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走下神坛还有多久 2035年人民币或与美元分庭抗礼

发布时间: 2017-11-07 19:00:3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夏宾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夏宾报道】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独占鳌头的地位再次面临冲击,“去美元化”在近十多年来从未在媒体中彻底消失。近期,中国、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家“联合行动”,“去美元化”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目前,美元仍旧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储备货币和支付手段,当金融市场出现异动、潜在危机将近时,美元依然是投资者青睐的避险资产。然而,美元的全球影响力与美国自身影响力愈加不符,美元霸权在当下也可能酝酿灾难,备受质疑。这一波“去美元化”将带来哪些影响?美元离走下“神坛”还有多久?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尽管美元霸权确实存在诸多不良影响,但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是当下保证世界贸易、金融体系顺畅运行的基础。随着时间发展,美元终将走下神坛,一家独大的局面将消失。但美元不会被完全取代,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也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王有鑫

西班牙对外银行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 夏乐

经济学家 宋清辉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 田利辉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后便开启美国“孤立”政策时代。专家认为,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元的霸主地位可能一点点被蚕食掉。图为特朗普在11 月1 日举行的一场国务会议中。(图片来源:法新社)

美元独大 权利与义务严重失衡

从追赶英镑,到接过国际货币体系中头把交椅的位置,美国跨越了近一个世纪。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将美元确定霸主地位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1872年-1914年):经济上确立霸主地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是美元稳步发展阶段。1872年美国经济规模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到1913年工业产值已经相当于英国、法国和德国三个国家之和。凭借着良好的经济表现,美元在国际贸易和跨境投资中的使用比例稳步提升,但还未超越英镑,国际影响力偏弱。

第二阶段(1914 年-1939 年):一战爆发至二战爆发前,美元逐渐走向强势。一战后美国迅速跃升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至20世纪30 年代末,全球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美元区,美元逐渐成为国际货币。

第三阶段(1939 年-1945 年):二战爆发至二战结束,美元霸权初步形成。美国凭借《租借法案》在战时为盟国提供军火,大发战争财,经济实力进一步增强,完全成为世界经济、金融和军事霸主。

第四阶段:二战结束至20 世纪50 年代中后期,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确立主导地位,最终成为国际货币。

西班牙对外银行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夏乐亦表示,美元能够在历史上获得霸权地位与其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有极大关系。尽管该体系在70 年代解体,但它所奠定的基础使得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可以长时间延续下去。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恰逢美元经济、政治全球地位的快速增长期,赢得“冷战”、率先进入互联网信息科技时代,美国的政治、经济一时风光无两。

“上世纪90 年代,美元主导地位有一个不断自我加强的趋势,而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当它们在某些政策上没有做好的话,就会导致金融危机,这么一来,美国强化经济发展和货币霸权地位就有一个很好的契机。”夏乐说。

经济学家宋清辉总结称,美元走上“神坛”,获取国际货币体系中心地位是依靠美国超级强大的军事、工业和商业实力作为基础的。

每个硬币都有两面。曾经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确实为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发展做出贡献,但长期占领霸主地位,亦存在风险。

在宋清辉看来,美元独大的风险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全球经济势必会承受剧烈波动,比如即使是一次十分微小的美元加息前景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发新兴市场感受到巨大的资本外流压力;二是一旦发生危机,离岸美元或将缺乏相应的支撑系统,从而导致美联储须投入更多的救市资金等。

王有鑫则表示,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程度的提高,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愈发突出,美元享受到的权利与承担的义务严重失衡。

作为国际货币,美元享受到了铸币税收入、对外融资成本降低和国际支付能力增强等好处,却没有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美元具有向全球提供流动性的责任,但美元流动性的供应主要取决于自身经济发展的需要,美元的供给和需求由不同因素决定,二者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也没有担负起稳定全球经济的责任,2007 年次贷危机爆发是因为美国自身金融体系出现了问题,但却对全球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自身风险逐渐演变为全球性的系统性风险,风险的外溢性和高传染性暴露出国际货币体系在这方面的局限。

日元、欧元冲击霸主地位 受自身经济拖累未成功

为了对抗美元独大的不良影响,一些国家正在采取措施,或使用其他货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或增加其他货币作为国际交易货币和储备资产。

近段时间,各国“去美元化”动作频繁。今年9 月,中国宣布准备发行以人民币计价、可转换成黄金的原油期货合约,并向外国投资者、交易所和石油公司开放;委内瑞拉近日宣布官方汇率机制将弃用美元,转为使用人民币等一篮子货币,并不再以美元为石油计价;俄罗斯宣布在2018年前,所有海港停止使用美元结算,而使用卢布为主要结算货币。

“去美元化”早已有之。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田利辉指出,20 世纪末,许多国家都在美元化和去美元化之间摇摆徘徊,犹豫不定。回顾1997 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当时,相关国家就已经开始考虑在名义货币定锚时,应弱化美元而增加日元和欧元的分量。

夏乐告诉记者,日元和欧元曾是挑战美元霸权的最有力竞争者,纵观其冲击美元的过程,期间都是受到了自身经济拖累的影响,最终未能完成“使命”。“但是无论如何,对于日本和欧元区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摆脱了对美元的依赖性的,这是比较重要的成就。”

王有鑫指出,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针对现有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国际社会提出的改革建议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对现有体系的替代,如用欧元替代美元的新布雷顿森林体系方案和超主权货币方案;二是对现有体系的修补完善,包括建立区域性锚货币和多元主权货币方案。

然而,上述改革方案都没有取得很好成效。随着欧债危机爆发,欧洲经济陷入困境,欧元国际地位有所下滑,无力承担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重任,重返布雷顿森林体系并不现实。

超主权货币方案短期内也不具备可行性,SDR 仅是储备资产和记账工具,本身不是货币,可供投资的市场有限,也没有主权国家背书,难以获得普遍认同。

区域锚货币的选择上存在着一些难以调和的地区矛盾,面临多种势均力敌的货币之间的激烈竞争,比如曾在亚洲力推的日元区和韩元区,最后也都没有实现。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是权宜之策,并未根本性触及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美元一家独大的固有矛盾。

能源供求变化 石油美元战略地位摇摇欲坠

石油美元是支撑美元霸主地位的重要一环。

上世纪70 年代中期,石油输出国由于石油价格大幅提高后增加的石油收入,由于石油在国际市场上是以美元计价和结算的,也有人把产油国的全部石油收入统称为石油美元。

宋清辉表示,目前,石油美元是国际资本市场上一支令人瞩目的巨大力量。因为美国拥有高度发达的资本市场,石油输出国剩余的石油美元需要寻找投资渠道,大部分就会以回流的形式变成美国的银行存款以及股票、国债等证券资产,从而起到了支撑美国经济发展、填补其贸易与财政赤字等。

王有鑫直言:“包括石油在内的大宗商品以美元定价,即使美国经济逐渐式微,由于贸易结算货币选择的稳定性,也不会轻易改变美元的国际地位。石油美元成为美国绑架世界经济、维持美元霸权的重要因素之一。”

然而,进入21 世纪,石油美元的战略地位在国际格局发展变迁和能源供求关系变化的影响下摇摇欲坠。

原因在于,第一,石油价格低迷,石油美元流动性收缩。

第二,美国能源革命正改写全球能源供给版图,页岩油、页岩气等技术提升了自身供给能力,石油贸易逆差大幅缩窄,石油美元输出渠道受阻。

第三,石油人民币崛起。俄罗斯对中国出口石油已经开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继俄之后,伊朗也表示出口石油拟采用欧元、人民币计价。中国除了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建立人民币清算中心之外,2015 年12 月进一步与阿联酋中央银行签署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以助推中东地区企业和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这有利于石油人民币崛起。

根据SWIFT 报告,人民币已成为阿联酋和卡塔尔用于对中国和中国香港直接支付的最主要货币。可见,全球范围内石油人民币得到较快发展,国际石油贸易开始“去美元化”。

特朗普扮演“催化剂” 非美货币“朋友圈”越来越大

向内看,特朗普执政似乎在把美元从“神坛”往下拖。

夏乐表示,特朗普的政策整体看是收缩的,这将会导致美国的经济、金融话语权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影响,“特朗普执政的时候,美元的霸主地位可能一点点被蚕食掉。”

“毫无疑问,特朗普在‘去美元化’进程中扮演了‘催化剂’的作用,就好像是在亲手扼杀美元。”宋清辉表示,随着中国崛起等地缘政治因素的变化,以及特朗普上台之后便开启美国“孤立”政策时代,导致全世界都在“去美元化”。

向外看,各国“去美元化”的行动正在进行,货币使用具有“网络效应”和“棘轮效应”。

王有鑫告诉记者,“去美元化”的国家越多,使用非美货币的“朋友圈”越大,在大宗商品计价、贸易结算、国际投融资和非居民资产负债表中的非美货币应用就会越来越广泛。

而一旦大家普遍使用了非美货币,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清算网络越来越发达、使用越来越便捷的情况下,市场主体不会轻易倒退使用美元。

按照前面所说,一国货币地位在长期来看必将与该国经济地位相匹配。目前,美国经济全球占比不到25%,但美元在国际支付领域中的占比接近40%,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约为64%,均远超其经济份额。

按照美元赶超英镑的历史经验,未来美元被赶超的历史不可避免。经济地位的下行将降低美元在国际上的使用份额,美元不可能长期一家独大,历史不可逆转。

但赶超不代表着就会被完全取代,美国经济仍将在全球占据重要地位,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也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到2035 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人民币在世界范围内肯定是有更大的话语权的,那个时候中国经济体量超过美国肯定是没有悬念的,那么,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会在很大程度上和美元分庭抗礼。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未来5 到10 年,是很难有货币能把美元从中心地位上赶下来的。”夏乐说。

(编辑:子龙)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