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财长换帅 默克尔用意何在?

发布时间: 2017-10-17 07:34:45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张文娇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张文娇报道】9月24日德国大选结束后,以默克尔为首的德国第一大党——联盟党,正在积极推动组建新内阁。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于9月27日宣布,将接任联邦议院议长一职。新政府的成立,财政部长的更替,双重影响叠加,德国的财政和经济政策会发生改变吗?欧元区进一步融合的步伐会放慢吗?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尽管联盟党、自民党、绿党在经济和外交上还存在一定分歧,但在对内、对外经济政策制定方面,三方都会从德国自身经济利益角度出发来考量。另外,考虑到德国经济发展和欧元区改革需要,携手法国推动欧盟改革可能会受到一定掣肘。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 崔洪建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丁纯

上海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 郑春荣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 黄志龙

经济学家 宋清辉

在9月24日举行的德国大选上,总理默克尔成功连任,但她所领导的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得票率猛跌8.6个百分点,因而被德国媒体视作一场“惨烈的胜利”。图为投票站悬挂的指示牌。(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记者胡旭东 摄)

朔伊布勒将卸任 财长调整关乎德国在欧元区影响

德国大选默克尔获胜,似乎并不只有喜悦。

官方公布数据,联盟党在联邦议会大选中获得33%的选票,较2013年减少了8.5个百分点,但保持了第一大党地位。本届联合政府中的社民党支持率同样下滑,得票率为20%。与两大党支持率下滑相反,以反欧盟、反难民为口号的右翼政党选择党异军突起,以13%的支持率成为第三大党。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看来,大党往下掉,小党往上走,表明德国的政治光谱明显向右推移。接下来,如果默克尔政府不能很好地处理德国面临的问题,那么民粹化和保守化的趋势还会继续。

除了得票率下降、选择党跃升,为默克尔获胜蒙上另一道阴影的是现任搭档——社民党。在大选结束后,社民党决定不参加执政联盟,转而做反对党。这对默克尔而言,意味着此前依循的“大联合政府”模式不再有效,复杂的选后政治格局对组建新内阁充满挑战。

组建新内阁就意味着要平衡各方利益,要磨合不同党派的政策分歧,而这正是默克尔当前面临的新问题。

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看来,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才更有利于推动欧元区一体化的进程。而目前,以默克尔为首的联盟党选择的新搭档是偏右的自民党和偏左的绿党。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认为,现在比较明显的是,自民党希望获得德国财长的位置,朔伊布勒退下来可以说是在为组阁做内部的调整。毕竟,德国财政部长的位置至关重要,它关乎德国如何在欧元区发挥影响。

至于谁会替代朔伊布勒担任财政部长,丁纯认为,现在判断还为时尚早。可以肯定的是,以自民党现在诉求来看,它在捍卫德国利益上会比朔伊布勒更强,但具体表现如何,还要看进一步的动作。

崔洪建也认为,德国财政部长更替牵涉到政治问题,就是大选后的组阁。但是关于财长一职的继任者,他认为不到万不得已,默克尔不会把这个位置拿出来给其他两个党(自民党和绿党)。因为,这样可以确保基民盟主导德国的财政政策,同时对欧元区发挥足够的影响。

谁会成为朔伊布勒的继任者,崔洪建认为,默克尔需要一位真正能够领会她意图的,并且是基民盟内部的重量级人物出任这一职务。德国总理府部长阿尔特迈尔是一位非常有潜力的候选人,默克尔的心腹,能力也很强,但知名度并不高。“他很有潜力,但成为一名称职的德国财长,还需要一些历练。”

关于朔伊布勒的卸任,崔洪建认为,默克尔主要有两方面的考量:新政府的组成,党内新老的交替。默克尔除了组建内阁,完成基民盟内部的新老交替,还要培养她的接班人,否则四年以后的基民盟就很难想象有什么活力了。

三党联合还意味着,基民盟的影响力会不如上一届,新一届内阁面临两个从来没有经验的党,尤其是绿党,它需要排除一些来自党内的干扰。“作为一个理智的政治家来说,她必须做出一定的妥协和退让。”崔洪建说。

从这一角度看,无论是阿尔特迈尔或者其他人,如果能够接替朔伊布勒,都不是意外。

经济政策要变?专家:德国利益是出发点

默克尔当务之急是尽快组阁,而组阁的关键是化解各方分歧,这也意味着各方会博弈与妥协。

三党联合执政,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各方在经济、外交政策上还存在一定分歧,化解分歧是合作的起点。

关于自民党和绿党的政治主张,丁纯认为,双方在对内和对外上还有比较大的分歧。比如,对内来讲,自民党比较推崇市场经济,绿党更强调社会公正性。对外来讲,绿党能够接受更多的难民,而自民党认为不应由德国承担更多的义务。

例如,在对外政策上,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纳德曾明确表示:“我们绝不可能同意为法国政府的支出付账,或者为(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错误买单”。同时,自民党向来对救助希腊等国家持怀疑态度。

相反,绿党拥护欧洲融合,其党主席蔡姆·约茨德米尔此前通过网络发文支持马克龙推动欧元一体化的主张。

对默克尔来说,她既希望保证德国在欧洲政策方面的连续性,也希望进一步推动欧元区深化融合。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自民党的加入、朔伊布勒的卸任,为这一问题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但联盟党成员、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戴维·麦卡利斯特认为,虽然联盟党与自民党和绿党在政策制定上有分歧,但在欧洲议程方面却有基本共识。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看来,除了极右翼政党选择党外,德国国内各主要政党经济主张的差异并不大,自民党主张经济自由主义、经济全球化,改善投资环境,简化税率、简化社会福利标准等。而绿党的政策则更加关注环境保护、可替代能源发展等。

他同时表示,相对而言,德国的政治长期十分稳定,德国财政部长由自民党或绿党领导人担任,并不会对德国经济政策产生根本变化。当然,由自民党人担任财政部长,德国的投资环境将得到改善,而绿党领导人担任财政部长,德国的环境和新能源政策目标将得到落实。相应的,德国的政策主张也将对欧元区产生示范效应。

值得肯定的是,无论各党持有怎样的主张,德国的自身利益永远是国家政策的根本出发点。崔洪建也指出,德国的对内和对外政策,始终还是要从自身政策的稳定性和经济的持续性角度考量。

进入增长快车道 德国经济对欧洲多重要?

作为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德国在经历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冲击后,并没有乱了方寸。相反,德国驶入了经济增长快车道,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也大幅提升。

德国联邦劳工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9月份失业率下降至5.6%,失业人数较8月减少2.3万人。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就业稳定增长,德国智库伊弗经济研究所预测,德国2018年失业率有望降低至5.5%。

此外,德国8月份工业产出数据较上一个月大幅增加,环比增长2.6%,明显高于预期的0.7%,为2011年以来环比增幅最高。德国经济和能源部还表示,工业产出增长势头还将持续。

根据德国媒体此前报道,受全球经济稳固增长,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将上调德国经济增长预期至1.9%,将2018年经济增长预期调升至2.0%。

黄志龙在评价德国推动欧元区经济发展和制定经济政策方面的作用时认为,欧元区经济竞争力、欧元的币值稳定和信誉源泉主要来自德国,德国是推动欧元区经济发展、制定经济政策、维护财政和债务纪律的核心。

他认为,某种程度上讲,欧元的信用源泉来自于德国严格的财政和公共债务纪律。因此,欧元区边缘国家被迫进行的收紧财政政策、减少社会福利等公共支出的政策,都是来自德国特别是朔伊布勒的政策主张。

携手马克龙?德国需在国内外找平衡

但是在经历这场不出意外但又暗藏危机的大选后,德国在欧元区的主张会发生改变吗?如果想继续主导欧元区,德国还面临哪些挑战?

按照马克龙9月26日发表“重塑欧洲”时提出的设想,欧元区改革会实施一系列主张,特别提到“统一预算”和“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

对此,默克尔总体持肯定态度,但她也称“细节有待讨论”。崔洪建认为,细节不容忽视,德国面临的问题是,需要权衡马克龙提出的方案会不会对德国财政政策有影响,德国对欧盟的支付问题会不会有影响。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继续推行欧元区一体化改革,德国政府必须说服老百姓,改革对德国是好的,是符合德国的利益的。比如,此前默克尔说服德国人接受她的紧缩方案,给债务国提供援助,表明她只能从德国的利益出发,说这个事情是好的。

至于默克尔是否会采纳马克龙的方案,崔洪建认为,完全看德国如何权衡,但有两个标准:首先,德国传统财政政策多大程度上愿意接受这种改变。第二,德国还要付多少钱,如果需要付很多钱,德国就需要找平衡,在本国民众和外部改革之间找平衡。

丁纯则认为,马克龙观点能否被默克尔采纳,关键是这一方案到底要做成什么样子。他指出,关于“统一预算和欧元区财政部长”,德国和法国的观点也可能存在差异。例如,欧元区财政部长的角色是让大家严格遵守财政限制,还是由财长统一进行资金分配尚不明晰。“最终能否达成一致,还是看最终落实时,这一方案是什么样子。”丁纯说。

上海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认为,就领导和改革欧盟而言,无论是延续德国现有的角色还是回归德法“双核驱动”,默克尔都面临困难:在国内,德国政坛希望发挥在欧洲的领导力,但潜在执政伙伴有异议;国际上,许多国家希望德国当头,但一些成员国并不服。

例如,在难民问题上,匈牙利、捷克、波兰和斯洛伐克等4个东欧国家组成“维谢格拉德集团”;在财政问题上则有南欧国家集团。

丁纯也同意这一看法,他认为,德国从能力和其他国家对其信任度来说,都存在一定问题。首先,在德国内部,部分老百姓并不支持德国在欧元区发挥更大作用,右翼政党选择党的崛起就是一个例证。其次,在外部来看,希腊等国家对德国也存在异议。

对默克尔来说,她从来就不是冒险的政治家,在推进欧元区一体化改革方案中,马克龙的提议可能过于激进,而德国会更倾向于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链接:朔伊布勒警告:世界有再次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

朔伊布勒在即将卸任德国财长时警告,全球债务和流动性的急剧上升,对世界经济构成一种重大风险。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这位在过去8年里掌舵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的坚定亲欧人士表示,鉴于各大央行向市场注入了数万亿美元,目前存在形成“新泡沫”的危险。

朔伊布勒还警告了欧元区稳定面临的风险,尤其是受到危机后遗留不良贷款拖累的银行资产负债表所造成的风险。

作为一名强烈倡导财政纪律的人士,朔伊布勒主导了整个欧洲对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政策应对,并在希腊等国受到批评,被称为紧缩政策的设计师。

但是,他将主要被铭记为默克尔内阁中最坚定拥护欧盟事业的政治人物,擅长于向经常持怀疑态度的德国公众推销欧元及推进欧洲一体化的好处。

朔伊布勒表示,英国“脱欧”投票结果表明,倾听“那些声称……我们对欧洲贡献太多的煽动者”是多么的“愚蠢”。

他说:“就此而言,他们对欧洲一体化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说,“不过从短期来看,这真的对英国没有什么帮助。”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