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灰犀牛”:贫富差距扩大

发布时间: 2017-10-10 07:14:42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李晓喻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晓喻报道】在税改问题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出了个“大手笔”。

特朗普日前对其重大税改项目进行“全面且详细”的介绍,指出企业所得税将降至20%,个人所得税率计划从目前的七档简化为12%、25%、33%三档。这与特朗普今年4月首次发布的税改方案并不完全一致。

这个号称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能缩小美国贫富差距吗?中低收入者能从中获得多少实惠?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考虑到美国贫富差距扩大有深刻的经济政治制度根源,特朗普此次减税计划能否收到预期效果还是个未知数。

英国伦敦市商业与政策署原署长 罗思义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何帆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王文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 张宇燕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陆婷

瑞信董事总经理 陶冬

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 朱海斌

进行美国“史上幅度最大”的税制改革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头号承诺。9月底,特朗普政府对外公布了税收改革计划的细节。相比之前的减税承诺,此次公布的税改计划稍打折扣。图为今年4月15日美国个人报税截止日当天,大批民众聚集在国会山附近,要求特朗普出示自己的报税单。(图片来源:中新社)

始作俑者:里根时期“嫌贫爱富”的税收制度

2008年以来,美国普通民众的收入明显下降,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比国际金融危机前下降近千美元,贫困线以下人口增加580万人。与此同时,美国富人的财富快速增加,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接近由高度不平等社会变为极度不平等社会的临界点。

美联储最新消费者财务状况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排名前1%的家庭收入占比达24%,高于1988年的17%;2016年排名前1%的家庭收入占比则进一步上涨至39%,高于1989年的30%。

另据报道,目前美国非洲裔美国人拥有的财富仅为白人的1/12,拉美裔为1/11。

美国贫富差距加速扩大始于上世纪80年代。从1980年到2015年,美国收入最低的20%底层家庭总收入占全部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从4.2%降至3.1%,收入最高的5%富裕家庭总收入占比则从16.5%飙升至22.1%,占家庭总数80%的中下层家庭总收入占比从55.9%下跌至48.8%。2015年,美国收入最高的5%富裕家庭总收入为2.2万亿美元,是收入最低的20%底层家庭总收入的7倍。

收入差距何以在1980年以后越来越大?英国伦敦市商业与政策署原署长罗思义认为,这与里根就任总统后美国经济政策转向有关。

1980年前,美国经济政策的主要目标是保持国际竞争力,而美元贬值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手段。但美元贬值导致进口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和高通胀,加大了民众生活压力。为了维持政治和社会稳定,里根放弃了维持美国国际竞争力的目标。1980年11月至1985年2月,美元汇率上升逾80%,导致国际收支平衡急剧恶化。

在罗思义看来,国际收支不平衡不仅打击了美国制造业,导致工人大量失业,还使得工业部门中从事技术性高薪工作的中等收入群体大幅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相对少数的金融精英以及大量为金融精英服务的清洁工等低收入人群。这大大加剧了社会不平等程度。

与此同时,为了提高经济活力,里根政府大幅降低高收入者和大企业的所得税率,导致美国税收体系更加注重为高收入者减税,进一步加剧了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不平等。

“以减少福利开支、降税、放松管制为主要内容的里根经济政策深受新自由主义影响,对美国经济产生了持久性损害,导致收入不平等迅速加剧。”罗思义说。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何帆也认为,过度强调放松管制和“嫌贫爱富”的税收制度是造成贫富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

他指出,上世纪30年代罗斯福之后的美国政府大多把对富人多征税作为调节收入分配的重要手段,但自里根政府起形势“来了个逆转”,最富有阶层享受到工资、股票期权、利息和资本所得等方面的更大幅度减税。

此后,美国低收入阶层和中产阶层的联邦税率总体呈上升趋势,而最富有的5%人口的联邦税率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明显下降,其中最有钱的0.01%人口的联邦税率1990年比1960年下降了一多半。

有弊无利:贫富差距成为民粹主义生长土壤

贫富差距悬殊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不能承受之重,美国也同样如此。

它会直接影响美国的经济活力。美国经济主要靠消费和服务业拉动,但高收入者通常边际消费倾向很低,对提振消费贡献不高。

更值得警惕的是,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将成为民粹主义生长的土壤。2016年美国大选中,被体制内精英斥为“局外人”的特朗普成为黑马,就和美国民众对社会现状的强烈不满直接相关。

社会稳定也将因此受到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警告说,作为美国社会稳定基石的中产阶级规模正严重萎缩。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2015年美国中产阶级人口40年来首次跌破人口总数的50%。

在王文看来,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平等令处于社会底层的美国人丧失了为实现“美国梦”而奋斗的动力。对于底层非洲裔和拉美裔族群而言,情况尤其严重。“如今的美国社会,阶级固化日益严重,社会流动性持续下降,普通人越来越难以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

收入不平等后果既然如此严重,为什么迟迟得不到解决?

“收入差距扩大在美国是老生常谈,但实际上并没有被认真对待,因为这会触及既得利益。”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说。

何帆也表示,税收和再分配政策本来是缩小贫富差距的有效手段,但在美国富人利己的政治环境下,日益加重的收入不公问题让国会内不同派别更加对立,很难在税收和再分配问题上达成一致。

“如果不能消除造成贫富分化的制度根源,那么,21世纪美国的贫富差距将会愈来愈大,并对其政治和经济生态带来深刻的不利影响,逐步动摇美国的国力基础。”何帆说。

税改方案打折 特朗普:这是完美数字

特朗普日前发布的税改方案能解决这些问题吗?似乎还是个未知数。

和5个多月前的计划相比,特朗普9月底最新版税改方案没有走那么远。在企业所得税方面,新方案计划将税率从35%减到20%,而非原定的15%。用特朗普的话说,本来希望以15%为目标,但这样会使政府收入大减,“20%是完美数字”。

个人所得税方面,新方案将税率简化为12%、25%和33%三档,最低税率略微高于原定的10%,最高税率则较原定的35%有所下调。

特朗普在演讲中称,此次减税计划有四个目的:一是增加美国百万就业机会,二是简化赋税程序,三是减轻美国中等收入家庭的缴税压力,四是降低企业赋税比例。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经济学家认为,基于当前计划大纲,未来10年内美国保守估计将减税5万亿美元。美国税收基金会测算,税改将使美国GDP增加6.9至8.2个百分点,新增就业岗位多达200万个。

“特朗普的税改计划一旦推行,短期内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提振作用将毋庸置疑”,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陆婷表示,个人方面,通过调整各档税率,税改计划在不同程度上削减了美国各收入阶层所需缴纳的税收金额,变相提高了居民税后可支配收入,有助于促进居民消费,拉动经济增长。

企业方面,企业税大幅削减一方面能够帮助企业增加净利润,鼓励企业投资,另一方面也能够吸引以往为避开高税率而将产业迁移至海外的美国企业回归,在美国本土经营生产,促进美国国内的就业和投资。

能否实现美国人民的胜利?现实太骨感

但理想和现实或多或少总有点差距。其一,如此雄心勃勃的减税计划能否尽早通过是个问题。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制造商、大企业高管、零售商以及保守团体纷纷发表支持性声明,但将在此次税改中利益受损的房地产经纪、地方政府以及慈善机构则纷纷表达担忧,这预示着税改方案可能会面临强大阻力。

在瑞信董事总经理陶冬看来,这份9页的税改方案虽然比之前的一页纸框架多了几倍的内容,但“比起最终起码数百页的法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税改方案需要得到参众两院的批准,中间一定有很多波折,“甚至是绝望”。

陶冬认为,这是里根税改以后美国最大的税务调整计划,其谈判过程会相当艰巨,改动也一定多。在他看来,此次税改方案2017年通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相信明年应该会通过,不过内容上需要调整、缩水、再包装”。

其二,即使大规模税改计划能不打折扣地顺利通过,效果究竟如何还有待观察。

减税红利不一定能唤回美国企业。“降低企业税负对企业来说无疑是最大利好,但这能否转化为企业投资值得探讨”,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直言,事实上,过去三四年间美国企业利润率一度创下历史新高,企业融资成本也处于历史最低位,但这些都没能使企业更多投资美国本土。

“如果需求不足是企业投资意愿不足的主要原因,那么减税带来的好处可能并不会刺激投资,而会被企业用于回购股权或者其他用途。”朱海斌说。

降低个人所得税也不一定能像特朗普宣称的那样“帮助中产阶级”。用朱海斌的话说,个人所得税下调后受益的主要是高收入人群,其边际消费倾向很低。

陆婷也认为,从个税税率调整中获益最多的高收入人群,其边际消费倾向远低于低收入群体,对提高整体居民消费支出作用有限。在此情况下,个人所得税削减带动居民消费增长的效果就有可能被打折扣。

实际上,从特朗普组建“富豪内阁”之日起,外界就对其改革计划能否真正惠及民众充满怀疑。例如,美国现任财长姆努钦在华尔街是声名显赫的重要人物,曾从事住房按揭业务,在房地产危机高潮时致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失去了住房。

还有人认为,特朗普的税改计划不仅不能如愿以偿,反而会适得其反。“任何转向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都无法创造大量制造业就业机会,反而会抬高进口商品价格,进而增加美国民众的生活压力”,罗思义称,特朗普税改计划“会进一步扩大收入差距”。

链接:特朗普税改或助推美股、美元高歌猛进

美股本轮牛市自2009年以来,已经持续了8年之久,但分析人士看来,牛市还远没有终结的时候。随之而来的税收计划或成为第四季度的催化剂,一旦税改获得批准将会使收益在2018年增长5%至10%左右。

综合上海一财网、汇通网报道,独立研究咨询机构美国财务研究分析中心(CFRA)的首席投资策略师萨姆·斯托瓦尔表示,企业收益状况好转应该继续对市场有利,而共和党此前宣布的税收计划也可能是第四季度的催化剂。根据估计,每削减1%的税率,就可以为企业增加1%的收入。在此状况下,小盘股表现将良好,因为它们将从减税中获利,而且与大企业相比,它们更多的收益来自美国国内收入。不过,一位策略师也认为,由于估值过高以及对税收改革的期望过高,股市将在年底前将再度走低。

此外,因投资者考虑特朗普政府的税改计划,且美联储主席耶伦暗示了12月加息的前景,美元指数9月29日亚市盘中小幅上涨,并于当周创下今年以来周线最大涨幅。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