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经济学可以解决全球难题吗?

发布时间: 2017-11-07 09:00:05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张文晖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张文晖报道】瑞典皇家科学院10月9日揭晓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理查德·塞勒(Richard H. Thaler)获此殊荣,以表彰他在行为经济学领域做出的贡献。

实际上,这并非行为经济学第一次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的青睐。早在2002年和2013年就已有该领域的经济学家摘得桂冠。行为经济学三次获奖是否与当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有所联系?行为经济学能帮助世界解决面临的经济难题吗?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人类面临的具有重大挑战性经济难题一直反复出现,并非靠行为经济学或任何一种经济学就能解决的。但是,行为经济学越来越成为一种显学是有必然的趋势,其对于一些市场行为主体特征的描述越来越现实。因此,人们不妨有效地将行为经济学作为一种研究世界与认识世界的利器。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三研究室主任 宋紫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原所长 陈凤英

天津财经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丛屹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付一夫

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后,理查德·塞勒在家中与曾经的同事、《推出你的影响力》(Nudge)一书的共同作者凯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通过Skype软件通话。(图片来源:美国芝加哥大学官网)

真正实现了经济学对“人”的研究

理查德·塞勒的得奖,让行为经济学步入大家的视野。但鲜为人知,并不意味着行为经济学是西方“非主流”经济学。

天津财经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丛屹告诉记者,实际上,行为经济学越来越多地成为主流经济学的一个构成,它只是区别于最早的新古典的传统经济学。因为传统经济学假定是符合完全理性的,但是行为经济学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又补充了很多经济人假设的解释。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付一夫进一步解释,在传统经济学理论中,“理性经济人”假设是绝对的基础。该假设规定了每个从事经济活动的人都是理性利己的,他们所采取的经济行为都是致力于以最小的经济代价获得最大的经济收益。然而,传统经济学对理性的过分强调,忽略了人的主动性、学习性和相互差异性,导致现代经济学越来越难以解释实际经济生活中许许多多“非物质动机”或“非经济动机”的行为。

不同的是,行为经济学改变了理性人的假设,认为人是非理性的,而且每个人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不同,获得信息的渠道也不一样,所以不会做出理性人一样的反应。它是一门介于心理学和经济学之间的学科,重视对人非理性行为的研究,从而对经济行为的分析更接近现实。

因此,丛屹表示,行为经济学虽然是一门较为“年轻”的学科,但从当前来看,已经越来越步入主流的行列。同时,也越来越使得经济学对人的分析更符合现实中的特征。

诺贝尔经济学奖给出的颁奖理由或证实了这种看法。诺奖评审委员会表示,之所以将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塞勒,是看重其将心理学和经济学相结合的交叉学科研究,让经济学“更人性化”,承认其“通过探索有限理性,社会偏好和缺乏自我控制的后果,展示人脑思维特点如何系统性地影响决策和市场结果”。

付一夫解释,塞勒教授揭示的有限理性主要有两类,一是心理账户,二为禀赋效应。

所谓心理账户,简单而言就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好几个心理账户,每个账户上都有不同的存款,到底如何使用这些存款,不仅是理性的货币支出行为,更要看具体的心理作用和消费行为。例如,某人拥有2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股票投资组合,如果因为投资而增值了2万元,他往往不会立即改变自己的消费习惯;但如果这2万元收入来自买彩票、公司奖金或赌博收益,那他可能立马会买一部崭新的iPhone。可见,在不同的心理账户里,大家的消费行为是不同的,尽管投资所得的2万元和中彩票的2万元购买力无异。

所谓禀赋效应,是说当个人一旦拥有某项物品,其对该物品价值的评价要比没有拥有它之前大大增加。为了证实禀赋效应的存在,塞勒和卡内曼共同合作了一项知名实验:他们先发给被试者一个茶杯,再用巧克力去交换茶杯,结果人们都不愿意放弃茶杯;而后,他们先发给被试者一块巧克力,再用茶杯去交换巧克力,结果发现人们不愿意放弃巧克力。被试者是随机抽取的,这就排除了系统性的偏好偏差,为何被试者在前后两次的钟爱对象有所不同呢?原因就在于禀赋效应的存在,一旦人们拥有了某物,再去放弃它就很难了。所谓“敝帚自珍”,正是这个道理。

至于社会偏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三研究室主任宋紫峰解释,社会偏好就是指,有些人哪怕没有经济利益,也愿意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比如有人乱丢垃圾,即使和很多人没有关系,也有人愿意站出来做社会的志愿者,去规范和维护社会环境,这就是一种社会偏好,对形成一种社会合作、社会规范非常重要。

“自控力欠缺就更好理解了。” 宋紫峰表示,从理性角度来讲,大家都知道抽烟对身体有害,但是仍有很多人吸烟,这就是一种自控力欠缺。

预期管理已逐渐成为政策调控手段之一

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原所长陈凤英看来,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行为经济学,与当下全球市场现状密切相关。“他的行为经济学实际上研究的是人的心理和心态,是非理性的。我认为这与整体的市场相关,经济危机以后,全球的泡沫越来越大,但是人性促使人们去投机而不是投资,现在市场上的很多行为都是不理性的,虚拟经济的膨胀、实体经济的萎缩都是非理性发展的。理查德·塞勒研究的是一种在心理作用下促使人们做出一些非理性投资的行为,这样的研究方式与当下的现实紧密结合。”

宋紫峰进一步说明,最简单来讲,如果能够预期到一个经济体很好,那它自然就会吸引到很多投资,达到自我实现,而且它会引导一种社会氛围,也就是大家共同拥有的一种心理账户。比较直观的例子就是,如果大家普遍对新能源汽车形成一种良好预期,那么,社会各界都会愿意去支持,这个行业自然就发展起来了。

“预期管理已经逐渐成为政策的一种基本的工具了。” 丛屹表示。

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逐渐褪去,当前世界经济的情绪正处于乐观攀升的状态,这与此前的悲观情绪形成了较大的反差。付一夫认为,综观这一轮乐观预期背后,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诸如美国、德国、法国等发达经济体都是刚刚经历大选,当选者正处于兑现竞选承诺的阶段,推出了很多经济治理的思路,锐意革新的形象有助于预期向好,但改革能否见效,还待时间考验。

例如,法国总统马克龙一上任就提出了不少关于松动就业市场、产业创新、数字经济的计划,同时表达出“重塑欧盟”的雄心,改革派的形象成了激活死水的那块石头,但最终能有多大推动力,在欧洲范围内又有多少人买账才是关键——近年来,欧洲经济与社会陷入缺乏朝气和活力的局面,各项决策往往因为体制固化、社会分裂而难以兑现,要想改变,并非易事。

其他经济体也都面临着种种风险。付一夫分析,对于日本来说,支撑日经指数的日本经济仍不稳固,一个典型表现就是安倍晋三执政以来薪资水平没有显著提高,未能刺激消费支出的强劲增长;而欧洲经济与日本经济一样,一直是这轮复苏中最慢的,并且好态势主要集中在德国身上,英国则忙于脱离欧盟事务;美国总统特朗普遭遇的挑战越来越多,其与美联储等传统经济、货币政策部门的理念分歧也正在加大;新兴市场出现分化,印度及中国经济增长相对强劲,但巴西的政治风险上升,俄罗斯则面临大宗商品风险;在经济略有增长的背景下,各国货币政策制定越来越差异化,也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一个对冲点。

综上所述,付一夫提醒,对待当前经济形势,更为理性的态度应该是,在对自己的预期感到欣慰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潜藏的系统风险和长期风险,防止暖流之后的“倒春寒”。

图为理查德·泰勒在2016年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获奖影片《大空头》中的客串镜头。(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行为经济学为解决难题提供另一种思路

随着行为经济学在现在生活中不断被验证和运用,其未来发展对全球经济将产生怎样的作用?

丛屹表示,行为经济学越来越成为一种显学是有必然的趋势。因为,它对于一些市场行为主体特征的描述越来越现实,即使将来实现了大数据、人工智能,也无法替代人的主观性的判断。因此,行为经济学从其发展趋势上,应该在所谓的主流经济学中会越来越成为一种显学。

同时,付一夫表示,塞勒教授关于“助推”的学说,极大地丰富了经济政策的内容,人们不用再纠结市场和政府的边界,而是可以享受市场与政府的共赢。特别是助推逐步发展成一种新的治理范式——实验治理,正在全球很多地区逐步得到推广。迄今为止,在一些重要领域助推都起到了非常显著的积极作用,比如反贫困、环保、节能减排、居民健康、家庭财富管理等。

自经济学问世以来,人类一直面临的具有重大挑战性经济难题,包括世界性的贫困、生存环境不可逆转的破坏、仍在日益巨大的贫富差距,等等。那么,行为经济学的不断发展是否能帮助世界解决面临的经济难题?

丛屹认为,不能简单这么看。因为行为经济学严格来讲仍然属于所谓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只能代表经济学中的一个角度。它更多的对于解释市场经济现象确实是有很大的作用,但是它并没有解决一切,比如分配不公,就是其解决不了的问题。

“经济学的理论依据、范式都决定了它不可能是解题的万能钥匙。” 付一夫亦表示,从普遍意义上来讲,不应该对人类社会不同形态和不同阶段构造出来的任何一项评奖活动神圣化,即便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也难免存在其局限性。人类智慧在不同知识领域的进步不应该是有边界和框架的,人类文明进步的步伐也真是这样向前迈进的。但是,我们可以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有效地将行为经济学作为一种研究世界与认识世界的利器。

宋紫峰则持不同意见。他表示,行为经济学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帮助世界解决面临的经济难题,至少可以提供另外一种思路。“行为经济学对于我们更好的理解每个人,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经济运行的方式,以及采取更有效的措施都会有很多帮助。所以我觉得,相较我们一直坚持的所谓的新古典经济学,首先它的假设更具现实性,从而可以帮助我们建设一个更好的世界。”

链接:理查德·泰勒曾客串电影:赌桌上解释次贷危机诱因

理查德·泰勒曾在讲述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故事的电影《大空头》中客串出演。

上海澎湃新闻网报道,在电影中,泰勒和流行歌手赛琳娜·戈麦斯(Selena Gomez)同坐于赌桌旁,用赌博的例子解释了什么是合成型CDO。

CDO即“抵押债务证券”,指指包含不同类型债务资产的证券,按照不同的风险水准进行切分,然后出售给投资者。合成型CDO允许对同一证券进行多重对赌,曾一度被认为是导致美国次贷危机的诱因。

当戈麦斯在赌桌上的赢面不错且已经在连赢时,在场那些觉得她不会输的围观群众就会想要跟赌,这是第一个合成CDO。如果还有别人想要跟赌刚刚赌注的结果,那么就是第二个合成CDO,这会一直延续下去并产生更多的合成CDO。“我们就能把开始的100万美元投资,变成数十亿的赌注。”泰勒说。

泰勒解释称,“其实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错误,用篮球术语的话叫做热手谬误(Hot Hand Fallacy)。当选手连续投中多球之后,人们会肯定下一个球他还能投中。人们认为现在在发生的任何事都会持续到将来。在房地产大热期,房价不停地涨,人们就觉得房价永远不会跌下来。”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