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26年未出现经济衰退 揭秘澳大利亚经济繁荣的密码

发布时间: 2017-10-04 07:02:2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秋霞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孙秋霞报道】澳大利亚国家统计局9月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0.8%,同比增长1.8%。这标志着澳大利亚经济连续104个季度,也就是26年没有出现衰退,创下世界纪录。

从技术层面上说,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经济负增长才算是经济衰退。据了解,澳大利亚上一次出现经济衰退,还是1991年第二季度。即使2008年发生国际金融危机,也没让澳大利亚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经济负增长。

澳大利亚何以长期保持经济增长?未来的经济预期如何?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资源丰富、效率提升、产业结构调整和融入东亚是澳大利亚经济保持长期增长的原因。今后,澳大利亚经济仍将继续保持中低速增长,但同时面临海内外不稳定因素的挑战。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美大所副所长、研究员 周密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韩锋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 许少民

旅游业是澳大利亚的支柱产业之一,平均每年吸引的国际游客数量为910万人,预计在未来五年内这一数值将达到1170万人。图为游客9月16日在澳大利亚堪培拉联邦公园参观一年一度的堪培拉花展。(图片来源:中新社)

调整结构+融入东亚 澳大利亚经济内外兼修

澳大利亚是南半球经济最发达的国家,拥有丰富的资源,多种矿产出口量占全球第一,农产品出口量占全球第四,同时还是放养绵羊和出口羊毛数量最多的国家。

这些天然的优势使得澳大利亚出口旺盛,并拉动了经济增长。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出口额在今年第二季度增长了2.7%,进口额增长1.2%。研究分析认为,净出口对澳大利亚GDP的贡献率达到0.3%。

在澳大利亚出口产品中,大宗商品(能源商品、基础原材料和农副产品)地位尤其重要。就拿矿业来说,2015年至2016年,矿业的直接贡献约占澳大利亚GDP的6%。

不过,澳大利亚的出口强劲,离不开其持续的产业调整。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美大所副所长、研究员周密接受《欧洲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的经济结构一直在调整,本身资源比较丰富,在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上涨的时候,其重点推进了一些资源产业的发展。金融危机以后,澳大利亚在服务、医疗、技术等产业的促进力度加强。总体来说,澳大利亚调整适应全球经济需求的速度和效率还是较高的。”

在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许少民看来,澳大利亚经济长期增长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其效率的提升。他举例说道:“澳大利亚卓越的高等教育水平培养了高素质劳动力,这或许是其长期优势。此外,金融市场的健全也有利于促进澳大利亚与全球金融的联动,吸引大量投资,澳大利亚矿业的发展和繁荣就是明证。”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从1973~1974年度到2014~2015年度,澳大利亚生产率年均提升2.3%。许少民介绍,在历年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澳大利亚的整体教育水准和金融体系的稳健性通常名列前茅,这构成了其竞争力的重要基础。

许少民还指出,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澳大利亚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模式也影响着其经济发展。在该模式下,澳大利亚给予了市场更多权利。例如,让澳元汇率自由浮动,放松金融管制,确定工资权下放,给予澳大利亚储备银行独立地位等。

当然,只依靠本国的力量,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还十分有限。据悉,国土面积达到769.2024万平方公里的澳大利亚,人口只有2413万(2016年数据),大致相当于中国北京市人口的数量。

“澳大利亚劳动力成本太高,市场太小,没有竞争优势和市场优势,因此必须融入东亚,利用东亚的制造业优势输出服务业和原产品。”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韩锋表示,尽管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上台后致力于发展高端制造业,但收效甚微。他指出,除非有独特的产品和市场需求,澳大利亚制造业很难发展起来。

与之相反,东亚地区最重要的结构优势便是制造业。而制造业的发展离不开服务业和初级产品,尤其是矿业和农产品,这恰好是澳大利亚的优势。

“澳大利亚已经融入到东亚体系之内,在东亚制造业网络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员。其中,在东亚,中国的制造业发展的速度最快,规模也最大。中国和澳大利亚签订自贸区后,中国连续几年成为其最大贸易伙伴,对其经济发展起到了推动和保障作用。”韩锋说。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发布的《2016年澳大利亚贸易组成》报告显示,2016年中澳双边贸易总额为1552亿澳元(约合1032欧元),占澳大利亚贸易总额的23.1%。报告指出,中国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保持了自2009年以来的领先地位。

与此同时,中国还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进口来源地。2016年,澳大利亚出口了价值930亿澳元的货物和服务到中国,从中国的进口额为621亿澳元。

独立经济学家索尔·埃斯莱克指出,“过去30多年来,在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和工业化进程中,没有哪个国家比澳大利亚获利更多。在矿业投资热潮结束后,大量移民正帮助我们避开经济衰退。”

专家指出,澳大利也劳动力成本高、市场小,缺乏竞争优势和市场优势,因而必须融入东亚输出服务业和原产品。图为2016年在上海举行的“澳大利亚州·中国”活动上,众多产自澳洲的商品吸引了不少与会者的目光。(图片来源:中新社)

工资增幅、失业率成为隐忧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2004年至2008年间,澳大利亚家庭年均收入涨幅超过50澳元。而2008年至今,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年均涨幅不足3澳元,这让许多消费者沮丧不已。

9月12日,澳大利亚储备银行董事会议指出,只有教师和医务工作者收入涨幅比较可观。董事会成员称,采矿业热潮褪去的末期拖延了经济投资,只有在这一情况缓和之后,收入增长的窘境才能有所好转。

在周密看来,工资增长幅度较低不一定是坏事。他告诉《欧洲时报》记者:“对消费者来讲,增长幅度较低导致购买力的上升可能会受影响,但也要看通货膨胀的情况,如果通货膨胀很低或通货紧缩,实际购买力还是在增加。”

然而,在过去一年中,澳大利亚人均收入仅增长了0.1%,通货膨胀率为1.9%。澳大利亚联邦证券公司的分析师指出,越来越多的家庭正在削减香烟和报纸的支出,并延长家用汽车的使用年限。

相对于收入增幅有限,过去几年,澳大利亚的房价涨幅明显,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增长了近十成。

澳储备银行公布的9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称,澳洲住房债务的增长快于收入增长威胁到普遍经济的支出:更多的澳洲人在房地产市场投机导致负债情况增多。

周密告诉记者:“房地产价格上涨是由于开放程度的增加,受到了外部资金流入的影响。如果未来合理调整经济结构发展的布局,尤其是促进北部大开发的发展,促进东南部地区城市间的互联互通,把这个蛋糕做大,不一定会产生巨大的冲击和风险。”

此外,劳工市场闲置、劳动生产率下降也是澳大利亚面临的经济困境。澳洲统计局(ABS)数据显示,澳大利亚今年迄今新增26.9万个就业岗位,但劳动力也同样增加了25.7万人,使得失业率持稳于5.6%。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劳动生产率于今年第二季度降低0.3%,较过去一年降幅预计在0.5%左右。

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师亚当·博伊顿称,低微的收入增长和下降的生产率表明澳大利亚经济并未处在一个健康发展的状态。

除了国内的经济隐忧,澳大利亚还面临来自国外的风险。周密指出,虽然澳大利亚与很多国家签署了自贸协定,但在分散风险的同时也意味着会受到更多不同市场风险的影响,“使其自身发展减速也有可能”。

韩锋也认为,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需要东亚整体经济平稳持续发展,需要大国间关系平和,但现在恰恰不是很稳定。他进一步指出,“中澳自贸区能够满足澳大利亚的需求,双方应该在结构性合作方面再上一个台阶,比如直接进行产业对接”。

经济不稳定因素多 增长之路已到尽头?

澳大利亚经济虽然26年未出现衰退,但GDP增长的幅度并不是很大。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澳大利亚GDP环比增长0.3%,较上年同期增长1.7%。2016年四季度,澳大利亚GDP环比上升1.1%,同比上升2.4%。

但澳大利亚2016年三季度GDP出现了负增长,增幅录得—0.5%,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最大幅度下滑。

接下来,澳大利亚的经济还会出现负增长吗?连续104个季度没有出现经济衰退的纪录是否会继续超越?

在周密看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之路不会走到尽头。“毕竟澳大利亚的资源很丰富,发展模式也在不断调整,并不断发现新的增长空间。所以,它的经济动力还是很强,尤其是亚太经济都在复苏,这种复苏会对其产生较强的外溢性影响。”

澳储备银行近日公布的货币政策会议纪要称,澳大利亚目前经济增速低于2016至2017年趋势,但近期数据大部分是积极的,预计未来几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速料在3%左右,高于潜在增速。

澳大利亚联邦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克雷格·詹姆斯表示,澳大利亚经济将持续扩张,澳企业商业环境达到近9年最好阶段,商业领域稳步发展将促进就业和投资,保持经济势头。

不过,在韩锋看来,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政治的稳定。

“这几年,澳大利亚政府换领导人,不仅仅在政党之间,还有两次是在政党之内,如果这种情况以后继续出现,国内的动荡对澳大利亚的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影响都很大。”他解释道,“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上台是险胜,这样的政府很难完全实现强有力的政党意志,稍微过强就会遭到反对”。

此外,许少民认为,作为依赖国际市场的澳大利亚来说,海外经济的总体表现也会影响澳大利亚的经济。他告诉《欧洲时报》记者:“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澳大利亚的经济也受到了影响,当时,工党政府推进大规模的财政扩张计划,政府给每个家庭直接拨款给几千澳元,促使大家消费,但也留下大规模的财政赤字,现在必须解决财政的平衡的问题。”

当前,虽然很多专家认为全球的经济形势总体上比去年好,如一些国家正在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经济复苏的动力在加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在加快,但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正在抬头。

周密指出,如果这些不稳定的因素影响扩大,可能会拖累全球经济的增长,包括澳大利亚。

链接:澳储备银行行长洛维:经济有所改善 但并不急于加入紧缩阵营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央行)行长菲利普·洛维(Philip Lowe)近日表示,尽管澳大利亚的经济“看上去确实在改善”,但他也不急于加入全球同行缩减刺激措施的阵营。

美国彭博社报道,洛维警告说,未来随着就业市场的改善和通胀率的上升,紧缩最终会来到澳大利亚,人们应该为此做好准备。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何时会发生的问题上,灵活的货币给了澳储备银行“很大的独立性”。

“有人猜测,洛维可能是利用此次讲话为未来加息埋下伏笔,”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经济学家克里斯蒂娜·克利夫顿(Kristina Clifton)分析称,“事实上,此次讲话更关注的是中期。”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