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复苏前景尚未完全明朗 欧洲央行想说撤退不容易

发布时间: 2017-11-14 19:11:4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王恩博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王恩博报道】在多个发达经济体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背景下,欧洲央行10月26日公布利率决议,维持三大基准利率不变,同时宣布从2018年1月到9月底,每月缩减购债规模300亿欧元。不过如果需要,购债计划还会延长,直到通胀路径符合欧洲央行的目标。

尽管欧洲央行此次踏出了从宽松货币政策中“撤退”的第一步,但其中释放的偏鸽派信号仍令市场感到些许意外。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认为,欧洲经济复苏前景尚未完全明朗,是欧洲央行决策者相对谨慎的主要原因。即便未来欧洲央行作出完全退出量化宽松(QE)的决定,欧元区经济仍将面临多项调整,渐进式撤退是较为稳妥的选择。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所主任 刘军红

国信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董德志

中银国际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朱启兵

瑞穗证劵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沈建光

10 月26 日,在德国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总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出席新闻发布会。欧洲中央银行理事会当日在法兰克福宣布,维持欧元区现行的零利率政策不变,但将延长每月的购债计划,同时缩减购债规模。(图片来源:新华社)

两年QE 路看上去很美 难成欧洲经济“万能药”

在通缩风险加剧,增长停滞的背景下,欧洲央行于2014 年6月5 日历史上首次推出负利率。2015 年1 月22 日,欧洲央行宣布祭出QE“大招”,以每月600 亿欧元的规模购买政府债券,希望以此结束欧元区通货紧缩。2016年3 月起,欧洲央行宣布全面降息,并进一步扩大每月购债额度至800亿欧元。

不过,随着今年3 月欧洲央行将每月购债额度削减至600 亿欧元,加之欧洲经济状况有所改善,欧元区内部,尤其是德国等经济复苏状况较好的国家开始呼吁结束QE。

事实上,近两年来在QE 的发力下,欧元区经济的确出现一丝暖意。数据显示, 自2016 年下半年以来,依托家庭消费和投资回暖,欧元区经济复苏步伐明显加快。根据欧盟统计局数据,2017 年二季度欧元区经济同比增速达2.3%,达到2011 年二季度以来新高。

与此同时,在QE 的“加持”之下,欧元自2017 年初以来在市场上保持了强势货币地位。截至10 月底,其对美元汇率相较年初已升值超过12%,最多时一度超过15 %。

不过,QE 并没有解决欧元区经济的所有问题。首当其冲就是经济复苏的力度和持续性。有观点认为,尽管欧元区经济今年以来有所回暖,但这依然无法掩盖欧洲经历了“失去了的十年”。与此同时,几个关键经济指标亦远没有那么乐观:例如欧洲GDP到2016 年才刚刚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而欧元区失业率更是高于金融危机之前。

另有专家指出,QE 的效果或许只是“看上去很美”。宽松货币政策的确有助于企业和个人筹资,但持续低利率可能会导致产生经济泡沫,居民收入赶不上支出规模。长期来看,这有可能加大社会负债程度,社会福利水平也会因此下降。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和中国欧洲学会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更指出,对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绩效评估表明,政策传导影响最大的是欧元区通货膨胀和债务水平,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通货膨胀率的提升,符合欧洲央行的政策预期,但这种促进作用程度逐渐下降。通货膨胀的上升预期和削减债务的期望将通过量化宽松政策的传导形成“二元悖论”,成为欧洲央行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市场普遍预期缩减QE 欧洲央行为何“怂”了?

鉴于今年欧元区经济的复苏势头,此前市场普遍认为欧洲央行将尽快缩减甚至结束QE,而欧洲央行本次公布的计划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撤退”之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所主任刘军红分析称,欧洲央行此次决议主要是对全球经济与欧元区经济回暖信心的体现。当前欧元区的经济表现不错,GDP 增长率和物价指数都在往上走,如果全球经济确实在复苏,金融政策不同步就会出现风险;另一方面,近来股市都出现连续上涨,这其中不可排除有受QE政策影响而产生泡沫的可能,因而此次调整也是预防性的,将金融政策回归正常的方向。

但在不少人看来,欧洲央行此次决定仍然过于谨慎。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Sabine Lautenschl.ger此前曾表示,强劲经济复苏意味着欧洲央行应该准备减少货币治疗药的剂量。他甚至警告说,量化宽松政策存在的时间越长,量化宽松的风险和副作用就越大。

不过,从欧洲央行主席德拉吉发表的鸽派言论来看,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或仍将保持相对平缓节奏。德拉吉在讲话中强调,欧元区目前仍需要“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在 QE 完结的“很长” 一段时间后再做加息,并认为“美国复苏情况远超于欧洲”。

国信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董德志认为,这一态度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欧元区经济,尤其是通胀走势上的不确定性,使得欧洲央行必须走一步看一步。

事实上,尽管欧元区经济在软数据方面依旧表现亮眼,PMI(采购经理人指数)也持续走强,但通胀上升速度还远弱于欧洲央行的期望,尤其核心通胀水平仍不及预期。这表明目前欧元区经济的走强势头并未能有效传导至薪资增速上,从而使得通胀不具备持续上涨的动能。

影响欧元区经济前景的另一因素是结构性问题依旧存在,特别是边缘国家与核心国家经济复苏情况分化十分明显。这让欧洲央行在考虑货币政策整体计划时,必须兼顾经济状况相对较差的边缘国家,否则一旦这些国家经济出现明显下滑,就有可能造成欧元区全盘皆乱。

董德志进一步指出,“特别是在欧元区目前政治风险整体水平上升,各区域有碎片化倾向的状况下,欧洲央行更是要小心翼翼,谨慎行事。”

知易行难 货币政策正常化还需“走着瞧”

虽然欧洲央行缩减QE 的步伐不如预期,但其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大方向已经明确。未来一旦欧元区经济持续向好,退出QE将是可以预见的选择。

不过,事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一旦欧洲央行正式退出QE,这一举动将犹如一颗被投入池塘的石头,激起一圈圈涟漪。

首先,欧元区退出 QE 的直接后果可能是流动性收缩,尤其在当前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的背景下,由此造成的全球流动性收缩现象会进一步强化。

中银国际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朱启兵表示,欧洲央行本轮QE给欧洲经济以及全球金融市场带来了大量低成本的流动性,在加速本区域内经济复苏进程的同时也带来了大规模的全球套利,推高一些国家的资产价格。全球流动性的收缩将导致全球资产价格出现反方向变动。

其次,出口回暖是欧元区经济复苏的主导因素,退出QE 可能使这一进程戛然而止。根据欧盟统计局发布的数据, 欧元区2017 年上半年贸易顺差达1077 亿欧元。其中,出口额为10871 亿欧元,同比上升7.9%,回暖势头明显。一旦欧洲央行退出QE,未来的加息预期将推动欧元逐步走强,导致进口行业受益而出口行业受损,从而打断欧元区经济复苏势头。

具体来看,作为欧元区的两大经济体,德国和法国受到的影响尤其明显。朱启兵指出,德法两国主要出口产品为飞行器、汽车、医疗设备和发动机及配件。具体来说, 德国目前主要出口商品为汽车, 占到出口总额的12%;而法国最大的出口商品飞行器则占到本国出口总额的 9%。欧元走强将削弱两国在国际市场的出口竞争力。

除对复苏前景产生影响外,更可怕的后果是,一旦退出QE时机选择不当,金融危机有可能卷土重来。有欧洲经济学家指出,虽然目前欧元区的通胀率仍低于2% 的目标,但如果欧洲央行在区域内核心国家通胀率出现复苏时过早收手结束宽松政策,而外围国家却继续对此造成拖累,那就有可能引发另一场金融危机。

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欧洲央行选择了较为保守的退出路径。尽管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此前公开叫板这一决定,称货币政策“水龙头”应该关掉,利率必须提高。但德拉吉依然表示将继续低利率政策,并强调“目前仍需要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

对于退出QE,欧洲央行到底是该“快刀斩乱麻”还是“一步一个脚印”?有研究机构指出,渐进式的退出有利于经济稳步复苏,避免二次探底。同时,采用渐进式退出能够监测经济增长的稳定性,避免市场的紊乱,给央行留下调整货币政策的时间和空间,有利于保护复苏成果。

在此情况下,欧洲央行短期内加息的可能性也并不大。德拉吉已公开表示,由于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撑,目前有机会窗口实施结构性改革,但欧洲央行研究认为并无确凿证据表明加息可以带来更多改革。

全球宽松时代结束 世界经济变数仍存

从全球范围看,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举动并不孤单。在美联储加息,加拿大央行加息,欧洲央行缩减QE 后,英国央行也于近日宣布十年来首次加息。由此来看,过去两年全球货币市场的宽松时代眼看将就此结束。

不过,不同经济体的货币政策逻辑均有所差别。例如,英国央行加息是在通胀抬升、增长放缓环境中的艰难选择;加拿大央行在通胀低迷的背景下,仍然坚持加息,主要是为了缓解房地产市场的过热。至于欧元区,其经济增长明显改善,但内生通胀仍然疲软,未来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节奏也仍将滞后于通胀变动。

西方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货币政策从此前的背道而驰到如今的协调一致,是否意味着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将缩小?

对此,刘军红提醒说,上述央行政策的协调能否保证其政策变动的副作用最小化仍难确定。如果说此前,各国央行政策不一致反映出各国经济周期不协调,发达国家经济走势和政策分化一度被视为新兴经济体复苏风险,那么如今,发达国家金融政策的步调一致反而会成为放大政策变更副作用的新风险。

标普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就指出,随着发达经济体“收紧银根”,一些经济相对脆弱的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势必将受到影响。紧缩货币政策造成的风险有两方面,首先加息会推升美元,这会增加新兴国家贷款的成本;其次加息会使得投资者将资金撤回美国本土,造成严重资本外流。

在瑞穗证劵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看来,尽管在经济向好的情况下,非常规政策逐步退出,但危机并未终结。相反,近年来全球“黑天鹅”事件频出、发达国家政治领导力下降的事实,显示了宽松政策治标非治本的困境。

“金融危机造成的影响仍在持续。”沈建光进一步表示,特别是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虽然用到了极致,帮助经济增长有所恢复,但劫贫济富的政策却催生了公共政策领域的危机,给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增加了变数。

(编辑:子龙)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