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搁浅后的日本“寻友记”

发布时间: 2017-09-26 04:41:28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李晓喻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晓喻报道】想方设法促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生效;与欧盟就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达成框架协议;和一直若即若离的俄罗斯开展经济合作……美国退出TPP后,日本对外经贸政策一系列布局相当惹眼。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日本这一系列举动是对“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做出的反应,意在尽可能减少美国贸易政策调整对日本经济贸易可能造成的冲击。但在自身实力和影响力相对不足情况下,这些策略能发挥多少作用仍有待观察。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太平洋经济研究所所长 陈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张敬伟

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 陈凤英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姚铃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 白明

耗时10年、几近完成的TPP,因美国退出而面临搁浅的尴尬。对于为TPP投入大量精力且抱有很高期待的日本而言,这不啻为“晴天霹雳”。在此情况下,日本加速调对外整贸易政策,为经济注入动力。图为日本上班族在街头穿梭。(图片来源:法新社)

日本经济命悬一线 联手欧盟能否抗衡“山姆大叔”?

美国贸易政策转向后,日本忽然意识到形势不妙。

耗时10年、几近完成的TPP,因美国退出而面临搁浅的尴尬。对于为TPP投入大量精力且抱有很高期待的日本而言,这不啻为“晴天霹雳”。此外,美国或将与日本就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展开谈判,并很可能在谈判中直戳农业这一日本的软肋,也令日本“压力山大”。

在此情况下,日本开始了一系列“合纵连横”。

与欧盟就双方迄今为止最大的双边贸易协定(EPA)达成框架协议,是日本最近几个月相当得意的一步棋。日本方面称,这是对保护主义的“有力一击”。

据测算,这个经济总量约占全球1/3、市场规模涉及6亿多人的自由贸易协定生效后,欧盟与日本超九成商品将减免关税,日本对欧盟出口有望增长23%,其中加工食品、电气机械产品出口将大幅增长。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太平洋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建看来,日本汽车等工业品与欧盟相比占据优势,而相对疲弱的农业与欧盟“半斤八两”。日欧EPA 生效后,日本汽车等优势工业产品料将更大规模进入欧洲市场。“这意味着,日本优势产业将变得更强,弱势产业受到的冲击不大,总体上对日本经济有利。”

日本此举除了支持自由贸易外,也有抵挡美国压力的考虑。

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张敬伟看来,TPP对日本经济和首相安倍晋三的政治生命至关重要。作为高度依赖贸易的典型外向型经济体,日本需要更高水平、更广范围的自贸协定,TPP 可为日本经济强劲增长打下基础。更重要的是,TPP还是“安倍经济学”的基础,而“安倍经济学”效果如何直接关系到安倍的政治前途。

在此情况下,特朗普宣布退出TPP 给日本政府以强烈打击。日本希望通过与欧盟达成自贸协定收到“一箭双雕”之效:一方面,扩大对欧盟出口,提振国内经济,并在书写国际贸易规则上争夺主动权;另一方面,向美国施加压力,倒逼其重返TPP。用日本外务省高官的话说,“(日欧EPA)将成为希望美国回归TPP的强烈信息。”

日本与欧盟推进EPA的另一个目的在于,若美日自贸协定终将不可避免被摆在谈判桌上,日欧EPA至少可提供“减震带”。

此前,在日美首轮经济对话举行的发布会上,美国副总统彭斯称未来经济对话“也可能进展为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由于担心本国脆弱的农业将在日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受到冲击,日本一面对谈判持谨慎态度,一面加紧做应对准备。

《日本经济新闻》评论说,美国迟早会把美日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纳入视野,迫使日本开放市场。届时,日欧EPA就是日本可以打的几张牌之一:日本可以拿出向欧盟承诺的乳制品、牛肉和猪肉的关税税率,拒绝对美国做出更大让步。

不过,在与欧盟加紧推进EPA的同时,日本对与英国商谈自贸协定明显不那么热心。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8月底访日时,希望能早日与日本就英日贸易协定达成共识。但安倍对此并未直接回应。日本方面称,完成与欧盟的贸易协定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

日本对欧盟和英国的态度之所以“温差”明显,“脱欧”谈判悬而未决是一大原因。

目前“脱欧”谈判进入僵持阶段,关键议题并未取得显著进展。用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姚铃的话说,在程序上,英国必须在“脱欧”谈判完全结束后,才能跟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协定谈判并签署协定。

在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原所长陈凤英看来,日本更希望与英国在金融领域展开合作,至于缔结贸易协定,因英国市场规模不大,目前还未摆上议事日程。不过,日本眼下对与英国商谈贸易协定态度冷淡“不代表彻底放弃”。等“脱欧”谈判形势明朗之后,日英商谈贸易协定是“迟早的事”。

专家认为,美国贸易政策转向“美国第一”原则,日本等传统盟友不得不开始“自己想办法”。图为日本银行播放特朗普讲话的画面。(图片来源:法新社)

“雷区”太多 日俄经济合作能走多远?

除靠拢欧盟外,日本还在积极“向北看”。

9月7日,安倍在出席俄罗斯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第三届东方经济论坛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双方同意在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开展经济合作,就实现海产品联合养殖、引进风力发电、温室蔬菜栽培、旅游观光、减少垃圾对策五项业务达成一致,并一致同意10月初再次进行现场调查。

此外,日俄两国还签署了数字经济合作联合声明、提高劳动生产率经验交流谅解备忘录等。

近期日本明显增强了与俄罗斯加强经贸合作的兴趣。此前,普京于2016年底访问日本时,日本就希望加强在俄能源投资,利用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丰富的油、煤、气等矿产资源,把能源进口的“鸡蛋”放在更多“篮子”里;此外,日本还希望参与俄罗斯在远东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开发。

那次访问期间,俄日两国达成了约60多个项目的合作意向,总额约合25亿美元的合作项目,主要涵盖医疗、市政、中小企业交流和能源等领域。

日俄经济合作提速并不是哪一方一厢情愿,而是双方各取所需。陈凤英表示,对俄罗斯来说,与日本合作有利于突破美国的经济制裁,实现经济转型;对日本来说,联手俄罗斯可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考虑到日本和俄罗斯之间有太多“雷”,日俄两国经贸合作能走多远还要打个问号。

最大的“雷”就是领土历史问题。关于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的归属,俄日始终有分歧。此外,二战结束后至今,俄日之间始终没有签署和平条约,双方在法理上仍然处于战争状态。自上世纪50年代起,苏联与日本的和平条约谈判就悬而未决,日本国内也把解决领土问题作为签署和平条约的前提。在领土问题无法尘埃落定的情况下,和平条约可能也要继续拖下去。这都给两国经贸合作前景蒙上阴影。

这颗“雷”在南千岛群岛的经济合作中也有所体现。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如何建立一个不损害各自主权的“特别制度”方面,双方想法存在分歧:日本希望共同经济活动不止步于经济层面,而能推动领土谈判;俄罗斯则主张日本的投资应扩展至整个远东地区。

在陈凤英看来,虽然领土和历史问题的确是妨碍日俄深入合作的“雷”,但考虑到这一问题短期内不可能解决,且两国都面临美国压力,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均选择后退,把争议暂时搁置。在此情况下,领土和历史问题暂时不会对日俄经贸合作构成太大阻碍。

喜新不厌旧 日本开始自己想办法

找新朋友的同时,日本也没忘了“老朋友”。

对推动TPP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生效,日本想出了各种办法,包括冻结美国要求其他国家做出让步的药品数据保护期限等项目,以尽量减少争议。

在张敬伟看来,日本在美国退场的情况下坚持推进TPP,一方面意在倒逼美国,因为如果TPP能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生效,美国企业和劳动者将受到巨大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在向其他国家发出信号:离开美国,日本也能当亚太经贸的领导者。“这不管是偏执还是豪赌,都对其有利无害。”

不过,日本这一“如意算盘”能不能打得响还有待观察。毕竟,没有主导者美国,TPP的吸引力会小很多。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各国之所以愿意加入TPP,很大程度上是看重美国高度开放而广阔的市场。“可以说,TPP一半是美国在‘请客’,另一半是其余11个国家‘AA制’”。没有美国,各国很难有彼此妥协的动力。

“和美国相比,日本的‘本钱’少得多。”白明表示,因实力有限,日本不可能书写未来国际贸易规则。即使日本真能说服各国,促成TPP在美国缺席情况下生效,那样达成的TPP含金量也会小很多,“从‘高档大餐’变成了‘家常菜’”。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经有国家表态对美国缺席的TPP不感兴趣。印尼副总统卡拉明确表示,对该国而言,TPP的吸引力在于美国的参与。在美国退出后,TPP“吸引力下降”,即使能生效,印尼也不准备参加。在此情况下,日本恐怕难以胜任TPP新任“带头大哥”。

分析人士认为,日本这一系列举动,都是为应对美国贸易政策调整下的一盘“大棋”。

白明表示,美国贸易政策现在完全服务于“美国第一”原则,在对外经贸合作中从“先共同把蛋糕做大,再考虑如何分配”的合作博弈,转向“先从本国利益出发分割蛋糕,不考虑如何做大”的对抗博弈。在美国这种只重自身短期利益的行事逻辑下,日本等传统盟友不得不开始“自己想办法”。

“随着特朗普贸易政策奉行‘美国优先’,美国与传统盟友的经济合作关系开始松动”,陈凤英称,在此情况下,日本贸易政策自然会随之加快调整。从深耕亚太地区,继续推进TPP、RCEP,到与欧盟就EPA达成框架协议,再到和俄罗斯在有争议岛屿上加强经济合作,“日本要的就是加快编织一张自己的贸易网络”,以重振日本经济。

链接:英国“脱欧”雄心遭遇挑战 官员称没能力谈下40个自贸协定

近日,英国国际贸易部高级官员称,对于作为欧盟成员国与其他国家现有的贸易协定,英国没有能力重新谈判新的贸易协定,“我们不能谈下40个自由贸易协定,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

上海澎湃新闻援引英国《卫报》称,特雷莎·梅目前寻求新贸易协定的方式,被英国反对党抨击为“复制-粘贴”模式,即“复制”欧盟已经与其他国家达成的贸易协定,直接用于“脱欧”后的英国。

英国作为欧盟的一员,目前享有与37个国家的自由贸易协定,欧盟也在与其他国家谈判新的自贸协定。而英国已经多年没有独立达成贸易协定。

英国现有国际贸易部成立不到13个月。2016年6月14日,英国设立国际贸易部,以便在“脱欧”之后,单独与其他国家达成新的双边贸易协定。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