.5个百分点。中国仍需静观其变,充分考虑自身实际,“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中国央行跟进美联储上调利率的必要性也在减弱。他给出的理由是,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央行两次上调逆回购利率,对应的是美元对人民币处于相对高位,即市场仍有一定的人民币贬值预期。

鲁政委表示,在逆周期因子的调节作用下,近期人民币中间价实际值与拟合值差值一直保持为正,也就是说逆周期因子这段时间持续向贬值方向起作用。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当前汇率水平以及资本外流并不会影响央行操作,因此央行跟随美联储上调逆回购利率的必要性不强。

(编辑:蔚酱)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